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天上客

本科地质,现职空姐。天上人间九重客,七彩人生如梦。为自己写下生命旅程的点点滴滴.......
个人资料
一舒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边走边记:各国警察的故事

(2019-04-04 05:36:04) 下一个

偶然整理书柜,发现一本《365夜儿歌》,随手一翻,

“大马路,宽又宽,警察叔叔站中间,红灯亮了停一停,绿灯亮了往前行”

熟悉到有些陌生了!“哈哈,警察叔叔,现在成了警察蜀黍了”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嘴角忍不住上翘

然后想起自己还真跟不少国家的警察蜀黍们打过交道哩——

中国的警察

小学时,曾作为少先队代表与警察一起在北京的长安街上站过岗!白衬衫,红领巾,扎着两条小辫子,每次上岗下岗,都要互相行礼,蜀黍们把戴着白手套的右手举到太阳穴,我们则把右手高高举过头顶,现在想起来仍然觉得敬礼是一种庄严的尊重和对某种职责的神圣宣誓。挺好的!印象中,蜀黍们白制服,大盖帽,一张张年轻的脸,英俊得赛过梦中的白马王子……

还有一次,是我诚心诚意地给了一个中国警察一点儿钱,一套澳洲的硬币!

原因是那个民警在妈妈办护照时帮了点儿忙,后来他跟妈妈说自己在收集硬币,问妈妈可不可以帮忙搞到一套澳洲的。妈妈当然满口答应。当我把一套全新的澳洲硬币托妈妈带给那个警察时,妈妈说“人家可高兴了,谢了又谢”。

德国的警察

德国是我生活过的第一个“外国”,或许是纬度高的缘故,我发现德国的月亮真的比中国的大,比中国的圆。

去德国之前,看过不少二战的电影,脑子里的德国警察就是“盖世太保”的形象:高大神秘,身穿米色风衣,双手插在风衣的口袋里,戴一顶深颜色的礼帽,帽沿儿压得很低,那双鹰一样的眼睛在帽檐下射出阴冷的光,一双铮亮的皮鞋有力地踏在石子路上,在昏暗的灯光下,向某个大门走去……他们走过的地方将是鲜血和恐怖

今天的德国,盖世太保一定还有,但是只怕他们到了我面前,我也认不出来。朋友的真实故事倒让我对德国警察刮目相看:朋友驾车超速,被警察叫停,警察正欲问个究竟,坐在车后座的几岁大的小男孩说了话“爸爸,快开呀,我已经憋不住了。”警察一听,恍然大悟,“你是因为小孩子尿急才超速呀,那,赶快走吧,不过要注意安全”就这样,一泡尿免去了一张罚单。这警察如此人道,是不是够得上“叔叔”级了?

法国警察

在巴黎的香榭丽榭大道上,有和中国一样的交警在指挥交通,记得很多年前去巴黎时,在那里见到了一位我平生见过的最漂亮的女警察。比电影里的那些假警察还漂亮。灰蓝色的制服,给她修长的身材平添了几分帅气。腰间还挂着个小手枪,那张年轻秀美的脸会让你倒吸气,我不知道如何形容她的美丽,只能说她的五官超级完美,当时是下午四点多,交通堵塞,她站在拥挤的车流中,背靠着午后的阳光,干净利索地挥动手臂,指挥着南来北往的车辆,真是英姿飒爽。我定定地站在那里看了她好久,忽然又想,幸亏是交通堵塞,不然她的美丽会让那些年轻或不年轻的司机打错方向盘,那就会有事故了。

