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老哥XD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后记】告别北京最后青葱岁月 通知约见空姐

(2017-05-09 12:32:04) 下一个

  从芈月传和欢乐颂热播时起,才注意到刘涛的形象,太像珍……从头到脚,到气质,无处不像。检索她的信息之前,猜她准是江西南昌一带的,因为珍就是。

  从头一回约会国航的空中小姐【暗戳】起,星移斗转,时空幻变,到了第三回的最后,风吹三亚【暗戳】的月末,我一回蛇口,老北他们也从北京赶来,参与坐地户设在南商路重庆火锅店二楼包间的饭局,六人中还约来了赴美之后每七年回国探亲一次的老时,就是当年在走出国门的诱惑途中频繁提到的牧榆夫人她老公。
  老时在饭局上听完别人彰显内秀的奇迹,杯酒下肚开吹,吹从斯坦福GSB结业没几天,就买了大耗司买了大瓦贡,听我比别人赞得由衷,很高兴,高兴之余问我:“你还记得珍吗,丹顶鹤……”

  怎会不记得,从当年入学起,在校园的小路上,每当捕捉到她瘦俏高扬的身影像只丹顶鹤似地飘摇而过,心律会乱,跳跃在心电图上,像一排非洲猎狗不同步地探头探脑。每当晚自习时,在图书馆大露台上近距离相向而行,会觉得有两股无线电光冲出她的眼眶,向我刺射幽凉。

  丹顶鹤有微微凌厉的眼型眉骨,有微微走高的颧骨,五官每一处单独圈起来看,不妩媚,组合成一体,却透出清丽的魅惑神情。还有她的橄榄头型,侧分刘海的发型,一六八的细腰身,不丰也不平的胸,还有她那黝黑的肤色,纳入眼里,全电感。不久我就从老时那里扫听到她是DZ系的女生,来自江西南昌。
  老时是她乡党,和她同年考学,上京时火车上认识。老时燕尔新婚,在任何男性与她之间不构成障碍,受我委托穿线说媒时,告诉我丹顶鹤的本名叫珍,初中起就在百年老校南昌一中读英语小班,英语比你我不知强多少,人家早就有了英文名字,叫Jen。

  老时答应说媒,转天却回话,珍已有了男友,回话时认真唉叹了两下,让我深信不疑,让我以为从珍的黑眼圈儿里冲出来的电光,不过是我的一厢错觉,是基于生化假象的唯心主义意识形态,我就此打消了残念。
  一年后的圣诞节,外教搞英语演讲赛,谁都可以报名,我也报了名。预赛的教室里挤满参赛和观赛者,后进来的人找不到座位,在后面的通道靠墙站成一排。我的演讲题目是巴别塔,说语言的不同给人类带来的不便,用语音做跨语言的模仿,我站在黑板前快背诵完的时候,突然紧张起来,感受到从靠墙居中偏右一点的位置有雷电之光向我行刺——我被珍的目光盯得丢心走神,将句子一口气吐得飞快,快如除岁的爆竹,惹下面一阵躁动,一个五官秀气的奶油小白脸儿插话损我: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Are you Chinese?
  多亏躁动被学生会干部小吴及时救场压了下去。小吴长得比吴莫愁还鬼婆,但人温存和善,又朝气蓬勃,一入学就进了学生会,每学期都被评为优秀党员学生干部。演讲结束,小吴和几个男生围着我聊语音学的问题,还记得我们聊到美国人写的一本书,英文书名是How to better your English,中文书名是“如何使你的语音更完美”。小吴安慰我说小白脸儿其实无恶意,人挺好,还是党员。
  珍也没走,隔在几个男生的身后徘徊,从缝隙中往我这瞧。我的心境是期待并相信那些人散尽,她还在坚守,该找什么样的话头搭讪,倘若一男一女同时携带针对彼此的超强天缘电感时,生疏感也会强烈,即使近在咫尺,口舌生津,吞吐局促,不知话从何说起。我刻意不瞅她,心不在焉地敷衍着小吴和几个男生的时候,她提前走开了。
  校园男女生之间常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发生,党员学生奶油小白脸儿后来和外语系聘的一个日语女外教搞在了一起,退学办出国手续时,对外宣称五不要,包括不要Chinese身份国籍!轰动全校,具体内容记述在与来华留学生“丫头”看戏前后。还有优秀党员学生干部小吴后来一学期竟和已婚的老时临时搞在了一起,经常在学生会办公室熬夜,老时每次一大早回来,就自言自语体力消耗不少,中午要买小炒。
  我却无缘和丹顶鹤的珍搞在一起。

  “其实当年啊,珍私下来找过我,眼神水晶晶地提你,问我,你们系的XD,有没有女朋友?没有的话,你帮我介绍跟他认识一下吧。”
  老时这番话生猛地将我从回忆中拽出,包间的灯光在我眼前昏花乱闪,我无比惊愕,问他真有此事?
  “是啊是啊,我呢,我当时告诉她,你有女朋友了……”
  当我问他当年何以做得出掘壑作梗,拆散鸳鸯之能事,他酒醒了,嬉皮笑脸粉饰:“当时觉得你比较钟情于粉若桃花那种,又从科学意义上不好确认你到底有没有女友。珍的肤色黑,你说你俩并排躺在一起吧,跟梵蒂冈国旗似的,色调也不搭,哥们儿可能是替你过虑了……”
  一缕天然情缘萌芽被老时扼掐,叫人想起,总是蹉吁。他后来可能为此内疚过,否则不会在出国前最后一年的青葱岁月里,通过他老婆牧榆夫人的社会关系,接二连三地说媒——

