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老哥XD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11-2 忆江总书记和我同一天住进同一家酒店

(2016-05-09 10:54:52) 下一个
取自虚度的青春第11篇

天马行空因缘际会系列之一

按出场先后顺序

   我 老哥XD
邬盎小姐 前台礼宾部主任
 老算盘 SECRET SERVICE海归队长
 小比量 海归特勤合作方
 小妖精 新加坡洲际酒店集团驻酒店总管
 女助理 客房部主任助理
 赖孙儿 出租车司机
瘦高男子 市委市政府招待所保卫处干部
江总书记 兼国家主席

  再看泰坦尼克号上夹克为肉丝画的这幅素描,忆起的是一段九十年代天马行空的倥偬岁月,本系列从与江总书记同一天住进同一家酒店开始,到两年后他在九届人大政协两会期间的讲话被火车站前影院套印在肉丝裸体镜头上制成海报为止,系列的内容五花八门,细碎嘌呤;峰回路转,因缘传情;男科查过性病,美女拉下神亭;唱歌按摩学车,泡妞有软有硬,不分几回扯不清,道不明,难以言罄。

  在全日空机舱中科院院士王某某吐沫星子聊我一路时提到,上个月的五月间飞了八回,飞得精疲力竭肾亏,就歇了十天一周半,歇到六月四号上午,再飞来中原。
  开业满周年的五星皇冠假日酒店派接客专车一如既往东郊破旧的军民两用机场接我,礼宾部主任一米七高个子倾城美女邬盎小姐一如既往迎候在大堂,早来几天看场子的SECRET SERVICE项目队长老算盘也坐在大堂一角等我一起去吃午饭。

邬盎小姐·老算盘·小比量·小妖精

  邬盎小姐欢颜展面满,笑容迷人醉,展示给我的笑容乃是出于职业礼仪,展示给老算盘的笑容才多出几丝情愫。按老算盘的话说,那邬盎一看就是一骚妮儿,对内地男性住客态度三分冷,对港澳来的男客态度五五开,对台海外回来的男客友好七分。对她路子的,再加五分,或许一路夹到您十二指肠去。
  老算盘系军区子弟,属偏土系,所谓偏土系,是指其作为工委第一书记的父辈乃无高等学历的乡下八路出身。老算盘年长,眼界阔,小脑活,当过知青进过工厂,做过会计弄过假账,偏爱盘算公款或他人应得的佣金。自打被任命为特勤海归队长,每逢公款请客买单之时,多支几千块给餐馆,让餐馆记下暗账,留待自个儿以后慢慢受用,吃小菜儿,喝小酒,签字免单……这些猫腻儿倒也不瞒我,中午跟他吃饭回来,听特勤合作方派来的海归分子小比量说,才买回的苹果被服务员偷走了。
  小比量这个绰号由来不一,或缘于爱读易经占扑算卦,或缘于量入为出精打细算的开销习惯,或者缘于佛学的什么意识形态。与老算盘月薪四十万只给老婆不足五万的习性相反,小比量非但不占人便宜,反而一贯苦自己,月薪和积蓄倾囊出给未婚妻,爱心泛滥,经常惯坏伊人。
  我们鼓动他投诉,客房部女助理答应马上报告给小妖精。
  小妖精乃承包此家五星酒店的新加坡洲际酒店集团派驻在此的总管,三十几岁的新加坡籍老姑娘。她让女助理端果盘随她来小比量的客房致歉,说今天安检搞排查,客人自带的水果与酒店果盘不一样,可能是被属下当危险品没收了。我们就以为她无端刻意狡辩,群起而批之。
  小妖精推脱告辞,女助理留下切果盘水果,“看你们敢批她吧,俺才解气,恁可不知,酒店一年薪资,她一人拿走一多半,一百来万哦,比所有员工加起来还多咧……不拿走也不中啊,小妖精开会说,离开了她们新加坡的管理,换我们的人做,不出半年,楼梯墙角花坛周围多少鸡零狗碎的垃圾就不再知道该清理,变成欧美市区中心的样子。”
  “啊?你们开会就如此玷污西方世界?”此番比喻引起小比量不满,因为他刚开始筹办美国移民手续。

  下午,我出门往西,溜达到一处转盘广场,绕小半圈儿,拐上一条叫做人民路的斜街。临街门脸儿清一色打烊,一路萧条无聊,返回酒店,请老算盘分析店铺关门的原因。
  “国家领导人级别的大~大人物要来了呗,没~细看路边歌厅发廊小卖部,门口都贴~了通知,打今儿起关~关门三天吗,省市领导哪~用、用得着这套。”听他这话,也往人民路溜达过来回,“我说你呀要~要么跟我去一楼美发室,找新来的小黄揉揉?人水水的,高中都没念,找媳妇儿还就、就得找这样的,就像毛主席身边的女服务员似的,漂亮白净,文化程度低点儿,才能崇拜你,伺候你。找门当户对的,高学历的,又不能当饭吃,多、多特么累呀。”
  幸好他只是个队长,若是混到治国平天下的份儿上,会否亦如毛主席那样折腾出一大堆混账事来呢,看来出身和知识结构的确局限人。心里这么想,口头上却说:“和你一起去,还得排队候着,以后再说。”
  “那~那你就自个儿去后院儿逛逛,比前院儿神秘,内~新加坡小妖精就住后边,兴许能碰、碰上呢,对了,丫~嗯那窄脸儿尖下巴颏儿,对~对你路子呢说不定哈哈。”
  邬盎小姐正在大堂礼宾部前台玉指搔秀发,见我俩出来,目光焕然妩媚,全部射向形象粗糙强势的老算盘。

