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明月

全部为作者原创作品。
博文
文革正进行得轰轰烈烈,杀声震天,忽然上边说要打第三次,要不就是第四次世界大战了!于是举国扑腾得热火朝天的伟大的人民,又开始像打洞的耗子一样,挖起了反帝反修的防空洞。“举国”当然指的是城市,因为那时候干大事的都是城里人。农村么,农村据说是个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可谁也不想在那作为,都想离它越远越好。
那年我还在上小学。孩子们才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如今被称为爷爷奶奶的一辈人,在五十年前经历过一场叫“大跃进”的运动。当时一穷二白的中国,在英明伟大的舵手指引下,想通过一场全国总动员,男女老少齐上阵的生产力大激发,跑步进入共产主义。
遗憾的是,在这场上下一致,同心同德,热火朝天的运动中,人们不明原因地集体丧失了理智和常识。在一个农民执政的国家里,农民出身的领袖们,居然相信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中国人说六十为一甲子,又说六六大顺,归于圆满。所以十月一号的六十年大庆可谓大典。天上地下,楼上街上…到处张灯结彩,那壮观的场面,用“灿烂”两字形容显得太苍白了。虽然庆典一天就结束了,可中国文化是一个充满了象征与符号的文化。接下来十月三号的中秋节,当然和自然而然地得被派来烘托渲染节日的气氛和功德的圆满。要是李白同志也能登上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在六十年代初,毛泽东跟赫鲁晓夫掰了之后,中国停掉了学校开设的俄语学习课程。伟大的中国人民跟着伟大的党,把世界上的第一个共产党国家骂得是狗血喷头。一夜之间,苏联从“老大哥”的位置上,变成了“亡我之心”不死的“苏修”。再后来,“伟大的舵手”指引着伟大的人民在文革中,把在“苏修”身上用得烂熟的词语,又用在了刘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10-08 09:24:50)
犹太作家埃利·威塞尔(ElieWiesel)大难不死,逃过了德国纳粹集中营的死劫,随后他沉默了十年。接着,他写出了一部又一部的传世之作。他的作品主题都是同样的,犹太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痛苦经历,变态与死亡。
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过去了几十年,纳粹的罪行也早已清算。为什么他却要一再地去揭开许多人要拼命忘掉或抵赖掉的历史伤疤呢?威塞尔先生说,因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在文学城开博,是为了自娱自乐,与人同乐。因为它就是个文化十字路口,人人都是远道而来的文化贩子。我从来都不会为取悦谁或激怒谁而写作。写作是我的个人自由。如果你看了点头称是,下次再来。你看了,甚至还没看完,已经按耐不住,火冒三丈,那是活该。你没必要生活在自由世界里,天天自觉地用专制制度下养成的习惯思维。更没必要蹦一尺高,弄得自己脑门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我从小就对历史和考古学有着浓厚的兴趣,因为诗歌和文学启发了我对那个消逝了的神秘世界的想象。如果当年不是父母的反对,我毫无疑问地就进了北大的考古专业。他们说不愿意让我变成一个“盗坟的”。为了“帮”我“规划人生”,从小父母也不许我朝文艺和体育方面发展,结果中国男篮男足成了今天这副德行!在张铁生“交白卷”,黄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19-10-03 12:05:00)
两三年前,一对洋人夫妇邀我去其家中观赏他们近四十年的中国收藏,让我很是吃了一惊。我从没见过数量这么大的赝品,也从没见过做工如此精细的真品。真真假假之间,使我心里不断浮起“巧夺天工”这样四个字来。
他们的每一样收藏,都带着一个故事。听他们讲述收藏的过程,简直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时代。我一边仔细观察,分辨着被放进了陈列柜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全世界都在翘首期盼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七十年的大庆加大阅兵。人人都知道,在摆姿方面,北朝鲜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不知道这次为演练如此宏大的庆典,是否特聘了北朝鲜的专家指导。不过中国自古以来就对自己的邻居嗤之以鼻,从来就没把它们放在眼里过。蛮夷羌狄,全是些在天圆地方的世界上,居犄角旮旯,头上连块云彩都没有的角儿。中国一贯都是独立自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前几天,马云金盆洗手,下山而走,让很多人议论纷纷。其实他从中美贸易争端开始后,受政府委托,奔赴美国拉关系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下定决心撤了。他太清楚鱼死网破,两败俱伤的代价与后果了。他实在没必要,也不想给党当炮灰。如今,中美贸易争端开始瞄准了在美国的中国上市公司,在哀鸿遍野声中,马云更是庆幸自己能做到急流勇退。他不愧是个识时务的俊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