  最后一年的青葱岁月从一九九零起,年初的冬天比往常寒冷,一月中旬大寒,地球绕太阳转到黄经三百度,气温降到零下十来度。周围的人们在忙出国,老时宁愿放弃中直机关分配指标,去了家美国独资。送走隔壁英语班的枫(1989北京最寒冷的冬日过了她就不辞而别)以后,我把寒假几乎放在图书馆,泡在TOEFL考试大全上。月底的晚上,老时来找我,“别努力了哥们儿,给你看样新出炉的。”说完递过一纸国家教委红头禁令:从即日起凡具大学和大学以上学历人员申请自费出国留学时,须满足5年服务期要求,并取得完成服务期年限的证明。
  读罢令状倍感沮丧,准备出国的努力半途而废了。
  “废就废吧,报效祖国也未必非要出去留学,还是先找对象吧。”他跳到美企,有独辟蹊径出去的机会。设在四道口北京语言学院的托福报名点很快变得门可罗雀。一些熟人着手摸索变通的做法,有的托媒选媳,与家有侨属关系的对象登记成婚,向市教育局递侨属证明,交钱抵消服务期,还有的策划去高级游泳班提高技能,南下广深,下海游向自由港。放弃考托后,我无所适从,趴在桌前写后来被我如数扔进垃圾箱的日记,或蹬车流窜于各校园,看遍露天电影,顽主大喘气轮回、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春流到夏期间,内疚的老时让夫人先后介绍过好几个,细节在介绍对象(三个女生)的故事及其后续里有记载。介绍到最后一个时,还将其职业守口如瓶到最后一刻。
  金秋十月,国庆节期一过,老时拨电话找我。那时北京的电信还没有全面改版升级,西门子的万门程控交换机样品还在北展大厅里冷场展销,打电话找个人,上午拨到下午,运气不好的话拨几天,等我接到电话,已是月中旬。他让我周六下午穿西装,擦亮青年式皮鞋,去八月底才开张的国贸,到某某层某某某某房间,就是他就职的那家美企独资驻京办,见他顶头上司。我很兴奋,问要不要带份儿英文简历,他支支吾吾,不置可否。
  我没打算穿西装去,仅有的一套西装是花了半年的伙食费,在王府井胡同里雷蒙西服老店定做的,选料是藏青色毛涤,参照党和国家领导人会见外宾的样式。
  星期六下午,我上穿灰色无领学生装,下穿牛仔裤,来到国贸,上到十几层,找到办公室房门,隔门玻璃见老时几人围在一台闪着鬼火绿的屏幕忙活着什么。他把我带进最里面,引见给窗前一位面相儒雅穿一件笔挺马甲的中年男人,他的顶头上司。我等他问我在校时的表现,他却只是泛泛地和我闲聊了几句没有主题的话。
  约一刻钟,老时示意我与其上司握手告别,让我下楼到大堂等。又过十来分钟,他下楼,先道歉事先没通告今天的用意。他弄很多事皆如此,不直截了当,绕大弯儿,譬如想把闲置的旧钓竿卖给同事,不是打个电话一问了之,而是先邀同事去垂钓,再讲修身养性的好处,与垂钓的关系,最后夸自己的鱼竿好,一下午过完才绕出转卖的用意。
  他通告今天的用意是相亲,留美回国的顶头上司乃相亲对象的父亲,怕放女儿出国单飞吃二茬苦,听说我要出国,就实施了这个面试计划,方才说面试OK,会安排女儿过几天同我单独会面。我俩商议在互不相识情形下会面的方法,拟用《红灯记》和朝鲜破案电影《看不见的战线》里的接头方式,地点选在天安门金水桥,由他禀告他的上司。
  他送我出门时,我才想起一句话,早该问他:“他女儿是干什么的?专候走出国门的待业女青年?”
  “既是要带出国,管是干嘛的呢,当然了哥们儿也不至于拿待业女青年糊弄你,人家闺女,是国航的空中小姐!”

  于是,才有了几天之后头一回约会国航的空中小姐这么个开头,成为【再会空姐】系列的引子,引出轻快的第一回、凄美的第二回,和累心的第三回……阅读 (5100)

    第1回 引子

    第2回 忘记你 忘记我

    第3回 当风吹过 当我们飞过

• 精彩的人生就是一路品赏各种酸甜苦辣咸的滋味,那种有滋有味的生活和经历让人回味无穷! -喝白开水健康♀ (0 bytes) (8 reads) 05/12/2017 postreply 15:40:08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精彩!
老哥XD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尘之极' 的评论 : 业余时间不妨经常去机场转转
尘之极 回复 悄悄话 又看到了XD老弟的妙文,快哉!谢谢老弟丰富我们枯燥的业余生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