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的风格

小时候就喜欢做一个写者,大了就总是说:老了再写就有时间了。有时间了就该把记忆中的那些捡起来,给自己,也给那些和我一样喜欢生活的人
正文

配乐朗诵 《天边的思念》- by 大雪的好友

(2009-08-20 21:03:09) 下一个





【天边的思念】

作者 大大雪球 朗诵 老贼

是一个很特别的女人,认识她纯粹是一种偶然。那天聊天室里的人特别多,我从“七十年代 ” 一直到 ” 三十而立”像鱼一样游了一遍,都感到很无聊;于是,我决定在朋友的名单里看看谁在线。那些平时都是恨不得不吃不睡的网虫们,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一个都没上来,我看着那些干瘪的灯和没有表情的字符,恨不得把他们吃了。忽然,美国安娜上来了,她在我的小窗上说:

“球,我们听歌去吧?!”

“去哪儿?”

“大舞台”

“好吧,但大舞台有一个台独家伙,老是捣乱。”

“他要是在,我们就逃。。。哈哈哈哈,现在是共军怕国军呵。”

网上这个时间一般都是在国外的中国人,要不就是自己一个办公室,要不就是看老板不在偷偷来玩玩的,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正在找工作的家伙,也有一些在家里带孩子,老婆、丈夫出去工作的男、女“作(坐)家”;有时,国内那些下岗的工人 和学生们也喜欢泡到很晚。果然,大舞台里一片掌声,一会儿是有人给这个献花,一会儿又是谁和谁在潜水。。。。。。热闹,这就是网络,这就是聊天室。美国安娜喜欢唱歌,一会儿她就打 1 要麦了,她一连唱了三首,大家也是掌声一片,鲜花满屏幕。一个叫点点的要麦,她也唱了几首歌。很快聊天室里就形成了两个人的歌迷阵营,就是那些潜水的也都冒出来了,女歌手的背后,多半是跟着一堆像苍蝇一样的男人,一会儿,这两派就各捧各的歌星,没有一点儿立场的歌手,很快就会头昏脑胀。他们这里正在打得很热闹的时候,一个叫芒的要麦说:

“ 我可以给大家唱几首歌吗?”

“ 当然可以了!”

接着就是一片欢呼,欢呼过后,我听到一个甜甜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了出来。她先唱了一首:《枕着你的名字入眠》,一缕清新淡雅的女声在聊天大厅里回荡,刚刚还是沸腾的聊天室,一下子变得宁静了许多。好像战争停止的空隙,一会儿人们像缓过劲来样,又是献花,又是掌声的布满了屏幕。很多人都在不停地打听着她的名字。。。。。。于是,我也给她发去了一个加为朋友的邀请;但被她拒绝了,她说她从来不加陌生人为朋友,也许以后熟悉了大家再加为朋友罢。,几句不淡不咸的话就把我给打发了,有意思。就这样,我们也算是认识了,但从来就没有约过在一起玩;偶尔在大厅里碰到也是礼貌地打个招呼。

夏,是我的老乡,我们也经常在一起泡网。她是一个近呼吁单身的女人,因为她的老公正在和她打离婚。要离婚的女人心情自然烦躁,所以老是看到她在聊天室里泡。夏的文笔很不错,高兴的时候就给大家读上一段她写得散文、游记什么的。也有一些在网上泡的闲男人网客到处追随着她,为此,她还很是得意了一番。我也有几个固定的网友:鱼、安娜、雪儿、安儿、风云、落叶、 92 、苯和呆。我们这些家伙一聚到一起就是唱歌打闹,冬冬在美国,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家伙,他有两大特点,一是唱歌是要开着视频,二是认真地唱歌,认真地跑调。有时候跑调跑得让你哭笑不得,为此,我们有一个规定,冬冬唱歌不得超过两首。我们喜欢自己开一个聊天室,有的时候也跑到朋友开的聊天室里起哄,我和这些孩子们混到一起也显得年轻了许多,所以,有一段时间几乎天天泡在网上,搞得老婆怀疑我是不是网恋了,弄得我也是哭笑不得。安儿好说自己是什么老祖宗,哈哈。。。搞得一些不认识她的人经常为此吵嘴,一天,安儿又旧话重提,于是,激怒了一个家伙,于是又是一场大战,那个家伙找来了他的同伙,这些网上的玩主都备有各种炸弹,一时间,聊天室里炸弹横飞,我们很快就纷纷败下阵来。问过安儿后才知道,原来她在很早以前有一个什么大杂院,都是一些老人在一起谈天,因为安儿是个小孩子,她就老是没大没小地说自己是什么老祖宗。我责怪安儿为什么不去上学,老是泡在网上,许久,没有听到安儿回答,再后来,我也就是很少见到安儿了。为此,我也有一点内疚,总觉得安儿是不是生气了呢?有一天,快嘴的臭鱼告诉我们,说他看见安尔在另外一聊天室听歌,大家都说为什么不和我们在一起了呢?鱼说他不知道,但鱼无意之间告诉我们说安儿是一个患小儿麻脾的住在旧金山的小女孩儿。这样,我才恍然大悟,想要找到安儿和她道歉,但从此以后,聊天室里再也没有见到她。为这件事情,我郁闷了很久,渐渐地我不再喜欢和他们打闹了,去聊天室也就是听一听他们唱歌。

