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斯人已逝(之三:Tony)】

(2023-11-25 17:40:51) 下一个

斯人已逝(之三:Tony

我十几年前进公司的时候,Tony就已经在了。他跟我是一个部门,不同组。他是个黑人小伙子,圆脸、厚嘴唇,当时30多岁,是很和善的的一个人。他原先是高中毕业,作为后勤工人被公司雇佣的。我们公司有一个不错的规定,即如果雇员业余时间上学(专业跟工作或公司方向有关,硕士或硕士以下学位),公司学费报销。Tony利用这个政策,社区大学得了一个associate degree,后来成了研究部的技术员。

我跟他第一次打交道是我到公司的第一年,他差一点让我“栽了”。我那时新近加入公司,表现积极,努力为公司解决技术问题。我主动要求对公司一个很重要但长期不稳定的模型进行改进。此前一年,直接使用该模型的研究员和一个技术员刚刚被公司解雇。这两位不是(或没有能力)在技术上解决问题,而是伪造数据,结果被我们的合作伙伴、一家著名的德国公司发现并反馈给我们,并永久解除了与我们公司的合作关系。这件事上我们公司不仅经济损失巨大,而且很丢面子。

我独自干了大半年,对参数进行了大调整,终于有了突破。如果验证无误就可以定型写新的protocol了。作为验证,公司要求让一个人用我的实验参数blindly进行手工测定。恰好那几天另一个组的Tony不忙,就让他来做。我向他交代了手工测定的几项主观标准和注意事项。然而,他得到的结果让人大吃一惊,它显示我的改进几乎没有进步。老板问是怎么回事,我说不会啊,我做了好三遍,虽然对自己不能blind,但不至于这样离谱啊。于是老板又找了另外两个人去测定,他们的结果与我高度一致,谢天谢地。我后来得知,Tony对测定标准掌握不好,有些细节看似不复杂,但似乎超出了他的能力,不怪他。

在进公司的头几年,我经常在第一线做实验。有时候实验需要帮手,自己组里的人那段时间忙,就从其他组借人打下手,Tony有两次又成了我的帮手,也让我对他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我很快发现他这个人比较勤快,不迟到、不拖拉。他住得比较近,跟我一起干活的时候,他每天比我先到实验室,把他能做的准备工作做好了,这样开始每天的工作就很顺当。工作中间我们有很多闲聊。他告诉我是阿拉巴马长大的一座小城长大的,那个地方没有什么机会,于是多年前他就跟他的女朋友一起到北方来。他们还没有正式结婚,但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他说等小的一个长大一点,就考虑正式办一个婚礼。

各种闲聊的细节我大多忘记了,但记得我们当时聊了不少加州Jaycee Dugard被绑架案。这是一件非常轰动的案件,18年后终于破案,媒体上广泛报道。我们两人都从媒体上了解一些大致的情况,于是互相交流一下。他对这桩奇案始终觉得难以置信,多次感叹 It’s really craz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Kidnapping_of_Jaycee_Dugard

除了有限的共事,我们平也就是每周在走廊或饭厅里面见面打个招呼,偶尔聊几句天。那两年,Tony的女友在家里照顾孩子,一家四口就靠他当技术员的收入,是比较困难的。大家都知道,凡是周末或节假日公司里有加班的机会,Tony都争取拿到。很多时候,他可能是每周工作6天的。

大约是在2015年,有一天刚吃过中午饭,公司突然通知,我们这个分部所有的人马上去会议室。进门一看,从总部赶来的CEO神色凝重。大家面面相觑,莫非是宣布把我们都解雇?不是的。CEO告诉我们:早上得到警方的通报,Tony M. 卷入了一起发生在阿拉巴马的枪杀案,目前在逃。警方分析他逃回北方的可能性不大,但不能排除。任何人如果接到他的电话或者看见他,立刻报警…… 犯罪细节我不便披露,散会。

大家无比震惊,这样一个好人怎么会开枪杀人?在后来的几天里,大家通过Tony在公司里的好友Dave和公司的八卦大王Tracy,了解了事情的大致原委。原来,事发前三个月,Tony的女友带着两个孩子回阿拉巴马的家乡去看她父母,按计划是两周以后就回来。可是她把时间反复往后推,Tony觉得不对劲,就请假回去看,发现她与过去的情人似乎又恢复了往来。他让她立刻一起回北方,女人不从,找了些理由,说她过些天就带孩子回去。

Tony一人返回,黯然神伤,每日借酒消愁。他期间跟Dave有很多交流。 Tony的女友从来没有长期的工作,近10年来主要是他一人养家。他很想踏踏实实当个family man DaveTony多次在他面前泣不成声 …… Tony每天打电话到阿拉巴马,苦苦相求。然而终于有一天,女人对他说,你死了心把,我不回去了,我们的关系结束了。于是Tony从银行取出仅有的少量储蓄,连夜开车南下,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见到她以后,一番剧烈的争吵,然后Tony当着两个孩子的面向她连开数枪。Tony杀人后开车逃离现场。警方四处抓捕,但没有线索。

又过了一段时间,公司那边传来消息(应该是来自警方),几周后,在德州的一个荒野发现了Tony的车,但人依然是杳无音讯。警方怀疑他可能逃到墨西哥去了。但是Dave认为不会的,他说他了解Tony,那种情况下他肯定是不想活了。他应该是找了个安静的地方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Tony就这样人间蒸发了。现在,公司里的老人儿偶尔还提到Tony,并为之叹息。我有一次说,如果没有枪,这样的的悲剧或许是能够避免的。Dave并不同意这种看法,他说一个人要是想走极端,总可以找到方法。当时聊天的几个同事大多认为,Tony的悲剧在于,他连婚都没有结,就养育两个孩子,还要一心要当family man,长期单方面付出。这种一厢情愿是有问题的。一旦后来一无所得,他就彻底崩溃、疯狂了……

---------

【在论坛上与网友的交流,点入位于底下。】

https://bbs.wenxuecity.com/mysj/294380.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romance/943157.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sxsj/199168.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唐宋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休息一下再回来' 的评论 :
I guess he did have some psychological flaw or weakness, probably due to early experience.
休息一下再回来 回复 悄悄话 Really sad story. Sounds a good man but extremely unlucky.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