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翻书的东风

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
博文
(2019-09-15 13:53:59)
三个多月前,上赛季末,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足球队前锋,舒波默廷,上演了足球史上最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舒波默廷,自加入俱乐部以来,踢球一贯我行我素,与球队总接不上缝。在当红巨星内马尔没有受伤的时候,他绝大部分时候坐板凳,也没有任何怨言。内马尔的伤退,给了他表演的机会。同时也暴露了他粗糙的前场停球,和频频的配合失误。在一场有关士气天王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12 08:17:20)
音乐的魔性,在于当某个特定旋律响起的时候,无论当时处于何地,你都不由自主地被她牵引,仿佛置身于尘世喧嚣之外,为之手舞足蹈,心醉神迷。如果你从不曾有此体会,那只能说你还未能与你的音乐魔女相遇。《NeverEnough》,是电影《TheGreatestShowman》里的一首插曲。这本是一部平平无奇的音乐剧电影,不间断的嘈嘈杂杂之中,突然出现了这首排山倒海摧枯拉朽的歌曲。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10 07:16:11)
记得第一次坐飞机离开北京,看着连绵的青山长城越来越远,想到就要开始颠沛流离的生活,一种突然的依恋和莫名的害怕袭上心头,眼眶里竟有些湿润。邻座的一对情侣,同样是远赴重洋留学美国,却有说有笑,满是憧憬和期待。人一定是适合群居的,我想。即便置身于浩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也不会象孤单的人那样感到心底的无助,也不需要时时被那些何处是归家的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8-07 07:06:16)

前些天忽然手痒,拿了尘封的毛笔和墨,想写几个字涂涂鸦。发现笔尖的走向竟似不能控制了。放下笔,哀叹岁月蹉跎,小时的技艺已全然生疏。想起九岁的时候,去参加区里举办的儿童书画比赛。那时我对书法虽然学了些皮毛,但是对国画却是兴趣浓厚。于是山水动物花鸟各画一通,选了张还算满意的去参赛。忐忑不安地交了稿,就在大厅里溜达参观别的小孩的作品。看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5-31 07:40:43)
1.
毕业那年,随着大流去参加学校举办的招聘会。走了四五个亭子,面前出现一幅大画,上面写着digital,future,什么的,附着一大串排比似的字。我本能地站住想看看这段文字写得好不好,桌子那边就有一个人走过来招呼。那人三十五六的样子,天庭饱满得象一颗板栗。瘦而精干,目光炯炯。 还没等我分辨出他究竟是来招聘的还是来推销的,他就口若悬河地说起了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9-05-29 07:14:42)

从一生下来,我就没有对理发期待过。 今天到理发店时,所有的师傅都在工作着。一排凳子上坐了另一个同样等待理发的人。这个理发店里有好几个师傅。对其中两个,我还算有点信心。他俩动作快捷麻利,剪得八九不离十。我计算了一下他们的进度,估计到我时刚好轮到他们中的一个。于是我安心地在末尾坐下,拿出手机埋头看着些旧闻。 几分钟后,感到一个人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05-27 08:36:24)
我们知道孙尚香,是因为她不幸被卷入了孙刘联姻这个国际阴谋并成了最大的受害者。可是我们也通过这个阴谋,有幸认识了这位三国时代第一侠骨柔情刚烈绝伦的奇女子。 刘备是幸运的。或者说刘备的人气是极旺的。不仅数位兵器谱上排名前十的大侠们纷纷效以死命,才冠古今的卧龙凤雏亦双双出山相助。最让人艳羡的,是得了东吴郡主孙尚香的青睐。 我们知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5-24 07:26:55)

名声大得地球人都知道,甚至外星人(如果有的话)也该知道的,同时对因自己的名声而生成的烦恼抱怨最多的,当数爱因斯坦了。如果可以选的话,他宁愿做个默默无闻的人,安心做他的研究,而不是走到哪里都被围观。他不修边幅,不在乎在周围人眼中的形象,却总被人们表现出的敬仰而困扰。而这种对名声的膜拜,也给他后期造成无形的莫大压力。 在访问比利时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5-23 09:11:10)

近些时关于博主闫先生与颜宁在一项科研成果名分的归属上的争议,众说纷纭。没耐住好奇点进一篇,但是满眼的专业词汇让我望而生畏,因此我是没有资格加入这个关于真相的讨论了。 成果的归属,命名,可算是从事科研的人最为看重的事情。这也很自然,毕竟大部分人都是用成绩来衡量工作,用结果来评价意义。不过科学界有个奇怪的规律,叫做Stigler’slawofeponymy[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5-22 07:30:38)

傍晚时分驱车到北边的小城有事。高速公路要经过一个山岗。那时恰好雨过天晴不久,闷了一天的太阳,不甘心似的要赶在夜幕来临之前将余晖一股脑地倾泻下来。天上的云层却还是不依不饶地不肯完全散去,只是已转成了白色,享受着金色阳光的洗礼。 汽车越过山岗。眼前的公路顺着下坡延申到远方,又是一派连绵的山脉。远山上是满眼的郁郁葱葱,被斜照的夕阳染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