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所欲

性情中的东北妞,崇尚自然,漂洋过海,放飞灵魂!
博文
(2024-07-09 03:11:22)
离开故乡已有二十几载,故乡的记忆也是越来越模糊,曾经无数次审问自己,还是中国人吗?
至今仍然清晰的记得,当年为何毅然决然的远离故乡,独自在异国他乡拼搏。
短短的二十几年,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科技堂堂正正的走进了各个领域,每个家庭,闭门不出便可知天下事,观天地之美景。
既然一切都了如指掌,为何又要亲自而为?
母亲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太阳西下时分,便是我一天真正的开始。
摆脱了灼热的阳光,身体可以自由的行走,端起一杯酒,身边还能感受到女儿的气息。
女儿也只是停留了几日,即是过来看看妈妈,也顺便享受几日的假期阳光,尽管已是身怀六甲的准妈妈,在我的眼里,她依然是我心中永远的小天使。
日复一日,曾经穿梭于工作和家庭的脚步,今天终于按下了暂停键,在西班牙的仲夏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10-10 10:46:30)

旅美期间,我又遇到了故人,我称他为老弟,他称呼我为阿姨,毫无违和感。 八年前,第一次到美国,第一次来到洛杉矶,只是感觉到街道超宽,汽车超长,房屋超大和阳光超耀眼,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这就是世界第一强国应该有的样子。 第一次去参加基督徒福音聚会,诺大的会场,超强的冷气,本就有颈椎不适的我,更加感到分外的疼痛,强忍到中途休息,便站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11-13 13:34:23)

斯海尔德运河,起源于法国的埃纳省,流经比利时,最终在荷兰流入北海,延绵350公里,有幸从我居住的小镇流过。 深秋的午后,一缕阳光,几末白云肆意的涂抹在蓝天下,空气中透出了温暖的诱惑,踩上了久违的单车,沿着屋后的斯海尔德运河顺流而下。 河流乃是生命之源! 沿途的河面上游荡着野鸭和天鹅,另一侧则是牛羊在青草地上繁衍生息,一幅天苍苍,野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7-15 09:02:22)
中国几千年的发展史中宗教林立。从最早期的佛教,儒教,道教,伊斯兰教以及在鸦片战争后大规模传入的天主教和基督教。诸多的宗教,但是信仰却依然匮缺。 从一九四九年起的一段时间内,中国人的信仰只能是共产主义。马克思创立的资本论和共产主义理论,在他的祖国无法生根,但在万里之遥的中国却意外的开枝散叶。六十年代末出生的我们是如此渴望着2000年的到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2-06-24 14:47:13)

千禧年的深秋,一架从北京起飞的东航客机徐徐的降落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国际机场,拉着一件行李箱和一个背包,在细雨绵绵的夜幕中,怀揣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对陌生的环境的忐忑,我走进的欧洲,走进了比利时。 往事难以回首,初到时的喜悦,很快就被学业和生活的焦虑所取代,而最大的忧伤是无法看到女儿在我的身边缠绕,200比利时法郎一张的网络电话卡,30分钟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22-05-26 12:19:00)
久旱逢甘霖,几日的暴雨解决了两个多月的旱情,树木也挺直了脊梁,漫天飞舞的蒲公英被一扫而尽,空气清新了,眼目也明亮了!而刚刚入场的夏日即被初春推出了舞台,五月末的比利时气温又回到了17度左右,外衣又不得不重新上阵。过敏反应减缓了,摆脱了身体上的不适,于是又开始了人生的跋涉!, 既是凡人,便食人间烟火,柴米油盐和汽油价钱直通凡人的腰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对于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出生的这一代人的记忆中,北方的冬天寒风刺骨,零下30度并不稀奇,屋檐下挂着的冰柱,以及贴在玻璃上的冰花,展示出寒冷的艺术品,经常是一场雪还没有融化,第二场雪接踵而来,一冬的积雪只能到第二年的春天才会完全融化。 冰天雪地的冬天,如何渡过一个半月的寒假?收音机在*最后一响是七点整*的提示后,在东方红,太阳升的歌声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2-01-01 09:44:08)
2022年的钟声敲响,笼罩多日的乌云,似乎应了人们的许愿,竟然默默的溜走了,难得的冬季的夜晚天空繁星点点,与烟花交错,人类又迈进了新的里程。 年复一年,周而复始的新年即相似又相异。 我们依旧,愿望却相异, 世界依旧,境遇已不同。 22年前我身在东方,22年后我已扎根于西方。 30年前我怀抱着刚刚降生的女儿,30年之后,女儿也已迈进而立之年!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安德拉什大街是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最繁华的大街,在这条大街上,不仅矗立着各种奢侈品名店,还坐落着诸如匈牙利国家剧院、李斯特故居以及老音乐学院等众多著名历史建筑,一些别墅亦被选作为外国驻匈牙利的大使馆。
但是这条街第60号的建筑物,却有着与繁荣,富丽和辉煌格格不入的名字“恐怖之屋博物馆”。
这座建筑已经存在了1个多的世纪,在2002年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