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天上客

本科地质,现职空姐。天上人间九重客,七彩人生如梦。为自己写下生命旅程的点点滴滴.......
个人资料
一舒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飞行手记:最惊心动魄的一次飞行

(2019-04-08 05:28:34) 下一个

这本来是一个平常而简单的飞行任务:悉尼—香港—悉尼,往返3天。

结果生生演变成我经历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一个飞行任务!就好像飞行培训时的模拟训练,“状况”一个接一个,想到或想不到的都发生了。

当第5天早上终于在布里斯本(注意,不是悉尼噢)降落时,我们全体机组合影留念,称自己为“幸存者”——

状况之一:“飞机怎么往回飞啦?”

这是个空客A330-300客机:当天只有一百多乘客 外加9个机组和3个飞行员。

登机后,顺利完成了一切设备和安全检查,我一边换鞋还一边跟同事聊起了香港的天气和当天晚上去吃什么。其中两个新西兰基地的同事说让我带她们去吃馄饨......

悉尼起飞时,没有半点儿异常。

送餐之后,机舱里渐渐安静下来,灯也调暗了。虽然是白天飞行,但不少人开始睡觉。

这时一个乘客按铃叫人,我走到他面前轻声问

“先生,有事吗?”

“你可以告诉我,飞机为什么不飞香港而是折返澳洲呢?”

“真有这事儿?”原来这个乘客非常有心,休息时没有把电视关掉,而是调到了飞行航线图,偶尔一瞥就发现飞机在空中来了个大大的“U- turn ”(调头)。

我也纳闷了,此时还没接到任何消息。于是,我打电话给机长,询问缘由。机长说,我正要广播通知大家。不是什么大麻烦。只是途经的马尼拉机场电力系统故障,无法给我们导航,因此,我们飞返(澳洲)达尔文,加油后再飞香港。

这样折腾的结果是,我们晚点5个多小时,凌晨1点多才到香港。本来的晚餐计划也泡汤了!

状况之二——台风中的香港机场一片苍茫,起飞前,一个空姐吓哭了

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头天晚点,耽误了我们的晚餐,今天飞返悉尼,香港又遇到强台风。从酒店到机场的路上,看到沿街很多商店都关了门。 桥上的路也关了f。如此恶劣的天气,飞机根本无法起降,所以,机场也基本处于关闭状态。我们走过空荡荡的机场大厅来到飞机上。从舷窗看出去,大雨斜刺里刮着,天地间一片苍茫。最震撼的是风居然吹得如此庞大的飞机左右摇晃,人在机舱里就像在船上一样脚踩莲花。这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换了个新机长,也换了A330-200飞机。

机长把我们叫到一起,用平静甚至带些轻松的口气说,虽然天气如此恶劣,我还是决定按时起飞。因为第一,我对这个飞机的性能有充分的把握;较之A330客机,A320飞机有着超大的机翼,可以在狂风中保持平衡;第二,我们起飞时,既不是顺风也不是逆风,而是呈90度穿风而过(他边说边用手比划着),所以,只会有短时间的气流影响,然后就没事了。机长是前皇家空军飞行员,有着丰富的飞行经验。

没想到,机长的话音刚落,一个空姐突然哭了起来。她是新西兰基地的组员,才加入我们机组的。大家都用奇怪的目光看向她。后来才知道,她在前不久的一次飞行中,因为超强气流而被抛向空中受了伤。所以,当她听到又会遇到气流时就“吓”哭了。机长和乘务长商定将她送回酒店休息,还安慰她不要怕公司找麻烦,他们都会帮她解释的。

你知道吗?澳航最让我觉得温暖的地方就是同事之间的温情和理解,记得有一次我的眼睛因为过敏而发红,一位从来没有一起飞过的同事,走过我身边,又折返回来关切地问“你还好吗?没事吧?”那神情就像是老朋友;每次飞行结束,机组人员都会互相拥抱致谢“Thanks for the trip!".

这种传统至今都让我感动!

再来说当天的香港台风,送走了那位“恐飞”空姐,我们就在少了一名组员的情况下起飞了。

事实是,起飞过程比预想的好很多!

