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壮笔屋

军旅生涯是我永远挥之不去的梦 这不仅仅因为我是军队大院里长大,更重要的是我也曾经是军营里的兵!当兵苦,当兵甚至要牺牲生命、亲情、爱情。
博文
(2023-02-03 06:49:40)

六点差一点
70年代物资匮乏收入低,有一块手表不容易,尤其是全钢19钻的上海牌手表,是当时中国最好的手表,要120元而且凭票,就是说你有钱没有票一样不买给你,所以许多人托关系走后门就是为了手腕戴上面那亮晶晶的上海牌手表。120元是什么概念?足够一个五口之家三、四个月生活费,那可真是奢侈品,同时也是身份的象征。尤其在部队当兵戴表就更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纯朴的炮长 刚到连里,就听其他老兵说起我们车张炮长的故事。炮长个子不高,73年入伍的老兵,忠厚老实,性格平和,很少生气。 还是炮长当新兵刚刚下连不久的时候,星期天一大早,获准假进县城的炮长就开始忙碌,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坐着班车就进了城。 晚上回来战友忙问: “进城都干了什么?” 炮长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其中一个老兵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险中“仙人跳”
我们坦克团的兵最容易犯两种错误,一是翻车掉沟烧坏发动机什么的,这些都是技术错误,咱们暂且不表。今天要说的是另一种错误,即:只要有饮食男女的地方,甭管是过去今天还是将来,这种错误就会持续不断地发生,就是另一种错误----性错误。当年把男女发生不正常性关系叫男女作风问题。今天却把它当做爱情无罪,甚至可以很出彩叫二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夜半迷魂记
站哨也会遇到不干净的东西,而且是让我碰到,所描写的一些情节也许会让你毛骨悚然,你可以放弃不看,就让我慢慢道来。 那是在1977年的初冬,我所在的部队全年训练已经结束,兵们终于可以休息一下准备年终总结。一天上午,值班员急促哨声让我们迅速从宿舍冲出,扎腰带配枪集合完毕直奔营部,三个坦克连队几乎同时到达营部,团长站在营部台阶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