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老哥XD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第3回(7) 走进机场南楼之夜,会过国航签派小姐

(2017-03-09 13:03:42) 下一个

上接:‘茉莉’将我留在了机场国都    

  吃过免费自助,天渐黑,走出机场国都大饭店的院子口,一条热闹的小街道横在面前,往西过机场辅路,还要跨机场高速,我于是沿街往东走。
  往东这段叫小天竺路,只有三四百米,路一侧土头土脑的小店一家紧挨一家,单帮或结伴逛街的高俏美眉一会儿碰见一个,让我几次走神,恍惚似曾相识燕归来。

  快到路的尽头有家超市叫京客隆,店内灯光不亮堂,货架上方堆满纸箱,排队付账的是一水儿的年轻姑娘,面容是一水儿的漂亮,身形是一水儿的瘦俏高扬。她们应该都是便装逛街的空姐。
  从京客隆拎了瓶饮料出来,往右手斜对过儿一看,一家风味小吃作坊的外卖窗台前有个同样瘦俏高扬的姑娘在买小吃。我略微犹豫,还是冒遭白眼儿的风险,跨过街道,到她身后问:这里离南楼生活区还有多远?她转身回眸便笑,毫无戒备之意:“就是了呀,我们现在这边就是南楼的西里,过了小广场那边是东里,往北叫北平里,往南叫南平里。”

  再往里挪几步就是她说的小广场,居民们聚在亮度微弱的路灯下,随录音机嘈杂的乐声跳集体舞,扇子舞,还有交谊舞,着装和舞步颇有二十年前城里的氛围。广场一头有两座白色雕塑,其中一座几步开外是北京电视台机场记者站小区门口,我在那门口和一个保安,一个修理工装束的,还有一个过路的女孩儿分别聊过几句,他们全都是落落大方,问啥答啥,态度友好率真,就像同一单位家属大院儿里来自五湖四海的街坊,没有城里的市侩气息,淳朴得教人久违。

  留宿国都一整晚,老北的电话追着我,一会儿来一次,每次我都不在客房,可每次我都知道,因为前台薛小姐知道我写这个系列,对我格外关照,让总机帮看着。我将出去一圈儿的心得回电给老北,他说当年公司来这里开年会那会儿,京客隆还只是个国营合作社副食大商场,又说人家都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人,反而没了防人之心。除了空乘,地勤和居民们未必走南闯北见过世面,那不是全部的原因,以前没这航那航的,就一家民航,先归中革军委,后归空军管,从空姐到地勤都穿军装式的制服,男的还戴大檐帽呢,直到1980年才脱离军队建制,所以淳朴的风气也与以往的准军事化管理有关。
  机场南路躯干段儿由北向南,到小广场分叉,分成两条大腿似地夹住广场,并行南下,沿西侧这条腿朝南走到学校路的路口,看见路口空场上一个着连衣裙的女士,后背露出半壁江山,在和一对儿溜狗的帅哥靓女侃侃而谈,不断重复出的国航二字引我止步。
  他们不介意我旁听,继续聊,轮流抱怨国航怎么黑,怎么克扣粮饷的事。我越听越来劲,说要加入,也想和各位交流国航的不良体验。连衣裙女士回转身,酥胸半露,笑容可掬,笑眯缝眼儿绝对像小陶虹,自我介绍叫希雨,欢迎我加入。帅哥点点头自称姓卢,帅哥身边的靓女没吭气。

