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听说索尔巴斯陶哈语的意思是碱泉,名字来源于附近的涝坝,内有泉水溢出,水味苦咸,因而得名。然而一路上虽然小溪奔流,并没有看到传说中的碱泉。后来听山上的牧民说,哈语的意思是毡帽,因为群山环拥,看去像一顶顶的哈萨克毡帽。从乌鲁木齐到索尔巴斯陶并不容易,先是山路崎岖,司机笑称开启了震动模式。小妞被颠的忽上忽下,开心的说这是游乐场嘛。震动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11-24 00:48:43)
曾经有个英国同事和我谈起正在学太极,我惊奇得要命,细问之下,居然是拜一个同事为师。那个同事也是英国人,据说已是大师水平。怎么可能?!我冷笑,太极是那么简单的吗?那是运动、哲学、宗教三合一,中国人尚且觉得艰深难学,一个不懂中文的老外又怎么能得其真髓?后来去西班牙小城Sitges开会,坐我旁边的是一个瘦得仙风道骨的中年人。相互自我介绍了一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其实对这次出差是不期待的。澳洲正是万物萧瑟的冬天,整理冬日行装时,感觉自己即将从盛夏时节一下掉进冰窖。世事就是如此,当你不抱什么希望时,往往会得到意外惊喜。走出机场,处处阳光明媚,绿树红花,和夏天来的时候没什么区别。温度虽不算高,但与想象中的冰天雪地简直是天壤之别。刚到酒店房间,突然电话铃声大作,同事说,我们今天要去城外雅拉河谷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在朋友圈的一片叫好声中,后知后觉地追了琅琊榜。正在出差中,自觉自愿地放弃了一切其他娱乐活动,长夜漫漫最适合追剧。这样的秋夜,突然因为一部剧,燃起了久违的激情。追剧不过瘾,又去找原作看,却有点失望。非常奇妙,第一次发现,荧屏展示的情怀远远比书中更加深沉,更加激荡,也许是因为制作精良,更也许是选角的浑然天成。每晚看到两三点,第二天一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15-09-15 07:17:25)
很长一段时间里,东京在我的印象里就是TokyoDomeHotel。早餐的时候如果天气好,可以看见远远的富士山。每天早上从酒店出来,走过神田川上的水道桥,沿着JR线往西走3分钟,就到了东京办公室。一天里面无数次JR轰隆而过,大家都安之若素。晚餐通常是比较隆重的,助理会选有特色的餐厅,办公室单身女孩子多,嘻嘻哈哈一起去。最早的助理叫Miki,娇小斯文,嫁了新西兰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09-06 20:35:53)
时间过得有多快,世界变化有多大,真的让人难以想象。从前大家都用MSN,现在微信席卷一切,私人邮箱仅仅充斥着无数的广告垃圾邮件,让人提不起兴致翻阅。今天,非常偶然地翻看了过去的邮件,看到了过去十二年间的点滴故事渐渐模糊,似乎发生在别人身上,现在看来自己真是记性太坏了。
印象很深的是办公室的帅哥同事几年前第一次收到来自异国女友的花,当时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5-08-06 01:38:48)
今天到办公室有点晚,刚坐下,电话响了,是base在另外城市的一个下属。“嗯,我发了邮件给你,你看了吗?“电话那头犹犹豫豫地说。没呢,刚到办公室,我现在看。”噢,那个,我打算辞职了。“什么?!”我大吃一惊。然后,马上镇定下来。理解,没有问题。不过你想好了吗?离开以后做什么呢?“想好了,暂时哪里也不去。太累了,我想先休息一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5-03-12 23:30:10)
晚上的聚餐是在一家希腊饭馆,地方不大,一排排的长桌木椅坐满同事。背景音乐是听不懂的希腊民歌,每个人又都和自己的邻座大声地聊天,非常嘈杂。
坐在旁边的同事Sol是个特别健谈的家伙,总是笑容满面的。我们从这次开得让人精疲力尽的会开始聊起,然后发现我们是在去年同一个月就职,都刚刚度过了自己在公司的周年纪念,一下子感觉拉得很近。聊起各自的家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03-12 20:56:33)
话说我还有亲老板的时候,公司组织一个培训,测试每个人的性格特点。因为我的测试很不理想,有点泄气。老板说,别担心,我以前的结果比你的还惨。后来我对大家伙儿报告时,就坦白地说,我的职场性格和我老板差不多。话一出口,突然反应过来说错话了。为什么呢老板在公司竖敌颇多。按说高层里他是唯一一个不在总部上班的,根本犯不着和别人有什么过节。但问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03-12 20:47:18)
第一次去台北,却一点没有陌生感。这次的台北之行值得一书,简直处处惊魂,特别是临行这天。上海台风海葵来访,当日所有航班取消。台北的同事很贴心的说,东航一定不会帮你安排住宿的,我有过很糟糕的经验。打电话到机票代理,果然。订了新酒店,同事载我过去。虽然不知道明天是不是能飞,好歹多出半天时光可以悠闲消磨一下。同事建议去淡水。想起淡水河边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