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老哥XD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第3回(5) 当风吹到航点,找回虚度的青春感觉?

(2017-02-20 15:29:50) 下一个

取自:《再会!空姐》第3回 当风吹过 当我们飞过
上接:当我们飞过的季节和转了正的准空姐

  帅哥对于女友的定义没标准,凭感觉,上次在国都与珍见完面,心里开始把她当女友,要启动一场异地之恋,地理上跨越太平洋,时间上跨越昼夜颠倒的时差。
  回到美国原来的社区职场上班,心神不宁,对老套的坐班方式倍感煎熬,熬了一个月就递了辞呈。至于以后的打算,要找个地方进修一下金融理财,本来在大学里也学过这个,然后跳槽进这个领域,职业地位和薪水就不一样了,但是眼前的打算是订机票,让身体随心快快飞回去。
  这期间,海航从波音公司买的飞行模拟机完成了安装调试,在北京委托国航的培训活动就陆陆续续撤回到了三亚飞训基地。珍没有飞行任务时在基地兼培训助理,住进基地安排的山屿湖小区。她告诉他,公司有福利,允许员工申请去有航点的城市机场临时工作四天,所以在哪见面都可以,北京、大连、广州、深圳、大阪、首尔、曼谷、吉隆坡……凡有航点的地方,随他指定,让他这回乐出鼻涕泡来。
  去过大连的人不会觉得一次就够。那年一到大连第二天就直奔金石滩,没去过老虎滩,这次为离老虎滩近些,住进中南路边的二十一世纪大酒店,就是门口有个大恐龙造型的后来歇业关门的那家。从酒店一路下坡不到半小时步行到老虎滩。老虎滩名气大意思不大,看不出时代感。晚上回酒店想泡澡,酒店大浴场热气腾腾挤满了赤条条的人体,一个比一个臃肿难看,遂改主意早上再来。早上池子里的水不热,服务生睡眼惺忪服务不到位。我泡在水中,想着帅哥和珍的再次见面应该怎样交代。

  帅哥这段时期的旅游基本锁定在国内,一星期过后,他回到大连,她也申请到福利如约而至,如果当年金石滩问狗狗照片那次不期而遇不算的话,这回迎来的是第二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
  头回见她穿空乘服,端庄得像变了个人,和夜总会那些制服的诱惑相比,清纯度不上个档次才怪。和上次一样,她一点也不觉得他陌生,换下制服穿上便装跟他一起去了老虎滩。在海边他握紧她的手,怕她从石头上滑下去似的。她问他手为什么这么糙,他说从小就这样,冬天更明显。她说那可不好,回去后一定记着要多擦擦护手油什么的。
  回到酒店客房,第一次和她同处一间,他告诫自己不想有一丝杂念,等她洗漱完毕,躺进被窝,在她的脸上轻吻了一下就躲开了。
  几天后,当风吹航点南移到广州,他们随云起云落住进越秀区广州大厦大酒店。珍说不久前海航分公司在广州开张,所以留在这里临时工作的时间比其它普通航点宽裕。两人白天去参观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和后来也歇业关门的世界大观,晚上出酒店院子,穿过一条短短的斜街到北京路,走到头,在天字码头乘船去白天鹅宾馆吃冰淇淋。她觉得华而不实,又贵又不好吃,他就带她打车找冰雪皇后,找遍半个越秀区,最后终于找到,一看竟然就在酒店家门口的北京路上,那是全广州开的第二家。她吃嗨了就撒娇让他背着逛北京路的街头夜市,又会兴奋得在夜市步行街上旁若无人地跳舞,受过形体训练的舞姿当然比一般人的好看,他觉得特有面子。

