个人资料
老哥XD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第3回(8) 空姐爽约,正好爽到节骨眼儿

(2017-03-29 13:12:24) 下一个

戳缘起:
  要我怎样谢你?不要你客气!
  当我们飞过的季节和转了正的准空姐
  当风吹到航点,找回虚度的青春感觉

  印在上面几章插图上的字样Luke,即是提供真实场景照片的帅哥的英文名,据说有大数据统计过,起这名儿的特点有仨:一是男生,二有文艺细胞,三能吸引文艺女青年上床。

  纽约他这边进修完金融理财,得到曼哈顿美林的Offer。美林那时虽被一家银行收了,还没打散。他一进职场便知,不仅其他族裔笨者多,华人笨的也不少,其中很多学怪力乱神和MBA的,也有伪造学历专改本,本改硕的,比自己早进来几个月,在食堂午餐时交头接耳嘀咕ORACLE是个什么东东,但他们会说,英语好,情商高,小逻辑全用于吹与拍,汇报工作一吹十,把Manager拍成Idol,会大大方方地跟Manager表白Every morning when I wake up, I look forward to coming to work under your strong leadership。他要适应这种华尔街群狼似的人际关系和工作环境,适应了七个月,终于攒够年假,决定回国见珍。
  三亚珍那边住的由海航飞训基地安排的山屿湖小区,到海南岛最南端直线距离十多公里,到我行将于四月的三亚五月的湾里住进的金鸡岭兰海花园距离折半。小区不白住,住宿费和电费缴费有折扣,做饭不方便,又因为依山林,傍湖水,雨季过后,蚊子凶猛,蚊帐也挡不住,每隔一夜,胳膊腿脚上多出几到十几个包是常事,有些包一字排开,间距均等,有些包围成一个圆圈儿,与饮料瓶盖十分吻合,令人看罢心痒抓狂,累积到66个包的时候,实在住不下去了,就学其他同事,到附近居民区租民房。
  在上次当风吹到航点,找回虚度的青春感觉的欢聚时刻,她要他尽快做出成绩,时限三年,成绩按国内标准合格即可。如今不到一年,帅哥带着成绩超标的自信,作主将此次相聚地点选在深圳,因有航班直飞香港,想顺道逛逛香港再进深圳,而且珍从三亚过来也近,电邮她:上回在广州听你说,申请去分公司比去一般航点容易,你们海航的深圳分公司这不年前不也挂了牌么,这回可以多申请几天吧?
  珍的回信却是:这回就三天吧。
  他岂知天数何以反而减少,想问又怕惹她情绪突变,还是等到面对面的沟通才稳妥,三天也够看海,尝海鲜。于是他提前抵港,打算在最热闹的尖沙咀先住两晚。他进半岛酒店询价,前台说没预约嘅话,一晚4千港纸起。他嫌不值,跨过人流鼎沸的弥敦道,在宝勒巷里找到一家粤海酒店,房价只及半岛的十分之一。

