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4-05-22 15:20:35)

老马在家上班已经半年多,工作台(他自己做的一张墙连墙、没有桌腿的木台子)上的东西越堆越多,于是今早,我决定收走台上的几个相架。 “留下你的照片,它能让我振作。”老马说。 “真的?”我有些惊奇,爱情真的如此神奇么。 “是的,还有比这个麻烦更大的吗?”老马嘎嘎地一阵大笑。 野火鸡的狩猎,今春似乎有些困难,“今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4-05-17 11:32:26)

夜色,勾勒着大地沉睡的侧影。今早三点半,我们就出门上路了。接近猎区时,风雨开始拍打车身,“Merde!”咒骂一句后,老马探头看了看窗外,还好,前方的天空是亮的。 五点、换上雨靴、套上丛林服(野火鸡的狩猎不是必须穿戴橙色背心),进入猎区后,老马安置诱饵,我钻进狩猎帐篷,开始打蚊子,先用手抓,后改为用两指头捏,蚊子个头大,慢慢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5-15 11:36:50)

天空有雨,水滴挂满春天的薄翅。午饭后,老马在桌上摊开一张纸,搔搔脑袋,写下几行字,一些待办事项,他有列清单的习惯。搔搔脑袋,老马又写下两行字:工作面试、胃镜检查。“这两件你昨天已经做了,为什么还写下它们?“我问。“这样我就可以划掉它们了。”老马举起笔,快乐地划出两道横线。在植物学中,翅果是一种无孔果,具有由果皮形成的膜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5-13 09:09:23)

今早六点半,留下一句“我爱你”后,老马开车去了公司,晚上七点他才能回家。这一趟事多,老马没法分心照顾我,所以我没陪他出门。 起床后称了称体重,两天的胡吃海喝,还是原来的数字。进了厨房,发现炉台有一张纸,上面是老马的字:不得做需要登高的家务,否则:登高时请勿携带手机,以避免造成手机破裂;登高时请携带食物,以避免无法动弹时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5-08 11:40:58)

生活会纠正我们逻辑的错误。老马是从来不往乞丐碗里扔钱的,“今天我给钱让他买食物,明天他就不会挨饿了吗?”他说。“你是对的。”我点点头。“我、一直是、永远是、对的!”老马一脸得意。的确如此,前天老马吃掉糖罐里的巧克力,他说是为了防止我长虫牙。昨夜老马吃掉冰箱里的半只烤鸡后,他说:“我打算吃草莓,但烤鸡挡住了草莓,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5-06 13:06:31)

五月如解冻的溪流,我的生活随之有了轻快的音符:游泳骑车、刨地下种。而老马,上个月经过为期五天的断食后,如今体重秤的数字也轻快地跳回原处。“咦,糖罐又空了?你又躲着吃东西了!”厨房里传来我的大叫。“我从来没有躲着吃东西,是你的眼睛从来没看过我!”书房里传出老马的大叫。每个周二,是大哥和我的视频时间。上个周二视频时,大哥告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5-01 12:45:39)
1,拭擦记忆 老马年轻时,当过七年的枫糖小农场主,每年他得砍并卖掉15棵树,大腿小腿也因此留下几处伤疤。七年前我们搬离城市后,老马在网上发了一个小广告:砍树免费,但砍下的树干归他。去年因为我膝盖有毛病,年年的砍树改成捡木头货盘,我家附近有个小厂区,那里常有废弃的木头货盘堆在路边。 今下午天气很好,可以温暖地坐在后院。老马开始拆卸昨天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3-12-22 14:39:19)

新冠疫情之前,每周四的上午是老马和我的外出时间:先进商场采购日常用品,然后去吃中餐自助。疫情结束后,离家最近的那家中餐馆再没开门,离家远的那家,价格几乎翻了个。于是周四上午的外出,我俩改成先吃八点半以前的特价早餐,然后去商场进行日常采购。昨天是周四,我们去了Michaels附近一家早餐店。不是第一次上它家,所以我已经熟悉服务员的笑脸----我很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23-12-20 10:56:24)

昨下午,我们去了一家银行。今年六月底,有人盗用老马的身份信息,在这家银行申请信用卡,银行未经查验便向盗用者寄发了信用卡。“我们都清楚,是银行的钱被盗,不是我的。我愿意和你们联系,是想协助你们找出漏洞和错误,以防此类损失再次发生。”尽管老马一次次地重复,但银行仍一次次来电催款,而我只能一次次冲自己大喊:“振作起来,摔那些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12-18 14:2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