又一天在巴黎大街上,我们正找银行,刚巧看到了一位也是十分年轻的小警察,帅气中透着一点点奶油味儿。在法国旅游,最大的障碍就是语言,因为法国人普遍不愿意说法语以外的如何语言。而我的法语只是临时抱佛脚学来的“你好”“谢谢”硬着头皮迎上去,先用法语问声好,引起对方注意之后再改说德语,“请问附近有银行吗?”小警察热情地说他可以帮忙,因为他会讲德语。我们高兴极了,结果他的德语水平比我的法语水平真强不了多少,只说了几个德语单词,就怎么也组织不起句子来了,于是,他柔柔的法语里间或冒出几句德语单词,连说带比划地讲了一大通,我们还是不得要领,他就索性带我们在街上又问了几个人,终于找到一个会讲德语的大学生,我们才明白其实银行就在转过一个街口再过条马路就是了。唉,当年没有GPS,很多旅游中的精彩皆因语言不通

就这样,法国警察的美丽,帅气和热情与埃菲尔铁塔一起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匈牙利警察

如果说我接触的法国警察风流帅气热情,似迷人的法语一般,那么同样是亲眼所见的匈牙利警察就不那么够意思了。那是个匈牙利的边境警察。

那夏天,我们的东欧之旅已进入尾声,打算从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乘巴士到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再从布达佩斯乘火车返回德国。

在进入匈牙利海关时一位瘦瘦高高的边境警察走上大巴,说要检查免税品,他的脸因为过于严肃而显得凶巴巴的,发现一位中国学生有“可疑物品”,他好像释然了,不紧不慢地坚持让人家交海关税,否则就把东西扣下。那个学生德语本来就半生不熟,这一惊吓就更加张口结舌了。我们三个是车上仅有的亚洲面孔。当然要“拔刀相助”,对那个一点笑容都没有的警察解释说他的免税品 只是过境,当晚就会离境去北京。可是那警察的脸,因为瘦而棱角分明,又因为气愤(不知这气从何而来)而眼角眉梢都是恨。那位奥地利司机也过来说情,被警察凶了一眼,命令他把车开到旁边去,让开了路。这时就真尴尬了。警察毫不通融,中国学生当然既不愿意交昂贵的海关税也不愿自己的免税品被扣。双方僵持着,警察索性下车去检查别的车了。我们全车人被“晾”那儿了。

还是那个匈牙利司机,走过来直接问我们有没有美金。那个中国学生一听有戏,立刻点头。司机悄声说“我去试试”就把美金捏在手里向车下走去。我们此时才明白了司机的意图,紧张地注视着窗外的一举一动。只见那位司机走到瘦警察跟前,连比带划地说了几句,转身前不易觉察地与那个警察碰了碰手(注意细节),这时那个见棱见角的警察怔了一下,然后迅速扫了周围一眼。我在车里看得清清楚楚,警察脸上的肌肉眼看着松弛下来了。他追上司机说了几句(装腔作势罢了)司机连连点头,然后就大步流星回到车上,聪明地冲我们挤挤眼,又对全车人说“一切正常,咱们走”声音透着俏皮。

当我们的汽车驶过边境,那个瘦瘦高高的警察居然还冲我们的司机挥了下手。

边境渐渐远去,那个匈牙利警察也最后在视野中消失了……

埃及警察

我们是在圣诞节时走进埃及的。

埃及与中国,不仅文化同样古老,同样神秘,就连那交通拥堵,马路上各种车辆的“横冲直撞”也与当时的中国何其相似。行人似乎也没有走斑马线的习惯和意识。加上人口众多,街道狭小,陈旧,警察叔叔们当年也是要站在马路中间的。遗憾的是埃及警察们穿着深蓝色的制服,配上他们黝黑的皮肤和尘土飞扬,乌烟瘴气的街道,那些警察们的形象就灰蒙蒙了。还是中国当年白色制服,大盖帽看起来清爽夺目

话说我们的旅游车,比起街上的普通车辆来说属豪华型了,干净整齐有空调。那个埃及导游,德语说得呱呱叫。司机特逗,大概是因为给外国人开车,自己穿得得体,对本土司机好几次都是趾高气昂地发脾气。

