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慕容青草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2024-07-20 06:26:34)
戴榕菁所谓机会欲望指的机会产生的欲望【[1],[2]】。我这么一说听上去似乎很简单明了,但其实机会欲望是一个相当复杂且不易理解的概念,而对机会欲望的了解则不但可以帮助个人在生活中与人交往时更有智慧,而且可以帮助社会预见并避免一些可能的危机及灾难。对于不习惯形而上和唯心思维(idealism应该翻译为理念主义更好,不过就用唯心吧)而只习惯于还原论(reducti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7-14 16:57:15)
戴榕菁 我在“家用人形机器人?”【[1]】一文中提到人们对于自主型的人形机器人应具有的拟人以及超人的潜力的期待与人类的正常身形所具有的体积之间形成了一对难以调和的矛盾。这导致人们心目中的科幻般的人形机器人在未来的发展将难以摆脱对在幕后进行远程遥控的强大的伺服器的依赖,从而使得人形机器人在很大程度上将只是背后的伺服器的终端而已。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4-07-10 10:09:26)

戴榕菁 二十世纪的物理学给我们留下了很多有趣的故事,其中最具戏剧性的当属与相对论有关的故事了。比如,过去一百多年里被欢呼为验证广义相对论比牛顿力学牛的一个例子是:德国物理学家Soldner在1801年算出的来自恒星的光线经过太阳后到达地球时产生的偏角是Eddington爵士及戴森(就是那个戴森球的戴森)在1919年观测的角度的一半,而爱因斯坦用广义相对论算出的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4-07-09 09:18:58)
戴榕菁踏板效应说的是挤车的人在没有挤上车之前总是希望车子不要马上关门,这样的话自己可以挤上这班车,而一旦挤上车之后就希望车子马上关门开走。这一概念应该是中国人对人类社会心理学的重要贡献,反正我没有找到相对应的英文表达,连AI都给不出合适的英文翻译。自2019年的美国UFO大觉醒之后,2023年又迎来了一个新高潮。在这次高潮中表现突出的是几位中生代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4-07-02 18:37:52)
戴榕菁 诡辩和洗脑是非常负面的两个词汇。尽管诡辩是用来洗脑的一个重要的手段,但(奇怪地)人们很少将这两件事连在一起。 被用于洗脑的比较典型的一类诡辩就是以肯定的口气把并不能确定为事实的内容作为确定的事实或已知的结论讲出来,然后在这个前提下再展开其它的讨论。当然,考虑到人类整体认知能力的有限,生活中被当作正确的前提不一定是完全确定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4-06-28 07:42:49)
戴榕菁 过去这一阵我们开始陆续听到一些公司要将家用人形机器人推向市场的消息,据说很多(富有的)民众还迫不及待地期盼着能尽早买的一部家用人形机器人。很显然,那些热心于购买家用人形机器人的潜在消费者们所期待的不会是仅限于给自己添置一个新鲜玩具,而更多地是带有对于具有人工智能的机器人所拥有的潜力的憧憬。然而,正如过去一个多世纪里我们在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戴榕菁 自从我在中文博客里指出【[1]】北航的TonyYuan对他的MOND(ModifiedNewtonianDynamics)模型的推导其实是一种假说,因而他只需直接用那个结果而完全没有必要进行那个推导之后,我几乎是隔三岔五地就收到academia.edu的Email说TonyYuan又更新了他的相关文章。我点进他们给的链接后,左看右看,除了上次提到的TonyYuan在这几年中曾经将对应着GR的进动计算数据改注为对应着NASA实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6-16 18:53:41)
戴榕菁1.序曲我在本博客曾多次提到过的那位YouTuberdialect几天前在一个新视频【[1]】里试图对狭义相对论的动尺缩短的错误进行了一种别出心裁的粉饰。他在那个23分钟长的视频里花了不到30秒的时间(6:07到6:35)快速回顾了前一个视频中的羞答答的对于洛伦兹变换不具物理真实性的表白之后,话锋一转说狭义相对论里声称的动尺缩短并非象洛伦兹变换那样仅仅是数学处理,而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戴榕菁 今年3月7日我收到英国的CambridgeScholars的Alison的email邀请我给他们投稿我写的书,他们帮我免费出版。我上网查了一下,他们是正规的出版社。当时我正好打算将我的WhenPhilosophyIsDisparaged的2023版整理扩充为2024版。于是我按照Alison寄来的她们出版社的格式写了一个Proposal并于3月14日将Proposal寄给了Alison。3月15日她回信提出两点要求:1)要我的简历;2)要我书的两个章节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4-06-04 08:14:38)

戴榕菁 前不久academia.edu的那位Didier在一次私信中提到了引力透镜的议题,让我想起了2022年底我在刚推翻狭义相对论时对广义相对论的讨论(【[1]】,【[2]】,【[3]】,【[4]】,【[5]】,【[6]】)。对了,又是那位Didier。或许有人会以为他是一位高人。其实不是,他自己承认他的数学不行,而他的哲学显然更不行,只不过他对过去的一些实验比较熟悉,而且与academia.edu的很多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