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记忆中的磁器口:
磁器口中无磁器,满船皆是大红橘。
昔日青石斜挂衣,如今雕粱旅游需。
提到重庆,磁器口一定是绕不开的话题。旅游文章接二连三,历史文化探索也层出不穷。一瞬间,磁器口突然变得高大起来了。拷问本心,觉得应该尊重历史事实,那就写写记忆中的磁器口吧。
弹指一挥间,一甲子如白驹过隙。不过磁器口终是忘不掉的。住在重庆建工学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江津之缘4/4
人生之事说不清,故乡岂能变江津。
冥冥之中有天数,终归难了渝州情。
二十年后的二零零六年,应国务院汉语办公室邀请在北师大参加研习班后回渝探亲。时过境迁,已经回不了沙坪坝,而是去江津探望父母了。退休后他们搬迁到了江津县城。说是两个儿子都在北美,江津好歹还有两个舅舅,可能会得到一些关照。
真是造化弄人,二十年后的家从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阅读 ()评论 (0)
(2024-02-15 10:32:32)

两岛三国记: 加勒比海好风光,蓝天白云绿波浪。 海岛惊魂能饭否,两岛三国记忆长! 经历过千辛万苦,安圭拉和圣马丁出行的许可终于在登机前15小时尘埃落定。捷蓝航班上的乘客不到一半,也许是申请许可太艰难了吧!飞机略过沙滩挥手的人群安全地落地。这就是以前在电影里看到的情景。 一下飞机热浪迎面扑来。先是审查新冠病毒的文件和许可,然后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也是凡人-认识的‘空姐’:
看似光鲜实平凡,落地生根也不难。
绚丽多彩皆浮云,普普通通归自然。
对大多数人来说,空姐并不陌生。但是要认识空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出于职业习惯空姐往往会与他人保持一定距离,除非你是年轻高大帅气的一等舱乘客。
不是在天上,而是在地上见到了她。一开始并不知道是空姐,只是觉得鹤立鸡群,与众不同。青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江津之缘3/4:
昔日少年考官行,亲情难违助江津。
秦晋之好一念间,一步之遥儿女情。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一晃就到文革后。十多年中,都是舅舅舅妈来沙坪坝。随着高考的到来,有幸跃过龙门,进入了重庆师范学院外语系七七级。
七八年夏天没有回家,在宿舍读书。七月初系里讯问愿不愿意作为老师去永川地区口试外语系的考生。机会难得,求之不得,一口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纽约琐事(六)半夜五点:
半夜五点好时光,电力公司没活忙。
不睡懒觉早起床,偸鸡精神大发扬。
众所周知爱迪生是世界上著名的发明家。迄今为止,许多发明仍然造福于人类。其中最伟大的发明当属‘老虎’。不过,任何动物园里都找不到这只老虎,因为它是每个城市里那只号称‘电老虎’的电力公司。
曼哈顿的一个房东,因为新冠病毒,办公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江津之缘2/4
再访江津好悠然,几江环绕肝胆全。
舅侄合家乐融融,西瓜抄手亲情甜。
去江津只到了乡下,还不知道县城长得像什么样子,肯定是缘份未了。次年夏天,幺姨也想去。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火车到江津,舅舅舅妈都在月台上迎接。出站后令人吃惊的是火车站竟然不是在江津县城,而是德感坝。成渝铁路是沿长江北岸修的,而江津县城位于长江南岸。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一国两岛-圣基茨和尼维斯:
捷蓝班机从肯尼迪一飞冲天不到四个小时已在西半球最小的国家的圣基茨机场。没有接机口,从舷梯下飞机。记得十几年前从汉城到吴哥窟,第一次从舷梯下来时感觉自己好像是文革期间领导人出访归来。后来,苏梅岛,圣马丁,卡波斯,见怪不怪了。
电子化时代,所有的入境表格都必须在网上填写。飞机上网络不好,只好落地后再填,几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也是凡人-见过的卡斯比亚Cuspea学生:
卡斯比亚身外物,不能吃喝不能住。
不图虚名求实在,平安快乐油盐醋。
改革开放历史上的卡斯比亚计划无疑会留下重重的一笔。能够通过其考试的都被认为是精英。中国文化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崇拜精英的情结。加上媒体的推波助澜精英似乎在各方面都应该是完美的。
在哥大校园里混了七年,同学中不乏卡斯比亚学生,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