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明月

全部为作者原创作品。
博文
自从这场叫新冠病毒肺炎的瘟疫于去年十一月,甚至更早,在武汉地区爆发以来,在四个多月的时间里,全世界已经有超过两百万人确诊,超过十万人死亡。请注意,我连用了两个“超过”,因为我始终坚信,中国发布的统计数字绝对偏低。而我是多么希望“超过”这两个字,永远不会出现在此!在这四个多月里,我从头至尾看到了中国政府如何为扑杀病毒而作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新冠病毒肺炎从武汉爆发至今已经四,五个月了。按现在外界掌握的情况,它终于引起武汉医务人员的关注,是在感染患者数量不断增多的去年十二月初。可在此之前,没人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在莫名其妙地发病,又莫名其妙地死在了误诊上。那时人们都在忙什么呢?奔命,赚钱,进货,出货,讨债,写年终总结,盼着发奖金,订票,考试,送礼,排练节目,吃吃喝喝…到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最近,武汉市政府的一群大小官员簇拥着巡按使孙春兰副总理来到某个名为“公馆”的高尚小区巡查时,因被大批不知深浅的庶民百姓隔空喊话,而弄到威风扫地,灰头土脸,抱头鼠窜的地步。紧接着,市委书记王忠林(他咋还不改叫王忠习或王忠党!)便斥狗般地朝草民发出了“要通过多种形式,在广大市民中开展感恩教育”的咆哮。我真怀疑他是不是把“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乙型非典冠状病毒肺炎从一爆发,就受到了全球的关注。如今两个多月过去了,究竟拐点什么时候出现,就跟习近平究竟什么时候会出现在武汉的方舱医院里一样成了谜。世卫组织的十二人专家组星期一就到了中国,他们能帮上什么忙,发现什么人们不知道的东西,看看担任该组织的总干事的政治背景已经不言自明。从记事起,我还从没经历过这样一场因为发烧咳嗽而使全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自从世卫组织宣布中国爆发了严重的新冠病毒性肺炎,并宣布中国出现了“世界健康紧急状态”以后,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才开始知道并关注中国疫情的发展。最近几天,向我询问事态发展的美国朋友越来越多。以下是跟美国朋友闲聊的内容:一:在中国真正了解疫情的是各位中央政治局委员。他们对武汉疫情有具体,即时和真实的了解。快速成立疫情领导小组,调拨军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现在很多中外科学家开始怀疑,武汉冠状病毒很可能早在去年十一月底就出现了。因为算上长达十四天的潜伏期,恰好与去年十二月八日的第一例确诊病例在时间上相符。冠状病毒爆发初期,人们纷纷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那个藏污纳垢,臭气熏天,臭名昭著的“海鲜”市场。那些塞满笼子的动物和血肉模糊的照片迅速传遍了世界,震动了整个中外社会。人们难以相信,2003[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素有“九省通衢“之称的武汉,这次被突如其来的非典变异病毒弄成了一座死城。武汉市民中人心惶惶的有,流离失所的有,仓皇出逃的有,家破人亡的也有。这个鼠年一下使人想起了“抱头鼠窜“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形容。中国人自古就有从文化和地域上歧视别人的习惯,所以在中文里才有“狗眼看人低”之说;所以才有“天上九头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不想用“大批”这两个字来形容武汉肺炎病毒开始大面积扩散后,想方设法离开了武汉的民众,但是很多人在政府下了原地待命的蹲守令前后“出逃”了。他们要么是为了回家过年,回到亲人的怀抱,暂时忘掉这近两个月经历的惊吓与折磨。要么是为了远离那座如今已经成了噩梦般的瘟疫之城。他们当中的大部分悄悄地从武汉消失了。少部分离开武汉以后,长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武汉的肺炎病毒绝不是刚刚出现的。它在武汉医院系统工作的人群中引发揣测已经有段时间了。这个被命名为2019-nCoV的冠状病毒,究竟跟非典病毒之间是什么关系?它从何而来,传播途径是什么?时至今日还没彻底弄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它不但人传人,而且不是什么“有限人传人”。它的传播速度很快。武汉肺炎病毒使我想起了自己在2003年与非典擦身而过的一段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0-01-14 10:15:28)
昨天下午提前离开了办公室以后,发现路上的车也比平时少。我沿着平时回家的路,心不在焉地听着音乐。车流像条巨蟒,不时被红绿灯斩断,然后再复苏前行。这两年我居住的城市人口虽有增加,可车似乎增加了很多。到处在修路,天天在堵车。为了赶路,上下班时开车的人个个都像没头苍蝇般地横冲直撞。有一天,我在一条三股道的路上靠右边开着车,一辆卡车忽然犯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