加拿大的秋天和冬天的间隔很短,叶子还没有完全发黄就已经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我整理好院子和房子里的落叶后,就一边上网,一边照看着店面。入冬之前是人们比较容易感冒的时节,这几天,来买药的人特别多,洋人多半喜欢买中国的中草药来治疗癌症等疑难病症,尽管没能治好,但那也算是最后的一点希望而已;中国来买的主要就是小孩的止咳糖浆之类的药。下午的时候,来买药得人渐渐少了起来,我也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网络中去了,这是一天中我最轻松的时刻。我挑了一个大家常去的聊天室,潜在那里听歌,今天的芒,一连唱了很多首歌,嗓子都有一点唱哑了,但她还是一幅不管不顾的样子,于是,我的好奇心驱使我要搞个清楚,平时听芒唱歌老是还没有听够,她就客客气气地让给别人,今天她是怎么了呢?我试着敲她的小窗,但她的小窗是锁死的,于是,我就在大厅里给她发信息,终于,得到了她的回音,我问她:

球:“今天是一个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芒:“没有什么,只是喜欢唱歌而已。”

球:“可你平时不是这个样子?”

芒:“平时的样子我自己都不知道。”

球:“还是休息一下吧!”

芒:“这对你很重要吗?”

球:“那倒不是,只是。。。。。。”

芒:“我是不是有一点麦霸?还是太难听了?”

球:“都不是,只是感到你应该休息一会儿。”

芒:“是,是啊,我是应该休息了。”

说过这段话,芒就突然下了,看着她那盏渐渐暗去的灯,我的心好像有一点儿堵得慌。一连几天,我都没有再见到芒,好像我又犯了一个错误,但我不知道错在哪里?只要有时间,我都会到一个个聊天室里找她,有的时候也问一些熟人,但大家都没有见到芒。。。。。。在她失踪了大约一个月以后的某一天,鱼狠狠地在敲我的小窗,这个臭鱼很烦呵,我赶忙应对完一个顾客后,就打开了小窗,看到臭鱼给我的留言“芒出现了,在 < 三十而立 > 唱歌呢,快去!”《三十而立》已经人满为患了,没办法,我只好让臭鱼拉我进去,臭鱼很不情愿地费了很大劲才把我拉进去。一个熟悉但略带疲惫的声音飘进了我的耳朵里

“ 我把我的心交给了你 / 我就是你最重的行囊 / 从此无论多少的风风雨雨 / 你都要把我好好珍藏 / 你把你的梦交给了我 / 你就是我牵挂的远方 / 从此无论月落还是晨起 / 我日夜盼望你归航 / 我会枕着你的名字入眠 / 把最亮的星写在天边 / 迷茫的远方有多迷茫 / 让我照亮你的方向 / 我会枕着你的名字入眠 / 把最亮的你写在心间 / 寂寞的远方有多凄凉 / 让我安抚你的沧桑 / 你把你的梦交给了我 / 你就是我牵挂的远方 / 从此无论月落还是晨起。。。。。。” 这歌声像一缕轻柔的泉水涌入了我的心中。

