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壮笔屋

军旅生涯是我永远挥之不去梦 这不仅仅因为我是军队大院里长大,更重要的是我也曾经是军营里的兵!当兵苦,当兵甚至要牺牲生命、亲情、爱情。
博文

军营
深夜,我们在一个小站下了车,一个年轻健壮的军人迎上来向父亲敬礼,然后将父亲手中的行李全部拿了去,父亲忙向母亲介绍是他的警卫员小张,一阵简单寒暄过后,小张领着我们坐进站台边的一辆军用中吉普,向我们的新家——军营驶去....... 夜幕中的营区非常安静,吉普车疾速行驶着,我好奇的观察着没有路灯的马路和路边一幢幢没有灯光的房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文革裹挟的童年 朝鲜停战后,父母亲所属的志愿军部队一直在三八线一带构筑防御工事,到了1955年的初夏,父亲、母亲给军部打的申请结婚报告通过。结婚很简单,就是给一间房把俩人被子放在一起贴个喜字就算结婚了,就这样父母亲在朝鲜这异国土地上建立了爱情小屋.......

1956年大裁军母亲转业回国到天津文化局报到,分配到天津历史博物馆工作。父亲继续留在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