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翻书的东风

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
博文
(2019-12-19 06:09:59)

都说成长是以挫折和泪水为代价的。那么一个男人,所必须经历的许多痛悔饮恨的失败,流下的不为人知的泪水,便是他走向成熟的路上的所有辛酸故事。 成熟男人的魅力,便在于他从这些故事里走出来时,最终坦然面对人生的气度。 作为一个爱艺术超过胜败的球迷,球场上我一直最关注巴西球星内马尔的比赛。凡是看过一点球的人,都知道内马尔在球场上的天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5-31 07:40:43)
1.
毕业那年,随着大流去参加学校举办的招聘会。走了四五个亭子,面前出现一幅大画,上面写着digital,future,什么的,附着一大串排比似的字。我本能地站住想看看这段文字写得好不好,桌子那边就有一个人走过来招呼。那人三十五六的样子,天庭饱满得象一颗板栗。瘦而精干,目光炯炯。 还没等我分辨出他究竟是来招聘的还是来推销的,他就口若悬河地说起了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9-05-24 07:26:55)

名声大得地球人都知道,甚至外星人(如果有的话)也该知道的,同时对因自己的名声而生成的烦恼抱怨最多的,当数爱因斯坦了。如果可以选的话,他宁愿做个默默无闻的人,安心做他的研究,而不是走到哪里都被围观。他不修边幅,不在乎在周围人眼中的形象,却总被人们表现出的敬仰而困扰。而这种对名声的膜拜,也给他后期造成无形的莫大压力。 在访问比利时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5-23 09:11:10)

近些时关于博主闫先生与颜宁在一项科研成果名分的归属上的争议,众说纷纭。没耐住好奇点进一篇,但是满眼的专业词汇让我望而生畏,因此我是没有资格加入这个关于真相的讨论了。 成果的归属,命名,可算是从事科研的人最为看重的事情。这也很自然,毕竟大部分人都是用成绩来衡量工作,用结果来评价意义。不过科学界有个奇怪的规律,叫做Stigler’slawofeponymy[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5-22 07:30:38)

傍晚时分驱车到北边的小城有事。高速公路要经过一个山岗。那时恰好雨过天晴不久,闷了一天的太阳,不甘心似的要赶在夜幕来临之前将余晖一股脑地倾泻下来。天上的云层却还是不依不饶地不肯完全散去,只是已转成了白色,享受着金色阳光的洗礼。 汽车越过山岗。眼前的公路顺着下坡延申到远方,又是一派连绵的山脉。远山上是满眼的郁郁葱葱,被斜照的夕阳染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5-20 17:34:49)

星期天好不容易睡个懒觉,起来觉得有些热。空调在忠实地工作。温度计却显示79度(华氏)。虽然这几天骄阳似火,但是一向室内恒温在72度。这么多年,适应温度变化的动物本能早已退化,温度偏差两度以上就浑身不自在连读书也读不下去。再看一眼温度计上的不容置疑的数字,更是觉得没法这样活下去。于是先简单地检查了进出风口,过滤网,等等室内基本环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我常想,那些一意孤行执迷于近乎荒谬的信念的,研究科学的人,究竟是什么在做他们的动力? 照理说,在今天这个年代,要研究科学,似乎与这种不理智的执着相矛盾。可是,也许因为人的本性,本就不是科学,不是纯理性的。或许真的推动人们跨过极限的,恰恰是人的感性的一面。 几年前偶然的机会读了一本RayKurzweil写的《TheAgeofSpiritualMachines》。里面他提出了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4-30 07:34:44)

周末回顾经典,凑巧看了张曼玉林青霞梁家辉演的《新龙门客栈》和黄圣依李连杰演的《白蛇传说》。发现这两部电影有些有趣的相似之处。其中之一就是一见钟情的婚姻。 《新龙门客栈》里张曼玉演的金镶玉对周淮安一见钟情,千方百计勾引要“点他的蜡烛”而后快;白蛇素素也是看见许仙而动了凡心,肆意制造种种美人救汉的局来诱其以身相许。可见美女一旦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2-12 06:19:01)
今天收到一封信。是车管局ezpass寄来的罚单。本来是意料中的,因为一个月前图省事走了ezpass,估摸着罚单迟早要来。 翻开内容仔细看,发现当时摄像头拍下的两张照片(来回),模糊得一点也看不清楚。一张正面的,黑区区能看见的只有两个大灯的轮廓。一张背面的,车牌只剩个暗淡不清的灰暗的框。我拿了到灯下,又对着灯,瞪着眼睛看了几遍。确定完全无法用肉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将《流浪地球》归入科幻类电影是不科学的。影片基本不涉及未来科技,甚至不包括当下的黑科技。整个内容和拍摄方式更象是部灾难片。 这本身并不意外。因为关于未来,关于外星,关于人类世界的命运的卖座电影,几乎都是某种程度的灾难片。这样的作品,可以毫无拘束地渲染破坏,毁灭,和恐慌。用电影特有的视觉和听觉效果将人们推到绝望的边缘。然后用最后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