一曲歌声落下后,我敲开了她的小窗,我没有再去问她那些天去干什么了等等,只是送去了我的问候和关心,这样,我们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朋友,我知道她住在德州,有一个听话的儿子和顽皮的女儿,丈夫在大学做教授,她博士毕业生后找到了一个公司的工作,但第二个孩子生下后她辞去了工作,现在是专职妈妈。一来二去,她教会我很多广东菜和煲汤的做法,也教我怎么样耐心教育孩子,有一段时间,妻的工作不怎么顺利,心情也不是很好,她就开导我们,还举她丈夫的例子,我在那段逆境中得到她细心地帮助,真是受益匪浅。很快,这个冬天过去了,盎然的春色把天气变的亮丽起来,妻在美国的大学谋到了一个教授的位置,我们全家沉浸在这种幸福的欢乐中,于是,我也把这个好消息也告诉了芒。那天,她很高兴地祝福了我们,但言谈之中,我感到她似乎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也许,我只顾着自己高兴了,在分手的时候,她说她的哥哥就要来美国看她了?

球:“为什么?是他来出差吗?”

芒:“不是。。。。。。”

我感到芒的口气有一点吞吞吐吐,但我又不好进一步问她什么,这样是很不礼貌的。过一会儿,芒说:

芒:“球,我可能要有一段时间不能来玩了。”

球:“要去度假吗?你说你丈夫要去欧洲,是不是你们全家都去玩呢?”

芒:“嗯。。。不是,球,是这样,我一直都不想告诉你,但这一次也许就是生离死别了!”

球:“你说什么?”

芒:“我知道你会惊讶,也会担心,我就是怕你担心我,才没有告诉你,但我现在还是想告诉你。很小的时候,我就得了一种血液病,那个时候家里没有钱,我也没有那么严重,我读书很好,妈妈爸爸都以为我能有出息,我大学毕业考托福,出国读硕士、博士直到结婚,但这些年我的病越来越严重,医生说我必须换骨髓才可能活下去,我哥哥这次就是来给我捐骨髓的。”

球:“芒,我太惊讶了,为什么没有早告诉我呢?”

芒:“早告诉你只能增加你的担心,什么也做不了,我不喜欢别人同情我和为我担心。”

球:“成功的把握是不是很大?”

芒:“也许,但我会尽力活下来的。”

球:“需要什么帮助吗?”

芒:“这里的医疗条件很好,我要去纽约的一个医院做手术,经济上我们有保险,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只是不能和你唱歌,和你聊天了。。。。。。”

球:“这个时候你还说这个,一定要坚强啊!”

芒:“球,谢谢你,你是一个好男人,对你的儿子不要老发脾气,小孩就是要有耐心才行。和你相处的日子非常愉快,以前,我只是来唱歌大发那些难挨的日子,上次离开你就是去检查血液,做一些必要的处理,现在一切都好了。”

球:“芒,别说得像生死别离一样,上帝给了我们相识的机会,上帝还会让我们这种友情走下去的,坚强一点。”

芒:“球,谢谢你!我丈夫也这么说,他说你是一个难得的好人。要是以后有机会,我们两家人聚到一起玩一次好吗?我会努力争取这个机会的。”

球:“芒,我下乡的时候很艰难,我不知道在那个地方我能活多久,但我还是坚信我能够活下来。”

芒:“还是谢谢你,球!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谁都免不了会有那一天。我想得开,孩子也都大一点了,他爸爸就是没有了我,在美国大学教授带孩子也没有问题。我这些年陪他风风雨雨也闯过来了,最难的就是我们读书的那些日子,晚上我还要去打工到很晚,但我们还是有了今天,球,相信我,你也会很美好的!”

球:“芒,谢谢你给我的鼓励和帮助。我也感谢上帝给我的这份礼物,我会好好珍藏的,芒唱一首歌好吗?就唱那首《枕着你的名字入睡》”。

我们回到了大厅,芒打 1 ,要麦,于是,我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把我的梦交给了你,你就是我牵挂的远方。。。。。。”芒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得到过她的消息,一年多来,我一直去那个网站寻找,打开留言都是一些不再相干的朋友,只是没有了芒,没有了芒的日子一切都变得空空的。我不知道她现在睡在哪里,打开我们过去的聊天纪录,一遍遍读着那些逝去了的记忆,感觉是退去了的潮水,一点点斑驳了走过的脚印,于是,怅然是浮在水面的帆,摇摇晃晃地寻找着远方的岸。芒,如果我的祝福能够使你平安,我愿每天为你祈祷;如果我的思念能够让你睁开双眼,我愿每一个夜晚的梦里,都回荡着你的歌声。。。永远的怀念。

