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在梅兰的连呼带拍中,我睁开了双眼,身体里的“小火炉”失效,血液变得和外面的天气一样冰冷,意识却格外清醒,我挣扎着站起来,抄起沙发上的大衣穿上,还没迈腿便被梅兰一把抓下,她跺着脚,急切地说道,“你出不去了,我连带着也被拘禁了。门外站着两个迅风的保安,油盐不进,说什么也不让咱俩离房半步。珍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晃了下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梅兰刹停在市中心的一幢小区住宅前。灰白的砖楼斑驳破旧,外挂窗式空调摇摇欲坠,楼道逼仄幽暗。进屋后,保姆打声招呼便匆匆离去,见房屋四壁陈旧,我以为是保姆的住宅。小睡美人如月光下的丁香花一样安谧,粉嘟嘟的小脸,羊脂玉般的肌肤,面包块样的小胳膊,真想掐一掐,试试松软度。“美国的奶粉壮啊,比足月产的孩子还结实。”梅兰在旁小声说道,脸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孕妇用国产含铁维生素”,白纸黑字,药检结果令人大失所望。这药瓶是我们唯一的线索,我们寄予了厚望,以为会守得云开见月明,谁知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凡事都有两面性,这倒是洗白了曼丽,算是失望中的意外之喜,曼丽融入我们这个大家庭板上钉钉,这事若跟她有干系,我与她必势不两立,如今心结已开,看她与俊波尽弃前嫌,有情人终成眷属,我自然乐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广告风波平息,设计部运作正常,中国区销售业绩稳中有升,成绩斐然。我再次调回总部,明天我回京完成交接工作。俊波去华盛顿的总公司上班了。中午探望姑母时,她拿出一堆花花绿绿的房产广告,眉飞色舞地告诉我曼丽托她在附近买房,她本人则回京办理投资移美手续,她辞掉了北京的工作,不日将转到华盛顿的分公司任职。姑母一如既往地对曼丽赞赏有加,知书达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秀字如俏皮的小鹿跃然纸上,岁月沧桑却有一纸挥不去的墨香,她短暂一生的酸甜苦辣,全部收纳于字里行间,“雨好大,我们没带伞,狂奔到车里时,淋得像落汤鸡,看着彼此狼狈的样子,我们哈哈大笑,奈特用毛巾擦拭我脸上雨水,忽然他停止了动作,抬头,他眼中弥漫着异样的光芒,他低了头,噢,那是我们的初吻。”“古刹幽深、寺院神圣、美食撩人,奈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那顽石让人着实体会了一把什么叫泰山压顶。半小时后,我和奈特便弃之,气喘吁吁地席地而坐,一则不服不行,二则体能宝贵,岂敢奢费。奈特那排闪烁的小白牙竟让我想起了箱里的那玩意儿,这让我不寒而栗,明知危难时不应自挫锐气,可我还是呐呐地问出了口,“那八具尸骨,会不会变成十具?“不会。”我悬着的心刚落下一半,便又听他说道,“数学没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俊波年轻的身体在以惊人的速度康复。肢体和神智感应复原,可认出前来看望他的亲朋好友,记忆的恢复也指日可待。父亲探视时见我神志憔悴,便准我到奈特的小岛静养几天,奈特正在岛上休假。出乎意料地见到老朋友保罗时我异常兴奋,主人海伦因公差,将它暂托给了奈特。仅三天,奈特便把我养得油光满面。我实在坐不住了,应求他带我去到岛中心的热带雨林玩。赤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曼丽如坠入海中的泡沫,消失得无影无踪。俊波休假数月,宁山忙里抽闲,经查询曼丽无出国记录,我们便把焦点锁定在了国内。她的手机、信用卡和银行账户均无任何消费记录。两个星期过去了,始终无任何线索。脑海中反复地播放着曼丽失踪前夜、酒吧那晚的情景,电光火石间,我突然想起她提及过与宁山订婚成亲的事,便去问了梅兰,梅兰说宁山奶奶去世前,为圆爷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总部广告部向来雷厉风行,央视黄金时段的新广告更改如下,印有美奇亚标志的白裙少女从故宫台阶上款款而下,右手扬起的蕾丝绢扇徐徐拉开,丝面上的蝇头小楷清晰可见,“故宫,东方文化之精粹,美奇亚心中之王者。”“这马屁拍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给故宫做广告。”李总摇头嘟囔。“还不到位,应该为……”我止住笑说道,“故宫,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核心部门职员的应聘与其爹妈甚至爷爷辈背景挂钩,稚气末去的外联部经理不知何方神圣,总之,大标题为“以成熟的心态欢迎外资外企入场”的文章见报,“艳指抚狮”降格为“文化差异兼容性”,网民的亢奋热情日趋平静,影视明星对时装秀却仍敬而远之,这也难怪,名声坏了很难逆转,谁愿招惹这滩浑水?挂日本军旗的那位女星,汉奸帽子怕是还在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