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回陶钧

选一处可以自由粘贴文字的地方终老
博文
我的哮喘病逐渐好转,现在我感觉几乎正常了。当然这是借助于我新得到的法国喷雾剂的功效。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阿尔伯特的离开对我的影响。就好像是我的侧翼在假想中的攻击下失去了保护。每当我遇到什么有趣的东西想和他分享的时候,转过身之后才发现身边空空,他已经离开了。
阿尔伯特确实和我分开了。当然我现在的状况也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一切都被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在经历了一大堆有用没用的盘问,以及翻来覆去的检查之后,在审判官一样的警惕的目光注视下,我俩终于通过了哥伦比亚边防警察的审查,准许放行。护照上被印了一个大大的处境日期:7月14日。于是我们走过了连接着,同时也是分割着两个国家的小桥,来到了委内瑞拉。迎接我们的又是一模一样的仔细盘查。也许这是所有军警的统一脾性。他们起劲的翻检着我俩的行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波哥大,哥伦比亚1952年7月6日
亲爱的妈妈,
在这儿呢。我们的旅程距离委内瑞拉又前进了几公里,而我的兜里也少了那么几块钱。不说这个了,首先让我祝贺你生日快乐!我希望在你生日那天,你会被整个家庭,被爱,被笑声包围着。接下来我再好好整理一下回忆,把我们离开伊基托斯之后的行程给你做个简短的汇报。基本上这一路我们走走停停,在忠诚的蚊子们的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7-10 12:10:12)

喜欢用江湖来打比方,因为江湖会带给我自己暗潮汹涌的平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江湖,就像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做,自己的帮要混一样。刘晓波的江湖就是他涂画的民主。
刘晓波,北师大“前”讲师,“伪自由”作家,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中国现代民主运动推动者,2017年7月13日死于肝癌。
刘晓波不是一个坏人,他也不应该是一个罪人。他没想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6-23 10:33:09)

《山海经》里记载着远古时代的发鸠山上有一种叫“精卫”的鸟。这种鸟长得很像乌鸦,头顶的羽毛是有花纹的(其状如乌,文首)。书里说精卫鸟有一个习惯爱好,就是喜欢叼着树枝向大海里面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我总相信这种古书里的记载往往都是有一定事实基础的。因为那个时候的人类正处在与大自然亲密互动的阶段,还没有更多的能力与自信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三两只蚊子已经不足以击退我的睡意,倒下不到几分钟我就睡了过去。不过我并没能睡着,因为阿尔伯特如雷的鼾声将我在迷离的状态中吵醒。这时在河的左岸显现出几处昏暗的灯光,那里应该就是莱蒂西亚(Leticia)小镇。于是我们开始奋力的划船,想尽快地靠近岸边,可是我们遇到了巨大的阻力。湍急的河水让我们无法靠近岸边,无论怎样摆舵,无论如何用力划水,康提基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星期六,1952年6月14日,这一天我这个“无为”青年长到了24岁。一转眼我竟然走过了四分之一世纪,也正好是“银婚”的长度。(也许在阿根廷也像中国一样讲究人的虚岁,所以切在24岁生日的时候,是按照25年来感慨考虑)回想一下我这段生命,老天待我还是不错的。这一天早上的时候,我又去钓鱼了,或者说去试一试自己的运气如何?结果我发现钓鱼啊,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06-14 09:58:29)

今天是厄内斯托·切·格瓦拉九十岁的生日。六十六年前的今天,他正和他的朋友阿尔伯特坐在秘鲁圣巴勃罗的一家麻风病康复村里,同所有的麻风病人和医护人员一起来庆祝他的生日。大家都非常高兴,一起喝酒,跳舞。院长布莱切尼医生还特意做了祝酒词。然后年轻的切·格瓦拉站了起来做了诚恳的回谢:
“大家好,布莱切尼医生的祝酒辞让我深感有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6-12 14:42:13)
临江仙·改苏子惠州
春日九十向谁留,一春快过三秋。心有闲田三万畴,任凭时雨种,不种一分愁。
我比苏子先白头,何事要改惠州?且放贪忙江水流,你教我做诗,我教你踢球。 附苏子: 临江仙·惠州改前韵
九十日春都过了,贪忙何处追游。三分春色一分愁。雨翻榆荚阵,风转柳花球。
我与使君皆白首,休夸少年风流。佳人斜倚合江楼,水光都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接下来的一天是星期天,我们本来准备去参观麻风病隔离区。因为需要乘船才能到那里去,可是周日没有船,因此我们没有成行。但我们去拜访了麻风病隔离区的管理员,她是一位长相很男性化的女士,我们称呼她阿尔伯特修女。接下来我们又和当地人踢了一场足球,尽管我俩在场上的表现糟透了,但是我很高兴我的哮喘病在恢复。
星期一我们俩先是拿了一堆脏衣服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