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天上客

本科地质,现职空姐。天上人间九重客,七彩人生如梦。为自己写下生命旅程的点点滴滴.......
个人资料
一舒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当年学地球物理,是为了浪迹天涯;后来放弃,是因为与石头无法对话(我只喜欢与人打交道) 在有人的地方,总可以发现故事和体会到交流的快乐。 记得一次从北京到悉尼的航班上,有一群山西籍的乘客,他们都是第一次到澳洲旅游,所以很兴奋。对飞机上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包括人(看到我们不同肤色的机组人员,他们眼睛睁得大大的,问这问那,可逗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9-13 07:17:20)

在苍茫的大海中央,有个叫澳大利亚的国家,孤零零地漂浮着。无论去哪里,都很远很远。然而,世界那么大,再远,也要去看看!这不,远在天边的阿根廷(单程飞行尽15个小时),我来啦!这是飞机降落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之前的照片,算是个鸟瞰吧。大片的褐色土地,有些荒凉,倒也看出是给农业国家后来发现,这里果然草场丰盈,牛羊遍野,澳洲牛肉驰名世界,阿根廷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09-12 05:56:24)

身着制服,脚蹬高跟鞋的空姐们绝对是机场的一道风景。喀喀的皮鞋声在嘈杂的人声中优美得像一首歌......前几天接到朋友的电话,她十二分地感叹说“我刚旅游回来,只飞行了2个小时,累得不行。真不能想象,你每次飞行十几个小时,还要穿着高跟鞋,还要工作......”我忙笑着回答,“飞行十小时是常有的事,但飞行中我们也会轮班休息的。不少飞机上还有专门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8-09-11 06:39:10)

转眼十七年了,911改变了美国,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历史。影响了几乎世界每一个角落的每一个人。爆炸发生时,我正在从奥克兰飞往洛杉矶的航班上——飞往LA,从星期二晚上到星期二的清晨2001年的9月11日,星期二晚上7点40分,我们经由奥克兰飞往洛杉矶。因为时差,每次从南半球的澳洲飞往美国的洛杉矶都会有很有趣的时间现象。飞去时,你会沿着时间隧道往回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这是我常常半夜醒来,望着酒店房间的天花板,找不到答案的问题!那天凌晨6点,冒着冻死猫的寒气出门(俺们南半球现在是冬季),“今天飞曼谷,周二早上回来”出门前,我把自己的行程写在了日历上。一边开车,一边幻想着曼谷街头那些削出花儿来的新鲜水果,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了些暖意。起飞前的忙碌有条不紊,飞机已经在跑道上滑行了,却突然传来了机长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最近在飞替补。就是说如果有同事生病或临时有事不能执行飞行任务,我们就要及时补上。就像球场边上的替补队员,又称"板凳队员"表面看他们坐着在休息,实际上每个细胞都在等待召唤,而且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 飞替补,首先是个有压力的活儿:每天12小时等电话,随叫随到。主要是时间压力,人和旅行箱基本都处于全天候"待命"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是的,我们从小就被教导“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但那是对没有自我保护能力的小孩子说的。成年之后,我们,或者说很多人,都渴望交流!当旅途成了我的日常,当独自上路成了无法选择的事实时,我就用“与陌生人聊天”让自己随处“热闹”着,孤独但不寂寞!而且,我发现与陌生人“搭讪”聊天,非常轻松。因为我们不需要知道彼此的底细,不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当我还在得意地到处吹嘘“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发明就是自拍杆!”时;当我还沉浸在举着手机到处随拍随炫,自我陶醉的时候;丈夫又有了个“新玩具”——SkyWatcher,就是把天文望远镜和相机和电脑相连,直接拍太空的星云了。 起初我很不屑一顾,那么沉的大家伙,拍得再好也不稀罕,还是手机方便,想拍哪儿拍哪儿,想怎么拍就怎么拍。 可当我看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在德国,在春天,在莱茵河畔,我裸婚了! 现在想想,都为自己当年的勇气和浪漫感动呐——两个穷学生,一份奖学金,两辆二手自行车加一架照相机,一个A型血天枰座,一个O型血天蝎座。唯一共同点是对旅游的无条件享受与热爱。 莱茵河见证了我们的誓言! 或许她不是最长最壮观的河,但“整个欧洲没有一条河能与莱茵河匹敌。” 雨果说 “莱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曾经写过一篇博聊到歧视,我始终坚信:只要你自己不歧视自己,世界上没有谁能够歧视你!所以,还是那句话,别动不动就是歧视!别那么敏感,也别那么矫情!世界很美好!先说一个笑话:一个黑人问一个白人,你出生时,是粉色的;生病时是蓝色的;生气发怒时是红色的;死了时是紫色的。而我,出生时是黑的,生病是黑的,发怒也是黑的,死了时还是黑的,为什么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