  吃喝玩乐的相处当然快乐,他又找回了青春感觉,变得比之前和之后看上去都要显得年轻。她每天飞进飞出,除去睡眠,在一起的时间每天并不多,不在一起的时候有失落感,盼她归来,把她当乐器看个够,从颈子到手臂,从后背到大腿儿,夸她皮肤又白又全无疤痕。她说海航一开始的时候可比大公司严苛,有疤初试就给刷掉了。
  除了吃喝游玩,也有认真的交谈,话题主要是两个,一个是关于她为什么会对年龄大很多的男人感兴趣。说实话,自己的照片有的看着的确挺帅,真到见了活人,也就是个一般人儿。而她的回答是:”学生时代和学姐学长老师辅导员接触得多,总觉得同龄人的一举一动像孩子装大人,尤其班里的男生,昂着头一手掐腰一手挥斥方遒似的展望未来,就觉得奇傻无比似的。而你人看着老实,长相马马虎虎可以啦,事业暂时无成,需要赶快努力。没有钱和事业也是不行的。”
  这也合乎他对未来跳槽的规划。
  另一个是关于她愿不愿意去美国生活的话题。她飞过大阪、首尔、曼谷、吉隆坡,但没飞过美国,因为海航那时没有美国航线也没有共享代码。但是她却表示对美国一点兴趣都没有,“还记得本丫头念过的广航职院吗?”
  他当然记得,金石滩淌水那会儿,她才念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的大一么。
  “本丫头是它招的第一届空乘专业生,招生时学校说,这个新开的专业将来要和加拿大合办,正在和多伦多的一个叫Seneca College的谈判,很快就会签署合作办学协议了,大三时把你们派去做交换生。当时真心好期待哦,后来念到大三时真的交换过去了,去了才知道那个College相当于美国的社区大学,只不过加拿大没有那个叫法,连Word和Excel的用法还列成专业选修课程。人家学校的教学环境真的是比国内强,但是校园外的城市也就那么回事了,当然国外的乡村比国内的农村好得多,只是乡村化了的城市本丫头住不惯,本丫头还是习惯于广州三亚这样的城市生活,所以以后哪也不想去,只要你赶快努力做出点成绩。”
  她两次提到要他赶快努力,就问她赶快的时间要多久,成绩要怎样定义?
  “嗯,给你3年时间……成绩嘛按国内标准合格就行。”
  他想,等将来进修完金融理财,找家金融证券公司上了班,成绩就合格了。
  最后一天,她问帅哥喜不喜欢卡通。他说喜欢但是……她把他带到酒店里的商店,用公司发的购物券给他买了一对儿卡通造型的车椅靠背。
  两次见面的时间都是短暂的,更多的时间浪费在异地的分离,帅哥回美国后,和她短信联系,越频繁越煎熬,就改成通长途,至少隔天通一次。她不太喜欢聊工作上的事,实在要聊也是抱怨,音色中铜铃般悦耳的质感一点也出不来:“做空姐挺可怜的,喜不喜欢都得笑,还有就是连谈个正常的恋爱都难,很多姐妹和外面的谈来谈去到最后还是和内部的同事结了婚,现在这样的生活方式有点让人厌倦了,有时真希望自己只是个早九晚五的普通OL。”不管过去多少年,和我从国航蓝衫空姐那里听到的几乎还是一样。
  “要不要我帮你改变一下?”他本来想拿出骑士风范,说飞不飞是你的选择,如果选择不飞,就让我来养活你……
  “你能帮到什么呢,除了出国。而我又不想。你连原有的工作都辞了,在有能力做到之前还是甭说的好。”
  他也知道自己的确没能力为她提供她想要的生活方式,说大话显得苍白,她也不信这个,她可比他现实。
  一天晚上,他看到她几小时前发来的电邮里写她想离开三亚,以为她又遇到了工作上的麻烦,就打了个电话问候。她却有点不太乐意了,说这么突然一来电话,我的作息上的安排就给打乱了,至于说想离开三亚,是因为听说过了年公司要在深圳开分公司,考虑要不要去深圳而已。
  隔天晚上,帅哥在电器店数码相机柜台闲逛,又想起她爱拿手机拍照的习惯,帅哥血稠,爱关注细节,就给她发了个短信,列出这几个系列,问她喜欢哪个系列的哪一款。一天多过去,没有回信,于是又忍不住给她打了电话。这下她可不乐意了,一通责怪,怪他正正好好影响了她的休息,而且既然已经发过短信,再用电话重复短信的内容,做法本身就是一个多此一举。
  因为这两次电话,她和他商量:“今后不要每两天一个电话了,每星期两次吧,星期四和星期日,要打的话就中午打来,免得再影响休息。”
  通话改成每周两次以后,听筒里的她慢慢地不再有像一开始侃侃而谈的样子,冷场渐渐多起来,过年前后还差点儿矛盾冲突,直到他给她弹琴听,才又平缓过来,然而通话就变得更少,更多的被电邮替代。异地恋就算通过听筒维持,缺乏肉眼余波电光做近距离互射的交流,也很难激发情绪,很难化解情绪,当电话传声变成电邮传字,情绪化误解会更多,思念和期待在误解中潜移默化地蜕化。阅读 (3500)

• 我觉得要写就好好写。比如这个"他告诫自己不想有一丝杂念,等她洗漱完毕,躺进被窝, -舞女♀ (484 bytes) (40 reads) 02/22/2017 postreply 10:30:25

• 改成"等她洗漱完毕,躺进被窝, -老哥XD♂ (158 bytes) (31 reads) 02/22/2017 postreply 11:04:46

• 我其实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擅长写这种不可描述。 -舞女♀ (0 bytes) (7 reads) 02/22/2017 postreply 11:15:09

• 最后会 -老哥XD♂ (20 bytes) (7 reads) 03/01/2017 postreply 09:37:23

• 结婚这种形式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双方一直感觉保鲜。 -舞女♀ (0 bytes) (3 reads) 03/01/2017 postreply 10:34:18

• 哎,人间不足二三事 -虞美人怀古♀ (0 bytes) (3 reads) 02/22/2017 postreply 13:02:05
• 远程恋爱,很难持久,可怜的老哥,又失恋了,鬼脸 -喝白开水健康♀ (0 bytes) (4 reads) 02/24/2017 postreply 17:08:4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