  希雨小姐说她在国航做签派,问我在国航什么的干活。我说我不是国航的,只是出国前有过被介绍与国航空姐相亲的经历,出国后结识过遭空难的国航空姐,还联系过一个帅哥他的邻家姐姐也是遭空难的国航空姐。他们三个便收敛笑容,凝神倾听,听我说到从三年前起戒了国航,以后也不想再用它。事实上从那时起至今又有过40次飞行,刻意避开国航,一次没搭过。
  希雨小姐轻叹一口气:“说说原因吧,你的原因肯定不止一个。”
  原因是不止一个,前后跨了好几年。
  “就从最早的原因说起。”
  最早是被甩行李的事弄得不高兴,耽误时间不说,一时连内裤袜子都没得换,回东京后致电成田机场国航营业部,接电话的家伙挺逗,说可以转赵部长投诉,说我们赵部长在机场各国航空公司办公区里的做派是最牛人,坐没坐相,站没站相,臭名远扬,我们都觉得跟着丢人,你可别说是我说的。电话转到赵部长那里,他也许接过太多的投诉,自有一套,听罢我质疑为何不甩日本人的行李,就像和熟人侃大山似的说,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们国航那可是一碗水端平不分内外,行李超重的时候先甩我们自己员工的……语气神叨叨,匪里匪气。
  希雨小姐点评:是够神的,什么行李超重呀,借口!要么是给领导带东西,要么是机长机组搞副业,兼职充当快递员,捞外快的东西带多了,行李舱放不下,也不能甩给后续其他机组其他航班呀,就甩乘客的呗,国航当然先挑中国人的甩,而不是就近卸掉最靠舱门的,就算把中国人的都甩光了地儿还不够,会不会动外宾的还两说呢。
  希雨小姐看人总是笑眯眯,谁在说话她就将身体转向谁,胸脯高高挺起,半露的酥胸随呼吸起伏波动,激励人收不住话头。
  接下来的话头是她曾好美丽,美丽尽收眼底提到的经历,此类经历不止一次,就是国航的航班落地后,如无当天回飞任务,一定不会停靠卫星廊桥,甭管有多少廊桥闲着,一定会停到远远的停机坪飞机过夜停泊区,让乘客拎手提行李下舷梯挤穿梭巴士。
  希雨小姐说国航是爱这样子,小的溜儿投机取巧,不守规矩,先为自己而不是先为乘客的方便着想,这个早已融化在从高管到机长的血液中了,国外航空公司想问题不会这么想的。
  还有就是机票改期的手续费,勒索得过分,改过一次,有空位也要再交三千,旺季时以超售为由敢多要票价的一半儿,认识两个人比我更惨,机票六千来块钱,改期时一个被勒索三千五,一个被勒索到四千五。
  帅哥靓女可能是聊够了要走,跟我等告别。我怕希雨小姐也离开,就说想和她再单聊会儿。她亦似意犹未尽,笑眯眯点头,因为是一对一了,又已知我人在国外,接下聊的时候,挺爱飙英文单词出来,聊的内容也更接地气。我以为签派就是给空姐分配飞哪个航线机组的肥缺,立刻被她纠正道:“哥您不知道,我们签派,英文叫做dispatcher you know?我们是技术活儿,不管内个,内叫派遣,归总部派遣室和业务室管,内才一肥缺儿呢,特么有人可黑了,国际航线飞补高,有按小时算钱的,和国内航线比,小时单价高出一倍,小时数多十倍,驻外期间每天休息睡大觉还有过将近一百美金的补贴呢,后来倒是降了,降了一半儿,听说还要继续降下去。”
  “你猜为啥降的吗?三个月前我才看到一位国航机务给我的留言,添油加醋给你说说,很久前,一政协副头儿飞香港,机上不好好闭目眼神,和人家空姐聊扯,问人挣多钱,一般人也问不出啊,架不住这位爷官儿大压人,问出空姐收入一个月能出来一个万元户,是他这个副国级固定工资的30倍,他回去就给国务院打了个报告。”
  “呵呵,说不定就是他的报告给降下来的。乘乘们谁不想飞国际线make more money呀,乘务执照的upgrade,航线的派遣,要搞关系的多了去,送礼是最起码的,10K以下都不叫送,有女乘乘直接将秋波送到人家bed上去……”时隔十九年,她的说法依然继续印证当年头一回约会国航的空中小姐时听到过的。
  她问我戒的原因还有几个,我说没了,但有个别的,有点搞笑,打电话给国航海外营业部一个姓赵的女的,咨询知音卡的事,她却说要那卡干啥,有效期那么短,里程攒不到就废了,别办的好。听得她果然哈哈笑:“怎么又一姓赵的,男的女的都姓赵啊,让我想想国航高管有没有姓赵的,会不会都是他家七姑八叔,外派出去享清福,自然是什么活儿也懒得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不是这样的话,就是和国航有仇,哈哈哈……可是、那你为什么还要办知音卡呀?”
  那是决定戒它以前的事,本来有全日空和加航的积分卡,因为全日空把连接北美最近那条航线关了,又因为加航的乘机体验实在是差得如坐针毡,所以才考虑国航来着。不过这次延误的待遇也证明戒了国航没错,你看我住的是国都顶层复式套房,吃海鲜自助,还有15分钟国际长途可打,这些免费待遇,爱搞区别对待的国航舍不得给吧,我一哥们儿搭国航,大连飞不了了,住富丽华自掏一半费用,还听说过有被国航安排招待所式的破旅馆,还跟不认识的住一间。

