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的风格

小时候就喜欢做一个写者,大了就总是说:老了再写就有时间了。有时间了就该把记忆中的那些捡起来,给自己,也给那些和我一样喜欢生活的人
正文

为了那刻骨铭心的爱 (雪嫂怀念大雪8)-南方之行2

(2008-10-03 10:18:33) 下一个

为了那刻骨铭心的爱 雪嫂怀念大雪8

 

南方之行2

 

到了上海,我们在愚园路附近住下。大雪对这一带很熟。他说他的亲戚曾住过这里,以前常来串门。。。

 

我以前自己来过几次上海,因为不懂上海话哪儿都不敢去。这次和大雪一起来,我就有了靠山。他领我到处转,除了外滩,东方之珠,还去逛商场。买了一大堆衣服,箱子越装越满。我知道这一箱子里的东西,大雪最在乎的就是那把藏刀,所以就把它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我的手提包里。

 

在上海转了几天后,大雪说要去杭州。早晨到火车站一看,还真有票。而且是快车,到杭州只有一站。

 

我和大雪兴高采烈地上了车。车上人很少,车厢显得宽敞明亮,清洁整齐。大雪和我正在夸这上海的火车也比其他地方的好的时候,只见车长和乘警带着一队人来到了我们座位前。乘警很严肃地对大雪说:“哪个是你的包?”大雪一看他那态度,眼睛就瞪起来了。我赶紧暗中捅他一把,同时指一指我们的包说:“这个就是。”

“拿下来!”他一句话,后边就上来一个乘务员将我们的包给拿了下来。乘警把包打开,将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了出来。最后他拿出一把装在朔料筒里的花折伞,看看大雪很严肃地问:“这是什么?”

看他那一脸严肃,我禁不住笑了出来:“这是折叠伞呀!”

他又看了看我们,无可奈何地转身领着这一帮人走了。

 

我和大雪都感到莫名其妙:“为什么只检查我们呀?” 

正纳闷呢,我们车厢的乘务员笑眯眯地走了过来。坐在我们身边问大雪:“你是新疆人吗?”

大雪哭笑不得地说:“这都哪儿跟哪儿呀,我什么时候变成新疆人啦? 回头他自嘲地对我说:“早知道我像新疆人,去卖羊肉串儿好了。。。”

乘务员说:“我跟他们说你不是新疆人,可他们不信。。。现在不是疆独分子到处搞爆炸嘛!”

这回大雪明白了他们为什么查我们的花折伞了:“噢,我这新疆人就用这折叠伞炸火车呀? 也太小瞧我了。。。”

乘务员走了之后,我对大雪说:“你一会儿是加拿大人,一会儿又是新疆人,我现在都不知道你是谁了。。。。”

大雪苦笑着说:“真是冤枉啊!”

 

到了杭州我们住到了浙农大。那里有我以前的同学和同事。其中一个当院长一个当副校长。听说我们来了,都要请我们吃饭。第一天是副校长请,在学校餐厅。第二天是院长请,也在同一个餐厅。第二天吃完饭后,服务员拉着大雪不让他走。我对大雪开玩笑说:“连这里的服务员也看上你了。”

说了半天,大雪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服务员不让他走。原来前一天的饭钱没付。服务员记不清其他来吃饭的人,只记住了大雪。真相大白之后所有的人都笑了。我的一位老同学上前跟那服务员开玩笑说:“昨天晚上是X校长请客,你连校长都不记得,怎么就记住他了呀?是不是看人家长得帅呀?”回头他又对大雪说:“看来你只能做好事,不能做坏事,做坏事你是逃不掉的,哈哈!”

 

我和大雪都很喜欢杭州。大雪特别喜欢吃那里的特产 油炸臭豆腐,那味儿我连闻都闻不了。

西湖对面有个饭店叫‘楼外楼’。看了那饭店的名字,大雪禁不住吟起了那人人皆知的诗句:

山外青山楼外楼,
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
直把杭州作汴州!

大雪陶醉地说:“杭州是真美呀!难怪有这样的诗句。。。

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咱们在这儿吃午饭吧!”