从阿思旺到卢克索的路上,经过一个繁忙路口,我们的大巴与一个私家车撞上了。因为速度不快,所以只是顶了一下,不过明显是我们司机的错,是他故意抢道造成的。那私家车主下来就冲着我们的司机狂吼,可我们的司机又一次趾高气昂起来,鼻孔朝天,连车都不肯下,更不肯后退。后来一个年轻的警察来了,他个子不高,一脸严肃,那身蓝色制服十分干净。他看了看我们的车和坐在车里的我们,又看了看那辆私家车,那个车主也停止了喊叫,看着警察,满脸满眼期待着公平。没想到的是,那个警察低头匆匆在本子上写了些什么,然后就指挥着私家车往后倒,让出了路,他又对我们的司机挥了挥手,竟然给我们放行了。只见我们的司机一脸得意摇头晃脑地哼起了歌。而路上看热闹的人和那个私家车主则明显气愤了,他们围着那个警察激烈地争辩着,我不明白那个警察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始终没讲什么话。当然,就算他讲了我也不懂。

另一次与埃及警察打交道就更让我莫名其妙了。在参观一个旅游景点时,突然一个警察走了过来问我有没有圆珠笔,我在包里找到一支递过去,他仔细看了看,似乎很满意,点点头,嘟囔了一句“Thank you ”,走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他不是借笔,是来要笔的。怔怔望着那个远去的灰蒙蒙制服背影,几个德国团友见证了全过程,我们相视一笑,又不解地摇摇头。一支圆珠笔!

没想到,第二天又一个团友的圆珠笔被一个小孩要走了。嗯,一定是稀罕外国的圆珠笔。可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在大庭广众之下伸手向外国游客讨要一枝圆珠笔,不管怎么说都是比较少见的

加拿大警察

加拿大的警察最有贵族味儿,他们的全称是RCMP(Royal Canadian Mounted Police),皇家加拿大骑警。红色紧身短上衣,黑马裤(曾经以马代步)棕色长马靴,全身的行头满满都是大英帝国的嫡传。帽子是不同颜色和形状的,有棕色礼帽,还有又高又大的黑色长毛帽子,连眼睛都罩住了。他们不仅仅维护秩序,还会在一些特殊场合比如国庆日表演列队操练,与民众合影交谈,总之,他们绝对是加拿大一道靓丽风景!

只在加拿大生活了两年。住首都渥太华。那年7月1日,国庆,一个很美丽的季节。有两个最热闹的庆祝地点:议会山和总督府。当年总督府为庆祝国庆,全天免费开放,并提供免费午餐,免费饮料,免费音乐会。还可以与总督握手(也是免费哦,哈哈)总之,那一天,全民同乐,无高低之分,贵贱之别。在议会山前,皇家加拿大骑警表演列队,全套制服。虽然渥太华的7月一点儿不热,但那身厚厚的制服,尤其那大概占了全身制服一半重量的长毛毛帽子还是让不少帅警察们汗流浃背。记得当年看他们的列队表演,成千上万的观众也跟着一脸庄严鸦雀无声。正当他们一招一式都整齐得近于机械呆板,我身后一个小男孩大声说“Those guys are really silly ”好像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这个时刻,人群中立刻爆发出一阵大笑。 我也笑了。

操练之后,那些红色制服们在人群中穿梭,友好热情地解答人们的问题,孩子们在警察身边开心地窜来窜去,不时伸手去摸他们的制服和绶带。朋友和我也上去凑热闹,问他们为什么还穿这样传统的制服。一个高个子警察(好像都很高)笑着说“当然不是为了执勤。”他顺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几个穿着轻便又现代制服的警察说“那才是我们的工作服。这一身,是演出服”一个戴着棒球帽的男孩问,那个高耸入云的帽子重不重?警察笑了“当然比你头上的那个重多了”人群中又是一阵大笑。这些穿着传统制服“演出”的加拿大皇家骑警,友善而风趣,更像个邻家小伙子,而不是印象中的严厉蜀黍。我也有幸与加拿大警察照了相。

美国警察

他们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都当之无愧于世界警察的“种子选手”。不仅仅存在于现实生活中, 电视新闻里,更活跃在好莱坞电影里。不过,好莱坞对美国警察不那么友善,不是蠢笨无能就是凶残如匪,正面形象比较少。

