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天上客

本科地质,现职空姐。天上人间九重客,七彩人生如梦。为自己写下生命旅程的点点滴滴.......
个人资料
一舒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岁月静好:又是一年荔枝红

(2019-06-12 07:16:51) 下一个

从北京到香港,我一路追逐着荔枝的香味

荔枝到了!夏天来了!

荔枝是夏天的味道!

南半球的悉尼,已经进入冬季,虽然也是水果之都,但荔枝这样的应季水果就几乎是不可能了。而我,因为工作之便,穿梭于南北半球,哪一季的水果都不耽误。无论到哪儿,如果只是24小时短期停留的话,我常常以水果酸奶“果腹”快乐并幸福着。

比如山竹,荔枝,芒果,木瓜,樱桃,蓝莓等水果,悉尼都有但很贵,而在泰国印尼这些国家却便宜得让人不好意思笑出声来。

下面这首打油诗就是我快乐心情的写照:

驾雾腾云逐荔枝,

红尘妃子亦笑痴。

无需长作岭南人,

日啖九千赛苏轼

荔枝原来是“离枝”之意:说的是这水果中的爱马仕,一日色变,二日香变,三日则味变。离枝后如果三日之内不吃就不能再吃了。金贵吧?!

一进五月,水果摊上就陆陆续续出现了红的绿的荔枝,最喜欢那些连着枝叶束在一起的,花儿一样不言不语,却就成了不声不响的诱惑,别人说买带枝叶的不划算,因为枝叶也算重量,可我就偏爱带枝叶的,幻想着荔枝们在树上的模样(今生还没有见过荔枝树)。人们都说荔枝外观粗糙,我却觉得果壳上一粒粒片峰(学名),像是人工铺成的鹅卵石路,凹凸不平却起伏有致,独特而且十分艺术,大概是爱屋及乌吧。反正每每拿起荔枝,就已在脑海中幻想出了美玉般晶莹剔透的果肉和那无以言表的香味。写道这里都已经有口水在舌尖凝聚了.....

悉尼的荔枝,不仅贵,核儿也大,近几年也有了核小肉厚的糯米糍,但又汁多香不够,总之美中不足,而中国荔枝,又以岭南荔枝为最,果肉弹爽香甜,既不像苹果的脆香那么直接也不像香蕉的糯香那么隐忍,荔枝的香是一种像爬楼梯一样立体感的香,一层一层的,如果一颗连一颗地吃荔枝,你就像在爬一个旋转楼梯,袅袅婷婷,妖娆着不能自已了。"玉是精神难比洁,雪为肌骨易销魂。"(这是红楼梦里写海棠的诗,我怎么就觉得是此刻我心里的荔枝呢?)

“日啖荔枝三百颗”说的就是我!皮薄汁浓核小巧,咬一口,嗯,爽,有了荔枝,给个女皇都不换。

今年在北京最先吃到的荔枝是绿色的,个儿不大,还是散装的,没有枝叶,囫囵堆在一起,像一群营养不良的孩子。怕不好吃,只买了一斤多尝尝,结果你猜怎么样?这“营养不良的孩子”,入口后居然有一种拿破仑骑马挥刀的威武感——又香又甜!真是于无声处成惊雷。“厉害了,你这小个子!敢跟世界叫板哈”我忍不住边吐核边赞!眼看着一斤多荔枝就要见底,本来想吃完小睡片刻,当晚还有飞行任务,最后还是忍不住又换好衣服跑去买了一兜,直接带到飞机上与同事一起分享了。

北京的荔枝不仅仅好吃,最主要的是太便宜了。那些绿色“小个子拿破仑”只要9元人民币一斤,后来在香港买的贵一些,一磅22-25港币。仍然比悉尼便宜了几个数量级。

 上网一查,原来荔枝除了妃子笑,还有那么多有穿越式名字的品种,什么“白头罂”,“桂味”,“白蜡”,“黑叶”……“青红相间的妃子笑,像极青涩美人脸上的红晕,果肉带有玫瑰芬芳;果壳平顺的是白头罂,肉质脆甜,晶亮,果壳突起有朋克风的是桂味,带有桂香味道,白蜡,肉如其名,肉质更加雪白,如凝脂......“

此时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太有福气了。

在朋友圈霸气晒了荔枝图,众好友纷纷提醒别吃太多,“上火”。

顾不了那么多了,吃完了荔枝,我回悉尼去败火吧。

“身外是张花红被,轻纱薄锦玉团儿......一骑红尘妃子笑,早替荔枝写颂词,”这是粤剧名曲《荔枝颂》里的几句词

你看,名人,名诗,名曲,荔枝还是水果中的文化担当呐

(这样的妃子,笑,你也喜欢?)

(这一大束荔枝我都吃了,是不是多了点儿?)

(此图来自网络,这就是传说中的荔枝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一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别吓我哦,还好到现在都没有出现险情。“荔枝脸”哈哈,太形象了
一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qdeer' 的评论 : 可以放冰箱吗?会不会影响味道?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吃多了,真的很上火。脸上出豆豆,成了荔枝脸。
dqdeer 回复 悄悄话 福建的荔枝 晚一些 大暑时候才大熟 更好吃。荔枝泡在冷水中 可以多放几天。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去年国内荔枝丰收,确实卖相不太好,青的,但如空姐妹妹所言,很甜,比起在美国买的荔枝不知要好吃且便宜多少倍。
Amy_Yang 回复 悄悄话 怀念核小肉厚的糯米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