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老哥XD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11-5 北京飞来的媳妇还原出撕逼的文学真人照

(2016-06-06 11:42:54) 下一个
取自虚度的青春第11篇

天马行空因缘际会系列之亖

按出场先后顺序

    小比量 海归特勤合作乙方
      我 老哥XD
    老算盘 SECRET SERVICE海归队长
   算盘媳妇 老算盘夫人,总政大家闺秀
   邬盎小姐 假日酒店前台礼宾部主任

  前天在省城陪老算盘去了冒牌儿骗钱的军医男科,他土八路脏乱差不在乎,我和小比量在乎,所以昨天飞北京先协和后中日绕腾半天,到今天农历鼠年除夕,又乘南航早班天马行空飞回省城,小比量还同机带回个新招入职的应届女生黄小婆。
  老算盘在酒店等我们,说媳妇儿下午也打北京飞来过年,酒店专车节前忙不够用,托行政部主任老崔找了辆拉货的吉普去接,外资主管新加坡洲际酒店集团要求严,大货小卡吉普三轮儿一律禁止正门进院,所以让我们下午五点来钟直接在大门外会合,一起往人民路那边找家酒楼吃个年夜饭。

  冬日五点钟的残阳的余晖洒不出几丝暖,我来到大门口,老算盘刚好下车,把我引见给他媳妇。
  算盘媳妇乃黄寺总政大院儿千金,与我同龄,比当家的年轻七八,体型处于发胖前的苗条阶段,又快人快语,风风火火三言两语聊到一九四八北平学运,再把秘书长老北他母亲也说在内,三家中法校友文系背景就比老算盘家耍刀弄枪土八路背景多出几分文化语境的贴近感,虽初相识,一见如故,她转口开始嘲笑我的米色夹克像货车司机的工作服。
  她眼光真毒,这不招人待见的夹克是我年前从欧洲穿回来的,回来后在写字楼里转悠半天,竟没被认出,一个事务员说一上班确曾看见我的背影,以为楼里哪儿水管儿坏了,物业给派来了个水暖工。还不止于此,一年多以后给邬盎小姐看欧洲照片时,她也竟然问我在欧洲穿这个样子会不会被人说什么,此乃后话。

  撕逼的彩排往往在人们不经意间开始,话说当时正跟算盘媳妇聊得不亦乐乎,大门口里前后脚走出邬盎小姐和小比量。邬盎小姐说要去紫荆山百货,与算盘媳妇擦肩之际,冲老算盘撩去个有内涵的眼神儿,嘴唇微动,什么也没说,高跟鞋托起趾高气扬的身姿。老算盘或因心神不宁,冲她微点头时,肚子里还跟着咕了一声。
  女人的直觉第六感可谓神奇,这一切躲不过算盘媳妇的毒眼,她云积脸上,骤然凝眉,目光平扫邬盎小姐侧眼角,钻入眼眶直插心灵,端的是:
  一个是大户人家
  一个似美玉无瑕
  若说没孽缘
  门口偏又遇着她
  若说有孽缘
  如何撕逼接着话
  再怎么撕,一个正军级党务高干大家闺秀,一个五星级涉外酒店倾城美女,气质默化脸上,教养潜移心里,是不屑于采取庸俗小市民原配打小三儿那般泼皮撒野,或像个别开工厂的怪戾之气四处找茬挑衅一番套路的,以静制动,以目代手,才是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素养之辈的戏路。
  等邬盎小姐走远,小比量小心翼翼禀告晚间要带公司新人黄小婆熟悉环境,不参加聚餐了。


