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随笔

往事回忆,人生经历,脚下的历史
博文
10买猪肉先讲个笑话:传说当年一家人的小孩子们每次出去玩儿,两片嘴唇都是油光光的,大家羡慕,吃得好家里富啊。后来发现其实这家人很穷,家里怕孩子在外受欺负每次出门前用猪皮给孩子擦擦嘴。七十年代买猪肉不像八十年代的一些年份要用肉票。一是猪少二是没那么多钱买肉。价格档次从两毛钱起,“来两毛钱肉馅”,“买五毛钱肉”基本上是日常采购,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7买鞭炮小时候特别喜欢鞭炮。每到过年前,都要缠着大人给买鞭炮。最喜欢的是浏阳的小挂鞭炮,深红色的草纸包着,一挂一百响两毛壹一包。从来没有一次放一挂的,买回来,小心的撕开草纸,顺着一边将鞭炮拆散,整齐的放在家里不用的纸药盒子里,有时还把鞭炮盒放在暖气上,觉得烤干了放着更响。玩儿的时候,向外婆要一节衲鞋底儿的粗线点着了做火引子,将炮点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4打针小时候动不动就发烧,一发烧就得打针。打得次数多了直到现在还没忘。经典过程首推青霉素注射,要先做皮试,一枚细针头连着发蓝的针管,手腕涂过碘酒后,针头在护士的诱导下浅浅的沿着手腕平着推进去,皮下即刻显现一个小囊肿,拔针头抬屁股走廊等着。十分钟后被召回。确认一切正常,正剧开幕:护士用一枚四环素药片大小边缘锋利的小沙轮在一密封玻璃药水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很多儿时的场景一股脑涌现在了眼前:1.吃包子69年5岁的我上了幼儿园的日托。日托管午饭和晚饭。每天在幼儿园就是玩儿,打仗,逮人儿,和老师做游戏,唱歌,除了简单的认字和数数,不记得学过什么。只记得一位姓年的老师对我极好。幼儿园里有许多小朋友上学后被分在一个班里。别看人小,每个人都很有特点。我那时上幼儿园中班,班里一个女生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2-23 04:56:46)

中国芬兰地球科学合作第一成果以及对今天中国海冰冰冻圈发展取得成绩贡献最大的科学家就是国家海洋环境预报中心的吴辉碇教授。80年代末中国海冰数值模式和预报的发展是一个从无到有的飞跃。吴老师和大连环保所的王仁树教授1988年初首批合作研究访问芬兰海洋研究所(FIMR)。记得中国海冰人民的老朋友MattiLeppäranta教授(参见芬兰桑拿)回忆最初的交往,双方见面握手&ld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2-22 04:28:17)
1993年6月10日踏上了西行之路。当时芬航用的是麦道MD-11(1990年芬航接收全球首架麦道MD-11客机),机舱宽敞航行中一面大投影仪徐徐落下给乘客放电影。起飞不久就有空嫂环绕机舱给每位乘客发放飞越长城的证书,毕竟航班次数有限飞越长城算是一种荣誉待遇。我的老板JoukoLauniainen和冰中心HannuGrönvall在等候。到了停车场上车一看司机位置还坐着一位“这是冰中心的AriSeina&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2-20 23:07:09)
Kongressikoti是一个自助的小客栈,小虽小,可是地理位置极佳,相邻芬兰国家档案馆,并邻19世纪的新古典主义曾经的国会大厦,斜邻芬兰中央银行,300米开外则是赫尔辛基中心大白教堂,就跟坐庄北京长安街南池子大街口似的。客栈位于一栋老式住宅的顶楼,旋转的楼梯,老式的铁门电梯就和加里·格兰特与奥黛丽·赫本《迷中迷》里的一样。楼道里散发着清洁剂,奶酪土豆和西红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2-19 09:52:47)
很长一段时间赫尔辛基地铁从市中心往东就12站。开放式站台,无人售票,可以买单票,也可以买10次卡,就是一张卡片大约两倍书签的宽度,每个站台上都有一个铁皮机器,卡往里一插,咔吧一声卡片的底端被打掉一小块同时印上上车的时间,90分钟内所有公交都有效。车上没有售票检票员,但会有不定时的执法抽查,一般三女一男着深蓝制服,身背挎包,面无表情,一脸严肃,在车门关上前忽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2-19 09:23:28)
在芬兰居住如果没蒸过桑拿,就好比在中国生长没吃过大米白面一样。桑拿是芬兰的国粹。国粹就有很多笑话和故事。记得93年夏天初到芬兰第一次听导游描述与桑拿有关的笑话:芬兰有七八个党派但是政治斗争并不激烈,因为很多重要的议题法案都是在桑拿中讨论,大家在摄氏80到100度的环境下需要相互妥协。这也许部分解释了为什么每届芬兰政府要么都是男性要么都是女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