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风猎

冷眼观世界,静心坐井中
正文

那个夏天的邂逅

(2022-06-21 11:06:56) 下一个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我爱着你,却只能默默地看着你,不能和你在一起。
那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
中心路小学附近有一家照相馆掩映在高大的梧桐树里。照相馆有个很时尚的名字:新长征照相馆。实现四个现代化,人人都在新长征的路上。
永远是这家照相馆的一位伙计,他经常骑着自行车出去给客户送照片。一般情况下,对于前来拍照的个人客户,照相馆是不上门送片的,但是对于一些长期有业务往来的单位客户,会提供这样的服务。为此,照相馆专门配置了一辆自行车。
永远是负责照相的师傅,也负责跑片。他年轻,又是馆里为数不多的男人,这样的活,自然落在了他的身上。
午后,出奇得热。街头的瓜贩们懒洋洋地躺倒在树荫下面,不停地挥舞着手里的蒲扇,卖冰棒的老太,只在看到有人经过时,才会有气无力地喊一嗓子:“冰糕冰糕,牛奶冰糕。”街上行人不多,永远骑着自行车去给客户送片,已经骑出去了很远,却又掉过头来,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嗨!”永远跟女人搭讪。
“嗨,是你!”女人回应。
“你好吗?”永远问。
“我很好。”秀丽回答。
女人叫秀丽,是姐姐最要好的同学,也是永远的初恋。永远还单着,秀丽却已经是孩子的妈妈了。大热的天,永远费劲地追了过来,就只是想知道,秀丽过得好不好。错过了的人在街头遇见,一切都不过是徒增伤感。
吃过晚饭,姐姐姐夫来家里看望父亲。永远对姐姐说,今天在街上见到秀丽了,感觉苍老了许多。姐姐悄悄告诉永远,其实秀丽过得很不好,嫁了一个酒鬼老公,喝了酒以后,不是摔东西,就是打秀丽。永远却并没有接过话头,只是沉默着,曾经的心上人过得不好,他不知道那是不是自己的罪过。
接下来的日子,又恢复了平静,永远每天按部就班地上班下班,拍片跑片。他跟馆里那些结过婚的女人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不忙的时候,他就坐在角落里,思念已逝的母亲。想着母亲,永远的心里有了一丝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