主要人物难得凑齐,真人照左起:算盘媳妇、老算盘、老哥XD、小比量、邬盎小姐

  算盘媳妇在餐桌上的表现与老算盘有异舌同工之妙,筷子夹菜入口之际,舌伸出口外,舌面展开接一下。不同之处在于,媳妇舌面窄,舌端尖,每次只接一丝半点,活动自如伶牙俐齿;老公舌面宽,舌端平,大口菜饭混着接,讲话卡顿结巴。媳妇解释,这土相是跟当家的学的,这就是所谓的夫妻同相。
  夫妻同相不同效果,还得看由谁来扮,女人性格好懂幽默,就没人看不顺眼,算盘媳妇活泼爽直,快人快语,性格不轴,性子不怪,越熟越妙语连珠,那效颦出来的吃相非但毫不难看,反显得可爱。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媳妇拿筷子敲老算盘的碗,我问你,跟内小妖精在一起多久了?还想继续下去的话,咱俩不过了就是,成吗?
  老算盘不冲她说冲我说,我媳妇儿指的小妖精,不是咱们酒店那个外籍总管。
  媳妇再问,看来还真是无处不妖精,防不胜防,说说,热火朝天到什么地步了?
  老算盘逼压唧嘴,哎,就上撕娜裤喝、喝了几回嘛。
  媳妇撇嘴,哼,上床也不敢说呀,找快活可以,别弄出麻烦来。
  以为她说的麻烦是指小妖精怀蝌蚪,后来才知并非此意。这顿年夜饭我插不上几句话,充当灯泡照亮夫妇俩。饭后散步回酒店,酒精过多,步履蹒跚,歪歪斜斜走下人行道,差点撞上迎面而来的三个穿制服的城管。中间那个城管头儿立正,右手向上一抬,给我们敬了个礼,说:请走人行道!
  算盘媳妇一左一右挎起老公和我,用胳膊肘儿将我俩推上人行道,边走边说北京现在又出新幺蛾子了,男女仨人一起新鲜玩儿法,还有个名称猜猜。
  老算盘说这~还不容易,两个女字,中间夹一个男字嘛,写成这样,嫐。
  才不是,媳妇让他继续猜。
  那、那就是两个男字,中间夹个女字,写成嬲,念~念什么来着,念尿?
  会不会是第三声鸟啊?我提醒他。不查字典我也不知道。
  算盘媳妇嘲笑我们在小地方呆久了信息闭塞,说那不叫尿,也不叫鸟,京城的新说法是数字加字母3P。
  回去这段路长,我和老算盘走得膀胱撑的慌,不叫尿,鸟难熬。算盘媳妇善解人意,抽出双臂,两手从后面顶老算盘和我的后心儿,将我俩一直顶到路边一处暗墙把角。

