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的风格

小时候就喜欢做一个写者,大了就总是说:老了再写就有时间了。有时间了就该把记忆中的那些捡起来,给自己,也给那些和我一样喜欢生活的人
正文

留白处尽是雪- By 悉采心 (ZT)

(2009-08-25 17:23:31) 下一个

(悉采心是文学城的美才女,也是大雪的网上挚友。这里转载的文章是采心在大雪辞世一个月时写的。每每读起,我都很感动。采心的文章使我意识到当我在为大雪的离去感到撕心裂肺时,那些热爱大雪的远在天涯海角的网友们和我一样痛心。将采心的文章转贴在这里,除缅怀大雪,还借此感谢所有热爱大雪的朋友们,更谢谢采心!) 

                                             

留白处尽是雪——写在大雪过世一月整

 By 悉采心 (ZT)

 

     知道我回来的时候,你已不在那里。

     然而,我仍然选择在你的笑容中先行离开,用我脆弱的心去拒绝告别。

         我曾在每日清晨为你祷告,三百多个日子后,上帝却执意要提升你。透过灵魂的眼睛,我看到祂要在生死一瞬间使你成圣,像落日后满天的霞光,像碎晶里一地的璀璨,可我的肉眼却不忍睁到最后。死亡对我来说是一种陌生的别离,请允许这最后的一程里没有我送你的脚印,请允许我在你生命画卷就要折合前,放弃了自己的那一笔。

         我选择了留白。因为,留白处尽是雪。

         那雪随着我假日的旅途,四处飘散,是酷暑里我心中的六月雪。我知道他在慢慢地解体,慢慢地融化,成露成珠,汇成我心中的眼泪。

         透过泪水,溯流而望,我见你从时间的另一端走来,于去年的五月。

        那是我刚“进城”不久的日子,对文学城的新鲜感,岂止是刘姥姥进大观园——“逛城”的心理年龄,最多也就是她手中牵着的板儿。

        怯生生东张西望间,偶然看到了曾宁的那篇《聒碎心乡尾声》,跟着她优美而感性的文字,被一个诗情画意而又温良乐助的大雪抓住了眼睛。

       正读到滋味处,文章却突然风云骤变,说大雪得了肝癌,是晚期。全文在那句“满山遍野的大雪啊”嘎然而止,我呆在那里,心绪于大雪那宽厚的人格与残忍现实相冲突的交叉口处,转不过弯来。

      你那句“那满山遍野的大雪呵”仍然让我记忆犹新,后来呢?大雪他好吗』——这是我在曾宁原创文章后的第一次跟贴。对照当时那篇文章的题目和内容,这句话显得词不达意,生硬唐突。 

      『“他现已经两次手术做完。对了,他的笔名就是大大雪球”』。她意料之中一般,平和地回答我……

    就这样,顺着曾宁的指引,我找到了大大雪球的博客。


    几张生活照,把我带到了一个高大健壮的东北汉面前。对于一个东北长大的丫头,那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亲切形像,有如见到了至今仍然生活在东北老家的、我那一米八七的哥哥。照片上的大雪时而英气勃勃,时而斯文诚厚,张张酷毕,让我怎能忍心同那些我随着传道士们在医院见过的、脸色发绿的肝癌晚期病人联系起来!

   不知何时,我坐在电脑的屏幕前,默默地合起双掌,闭上眼睛,开始祷告。我在默祷中看到自己像一个无助的小孩子一样,扯住上帝的衣襟,向祂求救。

   之后,我又从束之高阁的旧书中,找出那本尘封已久的《荒漠甘泉》。教会的牧师说,那本书是一个安慰的使者上路前,必备的精神食粮。

   就这样,我开始每天泡在雪屋里,听大雪唱,听大雪讲,读他的诗,赏他的文。可不知不觉间,我心中准备的那些安慰话,变成了轻飘飘的、羞于拿出的棉花糖

      同以往我读过的癌症病人不同,大雪在他博客里,很少正面直白他自己的病情。他总是把关切的视点,放在自己周围病人的身上,或以轻松怡然的笔调,来“喜庆”自己治病的景况。他用细心捕捉来的生活亮点,去驱赶自己命运的黑暗;用点点滴滴生命中的美好,去中和掉自己的苦难——

   『在医院的后花园,我遇见了一位美国小姑娘,她坐着轮椅,头戴一个MP3的耳机,一副陶醉的样子。在这个医院接受治疗的都是癌症患者,这样一个花一样的女孩子,难道也。。。。。她和我一样的病情,接受的是同样的治疗,而且,在同样位置上,她已经接受了第23次手术,每一次的效果都很好,但她还要接受第24次手术治疗。她说:“我要忘记我是一个病人,我在珍惜我生命的每一个时刻,只要容许,我就会沉浸在忘我的音乐中。” 』

