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明月

全部为作者原创作品。
博文
(2020-01-14 10:15:28)
昨天下午提前离开了办公室以后,发现路上的车也比平时少。我沿着平时回家的路,心不在焉地听着音乐。车流像条巨蟒,不时被红绿灯斩断,然后再复苏前行。这两年我居住的城市人口虽有增加,可车似乎增加了很多。到处在修路,天天在堵车。为了赶路,上下班时开车的人个个都像没头苍蝇般地横冲直撞。有一天,我在一条三股道的路上靠右边开着车,一辆卡车忽然犯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星期六吃完晚饭,正在出门散步还是坐下来看电视之间犹豫不决,忽然外边传来刺耳的狗叫和吵嚷声,接着传来两声枪响,然后是乱作一团的吵闹声,然后又传来一声枪响。我拿起手机就报了警。接电话的女人声音平静地问我“出了什么事?”我说外边似乎在打群架,并且有人开了枪。我肯定不是唯一打电话报警的人。不到五分钟,呼啸的警车就到了现场。我小心翼翼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9-12-03 08:45:48)
我父母家里有两口四四方方,又蠢又笨又占地方的樟木箱。它们让我想起了几十年前的往事。乌烟瘴气的文革闹腾了七八年后,在父母接受劳动改造的干校,兴起了一股打家具风。很多想方设法离开干校或觉着自己即将离开干校的人,似乎不甘心让自己的青春年华白白消逝在这荒山野岭之中,而开始四处搜寻购买木料,纷纷做起了既有地方特色又有纪念性质的樟木箱。很快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过去有个笑话,说改革开放后某地一个村党支部书记有幸去北京开会,原来的活动安排中,有去中南海瞻仰伟大舵手毛泽东晚年居所一项,可人到了北京后,此行却因故被临时取消了!
支书回到村里,为了面子当然不能泄露天机。于是照样招集全村老少宣讲北京之行见闻。
“那主席住的房子可宽?”好奇的村民问支书。
“宽!六进砖瓦房的四合院能不宽!&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9-11-21 10:28:00)
祥林嫂的孩子被狼给吃了!
已经不年轻的祥林嫂就这么一棵独苗。这孩子从小跟着她吃够了苦,在希望小学里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祥林嫂披头散发,漫无目的,跌跌撞撞地沿街哭号着想找人,找组织寻求些同情与帮助。可大家都整天行迹匆匆地忙着挣钱,组织门口都有站岗的不让进,谁都没功夫搭理她。
“我的孩子…没啦。…唉,我真傻…”祥林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大江是个比同年级的孩子大两岁的蹲班生。他不但力气大,而且个子也比别的孩子高出近一头。大江的爹在食堂掌勺,娘是后勤的油漆工。大江在班上自然地就成了令人敬畏的领导阶级的后代,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大江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上着课他就忽然站起来,手舞足蹈地从后边走到教室中间,一路上把别人的铅笔盒,课本扯到地上,然后在老师的怒斥下心安理得地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十岁那年,伟大的舵手忽然变成了球场上两队争抢的那个滚来滚去的足球。看台上万头攒动,欢呼雀跃,“加油!加油!!”然后,手舞足蹈,欢天喜地的男女老少纷纷跳进球场,加入了争抢…
我那时年龄太小,怕跳进场里被别人踩死,于是就天天远离了是非,到那没人认识我,没人会问起我家庭出身的地方去远足。记得那时我常常翻墙跳进动物园里看动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文革正进行得轰轰烈烈,杀声震天,忽然上边说要打第三次,要不就是第四次世界大战了!于是举国扑腾得热火朝天的伟大的人民,又开始像打洞的耗子一样,挖起了反帝反修的防空洞。“举国”当然指的是城市,因为那时候干大事的都是城里人。农村么,农村据说是个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可谁也不想在那作为,都想离它越远越好。
那年我还在上小学。孩子们才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如今被称为爷爷奶奶的一辈人,在五十年前经历过一场叫“大跃进”的运动。当时一穷二白的中国,在英明伟大的舵手指引下,想通过一场全国总动员,男女老少齐上阵的生产力大激发,跑步进入共产主义。
遗憾的是,在这场上下一致,同心同德,热火朝天的运动中,人们不明原因地集体丧失了理智和常识。在一个农民执政的国家里,农民出身的领袖们,居然相信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中国人说六十为一甲子,又说六六大顺,归于圆满。所以十月一号的六十年大庆可谓大典。天上地下,楼上街上…到处张灯结彩,那壮观的场面,用“灿烂”两字形容显得太苍白了。虽然庆典一天就结束了,可中国文化是一个充满了象征与符号的文化。接下来十月三号的中秋节,当然和自然而然地得被派来烘托渲染节日的气氛和功德的圆满。要是李白同志也能登上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