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游人生

小散文回忆旅游日志
博文
(2021-11-30 00:51:39)
《初雪》北国风光,少不了白雪皑皑。昨晚,奥斯陆终于下了第一场雪。初雪,美丽的名字。一个初字,初篁、初笲、初恋、初吻、初月、初霜,有了个初,就纯了,纯粹如雪。雪本就净,再加个初,便圣洁得让人不敢亵渎,只能仰头遥望,更不能直视,怕的就是内心的仅有的污垢,会破了她的处。我以为写雪的高手必是川端康成。《雪国》、雪国,夜空下一片白茫茫。車穿过黑黑長長的随道,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27 15:36:35)
《吾师吾友华盛顿》老头大名华盛顿,但此华盛顿不是彼华盛顿。一样享有盛名,彼华盛顿世界有名,此华盛顿在菲律宾无人不晓。汉名薛华成,正名WashingtonSyCip,敢给自家儿子取此名字的,也必非等闲之辈,这位薛先生就是当年中国银行的联合创始人。儿子出生之时,父親正在美国华盛顿办公务,大笔一挥,儿子就和华盛顿齐名了。此华盛顿也不负其名,小学连跳三级,18岁就通过注册会计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25 00:05:09)
《一个塞尔维亚贵族》第一次見到他时,是在萨尔斯堡的一个熙熙攘攘的小酒馆。她新婚,丈夫带着她去見他的圈中好友,都是德语国家中研究军史的顶极专家。他叫史蒂夫,坐在靠墙的一个座位上,他真的很胖,在烟雾缭绕的酒馆中,圆圆的脸在被岁月熏成棕黑色木质墙壁的衬印下,显得格外白净,又异常的慈祥,看上去就是一个和蔼的德国小老头。見她进来,所有的男人都站起身欢迎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11-20 14:30:45)

菊黄叶金秋深浓,忆得故乡蟹正肥难为师妹眷眷心,无肠横行迢迢路堪笑外子不解馋,螯玉饕餮一人腹泼醋擂姜应有酒,举觞更思沪上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11-15 05:08:57)
《等雪》前些,奥斯陆降了场初雪,停了几个时辰,终于没留下,融了化了。雪走了,人从此便在等雪。十一月的奥斯陆,应该是雪的世界,天暗得早,雪却映着街道很亮,和灯火相辉。2020年是个很怪的年,天上飞的少,海上跑的稀。女儿说12月份她要满22了,这一年不算,她就还是21岁。老公说要不建议政府发个命令,今年大家都不要过生日了,少写一岁。要说过得窝囊也不对,自从孩子们大了以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1-11-09 23:34:09)

《Tobeornottobe》风潇雨晦,透过沾满腥臭水滴的舷窗玻璃,远远地望見矗立在海岸的城堡,孤独得像一位独居的老人,岁月带来的落寂,刻着沧桑的噩梦便如刃鳞龙人,落下一片便是一个沉落大海的故事。丹麦的天总是被一层灰色包裹着,月亮己从云层退去,曙光却穿不透铁块般的乌云。幽灵还在城堡的上空徘徊,依依不舍他那妖冶的王后,警告着手足无措的王子,“要伤你母親的心,但不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11-07 04:11:15)

《WonderfulKopenhagen》穿过丹麦,枯燥乏味的风景,整个国土,最高山丘海拔170米,放眼望去,地平线上东矗着一棵大树,西歪着二棵枯枝,纵然是盛夏的八月,少了那几许日光,缺了南国陽光的灿烂,绿色便不再是欢快的,不是能让人赏心悦目的,绿色蒙着一层薄薄的灰,真是忧郁,像极了哈姆雷特的那双眼。一年有多少个小时,我没算过。丹麦,平均一年的日照只有1780小时,可谓少而又少,所以这个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11-05 09:39:37)

《汉萨城市维斯马》提起汉萨,今天能想起的大概只有汉萨航空,但汉萨在中世纪的欧洲可是一个响当当的名词,一个同盟,结盟的城市都赚得盆满钵满。Hanse是从古高地德语转译而来的,原义为为“随从、人群、团体”,而维基上是这么解释汉萨的。“12-13世纪中欧的神圣罗马帝国与条顿骑士团诸城市之间形成的商业、政治联盟,以德意志北部城市为主。汉萨(Hansa、或Hans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03 10:37:44)

《德国的岛》德国海岸线1585公里,岛屿却寥寥无几,我到此一游过的数三。最大的是吕根岛。每年八月底到十月初,大约有五万只鹤南下渡冬时在岛上歇脚,这是整个斯堪得纳维亚的75%,蔚为壮观。这个岛早在十九世纪就成了德国上流社会的度假胜地,如今岸边留有一幢幢古色古香的建筑,岛上林荫道四通八达,百多年前的树都已参天,留给后人绿荫一片。纳粹遗留的建筑普洛拉度假村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0-31 14:03:30)

《普鲁士的圆明园》美居酒店矗立在菠茨坦城中心,一看就知道这是改建东德时期的,因为它是那么突兀地站在那里,与周围的建筑格格不入。外观虽然煞风景,入住里面倒是可以看风景,老公临窗一眺,直直地就发现了楼下的游览观光船。柏林周边湖泊众多,四通八达,乘船兜风去哈弗尔河,从水路欣赏城市一直是老公的一个愿望,现在是天遂人意,乘船站就在脚下,哪有不去之理,毕竟错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