几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美国的犯罪率高,从警察的角度看,在美国当警察,可不是耍酷,好看,那是真正地“把脑袋掖在裤腰里,随时准备“光荣”和“壮丽”。

在盐湖城生活三年多,当然会与警察“短兵相接”。美国警察好像无处不在,无时不有。

作为“良民”一枚,与警察打交道主要是因为超速(严正声明:超速不可学哈!)那是在一次旅行中,计划在天黑前去石化树公园,因为赶时间,加上路上没车,一脚油门下去,还没来得及得意,一辆警车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好像无论哪个国家,警车都是突然从天而降啊),那灯闪得我只好念佛。警车迅速与我们擦肩而过,然后来个“ U-Turn”,刷地一下就把路挡死了。

欲速则不达呀。从警车里下来了一个50多岁的警察,礼貌而威严地看了我的驾照,毫不客气地开了罚单,临走还说了句“晚安”。

还有一次是接到一个美国警察的电话,说是为警察募捐筹款音乐会。他特别科学也有几分骄傲地说,如果全世界有10个警察因公殉职,那其中9个是美国警察!所以,美国警察担负着全世界最危险的工作,你说该不该支持?该!该不该赞助?该!那,买票吧,好!

澳洲警察

刚来悉尼时,我的邻居就是一对同性恋警察。他们特别礼貌,但比较严肃。

最直接的的接触当然也是交通警察:

有一次去布里斯班访友,在一个交通灯前冲出了白线。结果后面正好是一辆便衣警车,立刻被叫停,是一位年轻的女警察,她看了我的驾照,问了原因,然后友好地提醒我注意安全,就放行了 !

另一次是在悉尼,因为赶航班超速(在另一篇博文中提到过)被帅气的年轻警察叫停,也是被友善地提醒注意安全。他甚至写信告知,因为我一直是跟 好司机,连续15年无罚单,因此,可以请求免罚。我为澳洲警察点赞!

不过,当我家被小偷关顾,与警察联系时,我感觉超级无奈了。他们首先问“有人受伤吗?”“没有”好吧,转给地方警察局,干脆等了半小时,好容易通了话,人家打着官腔“我们很忙,会在24小时之内去看现场”,我急了“可我后院玻璃门坏了,房间一塌糊涂,怎么办?”仍然不紧不慢“你直接与保险公司联系吧,这是你的报案号码!他们只需要这个号码”

南非警察

因为有直飞约翰内斯堡的航班,所以不断有机会去南非,也就有了与南非警察接触的机会了,但必须提醒的是,南非警察有着完全来自外太空的神一样操作:比如边境警察,甚至曾经与犯罪团伙合作,把入境旅客的个人信息直接当商品卖,罪犯可以直接到酒店抢劫;所以,现在入境南非已经不需要填写入境表格了

我们被公司告知,在南非要随时携带自己的有效证件,并且对任何警察的盘查都要先查看对方的证件,然后是要求与公司联系。因为我自己就曾经在路上被警察(不知是真警察还是假警察)截停,要求查看证件,当时我们好几个同事在一起,对方也是好几个人,都穿着制服,从一辆很破旧的警车上下来,看完了证件什么也没说就放我们走了,不过我们有一个副机长就不那么幸运了,他当时和几个机组一起在喝咖啡,几个警察走来要求看证件,副机长当时没带着,就说可以到酒店房间去拿,地方根本不给机会,直接就把几个同事一起带走了。后来是他们直接与公司和澳洲领馆联系,还交了罚金才被放回。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应了那句话,别看都是警察,其实很不一样哦!

时代在变,庆幸的是警察还在!庆幸?

 

(与智利警察蜀黍合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一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谢谢你
一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过奖,过奖。你的头像好可爱
一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ldJohn_02' 的评论 : 多谢你的鼓励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写得有趣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比成龙那个警察故事强多了!
OldJohn_02 回复 悄悄话 好文,有意思。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