  穿肾盂跨膀胱气冲霄汉滋破云天,不知恣意多久,听得身后一阵窃笑,伴随言语数落老算盘酒量怂,白去撕娜裤让小妖精陪着喝了那么多次,也不见长进。老算盘扭头想跟媳妇儿理论,却感到底气不足。
  接下来那段路,老算盘给媳妇儿呲儿得兴致回落,落单儿几步在后头酝酿底气。算盘媳妇就跟我聊:“其实在大门口她跟我们家内位擦肩而过的时候,明明白白看得出那眼神儿里有一股火苗往外窜似的,马克吐温怎么说的,语言只是描绘出来的火,眼神的火才是实实在在的。她的眼神透露出她的心理活动,而我们家内位的眼神也暴露了自己的心态,别看他一向标榜洁身自好,从不乱搞,年年讲月月讲自己是一崇高男人,和你和小比量你们不是一类什么的……”
  “哎哎哎,凭什么说我们是另一类的?”我想,小比量若在场的话会更加不同意。
  “不是我说的,我们家内位说的嘛。”
  老算盘不仅对内,对我们也标榜过自己是个洁身自好型的爷们儿,但对于其他人的男女之事持开放态度。男人凑一起喝酒时聊女人乃全球共性,老算盘酒品稳定性差,一多喝几口就容易跟司机,跟服务员发生矛盾,扯嗓儿嚷嚷,却唯独在女人话题上不乱方寸,甭管喝到什么高度,还能继续谆谆教诲我们不要跟骚妮子乱搞什么的。
  “不过,他这么说你们也不冤吧?你那么特,没点儿花边儿谁信,你跟我说说,有没有?”
  “有啊,有回晚上,我和一个名叫肉丝的女事务员打车过三里屯,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路口的警察拦住所有的士,挨车敲窗查客人证件,到我这车,刚把窗户摇开一半,警察探头看了我一眼就挥手放行了。”
  “你那叫片花儿,不叫花活儿,人家黑灯瞎火的把你看成挂了个中国马子的国际友人了呗。”算盘媳妇回到主题:“其实老娘早知他装,男人都特么一路货色,说我们女人爱撕逼,他们更乐于扯蛋,乐而不疲。就他掖着藏着的那几个吧,一个不落全被老娘发现过,当年刚去日本没多久,我还打餐馆工省吃俭用着呢,他就在语言学校搞了个班里的,后来我回北京了,他爱怎么着,我也控制不了。这回又搞上个家门口撕娜裤陪酒的,我是翻他钱包才看见那女的照片,按说上撕娜裤也好,上床也罢,我也不是不能理解,男人出轨本来就不属于不正常的事,物种起源雄性进化到这么个初级历史阶段,能怎么着呢,麻烦不在这儿,我说的麻烦呀,是不能给她买那么贵重的东西呀,她来陪他一晚,第二天他就得陪她逛商店买包包鞋子还有首饰什么的,里外里已经花掉我们家存款二百多万了,我不能让我们家庭财产有重大损失您说是不是?”
  “那肯定的呀。可是他怎么会告诉你这些呢?靠第六感心算不出来的吧?”
  “他是不会说呀,架不住老娘聪明,元旦那几天在日本,去撕娜裤找到了她,我还不和她吵,我拿智慧撕她,她不是黑户口吗,我当面给她表明立场,你心甘情愿在他身上耗你短暂青春,我不在这长待我也不拦着,但你一样样花了多少都得老实给我招来,再让我老公掏腰包吐血买这买那的话,我就去大手町入管局检举你,还想不想呆在日本吧,嘿,这一招儿就把她给治消停了。”
  难怪老算盘过完年这一个多月来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
  “关键吧还有一点挺让人搓火儿的,他找的这些,包括以前的,真都不怎么样,不是不好看就是学历低,没个正经职业,这不等于甩我脸子让我没面儿吗,噢,难道我当初在他眼里就是如此这般的审美吗?”
  “那、这个邬盎小姐你觉得怎么样?”
  “哼哼,你说今儿这个吧,说心的话儿,论气质,论模样儿,还行,比我还高五厘米,一身儿藏青小套装,套丫身上,小胳膊小腰显得比老娘的还细溜儿……”
  说真的,还没过足耳瘾呢,就已经回到了酒店,我率先走向大堂尽头的大台阶,算盘夫妇随后。大台阶分两段,当我走完第一段,拐弯要上第二段时,邬盎小姐迈着轻盈的猫步而下,我想冲她点头示意,她竟视我而不见。
  回头一瞧,目睹冤家路窄表情剧的机会来了:只见算盘媳妇在第一段台阶上驻足,怒目圆睁,死盯邬盎小姐,刚还跟我调侃过对于她的气质模样从身高到胳膊腰的欣赏,此刻化作逼人目光,亮炯炯齐刷刷。我虽看不到邬盎小姐的正脸儿,但看得见她后脖颈项上的主力筋,为迎接挑战而绷紧,呈封疆之态,二女四目捉对撕打的目光具有靓丽场所文明撕逼的正能量!

  回到客房,春晚不好看,就和人在异地的红颜小肉丝通长途,打发除夕夜。小肉丝脾气轴,幽默细胞少,不接受调侃,经常让通话变得不喜庆,考验耐性。聊到春晚敲完了钟,鞭炮声浪渐次消隐,放下电话。不到一分钟,铃声又起,完全想不到是邬盎小姐打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