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回陶钧

选一处可以自由粘贴文字的地方终老
博文
(2018-02-03 20:05:10)
早上在麦当劳买咖啡,直接drivethrough.早上人不多,有两排订餐语音窗口。其中一个窗口排着两辆车,另外一个排着一辆车,于是我就排在了那一辆车的后面。正常来说,两个窗口的订餐速度是差不多,交替着进行。但是今天我前面的车却一直停在那里,司机不停的在和服务员进行语音交流。眼看着旁边窗口的车一辆辆的排在了我们前头,我开始焦急,暗暗责怪自己选错了队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2-01 10:55:49)
在给你写这封信之前,我认真的在网上搜了一遍。我按照自己的想法分门别类地整理了一番,然后得出结论,情书是可以复制的。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因为在我搜到的一千四百二十八封情书里面,总会有那些个常见词汇出现在大量的情书创作中,例如:湿润(真的很多人喜欢用这个词),心跳,死亡(死掉,死去),春天,呼吸,眼泪,人生路。另外还有一些比较多出现的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库斯科完全的被群山环绕着,这样的地形使它可以更有效的保卫自己的居民。同时帝国的民众又在内城建造了数量众多的城堡来加强防务。这个版本的答案很容易打发掉那些只关注表面现象的肤浅的提问者,而我就不太容易被打发了。我认为很有可能是这些个城堡首先构成了库斯科的核心部分。当印加人最初放弃自己的游牧生活开始在库斯科定居的时候,他们并不强大,而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1-11 14:07:55)

早上6点整:其实我比闹钟早醒了2小时47分钟,然后几乎每隔15分钟看一下闹钟,直到在大约5点37分的时候又睡过去了,等到闹表醒了的时候,我决定惩罚它,让它学会闭嘴!然后恍惚中和闹钟生着闷气,直到周小陶叫我起床。这时候已经7点15分了
早上7点45分:早餐饼有些过火了,不过周小陶还是在我的关切的注目下,狼吞虎咽的吃完他的早饭。然后周小陶自己准备了午饭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1-10 11:32:26)
与朋友说过想写一篇关于“歧视”的文字,朋友第一反应就是惊讶,“这是一个好大的命题呀?!”言外之意:你能驾驭得了吗?是的,我理解朋友的疑问,但是我觉得不管是什么样的问题都是可以谈论和阐述我自己的观点的。我会避免因为想到自己的渺小就不去考虑更深一些的道理,“位卑未敢忘忧国”草民也有议论世间大事的权利,更何况“歧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如果要寻找一个最贴切地词语来形容库斯科这个城市,那就是“唤醒”。来自另一个时代的无形尘埃,堆积在城市的街路之上,当它们飘浮起来的时候就象是你在触碰一个泥湖的湖底时所搅动起的沉淀物。这里有两个或者三个不同的库斯特,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有两种或者三种不同的角度来观摩这个城市。当玛玛.欧克罗①的金楔子坠落这片土地,并毫不费力地沉入其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看这部电影之前,心里总有比较,也很期待。会把它和《拯救大兵瑞恩》去比较。一个是诺曼底登陆,一个是敦刻尔克撤退。一个是1940年的6月,一个是1945年的6月。期待着体会一下高科技重现的战火纷飞。“拯救大兵”一直是我心中的经典,如果“敦刻尔克”能够比肩的话,那简直就是幸运了。因为“拯救大兵”之后的20多年再也没有看过这样的经典。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伊索住在我家隔壁的隔壁,知道我来自文明古国,特别喜欢和我聊天。他强烈要求和我学习中文,作为交换条件,他也愿意教我古希腊语,不过被我冷言谢绝了,因为现在希腊都已经破产了,还有谁会愿意学希腊语呢?
伊索也很喜欢旅游,今年圣诞节之前就特意去了我的文明古国。昨天晚上他给我发信息说在我国遇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下面是他发给我的原话,是用他那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旅行的第一段路程并不长,因为卡车司机把我们扔在了胡利亚卡(Juliaca),我们不得不在那里再找一辆卡车载着我们继续前行(一路向北)。在普诺公民护卫队的建议下我们去了警察局。在那里见到了一个醉醺醺的警佐,他邈了我们一眼然后就邀请我们喝一杯。大家都端起啤酒一饮而尽,只有我的杯子还是满满地放在桌子上。
“怎么回事?我的阿根廷朋友,你不喝酒吗?&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12-21 08:10:16)
少年绮习欲都刊,聊作空花撩眼看
魂即真销能几剩,血难久热故应寒
独醒徒负甘同梦,长恨还缘觅短欢
此日茶烟禅榻畔,将心不必乞人安。
第七首也是最后一首“代拟无题”,钱先生完全从一个老人家的心态和眼光来回顾人生。年少轻狂的写意时光在老去之人的眼里就如同水月镜花一般虚幻不真实。“绮习”指代浮华的习气,“撩”字在这里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