 

状况之三 送餐后电话又一次响起-------

虽然少了一个Crew,但总共只有八十多名乘客,所以,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送餐之后,我们也分成两组休息了。

“叮咚——”电话又响了。

是机长打来的。他的口气还是那么平静,只是多了些严肃:“我们遇到了状况!驾驶舱里的仪表显示,第一号引擎在漏油!我不知道是真的漏油还是仪表坏了,总之,我们现在要飞往马尼拉紧急降落检修。你们现在就开始做降落的准备,我会在降落前用广播通知大家。”说完,他又补充一句,“不要慌,即使只有一个引擎也是可以安全降落的!”机长那非常磁性和自信甚至有些轻松的声音给了我们所有人信心。

尽管状况一个接一个,好像冥冥中被施了咒一样。然而,没有慌乱,至少我自己没有,因为在万米高空之上,你又能做什么呢?除了机长,你又能相信谁呢?一个伟大的飞行员,除了有超高的飞行技能,就是要在任何状况下保持镇定和给人以信心。

事实是,当机长广播通知将降落在马尼拉机场时,大部分乘客也是表情平静的。

可喜——安全降落。

可惊——不是仪表有问题,一号引擎真的漏油。马尼拉地勤告知,他们用肉眼都可以看到“滴滴答答”了。

可幸——当时正好有一架空客A330-200 在马尼拉检修,可以将漏油的引擎 换掉而不必等悉尼运来配件。

我们在马尼拉地勤人员的热情帮助下,很快到到酒店休息,准备第二天返回悉尼。

状况之四:食物中毒,又一位同事“中招”了

第二天一大早返回机场,被告知飞机已经修好了,但首先要由飞行员们“开”(不是飞)出去检视一下,然后搞定一大堆文件,才算正式交付完成。这大约需要至少4-5小时。我们一听就不高兴了,既然这样,为什么这么早把我们从酒店接来呢?马尼拉机场当时还没有澳航贵宾休息室,乘客此时也和我们一样在机场傻傻地等待。后来是泰国航空把他们的贵宾室让给我们休息了。

终于可以重新登机了。乘客和我们都松了口气。

但笑容还没在脸上淡去,机长又提醒说,时间很紧我们很可能要错过悉尼宵禁的时间,那样,就不得不转飞没有宵禁的布里斯本,又要耽误一天时间。所以,尽快作好起飞准备,争取早点上路,再争取在飞行中追出些时间来。然而,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登机过程中,我们就发现有几个老年乘客脸色不好,一个同事也开始说肚子不舒服。果然,没一会儿功夫,就有人开始吐了,看上去是食物中毒!可能是在马尼拉酒店吃的海鲜有问题。这种状况当然不适合长途飞行,所以,我们劝说那几对儿不舒服的乘客回酒店休息。但他们回家心切,都不愿意下飞机。我们只得晓以利害,讲明道理,如果真在飞行途中出现状况,又没有合适的医疗设备,会很危险。最后,他们终于答应下飞机了,还要把他们的行李都拿下来,这一折腾又是半小时过去了。然后,那位同事也坚持不住下了飞机。又少了个Crew!

状况之五:机舱门又失压了

好容易消停了,机舱里只剩了不到80个乘客,我们也还是按照常规做安全示范。但就在准备起飞时,电话又响了,是右侧的第1号门压力灯亮了,说明此门没有压力,如果升空后,那个门会因为没有压力而被轻易打开。总之,这是安全状况中绝不能忽视的。立即报告机长,“返回闸口!”机长下令。于是,我们的航机调转机头返回了闸口,重新开门。请机械师上来把每个门都检查了一遍。又重新关门,返回跑道。

当飞机终于轰鸣着冲出云层,飞上蓝天时,我们每个人都清楚地知道,已经错过了悉尼的宵禁时间,只能转飞布里斯本了。

 “幸存者”

终于,我们降落了!在布里斯本!

乘客们虽然也经历了这些上上下下,却没有听到什么抱怨。反而是一声声理解的“谢谢”。

那一刻,我除了感动还觉得幸运:因为拥有这些可爱的同事和乘客,才让我更加喜爱这份工作!

机长走出驾驶舱,把我们召集到一起,真诚地说“谢谢大家!”

“来,合个影吧,我们都是幸存者!”我拿出相机说。

闪光灯下,我们的脸上依然带着微笑。

(台风中的香港机场,一片苍茫)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近来的飞机也多问题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这机师真牛,如此信心满满,very man。
博主的故事是”一舒”而成,精彩! Thk.
一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高斯曼' 的评论 : 握手!谢谢
高斯曼 回复 悄悄话 干什么都不容易呀!一直跟读你的系列,写的非常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