“我还以为你只吃油炸臭豆腐呢!”我笑话他说。

他笑嘻嘻地说“这叫文化, 懂么?。。。”

 

在杭州我们去了很多好玩的地方,除了西湖,苏堤,灵隐寺,还有苏轼博物馆,秋瑾纪念馆,岳飞墓。。。大雪对苏轼博物馆情有独钟。他滔滔不绝地给我讲了许多有关苏轼的诗和故事,最后一定要在苏轼的塑像前照张相。我说从照片上看没有人能知道这是苏轼的像,他挤兑我说:“除了你这没文化的人不知道,别人都知道。。。。。”

 

离开杭州那天天气很热。我们把所有的东西都装到箱子里,准备托运。我一定是忙晕了,顺手把大雪的那把藏刀也放到了箱子里。。。

 

到了火车站,托运的行李要经过安检。我们的行李刚一过安检的传送带,就从安检室里冲出一个穿制服的人说我们箱子里有一把刀。我马上意识到是大雪的藏刀。。。。

我小声对大雪说:“你的藏刀被他们发现了。。。”

安检人员一看我和大雪说话,愣了一下,问:“这刀是谁的?”

大雪很冷静地说:“是我的。”

“你是新疆人吗?把证件拿出来给我看看。”

大雪掏出了他的工作证。

“噢,汉族?我以为你是少数民族呢!少数民族可以佩刀,汉族不可以。这刀得没收。。。”

我一听就急了:“这刀是一件很珍贵的礼物。。。”

“这是统管的器械。。。”他非常严厉,没有任何可说服的余地。

 

上了火车,我垂头丧气地对大雪说:“你不该是新疆人的时候被人当成新疆人,该是新疆人的时候你又不是新疆人了。。。”

我想大雪一定比我更惋惜那把藏刀。但看我一脸失望的样子,他笑眯眯地说:“问题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该是新疆人,什么时候不该是新疆人。这一路都把我给搞糊涂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我看要当新疆人,我也只能烤羊肉串儿。。。哈哈哈。。。”

看我还是不高兴,大雪认真地说:“其实那把刀被没收了也不是什么坏事儿。安徽农大的那位老师说那刀是用来格斗的。因为在刀刃和刀柄之间的隔片上有一个孔,他说那是放血用的。那刀放在我手上,就我这脾气,说不定会出事儿呢。到那时候你该后悔了。”

他这么一说,吓了我一跳:“噢,天哪,真的!这么说还幸亏他们给没收了呢,要不然还麻烦了呢。。。”

他笑了:“可不是,这回高兴了吧?别因为这点小事儿把咱们这次出来玩儿给搅了。。。”

 

大雪就是这样,无论他自己的心情如何,总会把我从低落的情绪中及时解脱出来。。。。

 

- 待续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0)
评论
ASPENHSU 回复 悄悄话 來洛杉磯也來找我們哈﹗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加州花坊的评论:
谢谢你,娘家人!我一定会去找你,也要在试试我的酒量o(∩_∩)o...哈哈
加州花坊 回复 悄悄话 县过来看看你有没有回应我的留言,就看到娘家人三个字,我很高兴你吧我当成娘家人,你有什么事要帮忙,或者想找个有同样经历的人说说话,就给我发个悄悄话。点击我的头像就成。保重。你什么时候来洛杉矶住我这儿,请你去吃东北酒家。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6898的评论:
谢谢你,6898!我很懂打字慢的苦衷。忙就别写帖了。我知道你一切都好就好。保重!
6898 回复 悄悄话 读这一篇又让我想说,不得不借用大雪的话,大雪和雪嫂真是“幸福的人那”。雪嫂,如果你觉得杭州游太美好而不忍独自去还是不要去了。 
我最近忙的不亦乐乎,加上打中文很慢,未能留下只字片语,但心里天天记挂着雪嫂和大雪,那天还在午餐桌上跟同事提到大雪和雪嫂呢。。。 
祝福雪嫂和大雪,祝福你们一家。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hairycat,就因为看了你的贴,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大雪笑眯眯地对我说:“没想到你还会写呀,我还以为你不识几个字呢?”
我说:“是呀,我就用我识的那几个字写”
接着他又说:“写得挺好,接着写吧!”
早晨起来,想起他那笑眯眯的样子,心里暖洋洋的。。。。