  邬盎小姐隔前台玉臂纤纤递出两瓶矿泉水,然后跟老算盘单聊,末了清喉娇啭悄声说道:“江总书记昨天来咱省视察了,听说直接去了孟津小浪底那边,今晚回省城,下榻在咱家酒店,别外传哦。”
  老算盘谢过她,跟我边往门口走边嘀咕,她级别哪儿够,消息准是行政部老崔透漏给她的。老崔乃酒店行政部主任,性子爽,幽默感强,见人开逗,话语风趣。来此踩点儿不久,和他喝酒划拳,关系处得铁。说完老算盘直奔一楼美发室,找新入职的发廊妹小黄揉腹股沟去了。我则出一号楼,逛去后院。

  后院不小,林密树茂,树后南墙直抵运河边,靠西墙的是三号楼,位居中间的是二号楼,小妖精住在里面。走到二号楼门前,正遇小妖精出来,小巧蛇腮透出精干无比,三等边眼眶打招呼透不出笑意,说有VIP要来,去三号楼,配置总统套房物品,回头再找人帮忙搬个小床过去。
  三号楼只有一个总统套房,显然是留给总书记的,我脑筋没弹性,没去琢磨搬床的究竟,只觉得小妖精的话儿若搁人见人爱的邬盎小姐说出,听者皆会请缨充当搬工,乐此而不疲。

去歌厅误入市委招待所

  傍晚,老算盘、小比量、我等三人去马路对过儿吃完牛肉香菜咸蒜烩面,老算盘说去邬盎小姐办公室聊会儿天儿,小比量说回房跟未婚妻聊长途。我不当他俩的灯泡,路边随手召了辆出租,问司机哪儿有小姐陪唱卡拉OK的,司机说黄河宾馆就有,还说认识领班,一姓王,一姓张,给打折。说话功夫,出租车拉我到了黄河宾馆门前。我前脚接地,后脚刚出车门,车跟赶活儿似的冒出一股刺鼻的尾气颠儿了。

  宾馆前院宽阔,并排停得下十辆大巴,一个瘦高个头的男子手提步话机在院中踱步,我迎面上前,问陪唱歌的小姐在哪儿?
  瘦高男子竟说:“拿出身份证来给我看看!”
  也许是个会员制的高级会所吧,我想,掏出身份证给他。
  结果他说什么?他说:“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抓你!”
  “嘿,你这儿又不是江总书记要下榻的地方,抓我干嘛?再说你看了我的了,也给我看看你的证件行吗?”我还有恃无恐。
  他嘿嘿一笑:“好,那我就给你看看我的。”说着从上衣兜里掏出个小酱紫皮本本,递给我。
  那本本上盖了个市公安局管辖招待所保卫处字样的蓝色印章。
  他说:“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是市委市政府的招待所!”
  我恍然大悟,被出租车司机给骗了。我当时认为这司机骗外地人,是龟孙儿,后来等思想境界得以提升,想明白了,这城市连出租车司机都乐于与社会上的资产阶级庸俗现象作具体的斗争,比京城朝阳群众还具有社会主义觉悟。
  强龙扭不过地头蛇,再说我亦非强龙,内心发毛快弱成毛毛虫了,边故作镇静,边看他的证件,边没话找话:“您是保卫处的干事呀,您这证件上还有市公安局的蓝印,原来保卫处也归公安系统管呀。”
  他点点头:“嗯,是这样的。那你,什么单位来的?你这个身份证上,怎么还有英文字母,看不懂啊。”
  奇怪吧,当年第一代身份证上的字迹不是打印的,而是手写复印压膜上去的,左下角不是国徽,而是北京市公安局的红色印章,我的身份证的住址是手写的字母加数字编号SS8341,让谁看了难免莫名其妙,或难免有所顾忌?我心的话,实在没辙了只好借此来压他一下地方:“我单位是外交部办公厅扶贫办,来贵省公干,项目报纸上都登了,不知您看过没有。证上的SS是英文SECRET SERVICE,特勤的意思……”
  他带着羡慕之情吁嗟:“嗯,好单位啊,”然后将身份证还给我,语重心长地嘱咐我:“小伙子,一个人出差在外,什么样的赖孙儿(Súer)都可能碰得到,多加小心吧……”
  我与他握手言谢,打车离开了,庆幸骗人的出租车司机在他的世界观里成了赖孙儿之辈。

  扫兴回到酒店,夜色深沉,绕过一号楼,溜达到三号楼近前瞧了瞧,执勤的说总书记一行刚刚先我归来,上了三楼。
  整座三号楼已被武警战士围成了一个圈儿,楼顶上几个着一身黑装的便衣手执步话机来回慢慢走动,SECRET SERVICE特勤已然开始。
  当时的开放度超现代,全国各地四五星级涉外酒店都接驳有海外成人卫视频道。子夜十一点,我独自躺在豪华单人间客房舒适的帝王尺码大号床上,开始收看WOWOW台于东京时间零点准时转播的美国电视真人秀《花花公子》节目。节目很短,只有十几分钟,看罢睡意来袭,去过卫浴,再回转,顿现光环,似梦幻,眼花缭乱,I See You, I Feel You, How Could I Know You Go On?光晕中一条杯弓蛇影,带着花花公主的曲线美,轻柔发出71秒钟的女声哼鸣……(未完,关键待下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