  酒店到弥敦道只是几分钟的步行距离,他来回溜达,跟胡同口换汇的混熟了,那换汇的听他说想给内地女友买不是水货的保健品,因为女友是做空姐的,作息不定,饮食不均,需要他的关心,便流露出羡慕的表情,指着宝勒巷道:你睇这条巷仔,有多少小公司小老细咩,喺香港能约得上国泰港龙空姐嘅,这巷仔里冇一个够格嘅。说完建议他去弥敦道尖沙咀地铁站旁新开不久的i Square购物中心,里面有货真价实的保健品专卖店。
  第二天,他走马观花逛过赤柱浅水湾兰桂坊,回到尖沙咀,找到i Square里面的专卖店,见货架上诸多品种,就想挑一些女性专用的复合维生素、钙片、唇膏什么的,还得吸取上回选相机的教训,不能再啰里啰唆地问珍喜欢什么系列哪一款,生命花园、自然之宝、彩虹之光、善存丽贵……所有系列每款各一瓶,不知不觉二十几瓶,要了个纸箱摞进去,都快抱不动了,心想就算费劲拎进深圳,她又怎拎得回三亚,与其到时再惹丫头不愉快,不如直接寄去,嘿嘿,给丫头一个惊喜!他抱着箱子从i Square南门出来,过了一个路口,正好瞧见中间道里的国际电信大厦,去一楼邮政局办了特快专递。
  第三天从皇岗口岸进了深圳,到蛇口前海路,住进事先托他家人的当地熟人租好的瑞景华庭。那熟人以自己的价值观和审美挑选便宜民居,按月收一千二,按天收六十。他进去一看,冰箱的电源线给拔了,冰箱后面爬满了蟑螂,淋雨间上方有个通风口,连纱窗都没装,风卷蚊虫呼呼而入。他觉得很恶心,当即上网,查到蛇口中心地带有家国际公寓租赁公司,向外短租小套房,按月三千,按天一百五,楼里三分之一外籍租客,卫生管理优良。
  他立刻决定搬过去,到了设在国际公寓二楼的租赁公司办公室,领了小套房的门钥上楼,见一个女的在擦走廊,人造石地面给擦得铮亮,就付费请她帮做室内清洁,擦地,擦家具,打扫卫生间。女的高兴挣这外快,拿片抹布进来,擦完马桶盖擦洗手台,让她勤涮抹布,将看不到的家具死角以及冰箱洗衣机靠墙一面也擦擦灰,被她嗬嗬嗬嘲笑:您这位先生好奇怪,细得像个女孩子。他下到二楼办公室跟女主管聊起这个,女主管说她是乡下来的,我这就带人上去。随后带了个胖女孩儿上来帮忙,很快将小套房收拾得温馨如斯──

肖邦降E大调夜曲No.2【空姐爽约】

  珍的外线电话从晚上十点钟开始,由二楼办公室里值夜班的两个傻胖女孩儿转到客房,因为奇怪的线路问题,每次通话十几分钟会自动断掉,反复的打入引起那俩个女孩儿的格外关注,连他妈妈中间来电话时,胖女孩儿也擅自插话嘻嘻您又是珍女士吧……弄得他很不高兴,警告她们接线时不要乱说,更不要偷听。
  他躺在床上和珍干聊,一起设计见面方式和旅游途径,包括在宝安机场接机时要不要当众来个紧抱,乘车进城时要不要把手揣进彼此的裤兜,共进烛光晚餐时要不要互相喂食,还有租个什么档次的小车,外国驾照让不让开,让开的话,等信号灯时她要不要帮忙“波棍”ND……两人荤素搭配贫到后半夜两三点,是过年以来通话最长最欢愉的一次,如回光返照。
  然而,在关键时刻翻盘才叫刺激!
  次日午,他感觉时差还没倒彻底,怕珍来了不给力,就去爬蛇口南山,折腾疲了睡一好觉。一千多级台阶,一鼓作气不停顿走上走下,傍晚回到住处正是时差感最甚的时刻,给她发短信说要一觉到天亮,养精蓄锐迎接她明日飞临。
  昏天黑地睡到晚上九十点的时候,他被短信不断重复的啾啾声和振动的摩擦音惊醒,短信是她发来的:醒醒我有事!
  一定是什么重要的急事!提前飞来?已经到了机场?他马上把电话打过去,然后马上就挨了她一顿情绪失控的痛斥。
  原来,他在尖沙咀邮政局办特快专递时,把珍的名字写成了貞字。他对出此差错的记忆断片儿,莫名其妙何以会搞成这样,后来苦思冥想数日,才缓缓悟出,错在抵港当晚去旺角看了场电影──
  他本来要逛的是旺角女人街,想买到有市井特点的服饰送给珍。女人街拥挤不堪,他就沿着与女人街平行的花园破街穿梭,穿过豉油街口,瞧见一家新宝戏院的剧照招牌,连映两部三级老片儿,好像是《旺角揸Fit人》和《赤裸羔羊》什么的,两大女星性感的海报在粉粉的霓灯照耀之下,香艳诱人,旁边还有几家芬兰浴店牌,同样被粉粉的霓灯环绕,诱惑丰盈。他一想再过几天就要见到珍了,决定还是进影院倒时差的好。他略微听说过几个香港三级片女星的名字,分不清李丽珍和邱淑贞谁是谁,听不懂粤语,银幕上晃来晃去的裸臀和女星名字以朦胧之态投射进他的脑皮质潜意识里,他睡着了。第二天下午他走进邮局时,时差又令头灌浆糊,记忆的脑海马体遭遇前晚银幕映像的倒摄抑制,李丽珍邱淑贞交替晃来晃去,他在快递服务表格上迷瞪瞪地填上了‘貞’字。