菊花J,wowaninhome,喝白开水健康:谢谢鼓励我,我会慢慢写的。。。
redwest:你说的很对,我就是这样让大雪活在我的世界里。
wxcqq,邻家玉妹:很高兴,至少这次能让你们有一点笑容。让你们为我们流那么多的泪,实在过意不去。
加州花坊:总觉得你跟我很近,像是娘家人。。。
闲人Filiz,尔尔:能从我们的故事里体会到我很幸福,不枉此生,对我鼓舞很大,谢谢理解!
begratiful:欢迎你们家里做客。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mingyue14的评论:
亲爱的TH,
谢谢你常来看我。更谢谢你将那首美丽的诗译成中文。多年不接触日语,很多汉字都读不出来了。喜欢那句“NAKUNAIDE KUDASAI"
仍在调整中,等过一段我会与你联系的。问GA好,感谢他多年的关照!
liu-fu 回复 悄悄话 臭豆腐是令人恶心。回家时到街上一走,到处都是臭豆腐味。
刚到东北时,觉得朝鲜族的明太鱼也恶心。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点点滴滴的小事情你都回忆得那么温馨那么美好,大雪一定是很成熟的好男人,你把他写得这么得仔细又风趣,雪嫂真是个好细心的妻子,是很相配的一对夫妻。很感人,继续写。
喝白开水健康 回复 悄悄话 大雪又被你写活了,一幅美丽的夫唱妻随的和祥画面!太喜欢看了。
尔尔 回复 悄悄话 多好的回忆啊, 让人读了觉得很温馨, 好象你们就近在眼前.

有着这些回忆, 和大雪这样的男人有过十几年相处相知的缘分, 真的不枉此生了.
mingyue14 回复 悄悄话
错了 是"亲爱"的 ,经常日语和汉语的写法混在一起 ,所以易出错字,抱歉!
mingyue14 回复 悄悄话 心爱的YZ:
您好 虽然近日未联系,但每天都来这里看您,读您的每篇新作,写的好,我和GA永远支持,关心着您。只是一定保重身体!其实,大家不了解您,您很有才华!这是同学中公认的,只是一直忙于专业研究罢了。我们相信您!
另外,现在全日本流行着一首歌,我想也一定适合您。与GA一起译成汉语 一并传给您,或许对我们都有所启发。


千の風になって 千缕清风

私のお墓の前で 泣かないでください
请不要在我的墓前哭泣悲伤,
そこに私はいません 眠ってなんかいません
我已不在这里长眠静躺。
千の風に
我已成 那清风,
千の風になって
已成那 千缕清风,
あの大きな空を
在那 广阔的天宇中,
吹き渡っています
自由地展翅飞翔!

秋には光になって 畑にふりそそぐ
金秋送爽,我成万缕阳光,撒向田野 亲吻稻香;
冬はダイヤのように きらめく雪になる
数九严冬,我成雪花,晶莹剔透闪銀光;
朝は鳥になって あなたを目覚めさせる
清早上,我成小鸟儿,将您唤醒,轻轻歌唱;
夜は星になって あなたを見守る
到夜晚,我又成一颗星,用深情目光 将你守望。


私のお墓の前で 泣かないでください
请不要在我的墓前哭泣悲伤,
そこに私はいません 死んでなんかいません
我并未逝去永远活在你心上。

千の風に
我已成那清风,
千の風になって
已成那千缕清风,
あの大きな空を
在那广阔的天宇中,
吹き渡っています
自由地展翅飞翔!

あの大きな空を
在那无际的天宇中,
吹き渡っています
自由地 展翅飞翔!

乐曲请参照下列网页
http://jp.youtube.com/watch?v=fCY5SQXQByQ

我想大雪在天国一定是同样的心情,他希望您们母子平安幸福,并支持您写好您们的爱情回忆录!

上海 杭州还应该去,带上小雪球 ,也是对大雪的纪念啊!
其实我很想听到您的声音,但考虑到您很忙,还是等待一段吧!
每天会在这里与您相见!
代问小雪球好!
TH
闲人Filiz 回复 悄悄话 "大雪就是这样,无论他自己的心情如何,总会把我从低落的情绪中及时解脱出来。。。。"
你很幸福!
加州花坊 回复 悄悄话 你一定很忙吧?我觉得我都盼了好多天了。一下子过来果然看到新篇。大雪有个好性格,什么时候还的东西都有好的一面,大学就是那个善于发现另一面的人。慢慢写来,保重身体。
wxcq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邻家玉妹的评论:
This episode is about their trip to Shanghai and Hangzhou, two of my most familiar and favorite cities
读起很亲切, 很感人, 也有点伤感... I hope Xiesao will revisit these two cities with your son in the near future


