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天上客

本科地质,现职空姐。天上人间九重客,七彩人生如梦。为自己写下生命旅程的点点滴滴.......
个人资料
一舒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凌晨三点,奥克兰的一个酒店房间里,沉睡中的我被闹钟吵醒了。这可是悉尼时间的凌晨1点呀。对我来说,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或者客观地说是最痛苦的事之一)就是早起!尤其是这样冬天早晨!就好像从孩子手中硬夺去他心爱的玩具一样,什么都没用,真想哭!没办法。闭着眼睛爬起来,幻想着那些还在熟睡的人们是多么幸福;唯一可以“幸灾乐祸”地安慰自己的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中国妈妈(上海机场)——一个已经会满地跑的小女孩,至少3-4岁了吧,与父母和祖父母一起等候在候机大厅里。小女孩长得很漂亮,但被娇惯得一点儿不可爱。在人群中跑来跑去,大声喊叫,动不动就趴在地上嚎哭。遗憾的是,家长不光不管,反而象对Baby一样地说话,“宝宝,好乖……”“宝宝,不生气,不哭,妈妈抱….”一会儿,小姑娘跑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乘出租叫“打的”,出租司机也就成了“的哥”。工作原因,我有很多机会在世界各地乘出租车。也有机会与各国的“的哥”们接触聊天。于是,就有了这个系列故事——“各国”的哥“写真第一篇:悉尼的”的哥“他是一个巴勒斯坦裔的”的哥“。那一天,从悉尼机场接我回家。其实,很多时候,我更喜欢自己开车,自在舒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那是一个小小的飞行任务。 所谓“小”,一是航程短,只是从悉尼(Sydney)到西澳的帕斯(Perth),属国内航线;二是时间短,悉尼——帕斯(过夜)——(第二天)途经墨尔本——悉尼。所以,我跟家人说好第二天晚上回来吃晚饭。从心情到行装,整个就是轻松,清爽。“玩”一样地上班了! 唉,与蓝天打交道,我们的工作,总是“充满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2-09 05:29:25)

最近认识了美丽的枣和孤独的核桃____ 有一天,核桃厌倦了同伴们的呱噪和无聊,独自走进了夕阳下的海边,他只想一个人静静。 在那座浪漫的栈桥上,他邂逅了枣。枣也是被美丽的夕阳吸引到栈桥上来的。 他们的目光相遇了,”好像在哪儿见过你!“。俩人同时在心里喊着。枣与核桃都笑了 不知不觉,枣与核桃坐在栈桥边,一直聊到了太阳下山,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人们总是希望自己的婚姻是“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到对的人”如果你的婚姻真让你有了这样的感觉。恭喜你中奖了。中了人生之最大奖。请一定要珍惜!现实里,很多婚姻好像是在错的时间,错的地点,阴差阳错地遇见了哪儿哪儿都不对的那个人。然后,你们排列组合成夫妻,而且莫名其妙地天长地久了。TA,明明什么什么都是“WRONG”,却怎么就成了你人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有个美国印第安人的笑话:说是当初上帝造人,捏了个泥人放进炉子里烤,第一个时间太长了,拿出来都黑了;再烤第二个,时间又太短了,拿出来太白了。于是上帝又捏了第三个放进炉子里,这次烤得不长不短正合适,拿出来就是不白也不黑的印第安人。这不是种族歧视吗!?其实,人类因为肤色不同,种族不同,文化习俗不同,各种各样的种族歧视历来存在。现实中或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老婆老婆你别馋,
过了腊八就是年,
腊八粥,喝几天,
哩哩啦啦二十三,
二十三糖瓜粘,
二十四扫房子,
二十五做豆腐,
二十六炖羊肉,
二十七宰公鸡,
二十八把面发,
二十九蒸馒头,
三十晚上熬一宿,
大年初一扭一扭这首童谣道尽了北京人热热闹闹过年的分分秒秒。从前的北京,过年除了吃吃喝喝,走亲访友,说着吉祥话,讨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有一只乡下老鼠要到城里去呀,到车站也不知坐在哪里好。嘟一声吓了一跳闭眼跳上去,一开眼看看左右站在车厢里。嘟一声经过高山又到大海边,嘟一声穿过铁桥又到山洞里。多奇怪种种东西向后飞过去,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怪东西。”平生第一次坐飞机,是从北京飞往柏林,我,象极了那只迷失了的乡下老鼠——虽然北京人骨子里都傲娇着:如果自己是乡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融入了主流社会”:从央视到地方媒体,一说到某些成功的中国留学生或海外华人就会一言以蔽之“他们融入了当地的主流社会”。我特别想问一句什么是主流社会?说英语?起英文名?吃牛排?冬天不穿秋裤?有身份和选举权?那谁能告诉我中国的主流社会是什么样儿?在中国时,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主流;但奇怪的是,在国外也从来没觉得自己被边缘化。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