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明月

全部为作者原创作品。
个人资料
博文
高中毕业以后,一晃已过去了四十余年。我上学时,正赶上文革,全国各地成天是此起彼伏的批判讨伐声,上课时认真听讲的学生人数是零,做作业的学生人数极少。那是个火红的年代,还没毕业“上山下乡”已经在招魂般地呼唤。没毕业就混着呗。混着并不是坐在教室里打发时光。隔三岔五地学生就被拉出去,不是学工就是学农,要不就是军训,组织义务劳动,写批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4)
自“改革开放”以后,“三陪”跟“四个现代化”,“党的领导”,“计划生育”,“发家致富”,等等的口号式的“新“思维一样,也成了个家喻户晓的词。“三陪“当然指的是女人陪男人,妓女陪嫖客,女下属陪领导,陪吃陪喝陪调笑,最后在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勾引,暗示,示意之下成了陪床。但我今天跟诸位说的,并不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七月初开始减肥健身到今天,我成功地甩掉了三十二磅多赘肉。这可是用相同重量的汗水,一周七天的风雨无阻加十倍的不懈努力换来的。老天在上,脚上的第二双运动鞋在下,它们就是见证。我每天早上开心地醒来,笑着笑着耳边就响起了国父孙中山的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眼前便浮现出老顽童黄永玉的样子和他画的那幅活灵活现的自画像。我的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写下这个题目,眼前不禁浮现出贴在大街小巷的各式小广告:专治瘊子,痔疮,子宫糜烂,早泄,性病…我还在不少地方见过醒目的横幅式广告:XX医院肛肠门诊闻名全国;XX医院专做无痛人流…我可不是来卖假药的。我只相信鲁迅先生提到的,经霜三年的甘蔗和原配的蛐蛐。啥?都不好找么?那你弄只大闸蟹替代也行啊。本篇短文跟以上种种统统无关。在八十天里减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不知从何时开始,“减肥”似乎成了个女人的专用名词。男人似乎更喜欢用“健身”两字。其实没有减肥,健身往往半途而废。因为减肥是基础,健身只是后续。我常年天天坚持健身,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但是感觉收效一直不明显,只是保持了一个健康的形象。其主要的原因,是没控制好饮食,造成了事倍功半的结果。今年三月中旬,由于新冠病毒肆虐,工作从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今年春节后的二月中,正是新冠病毒肆虐全中国并开始向全世界四处扩散的至暗时刻。一方面党中央在继续忙着混淆视听,掩人耳目;另一方面善于察言观色的湖北省和武汉市的各级官员都在花样翻新地忙着洗刷自己。他们,不,应该说人们,心怀侥幸地在居家隔离中,盼着宣传机器能多产生些正能量来冲邪。不知为何,鼠年肃杀的冬寒,总给人一种阴森森,惶惶然不可终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几天随着气温上升,很多当初没咳嗽没住院的,出院后停了药的,因更年期心烦意乱的,因没处跳广场舞需要发泄的…开始跟六十五岁的方老太磕上了。看着他们那种龇牙咧嘴的架势,那种气势汹汹,那种义正词严,那种同声谴责,那种替天行道的样子,全世界都松了口气。原来文革在中国从来都没有结束,发病前放下的狗腿,蝙蝠汤在炉子上煨热了,又端回了桌上。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自从这场叫新冠病毒肺炎的瘟疫于去年十一月,甚至更早,在武汉地区爆发以来,在四个多月的时间里,全世界已经有超过两百万人确诊,超过十万人死亡。请注意,我连用了两个“超过”,因为我始终坚信,中国发布的统计数字绝对偏低。而我是多么希望“超过”这两个字,永远不会出现在此!在这四个多月里,我从头至尾看到了中国政府如何为扑杀病毒而作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新冠病毒肺炎从武汉爆发至今已经四,五个月了。按现在外界掌握的情况,它终于引起武汉医务人员的关注,是在感染患者数量不断增多的去年十二月初。可在此之前,没人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在莫名其妙地发病,又莫名其妙地死在了误诊上。那时人们都在忙什么呢?奔命,赚钱,进货,出货,讨债,写年终总结,盼着发奖金,订票,考试,送礼,排练节目,吃吃喝喝…到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最近,武汉市政府的一群大小官员簇拥着巡按使孙春兰副总理来到某个名为“公馆”的高尚小区巡查时,因被大批不知深浅的庶民百姓隔空喊话,而弄到威风扫地,灰头土脸,抱头鼠窜的地步。紧接着,市委书记王忠林(他咋还不改叫王忠习或王忠党!)便斥狗般地朝草民发出了“要通过多种形式,在广大市民中开展感恩教育”的咆哮。我真怀疑他是不是把“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