10.18.2006 嘉真于美国明州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8)
评论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采心,终于找到你了,还得谢谢罢了,没有他办不成的事儿!
采心,你和大雪来往的时间虽短,但一直是大雪的知己。我还记得大雪是如何忍着病痛给你回帖。
大雪走后,我觉得你的痛近乎我的痛。
其实在上个星期就想将你的文章转贴在这里,一直没能找到你。
今天收到了罢了的EMAIL, 我就迫不及待地将你的文章贴上了。谢谢你!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花姐,南山,鲁人兄弟,谢谢留言。你们的关心使我感到安慰。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雪嫂,刚刚在罢了兄那里,踩着众兄弟姐妹的肩膀等上高台,激赏了那轻颺飞舞的漫天大雪,没有哭,只有笑——因为知道那样才有资格过来抱抱你……

摘一段留在那里的话给你:

当我沿着楼下众兄弟姐妹用感人的文字砌成的阶几逐层而上时,我双眼潮起,心海翻腾。——谁说生命的消亡只会带来逝者如斯的悲沉?我们岂不是早已被大雪那充满了爱的生命,连接和凝固成了爱的阶梯?!

于是,在我凡俗的日历上,有一个日子已被大雪刷新。——8月21日不再仅仅是个令人心痛的日子,它已因为爱、牵挂和鼓励的汇集,成为我一年中心中又一宝贵的复活节……

“谁将平地万堆雪,剪刻作此连天花”——大雪,知道正在漫天飞舞的你,正以自己独特的生命,对我们诠释着何为 时无间,空无间,生死无间。

笑着仰望你,我的朋友!


加州花坊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章,总会有思念的朋友不知在那里了,我们都要珍惜那曾有过的。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
鲁人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嫂子,谢谢大雪!

有友如此,含泪犹笑!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晓青的评论:
晓青,谢谢你!知道你常来,无论留言与否。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鲁人的评论:
鲁人,大雪要是知道你来看他,一定会高兴的。我还记得你在美华文学的头像呢。你是大雪敬重的朋友。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流沙随风的评论:
流沙,其实我们一个多月前就回来了。
一直都很矛盾,有好长一段时间我不敢上来,每次都很伤心。可这里又是我寄托哀思的地方,又很想来。今天借着这个特殊的日子,发泄一次。引来了这么多的好朋友,老朋友,很欣慰。
你说的对,一切都过去了,要好好的走下去。谢谢你的鼓励!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丁香结的评论:
你的网名让我想起大雪。你的美声美色让我想起当时的大雪,及他的网友们。今天再重听这篇朗诵,仿佛觉得最后一段是我写的。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怀念大雪。
鲁人 回复 悄悄话 芒,如果我的祝福能够使你平安,我愿每天为你祈祷;如果我的思念能够让你睁开双眼,我愿每一个夜晚的梦里,都回荡着你的歌声。。。永远的怀念。

眼角有点湿润了。
能感受到大雪那时的心情,能感受到他的善良和重情谊。
谢谢老贼的朗诵!
流沙随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大大雪球的评论:

前几天就来过,还以为你还在国内呢。我知道从国内上文学城的博克还是有困难的。刚才是一个网友告诉我你回来了。相信我,大雪的朋友很多很多,一如既往地关心他和你的朋友也很多很多。

我想,假如这天边飘来的声音里带有大雪的愿望,那一定是大雪希望他的妻儿擦干眼泪,继续前行。

我想,“子弹划过就划过了,蝴蝶来过就来过了,人生走过就走过了,我们还能做什么?

除了更好地活着,除了美丽地回忆着。”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丁香结的评论:
丁香MM,多谢指教。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流沙随风的评论:
流沙,久违了。知道你今天会来的,谢谢你对大雪的一片真情!
丁香结 回复 悄悄话 缅怀文采飞扬、和善阳光的大雪老哥!
流沙随风 回复 悄悄话 以前就拜读过,今天再听一遍,恍如隔世。

“如果我的思念能够让你睁开双眼,我愿每一个夜晚的梦里,都回荡着你的歌声。。。永远的怀念。”

是的,这是天边飘来的声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