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爪莲

人生在世,以城相待足矣。 我对人生充满希望,但随遇而安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博文
三峡高坝永不可修戴晴访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  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1911年生,上海浦东川沙人,1932年毕业于唐山交通大学,毕业后曾担任桥梁工程师,两年后赴美国进修,曾就读于康乃尔大学(获硕士学位)、爱荷华大学、伊力诺伊大学,是该校获得工程博士学位的第一名中国人。曾在北美大陆驱车45000英里,考察密西西比水利工程,并在TVA(田纳西流域管理局)工作。1937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今年长江汛期高峰尚未到来,三峡大坝上面的重庆,下面的宜昌,已经被淹得七荤八素。本来可以用堤防和分洪区化解的长江流域的洪水威胁,被中共政权引以为傲的,占据了数个“世界之最”的三峡工程生生地变为洪水猛兽。 《李锐口述往事》一书中有一章“我和水电”,内中在“三峡工程”篇中有一节“我为什么反对三峡到底”,引述内容如下: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0-06-28 15:10:15)
近日来,中国南方暴雨肆虐,长江中下游多个地区成为灾区。自三峡大坝建成后,现在情况是:泄洪淹中下游,不泄洪淹重庆。黄万里说:三峡大坝永不可建李锐说:为重庆准备后事毛泽东说:头顶一盆水你能睡得着觉吗?我一直在读“三峡啊”这本新书。李南央主编的“三峡啊”(Thethreegorges)可以在亚马逊上买到。以下是“三峡啊”这本书的介绍:三峡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与听友们的互动(代后记)2020年6月7日第三十六期朋友们好,我是李南央,现在是北京时间2020年6月7日,是我连播《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的第三十六期,也是最后一期。今天将“听友们与我的互动”的最后一节唸完。之后是丁东先生的代后记。听友们送来的鼓励和支持一位安徽老公安电邮:春节至今,宅在家里,品读你的《我有这样一位继母》,无限感慨!对你更加刮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0年6月6日第三十五期“结束语”朋友们好,我是李南央,现在是北京时间2020年6月6日,是我连播《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的第三十五期。节目开始之前,我想说一句题外话。两天前是“国殇”日,每一个中国人都不应该忘记。即便是已经加入美国籍的前中国人,如果你拿的是“六四绿卡”,已将全家接到美国安居乐业,也多少次地返回过中国,并没有任何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年5月31日第三十四期(“同父亲最后的对话”)朋友们好,我是李南央,现在是北京时间2020年5月31日,是我连播《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的第三十四期。今天继续将“同父亲最后的对话唸完南央:爸爸,你要知道啊,你的那个《父母昨日书》——李锐:啊?啊,《父母昨日书》——南央:哎,还有《云天孤雁待春还》——李锐:什么?南央:《云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0年5月30日第三十三期(“同父亲最后的对话”)朋友们好,我是李南央,现在是北京时间2020年5月30日,是我连播《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的第三十三期。这一期是新的一章“同父亲最后的对话”。我们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父亲用拐杖戳戳地板,示意要起身。我和悌忠赶紧过去将他挽扶到沙发上坐下。小余冲大家摆摆手,转身走了。晚上在电话里小余告诉我,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年5月24日第三十二期(“放弃忍受”)朋友们好,我是李南央,现在是北京时间2020年5月24日,是我连播《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的第三十二期。今天的节目是新的一章“放弃忍受”,为了连续性,我想一次唸完,会有一些长,请大家原谅。父亲住院后,2018年4月和10月我两次回国,守在父亲的病床边,得以与小余交谈。以前回家,我总是避免在厨房或小余的房间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年5月23日第三十一期(“跋扈的老革命张玉珍”)朋友们好,我是李南央,现在是北京时间2020年5月23日,是我连播《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的第三十一期。今天将“跋扈的老革命张玉珍”这一章读完,时间会稍稍有点长,请大家原谅。2001年12月7日(星期五)米脂县要300万修河堤,水利部批下了,玉珍很高兴。佩珍姐姐一家昨天来(夫妇与儿子),对这位不太懂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年5月17日第三十期(“跋扈的老革命张玉珍”)朋友们好,我是李南央,现在是北京时间2020年5月17日,是我连播《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的第三十期。今天的一章是:“跋扈的老革命张玉珍”。跋扈的老革命张玉珍朱正先生是父亲平反复出后的莫逆之交。父亲的很多文章其实都是朱正先生起草,父亲稍稍改动几个字,署上自己的名字就发了的。那本史书《庐山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