begrateful 回复 悄悄话 大雪性格真好呀,还特别沉得住气。可以看得出来,他很宝贝雪嫂的:)
wxcqq 回复 悄悄话 又等到了一篇。 一个活脱脱的大雪跃然纸上。 雪嫂还真挺会写的。 我边读,边笑,
边流泪...
redwest 回复 悄悄话 回忆是一种思念,虽然那个人不会再回来,可他的神态、他的一举一动、他给你的依赖和温暖、永远都在你心里。
山菊花 回复 悄悄话 哈哈~~~这刀的故事还挺曲折:))

嗯,大雪是挺像个新疆人的。
好看,慢慢写!
hairycat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大大雪球的评论:
雪嫂MM,谢谢你!我想说,如果你不太忙,请继续写你的文章,用你的文字,延续大雪的文学生命。

我想,在天上,他会笑眯眯地,高兴地,看着你写!为了你们的爱情,加油!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凛子的评论:
我想你很懂我。在我眼里大雪永远都是一个好丈夫。。。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hairycat的评论:
hairycat,谢谢你刚出来就来看我。我觉得你听有性格的。喜欢你的新头像。
artcity,在那次旅行之前,我从没意识到大雪长得像新疆人。。。
泉水,我很怕旅行,很怕去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想我不会再去杭州和上海了,会想起许多不该想起的往事。。。
邻家玉妹,谢谢你的那些美好诗句,很受启发。
流沙随风,谢谢你的鼓励!
小泥山,欢迎你!我现在离酒桌很远。。。
Huizh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hairycat的评论:
So glad you are back. I couldn't find. Why changed your picture? I like the one you and your Mom (is it correct?)
小泥山 回复 悄悄话 雪嫂,

很喜欢你的文字,处处是真情。累了,就慢点写;不过,写出来,又是一种释放,让你轻松,对吗?无论如何,望你多保重!

每个人身体的寿命都是有限的,但人的生命可以通过爱而永生,因为爱是可以转播的。把大雪的爱传播下去,你就战胜了夺走他身体的死神。雪嫂,加油!

PS 我在酒桌上,和你一样“出色”:)
hairycat 回复 悄悄话 回复huizhi的评论:
猴子,你好旧没去看我了,想死我了!打PP。
hairycat 回复 悄悄话 雪嫂MM,嘻嘻,我去狂人的园子捣乱,被WXC行政拘留几天,刚被放出来,就来看你。真不喜欢她老那样骂人,就去那里气她了.

好稀饭你的文字!也稀饭你这个人!
流沙随风 回复 悄悄话 写得越来越生动了!
凛子 回复 悄悄话 “大雪就是这样,无论他自己的心情如何,总会把我从低落的情绪中及时解脱出来。。。。”这就是你非常幸运,让人羡慕的地方。你知道吗,有多少夫妻,不把自己的怀心情强加给对方就不错了……
每篇都在看,期待下文。
泉水 回复 悄悄话 没想到还检查得那么严格啊。下回带孩子轻装重游上海和杭州吧。
artcity 回复 悄悄话 这个故事很真实,大雪长得真像新疆人。多保重!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huizhi的评论:
huizhi,谢谢你的真情。我的确感到有些累,还是悠着点儿好。。。
琼宇,南山松,谢谢你们常来看我。
笑脸,你的每个帖都能使我想起一些往事。。。。
Deana, 谢谢你的美誉!
Deana 回复 悄悄话 你的文字真好,再现了一个生动的,魅力十足的大雪!你是坚强的,理性的女人,真不容易,敬佩!Take care!
huizhi 回复 悄悄话 雪嫂,谢谢你,让大雪依然活在我们中间。我真的希望你一直这样写下去,可又心痛你,怕你太累。请答应我们一定多多保重,为了大雪,也为了所有爱你们的我们。

很感谢你给我的留言。请你不必一一给大家留言,我知道你有太多的事要做,一定很累、很累。有时间多休息、休息。请代问小雪球好。
~-~ 回复 悄悄话 大雪像太阳,走到哪里哪里亮...

雪嫂像星星, 柔和的闪烁着爱人的光芒...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板凳!

很有趣的经历,谢谢分享!
琼宇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谢谢分享!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