 『我在治疗期间,曾经和一些癌症病人相处了一个月有余,他们的乐观,常常令我惊讶和敬佩!大家按照各自不同的时间,去接受放疗、化疗,相互碰面的时候,问候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今天感觉好吗?”只要听到了“ Good! ”这句话,大家都会为他由衷地高兴。在我们接受治疗的大厅里,放有一面小钟,只要今天谁是最后一个疗程的最后一天,他都要去摇动那个钟,一旦钟声响起,所有的病友和医护人员,都会为他鼓掌并高呼“ Congratulations! ”。』

 『躺在医院的手术床上,医生让我放松,再放松,因为,这是一种最新的治疗;我说:可以唱歌吗?"医生说:"当然可以."于是,我唱起了那首<牵挂你的人是我>.手术结束后,医生来看我时说:"我听不懂中国话,但我知道你的歌儿是唱给你妻子的."一霎那,妻那张疲惫的脸默然转向窗口,转向我们相濡以沫的空间。』

    不仅如此,大雪还在他博客里,神闲气定地论生死,谈婚姻,探讨人生重大课题,仿佛患病的人不是他,仿佛生死线上的人不是他。他将极致的苦难远远推开,却将乐观,坦诚与放达移为近景。“雪屋”里的气氛很快地异化着我的角色,让一个想去安慰的人反得安慰,让一个想去鼓励的人反得鼓励,让一个还没来得及从怀里掏出“粮食”的人得到了反哺。大雪以其人格的光辉,为我点燃了雪屋的桔灯。
     
  2007的感恩季中,我在文学城看到了林韵、罢了、风中秋叶联合发出的文章,题目是
《 让生命怒放 --- 文学城网友致与生命奋战的大雪 >>。读完后,我立刻有种“发现队伍”的感觉。我鼓足勇气,在跟帖处写上了我的心声:

    『韵妹妹,谢谢你的美善——这是我心中很久的期待——用我们的心为大雪围成一间护房,里面是永不枯竭的爱,鼓励和安慰……』


  2008年的春天,是大雪生命的最后一个春天,也是我一生中永远难忘的春天。大雪是我在这个春天里的意义和方向,我同众“雪粉”一起,守望着他生命中《雨后的阳光》,等待着他坎坷后“石板上的舞步”,期盼着他实现《春天的梦想》。让我深深感动的是:他以如履薄冰的生命,同众网友一道,顽强而积极地互动着,一起完成着一个春天的童话——

   『悉采小妹妹,谢谢你一如既往的关心我!』

   『问好,采心!竹笋一直在吃,希望都能给我良好的帮助,谢谢你o(_)o

   『这是我近来看到的最精彩的诗歌,在言语中体会,伴随着悠扬的乐曲,感动了一颗难以平服的心。。。谢谢。刚刚从医院回来,就收到了这份礼物,真的很幸福。』

   『把你的这首诗歌搬到我哪里了,不生气吧!o(_)o...

   『那些花开了
    那些无声的希望
    满山遍野的歌声
    模糊了眼睛

    只有脚步是坚定的
    一个季节
    又一个季节
    种下了梦和希望

    等待春天
    等待绿色和花朵的绽放
    每个人
    每个早晨
    不放过一缕阳光……』

   『 我们的幸福在天上
    所有飞翔
    都是我们的向往
    为了把手交给另一个陌生的手
    为了心和心永远的碰撞
    我们把微笑
    永远悬挂在天上 

    ……

    ——LA 的五月,茶花枯谢,木棉飘零,无计春留住。偶然间,在网友的文章里,我看到Luna姐的留言,说大雪的病情正在恶化。

    不愿梦醒的我,一个人关到卫生间里,向上帝伸开双手——呼求的话语尚未出口,泪水却簌簌而下……

    孩子放假后,我匆匆地买了机票,提前了我的假日旅程。

    临行前,先生问我是否要带上手提电脑,我背着身子,使劲儿地摇头。追问我问什么不要,我熬不过,终于趴在他的肩头上,抽泣着说:“大雪,大雪他不行了,再也没法儿‘网住他了’,我不想在这里等着那个坏消息,也不要看电脑,让我戒网、让我留白吧!”

    先生搂着我,良久,叹了口气说:“ 神仙人间留不住,神仙人间留不住……不过我想,大雪他既然不是常人,不管你走到哪里,带不带电脑,上不上网,他都能让你感知到他的情况。”

    ……北京798厂刘人岛的画室里,我对正在向我推荐墙上漆画的销售小姐说:“今天来,我只想看画家那幅有着大块大块留白的《江天山水风雪里》。”

    小姐里里外外地转了一圈后,出来告诉我:那幅画不在这里,应该是已被什么人收藏了。

   “可前两天的电话中,你们还明明说它在这里。”我心里开始莫名地激动。

    不想,她指着橱窗里印成了邮票的另一幅国画说:“上乘的画作都不可能长留,就说这幅《浮云山霭莽苍苍》吧,05年搭载神舟六号升空后,就再也没有回到过这间画室里。”

…… 来到车上,发动车子,却不知道往哪里开。我仰在椅上,望着头上北京那少有的蓝天,心里伤感地问着:大雪,怎样才能让你不够那么好,怎么才能阻止上天执意要收藏你?

