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明月

全部为作者原创作品。
博文
乙型非典冠状病毒肺炎从一爆发,就受到了全球的关注。如今两个多月过去了,究竟拐点什么时候出现,就跟习近平究竟什么时候会出现在武汉的方舱医院里一样成了谜。世卫组织的十二人专家组星期一就到了中国,他们能帮上什么忙,发现什么人们不知道的东西,看看担任该组织的总干事的政治背景已经不言自明。从记事起,我还从没经历过这样一场因为发烧咳嗽而使全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自从世卫组织宣布中国爆发了严重的新冠病毒性肺炎,并宣布中国出现了“世界健康紧急状态”以后,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才开始知道并关注中国疫情的发展。最近几天,向我询问事态发展的美国朋友越来越多。以下是跟美国朋友闲聊的内容:一:在中国真正了解疫情的是各位中央政治局委员。他们对武汉疫情有具体,即时和真实的了解。快速成立疫情领导小组,调拨军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现在很多中外科学家开始怀疑,武汉冠状病毒很可能早在去年十一月底就出现了。因为算上长达十四天的潜伏期,恰好与去年十二月八日的第一例确诊病例在时间上相符。冠状病毒爆发初期,人们纷纷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那个藏污纳垢,臭气熏天,臭名昭著的“海鲜”市场。那些塞满笼子的动物和血肉模糊的照片迅速传遍了世界,震动了整个中外社会。人们难以相信,2003[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素有“九省通衢“之称的武汉,这次被突如其来的非典变异病毒弄成了一座死城。武汉市民中人心惶惶的有,流离失所的有,仓皇出逃的有,家破人亡的也有。这个鼠年一下使人想起了“抱头鼠窜“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形容。中国人自古就有从文化和地域上歧视别人的习惯,所以在中文里才有“狗眼看人低”之说;所以才有“天上九头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不想用“大批”这两个字来形容武汉肺炎病毒开始大面积扩散后,想方设法离开了武汉的民众,但是很多人在政府下了原地待命的蹲守令前后“出逃”了。他们要么是为了回家过年,回到亲人的怀抱,暂时忘掉这近两个月经历的惊吓与折磨。要么是为了远离那座如今已经成了噩梦般的瘟疫之城。他们当中的大部分悄悄地从武汉消失了。少部分离开武汉以后,长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武汉的肺炎病毒绝不是刚刚出现的。它在武汉医院系统工作的人群中引发揣测已经有段时间了。这个被命名为2019-nCoV的冠状病毒,究竟跟非典病毒之间是什么关系?它从何而来,传播途径是什么?时至今日还没彻底弄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它不但人传人,而且不是什么“有限人传人”。它的传播速度很快。武汉肺炎病毒使我想起了自己在2003年与非典擦身而过的一段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0-01-14 10:15:28)
昨天下午提前离开了办公室以后,发现路上的车也比平时少。我沿着平时回家的路,心不在焉地听着音乐。车流像条巨蟒,不时被红绿灯斩断,然后再复苏前行。这两年我居住的城市人口虽有增加,可车似乎增加了很多。到处在修路,天天在堵车。为了赶路,上下班时开车的人个个都像没头苍蝇般地横冲直撞。有一天,我在一条三股道的路上靠右边开着车,一辆卡车忽然犯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星期六吃完晚饭,正在出门散步还是坐下来看电视之间犹豫不决,忽然外边传来刺耳的狗叫和吵嚷声,接着传来两声枪响,然后是乱作一团的吵闹声,然后又传来一声枪响。我拿起手机就报了警。接电话的女人声音平静地问我“出了什么事?”我说外边似乎在打群架,并且有人开了枪。我肯定不是唯一打电话报警的人。不到五分钟,呼啸的警车就到了现场。我小心翼翼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9-12-03 08:45:48)
我父母家里有两口四四方方,又蠢又笨又占地方的樟木箱。它们让我想起了几十年前的往事。乌烟瘴气的文革闹腾了七八年后,在父母接受劳动改造的干校,兴起了一股打家具风。很多想方设法离开干校或觉着自己即将离开干校的人,似乎不甘心让自己的青春年华白白消逝在这荒山野岭之中,而开始四处搜寻购买木料,纷纷做起了既有地方特色又有纪念性质的樟木箱。很快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过去有个笑话,说改革开放后某地一个村党支部书记有幸去北京开会,原来的活动安排中,有去中南海瞻仰伟大舵手毛泽东晚年居所一项,可人到了北京后,此行却因故被临时取消了!
支书回到村里,为了面子当然不能泄露天机。于是照样招集全村老少宣讲北京之行见闻。
“那主席住的房子可宽?”好奇的村民问支书。
“宽!六进砖瓦房的四合院能不宽!&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