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创的天空

这里诗歌和视频都是缘创。每一张图片都是摄影师拍摄的照片。
见你也是缘。希望诗歌照片和音乐能给你带来真实的感受。
https://tinyurl.com/Yuansky
正文

【母亲母亲】至爱的抹布(一)--- 前生今世

(2022-05-14 05:20:32) 下一个

“温柔如斯, 破落如此。前缘将尽,恋三生。” ---05/2022 小k

我家妹妹从前有一块粉红的毯子,是从婴儿床里就开始和她影伴行随的贴身之物。如果红黄蓝三原色告诉我们颜色如何进化的话,多年的光阴,则告诉我颜色是如何退化的。那就是,粉红色的下半生一定是灰色。妹妹的粉红毯子,如今已经退化到一块灰色的大概是原面积75%的抹布了,而且很久已经不起洗衣机的考究。这块破抹布却是她的心爱之物;妹妹爱它,比爱我还要多百万分。尤为令人惊讶的是,这块抹布,自开辟以来,受天真地秀,日精月华,吸得我家多年的烟火气息,妹妹却毫不顾忌,不出门或者没有外人的时候,日夜手持,如道姑拂尘,不离左右。然而妹妹是个大意之人,虽是心爱之物,常常遗落何处,己不知。故此抹布其实经常在地板,地毯,床底下,沙发缝隙以及各大及其需要脑补才能找到的地方露面。为了找到它,安抚妹妹修道的心灵,抹布经常要让我这找东西极有天份,但又有强迫症,极不正常的人精神失常,恨不得在家掘地三尺,找不到抹布我就和它同归于尽。然而,不管如何朝朝暮暮,暮然回首,抹布总不偏不倚,俨然出现在灯火阑珊处,恶心得气死我。

尽管我对这块抹布恨之入骨,然而我不能说什么,做什么。因为年轻的我于娃,犯下过不少伤人的事。所以年老的我常常扪心自问,岁月待我优厚如此,而我毁娃不倦,如今很多事情,还是得由着妹妹自己的心思去了才是。我对妹妹如此依恋抹布,是有着极大的懊悔和反思的。为什么呢?

原因很简单,我从前是一个做事极端喜欢计划,且为了追求科学,会孜孜不倦的人。我养娃时各处觅得不少真经,查过不少文献,也尝试过不少。比如sleep training 这一事做的,我就曾冒天下之大不韪。下面记载了我在认真sleep training的时候,详细的实验记录,记录如下: A年B月C日,D点,哭X分钟, E点,哭Y分钟, F点,继续哭Z分钟.......睡。C'日,D'点,哭X'分钟, E'点,哭Y'分钟, F'点,继续哭Z'分钟.......睡。C''日,D''点,哭X''分钟, E''点,哭Y''分钟, F''点,继续哭Z''分钟.......睡。同此回归N日。 训了几日,我可以画出时间坐标曲线,看到很清晰的具有回归性质的哭的时间减少(其实我没有画,因为统计学的最大成就,乃是凡肉眼可见之差别,以优美的数学公式表达给苍生)。一周左右,大功告成,扔进crib 以后伊立马昏睡,全家还干嘛干嘛。(全家后来都很感激我这个圣母, 此是后话,不表;该regression model可能有普世价值,因已在我家重复两次,不表)。

(此画外音:我当然也记得,当年,我在小黑屋旁边勤恳地记录我的笔记的时候,我婆婆在客厅里大呼小叫,上窜下跳,就差没把屋顶冲破,第二天打包回国了。我纹丝不动,心里想,哼,我的娃,我做主。你的娃当初你做主,留下那么多陋习,害了我一辈子,今天你后悔一下难道不应该吗?你得知道本媳妇我睚眦必报的本质。)

时间确实是非常公平的,只不过当我们生活在某个时间和某个空间的一个坐标点上的时候,永远也觉察不到。很多年过去了,我才在岁月这瓶漂白剂里发现了母爱的缺失带来的后果。当初我对妹妹的睡觉的疏远,她即时已经找到了母爱的替代物,那就是这块和她共渡漫漫长夜的抹布。从最开始妹妹很萌很萌地拖着她的粉红毯子到处晃,到后来妹妹很难看很难看地披着她的抹布到处走,抹布的身影在我家无处不在,俨然是一道讽刺我铁石心肠的风景。哪怕出远门,抹布得一定拿好,成为我的check list上的第一重物。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kirn 回复 悄悄话 爱得不够,才写的。
CBA7 回复 悄悄话 K妹用一块特别的抹布写出了特别的母爱,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