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林苗跟在俊泽身后,溜达着回来时愁容已卸。天已完全黑,草原的夜空浓如重墨,繁星点点,如珍珠闪烁。舞台上五彩缤纷的点缀灯依旧闪烁,歌舞升平却已销声匿迹。 “我的肉呢?”大长桌上除了一热气腾腾的大碗外,空空如也。林苗站在座位前,瞟着华辉问, “不是好好的挂在你身上?”华辉揉揉后脖颈,满脸慵懒,一如既往的那副死腔调,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离婚可以,不过林苗得让出一半捷明股票。”老爷子语气决绝。 “爸,那是林苗婚前财产,道义上、法律上我们都站不着脚。”博轩惊讶抬头。 “别跟我谈什么狗屁道义。林渊明(林苗的父亲)这老狐狸,居然摆了我们一道,私自藏了冬食,自家腮帮子填得满满的。女儿结婚前,他全部股票已转到她女儿名下。如果不是因为捷明股票,谁会娶他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林苗回到公寓,脱去大衣围巾,挂在玄关的衣架上,走到厨房冲了壶茶,重新回到客厅,带着紧绷神经突然疏松后的疲惫,把自己扔到了沙发上,手勾杯耳,杯子还没喂到嘴边,便有敲门声响起。她皱着眉头,边起身去开门,边琢磨谁会来这么早登门造访。 门打开一看见来人,她的心便沉了下来,强颜撑起一番笑容,她平和的问道, “慕楠,找博轩吗?他出差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俊泽撂下电话,心中“咯噔”一声,短短几秒,脑门竟冒出了虚汗。那岂止只是简单的百万诉讼额的问题,涉案的地产商原告资产雄厚、规模庞大,可是他最重要的客户。在代理土地使用权纠纷一案败诉后,他们重新做了大量调研工作,终于取得了关键性证据,这一重大突破使得二审的羸面大幅度增加。他们摩拳擦掌,准备背水一战,打个漂亮的翻身仗,谁知战争还没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举家团聚的圣诞佳节笼罩在一片茫茫白雪中,四周像拉起了白色的帐篷,大地立刻变得银装素裹。 广袤地球的另个角落,浩瀚大洋的无名小岛上却是另番景象,因赤道穿行岛上烈日炎炎,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消失得无影无踪。草木都低垂着头;小狗热得吐舌喘气。可这弹丸之地却有世界上最完美的大浪。蓝天碧海,几个专业冲浪者在不远处的汹涌波涛里展现矫健身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她转来转去,顾盼着落地大玻璃镜中的自己,羊绒大衣蓝得非常正,仿佛冬季暖阳下的矢车菊,纯净得几乎要透出璀璨光芒。她迟缓的脚步迈到了镜子前,脸几乎贴到了镜面上,她仔细的审查着镜中的自己,黑褐色卷发齐肩,刚剪去了一头秀发,增添了的是人生历练。皮肤白皙却有失弹性,眼神明亮却少了神韵,手指撑开眼角细细的鱼尾纹,滴上滴眼霜,边用指尖轻轻按摩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接到林苗请求暂停离婚协议的电话后,俊泽心里忐忑不安。坐在办公室的皮椅上,他皱额蹙眉,嘴里叼支笔,若有所思的侧头望向身后的窗外。初冬的云薄得像层纱,似有似无的挂在天上,太阳懒散淡静,暖暖的洒在地上,给这初寒乍起的冬日增添了几分柔和的色彩。 不远处的街心公园里,一家三口正玩着藏猫猫,欢声笑语隐约可闻。在直径两米见长的圆圈里,四、五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房门一开,林苗便跌进了开门人那深沉如海的眼睛里。抵触、思念、踌躇、忧怨和牵挂,百种情绪五味杂全,唯独缺了惊愕。意料之中不足为怪,林苗灿然一笑。博轩退后一步让出条空径,林苗径直走向客厅写字台临窗落座,博轩信步走来与她对桌而坐。 他们像是对垒前的敌我,悄无声息地暗地打量对方,对峙的眼神中,都流露着一种深切的探寻。林苗的气色还好,博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华辉轻言慢语的自述如涓涓河水顺着时间长河逆流而上,将博轩带到了林苗绮丽年华中曾他缺席的那段时光。 “我一直尊称林苗的父亲为林爸。对我无生育之恩,却有养育之情。林爸离婚那年我生父病逝。经人介绍他与我母亲相识,并于两年后在A市结了婚。初见林苗便是在那场婚礼上。那时候的她也就七八岁的样子,个子不高,白色小围脖套在短款红妮子衣上,像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俊泽坐在床边,单臂拄在床沿手托下颌,看着睡梦中的她眉头微皱,时不时甜甜的咂咂小嘴,他终于松了口气,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许是毒素在体内产生了化学反应,林苗嗜睡,就连中医老大爷过来给她换药时,她也昏昏然茫然不知。 “傅轩……求求你,忘了那女人,让我们再回到从前好不好……” 林苗翻身时忽然溢出的呓语着实吓着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