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的风格

小时候就喜欢做一个写者,大了就总是说:老了再写就有时间了。有时间了就该把记忆中的那些捡起来,给自己,也给那些和我一样喜欢生活的人
正文

静谧的冥想

(2008-03-04 09:14:10) 下一个

静谧的冥想

——为英国作曲家杜普雷大提琴曲《殇》而作

谁的表情

从凄切委婉的乐曲中走来

坐下,感受着温暖的忧伤

感受着
一丝无奈的悠扬

手穿过夜空的寂静
抚摸着闪烁的星星和月亮

抚摸成为一种习惯

把久远的记忆想起

然后,遗忘

嘘!
不要说话
这一刻,所有的语言都是多余的
所有的梦
都在寻找爱的篇章
我们沉醉
为了倾听,为了让
心的翅膀飞翔
遥远的是梦幻
遥远的也是希望

风刮来了雨的脚步

雨淋湿了心灵的向往

只有眼睛还在寻找

坚定在梦幻深处的阳光

2008 年 3 月 4 日嘉真于美国明州

 【mp=200,30,1http://blog.voc.com.cn/uploadnew/2007-04-05/1175759543_5119.mp3/mp)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大雪,为你写了新诗,有空去看看,
谢谢你的“冥想”给我的感动
问安!

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803&postID=17621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林姑娘好!
海外很忙啊,我看你还跑到我这儿来,谢谢了!
林韵 回复 悄悄话 这一刻,所有的语言都是多余的
---------

是啊,许多时候真的感到语言滴苍白,只有用耳听,用心去体会,用灵魂去感受。。。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历史上伟大的音乐家和伟大的乐曲,都是在悲愤中得以释放?
感受是最奇妙的,因为那一刻只有你才能领略到其中的美妙。
问好,采心!
问好,梦南山兄!谢谢你的支持。呵呵,有些言过其实了!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大雪,也是在上礼拜的一个晚上,我坐在洛杉矶橙县的Segerstrom Concert Hall 里,听年轻的钢琴家李云迪来演绎百年前的肖邦。

从他敲出第一个音符起,人们便在俱寂中乘着音乐,跟定了他,去感受伟大的肖邦。观众在那清澈的音准、精准的音量、饱满的音色中陶醉,更在他手指下流出的悲愤和空中萦回的忧伤中感动,就如大雪所说:这一刻,所有的语言都是多余的……坐下,感受着温暖的忧伤”……

我们常常在忧伤中才得以与一个伟大的灵魂相会——“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艾青这样说过。忧伤有时是一种爱,是一种悲悯情怀,是心灵间的印证,也是超越忧伤本身的起始……

也想,42岁就走了的杜普雷,是不是把超越忧伤的弦曲,正奏在天上?

问安!
梦南山 回复 悄悄话 看了你的诗,又听了这首乐曲,真是美焕绝伦!
大大雪球 回复 悄悄话 写这首诗是被这首美妙的乐曲征服了,谢谢o(∩_∩)o...
我们经常被生中的一些事情感动,有的时候是被自己,
于是,我们就这样不停地记下来,知道我们的感情枯竭,会有那么一天吗??
northbamboo 回复 悄悄话 好诗!看见你还在写,为你高兴!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