 ……奥运村的水立方里,运动员正从十米高的跳台上弹起,在空中做最后一轮精采的表演。我忽然间就想,其实,生死的距离有时无非就是跳台与水面间那一瞬间,而人生的跳台上,又有几人能像大雪一样,在生命这最后一搏中,翻转得如此镇定如此勇敢如此出色……

     林跃、火亮双双登上了金牌领奖台,观众席上一片骚动,摇旗呐喊——可我分明听见自己内心激动欢呼着的,还有大雪的名子。蓝天之上,穹宇之中,我仿佛看到大雪正站在属天的领奖台上,以婴儿一般纯净的笑容,接受着上帝的奖牌。

     国歌高奏,五星红旗冉冉升起。我的热泪滚滚而下。

   “妈妈,你怎么哭了,这么爱国啊!”——女儿伸出小手,试着帮我擦泪。

    我摸着她的头,想告诉她什么,却又什么都没说。

    留白处尽是雪。

    那雪素白晶莹,无根无叶,蓬勃飞舞,是世界上唯一能在严冬里盛开的——天宫花。


(采心悲书于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一日,大雪过世一月整)

 

[打印]

 

由悉采心张贴 @ 2008-09-22 12:18:29 (523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8)
评论
hermionexx 回复 悄悄话 雪嫂,你好,我很久没有来这里了,不敢留言,因为每次上来都会让我泪流满面地离开。
几年前偶然的机会看到大雪的blog,很佩服他和病魔抗争的乐观精神,后来看到你的帖子说大雪走了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为你们全家祝福,希望你和孩子可以开心幸福的继续生活。。。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晓青的评论:
晓青,谢谢你常来光临。新年好!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BTLI61的评论:
师弟,谢谢光临!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流沙随风的评论:
流沙,谢谢光临!新年好!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采心,见到你很高兴。新年好!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加州花坊的评论:
花姐,谢谢想着我。HAPPY NEW YEAR!
BTLI61 回复 悄悄话 There are many years i have not been canadian home for Christmas holidays. When i saw snow scattered in the sky and ground, purely white world, i was melting myself into it. LIFE IS IN PATTERN WHAT WE ARE IMAGING.I just thought 'BIG SNOW' maybe just lost himself into the snow and forgot return to colorful world that people beloved is wait for...
流沙随风 回复 悄悄话 过来看看大雪;
祝节日快乐!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雪嫂,问候你和小雪

佳节快乐!
加州花坊 回复 悄悄话 雪嫂,今天是感恩节,你好吗?祝你节日快乐!保重。今年感恩的事情多多,体会是:人从出生就行在风浪之中,但是靠神就会有平安喜乐。愿神保佑你全家!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在首页看到大雪去世消息的文章的时候认识了已经不在了的大雪。再读这篇文再一次感动,为大雪、为雪嫂也为所有至今依旧惦记着大雪和雪嫂的网友们!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雪嫂,好久没见你登录了,惦念啊

月前发给了你一个QQH,有时间查收一下

问候嫂子和小雪球!
苗青青 回复 悄悄话 我同意罢了写的话:

“我很想说我懂你
但是我知道
没有人会真正知道
你的挣扎与企盼
你的伤痛与失落
你的彷徨与神伤
你的绝望与无助”

网友们都恨不能帮上大雪和你什么,却感叹能力有限。

每逢佳节倍思亲,这种感觉只有自己才有深深的体会。圣经说“我们的软弱有圣灵的帮助,圣灵亲自用言语无法表达的哀叹为我们祈求”。最能理解体谅人的是上帝。

当言语无法排解, 当哭泣声达至天庭,神便接过了我们的重担,从重负下释放了我们。他不愿让这个重担压垮我们,愿意我们平安幸福。 这是我最近经历的事情和读经的体会,和雪嫂分享。

祝愿雪嫂国庆中秋平安,健康, 快乐!愿神保守赐福给你和小雪球!

虔谦 回复 悄悄话 时至中秋,来问候雪嫂...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雪嫂,因为上周末赶文,没能到处“溜达”,今天才看到这篇——惶愧于姐姐的溢美之言外,也再一次被文中的大雪感动——感谢姐姐,让我于大雪逝世一周年后的今天,于“雪屋”里重温文中的那些往事……

在病痛的折磨中高举着健康的心灵,在枯萎的生命中绽放出蓬勃的梦想之花,这是大雪留给我们的精神遗产。虽从未与之谋面,他已成为我今生最难忘的友人之一。

坚强地抱抱姐姐,抱抱坚强的姐姐,为了坚强的大雪!

期待着你和小雪能来LA 做客。



加州花坊 回复 悄悄话 在人他走了,在神他又走上了一个新的旅程,大雪的灵魂永在!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感人至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