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游人生

小散文回忆旅游日志
博文
(2021-05-14 08:59:57)
《人生至理非苟且莫属》我在挪威的一个学弟,大学和附中的双料学弟,他的口头禅就是“苟且”。什么都是苟且,苟且地活着且是共识,苟且地吃饭,苟且地拉屎,在家苟且,办公苟且,近处苟且,去了远处还是苟且。刚开始听到以为是歪理,跟着哄堂大笑一场。慢慢地琢磨,越想越透,人生至理非苟且莫属,美好人生离不开苟且两字。上网查了苟且两字,引据《大词典》,苟且有五义。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山上的冬夜》
《山上的冬夜》这幅画,又称为是《隆达纳的冬夜》,是挪威画家HaraldSohlberg的名画。
去Rondane国家公园游玩,一定逃不过这幅画,在索尔伯格观赏地可以远眺这座雄伟的雪山。
刚到挪威的几个月后,我有幸在国家画廊見到此画的真面目,当时正举办一个索尔伯格展。
展品中有他的一些名画,比如“仲夏夜”、“勒罗斯的街道”、“勒罗斯的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5-10 03:09:24)

《我母亲与蒋介石》这是个很耸人听闻、容易引起误解的标题。是的,我母亲与蒋介石一点关系也没有,除了我母亲的出生地与溪口很近而已。我小时候私底下常听到母亲对蒋介石的赞叹,即使在那样的年代,人人都把蒋公当作十恶不赦的坏蛋,我母亲还是不改主見。至于她为什么如此欣赏蒋介石,我一直迷惑不解。直至很多年后去扫墓,我想我这才发现了真相。我知道母亲出生在宁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2021-05-07 02:25:31)
《哪个男人不思春》上帝造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然后大手一挥,“接下来,人类的使命就由你俩来继承,你们要合成一体,团团圆圆的”。于是男女阴阳合圆,形成八卦,一代代八卦至今,地球从此人鼎兴旺。孕育生命,男女共同,男人一炮,女人十月。狗也知道,辛苦的是女的。上帝偏爱男人,上帝也是男人。远古时期,男人走家窜户,为的就是繁殖后代,传递基因。哈布斯堡王朝有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21-05-06 02:14:48)

《北欧风格》北欧风格就是极简主义,崇尚自然,原木家俱线条流畅,色彩尤喜黑白色,简洁大方明亮。我很赞赏北欧风,只是我决不会用这种风格来装饰我的房子。干净明亮宽畅,但是空荡荡的,好似旅馆,拍拍屁股可以走人,立马可以轻松搬家。古典家居风格中,我最喜欢的是Biedermeier.毕德麦雅时期,是指德意志邦联诸国在1815年维也纳公约签订至1848年所谓资产阶级革命开始的历史时期,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5-03 00:19:59)
《我妈的伟大理想》我妈是小学教师,我想她应该是热爱自己的职业的,因为她在学校里的人缘很好。一个不爱本职工作的人,不会招人喜爱,会抱怨多多,跟这样的人在一起,肯定也会跟着不快,忧愁是会传染的。所以既然我妈这么受欢迎,那么我相信她是喜欢教师这份工作的。而且记忆中,她好像也从来没有请病假,也许是不可能,她是班主任,语文数学全教。不上班要找代课老师,那个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1-05-01 03:50:22)
《淳朴的中国人》他坐在我对面,有一点稍微的欣喜:“您是中国人啊,我的童年是在北京度过的”。好似这样便可拉近些距离,因为我们是初次相识,我是主,或者更确切地说我是主人的老婆,他是客,总得找些话聊上几句。“是中国人。只是我对北京不熟悉,去过几次而已,知道的也就是故宫、颐和园、王府井这些了。我的故乡是上海,对于北京您一定比我更熟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4-28 01:45:07)

《她轻轻地按下那一树樱花》那年,我们去看樱花。漫步粉色的天空下,如梦似幻。高挑的德国女孩,小心翼翼地凑近含苞吐萼的花朵,双鬟零乱的金发散着馥郁芬芳,我问她:“香吗?”她隐隐地莞尔一笑,纤细的手指搭着树枝,朝着我轻轻地一按。按下了那一树的樱花。这是我关于樱花的仅存记忆,留在樱花烂漫的季节。此后几十年,我早已忘记她的名字,但樱花丛中,总会浮现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樱桃逐麻雀》我小时候,宁波的亲戚来上海,必会带来一波宁波的土产品,比如年糕鸡蛋什么的。这些都是平常农家常有的,但还有一样市场买不到的,就是酱麻雀。褪毛后光溜溜的麻雀真的很小,烧熟后用绳子串成一挂,吊着风干。麻雀的背部肉薄,最好吃的还数两只腿,扯下一块,酱油入味,很有嚼劲。心脏很小,几乎就一点点,但肝却很大,可能是小孩子大多不喜欢肝的苦味,所以我记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4-23 01:59:33)

《假书》中国人真聪明,连书都可以作假。今天是世界读书日,早上习惯性地浏览网页,好多是关于读书的。看到一篇文章,《这些书都不是真的》,我有点迷惑,年过半百,晓得有好书、坏书、盗版书,竟然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书是假的,根本不懂假书的定义。于是点开一看,不由得为同胞的智慧赞绝,原来所谓的假书,就是看上去是书,但只有一张封面,里面是泡沫,抑或就是一个空纸盒。毫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