  快聊完的时候,听我提了提忘记你忘记我这章的故事,才又带出南楼宿舍的话题,她说空姐入了行,为图上下班方便都想住在老南楼一带的宿舍楼,破成那样子了还供不应求呢,可是工作一段时间就得腾给新人。两年前国航盖了个新宿舍楼,给地航来国航飞训中心实习的人住,你看到街上逛来逛去的丫头们,多数不是新人就是地航来的。国航本部的老人儿后来不让住宿舍了,得自己租房买房。北平里南平里一带那些老楼都对外出租了,租给地勤,很多外来的,还有转租给二奶小三儿的,嗯,还有鸭子呢。反正有些空勤的人钱烧的,家又不在北京,才不担心在这儿碰见鬼。
  想起当我们飞过的季节和转了正的准空姐,就问她新楼里不曾有过海航的人?她像个消息通,什么都知道,说海航把代培撤回三亚的时候,新楼还没启用呢。
  夜色茫茫,希雨小姐被九月初秋的夜风吹得凉,也聊足了瘾,与我道别,说回家一定检索忘记你忘记我那一章,慢慢读,说完沿南路向南离去,背影在渐变模糊时又停住,回转身,手平放在腰际冲我摆了摆,然后身影就淹没在了夜色里。

  我沿南路往反方向独自徘徊,折回到社区小广场。此时的广场静得出奇,一个人影见不到,掩映在广场北头树丛后的店铺霓虹灯招牌各式各样,名称全都带有飞的品味:空港秀点儿、伴你行、星港美发、银色……我漫无边际地想以后也在这里开个小时装店,店名就叫空港阑珊,让冷艳的霓虹灯管拼成字样,通宵达旦在门脸儿上方无声地闪烁。

  天竺下的首都机场南楼生活区在夜幕下沉湎,我抬头望向星空,正巧捕捉到一颗移动的流星,她闪烁幽蓝,自东向西,悄然划过。一阵风吹起,路旁大片大片厚密的枝叶和高高的草从与风摩擦,发出簌簌的声响,随后演变成蓝调的电光管乐,回荡在南楼的夜空……
  回到客房已是后半夜,读完前台薛小姐托人帮忙打印送进来的电邮,坐在大办公桌前胡思乱想,未了,向来熬不到拂晓不睡觉的老北又来电,问昨晚女技师的工号。昨晚他为我饯行,载满一后备车箱球鞋,让我挑一双,去舍不得通风制冷的闷热的奥体中心羽毛球馆打球,再去地铁十号线牡丹园站附近的权金城金沙国际养生馆旗舰店,蒸桑拿,吃自助,思密达松骨。我的松骨技师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焦裕禄式的忘我境界让老北嫉妒,感觉没面儿,和一帮发小儿白办了好几万块钱的会员卡似的。
  天竺之夜让心一时变得纯净,若和他没完没了聊下去,就会回到玩世不恭的心态,我想借此地此时多享受一分清宁,远离混浊的尘城,就说过会儿还得起早飞,你不是计划要去南方特区么,定好日期告诉我,这事儿等到了那儿见面讨论…… 阅读 (4200)

取自:《再会!空姐》第3回 当风吹过 当我们飞过
临近旺季,说说国航(逾5万人次戳过)

• 信息量太大了信息量太大了信息量太大了 -舞女♀ (0 bytes) (6 reads) 03/14/2017 postreply 10:08:31

• 老哥的新闻体自成一派。亦庄亦谐。。。。。。 -红袖添香老板娘♀ (0 bytes) (2 reads) 03/17/2017 postreply 12:51:24

• 谢谢,但爱情的故事 -老哥XD♂ (26 bytes) (18 reads) 03/17/2017 postreply 14:38:48

• 完全正确 -红袖添香老板娘♀ (32 bytes) (7 reads) 03/19/2017 postreply 10:22:50

• 至今珍藏着老板娘的 -老哥XD♂ (92 bytes) (8 reads) 03/20/2017 postreply 16:53:34

• 信息量过大,眼睛疲劳啊!还好有酥胸可瞄解解乏! -问讯♀ (0 bytes) (0 reads) 03/22/2017 postreply 13:07:3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blanchill 回复 悄悄话 国内东航最差,南航其次,国航算好的。
老哥XD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UMARTINI' 的评论 : 斯人美眉,别来无恙,问好杜马姐,恭贺千里乔迁
UnBelDi 回复 悄悄话 按色情小说的标准衡量,这篇写的不怎么样;按非色情文学的标准衡量,也不怎么样。别写了,爷们!多累也。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很有内涵啊
读得有滋有味

问好
并致敬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