  以前当我们飞过的季节里听说过,珍的发音吐字比常人准,音色比常人动听,像风轻轻吹,可此刻从听筒里传出的,却像是深圳雨季的电闪雷暴,速度飞快:“你想过你的那个一字之差是个什么结果吗?结果就是让我在小区和邮局之间的坡道上来来回回跑了三趟,来回三趟!还差点不让取。”
  “小区到邮局是不是挺远的?”
  “你怎么就关心远不远的,怎么就不反省?“
  “噢,是哪个字弄差了?”
  “你的语文是怎么学的?珍贞不分吗?还是故意的?拿贞操的贞是想要暗示什么吗……”
  怎么会呢,彼此都是走南闯北飞来飞去除却巫山的人。他这么想,不敢这么说,话至嘴边成:“对不起啊,可能是给时差弄迷糊了。”
  “迷糊?迷迷糊糊咋还知道字要写成繁体呢,烦……”骂过之后,挂断电话,不再接受解释。
  他又以为这情节乃是梦中恍惚,自我错乱,满脑子冲突着肖邦降E大调夜曲中不和谐的音符,遂又迷迷糊糊睡去,直到中午醒来,开机收到她的短信:工作有变,去不了了!
  爽约正好爽到节骨眼儿,电话不接,电邮不回,连发十几通请求消气,亦是枉然,以为关系就此完结,香港两天深圳两天,剩下天数也不多了,就这么稀里糊涂滚回去吗。
  他觉得自己是和国内生活脱节的傻瓜,视情缘如初恋,疏于利益的考量,价值观也不与时俱进,不通货膨胀,与珍的价值观不合拍儿,买数码相机问她问出麻烦,买保健品不再问了却又把名字搞错,值得反思的是不是这些举动在她眼里都属于小儿科?
  两人发展的轨迹被一个个突如其来的偶然撞击错位,七个月下来他瘦了许多,冷静时想到距离是杀手,自己在做一件不可能成的事,但是还是有惯性的关注和想念,想知道她近况如何。她的工作时间不定,早就不再喜欢煲电话粥了,几次斗胆拨她手机,运气差到总是落在不合时宜的时间点,不是在她前往同学会的路上,就是在她参加派对的现场。她接电话时透出的不耐烦让他郁闷,忍不住再拨,指望能舒畅地完成一次通话。起初她还能勉强奉陪,也有过听取建议,刻意放慢语速,柔声细语装嗲的时候,没过多久还是忍不住回归本性,宣称装温柔很烦,虽不会再像从前那样挂断,索性不做声,让他预感这场戏剧性的故事会否迅速走向幕落,为此厌倦漂泊异地的生活状态。
  可她又是在他觉得没戏的时候回话了,说知道买那些保健品是为她好,承认自己脾气拽。这令他悲喜交加,连说没关系我没生气我已经习惯了。他的脾气稳定性高于常人,从无偶尔为之的急性发作,而急性发作容易让缺乏安全感且自我中心意识较强的女孩儿闪身而退。他承受委屈的阈值也比我们高,怀念初衷,顾影自怜,爱是无私的,不仅不求回报,换回一顿痛斥也要告诉她自己没生气。以前聊得兴高采烈时,她曾回电邮提醒过他:不要惯女人!还把这句话标示在电邮的主题上。但是他的憋屈的策略临了还是纵容了她的任性的善变。
  他决定马上去宝安机场,飞三亚(待续)。阅读 (5200)

  导读:《再会!空姐》第3回 当风吹过 当我们飞过

• 你和空姐好像有很多不得不说的事情哈~~~~ 师太明年三十八 - ♀ (0 bytes) (1 reads) 03/31/2017  18:55:39
• 哎呀,可怜的三尺男儿,在爱的面前,找不到自己了,这样的女孩,即使追到手了又能怎么。 -喝白开水健康♀ (0 bytes) (1 reads) 04/01/2017 postreply 18:55:25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