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爪莲

人生在世,以诚相待足矣。 我对人生充满希望,但随遇而安
个人资料
博文
(2022-09-30 23:20:40)
法庭新闻服务报2022年9月30日作者:HillelAron译者:李南央有关一位长久以来对中国共产党持批判态度的逝者档案的法律纠纷的进展李锐希望他的档案存放于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图书馆,他的依然活在中国的九十二岁的遗孀张玉珍希望档案回到中国。李锐长期以来对中国共产党持批判态度,一桩他的遗孀与斯坦福大学之间针对他留下的珍贵档案的法律诉讼日前有了新的进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毛泽东拍桌子说“究竟是谁害谁啊” 我们二大队从北戴河回到北京,也把林彪乘坐的大红旗保险车从北戴河开了回来。汪东兴同志亲自进行了察看,并坐进大红旗保险车林彪的座位上,看到那两个弹着点正对林彪的脑袋,更加生气了。汪东兴指着弹着点说:“你看多危险,惹这么大的乱子,我汪东兴的主任也当不成了。” 1971年9月28日,汪东兴同志在中南海南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阅读 ()评论 (0)
李文普一枪的弹痕没有找到 根据我们现场勘查的结果,前两枪的先后顺序并不确定。由于第一枪响时李文普没有叫,第二枪响时李文普嗷嗷叫了,我判断第一枪是车内打的,第二枪是车外打的。因为这两枪几乎是同时打响,也有可能第一枪是李文普打的。如果李文普自己打自己一枪,他不会叫,而李文普下车看一看,林立果也没有理由开枪,但李文普“枪走火”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阅读 ()评论 (0)
回到58楼后我们彻夜未眠 从山海关机场返回北戴河的路上,我的脑袋一直是“木”的,好像凝固了一样。我们警卫的首长就这样跑了?跑到哪里去了?林彪临走说是去大连,真的是去大连吗?回到58楼大队值班室,我习惯地向上望去,96楼灯火依旧,可是一切都翻天覆地了。天将破晓,我们仍毫无睡意,我和张宏同志聊着,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我问:“副团长,你对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红旗”直接开到三叉戟飞机跟前听到枪声,我们的战士个个像离弦的箭。恰在这时,中直机关的大卡车到了。我立即命令:“上两个分队,快!”近30名全副武装的战士在六中队区队长黄树忠带领下迅速登车。我们战士的武器是全自动步枪,这在当时是比较先进的。我也坐进驾驶室司机的右侧,把窗玻璃摇下来,探出头对车上的干部大声说:“所有的枪都装上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派出唯一的吉普车去山海关机场 我急忙返回58楼大队部值班室,准备向张宏同志汇报这个新情况。而这时张宏同志正在上厕所,我立即打电话向张耀祠同志报告这个新情况。张耀祠同志让我们也一起上飞机。这样我们还要做些必要的准备。 我向张宏同志建议再次召集六中队中队长以上干部开会。我们研究决定:“第一,六中队在55楼院内紧急集合,行动要轻,避免发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张宏要去向林彪报告,被我拦下 张宏同志向张耀祠同志汇报完,放下电话,拔腿就往外走。我急忙问:“张副团长,你去哪儿?”张宏犹豫片刻,终于认真地说:“耀祠同志让我去报告林副主席。”我一听就急了:“你去不得!可不能去!”张宏同志奇怪地问:“为什么?......” 我警卫林彪五年,但我们是外围警卫,从来不进首长住宅。我说:“他们不叫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林豆豆勉强同意我向北京报告 林豆豆看我始终没有拿出办法来,说:“赶快带部队上去吧,把叶群和林立果扣起来,无论如何不能让首长(林彪)走。”我感到非常吃惊,心中不断涌出更多的问号。我负责警卫林彪五年来,从来没有发生、也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而且说实话,我从心里对林豆豆说的“骗林彪逃跑”心存疑虑。 我说:“这事首长(林彪)自己知道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