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丝语

告诉你不知道的司法丑陋,颠覆你的认知
博文
儿子:那些检察官和审判法官怎么了?陪审员可能非常担心,如果他们不确定被告是否是罪魁祸首,他们会害怕做出有罪判决。他们也可能对被告人生中发生的事情表示同情。
教授:你说得对!该指令忽略了硬币的反面。你能找出它忽略了什么吗?
儿子:哦,硬币的反面。那就是检方。是的,它没有告诉陪审团不要出于对原告的同情或害怕判被告无罪,而判被告有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儿子:(摇头)从您给我的介绍中,我印象深刻的是,陪审团关于“合理怀疑”的指令有很多版本。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教授:因为到目前为止,美国最高法院仍未精确定义“合理怀疑”。大多数联邦法院拒绝定义而最高法院允许这样。相反,它给其他法院一个宽泛的定义概念的空间,因此在不同司法管辖区对刑事被告定罪有多种实际标准。
儿子:我的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教授的儿子想上法学院,教授很高兴。然而儿子毕业后想当法官,教授开始担心儿子。经过多方考虑,教授决定与儿子交谈。
教授:你想上法学院,这很好。但首先请告诉我为什么你想成为一名法官。
儿子:爸爸,因为法官匡扶正义,惩恶扬善。
教授:那是一个非常好的志向!动机也不错!你了解我们的司法系统吗?
儿子:是的,我了解!我们的司法系统是世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排除合理的怀疑的起源与结语 举证责任标准对每个被告和公众的重要性:于个人,美国最高法院已经意识到,这种举证责任是为了保护个人“免受可疑和不公正的定罪,从而丧失生命,自由和财产。”于公共利益,责任“是获得社区对刑法实施的尊重和信任必不可少的。” 这实际上说明了排除合理的怀疑的证明标准至关重要。为了避免判无辜者有罪,也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六:寻找真相,高明误导 另一个严重的问题是:一些州的指令不要求考虑怀疑,例如康涅狄格州警告陪审员“不要仅仅为了提出疑问就考虑怀疑。”和威斯康星州特别指令他们“不要寻求怀疑。”有些法院指令陪审团不要怀疑。他们指令陪审团“发展真相,寻求真相,寻找真相或找到真相”来废止举证责任。在刑事审判中,这种言辞的毛病是:陪审团的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五:胡乱归类,混淆视听 法院还将其他合理怀疑归类为不合理,例如,佛罗里达州的指令警告说,合理怀疑并非是可能,猜测,想象或强迫的怀疑。这样的陪审团指令确保陪审员不发挥他们的想象力,不让他们猜测,向陪审团暗示怀疑必须有明确的理由。有类似指令的还有:康捏狄格州,联邦第四巡回上诉法院,第三巡回上诉法院,第九巡回上诉法院。 撰写这样指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美国法院这样架空刑事定罪原则(三)四放弃定义,推卸责任审判法官担心排除合理怀疑有罪证明标准为被告提供太多保护,因此,他们采取了巧妙而有效的方法来最大程度地减少政府在刑事案件中的举证负担。有些法院拒绝在陪审团指令中给出合理怀疑的定义,例如:在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第四巡回上诉法院(关于合理怀疑的合理怀疑,重新定位了刑事案件中的举证责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三偷梁换柱,转移责任 康涅狄格州的另一个定义:如果可以从证据中合理地得出两个结论,一个是无罪,另一个是有罪,那么你们必须采用无罪。表面又对被告有利。实际上,事实并非如此。威斯康星州的类似指令指令陪审团决定是否可以根据与被告无罪相符的任何合理假设对证据进行调和。至少从表面上看,它也对被告有利。 康涅狄格州和威斯康星州的被称为替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玩弄手法,降低标准 审判法官担心,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据会为被告提供过多的保护。政府对被告的证据必须非常有力,才能定罪,政府可能无法达到定罪的标准。因此,他们发布指令将政府在刑事案件中的举证责任减少到最小。 宾夕法尼亚州法院关于“合理怀疑”的陪审团指令:“合理的怀疑是一种怀疑,会引起理性的谨慎和明智的人在对自己的事务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美国的司法系统给刑事被告无罪推论的优惠待遇,检方必须证明被告有罪,而且门槛不低:检方必须排除合理怀疑来证明被告有罪。合理的怀疑是一个关键概念。美国最高法院说,排除合理的怀疑的举证标准“在美国的刑事诉讼程序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它的作用是为无罪推定提供“具体的内容”,以确保免遭不公正的定罪,并减少刑事诉讼中事实错误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