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风猎

冷眼观世界,静心坐井中
个人资料
博文
第八章 这天下午快到下班时间,唐旭接到了程雨打来的电话。中考成绩公布了,唐小飞并没有考取理想中的市实验高中,程雨询问该怎么办。唐旭略想了想,柔声说:“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提三个方案,供你和儿子参考。” 唐旭说的第一个方案,既然没考上重点高中,那就去上普通高中,俗话说,“宁当鸡头,不当凤尾”,与其在重点高中里面落在队伍后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清河电视台晚8:00的清河新闻,成为全县人民茶余饭后的笑谈。 当晚的八时播出的清河新闻,时长30分钟。对罗成同志事迹采访占据了前15分钟,其中10分钟是马小莉不远40公里到市中心医院采访罗成同志,其余5分钟是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介绍案情进展,县人民检察院已对犯罪嫌疑人批准实施逮捕,经县委政法委牵头,已经成立由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组成的专案组,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陈医生已经接到袁良院长的通知,下午会有记者到ICU的病房,对罗成进行一个15分钟的简短采访。陈医生一开始坚决不同意,但是袁院长说,这是一项政治任务,所以一定要站在讲政治的高度服务好,配合好。既然袁良院长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陈医生只好说:“好吧,那就15分钟。” 马小莉走在前面,高跟鞋发出“笃笃”的声音,一副旁若无人的神态。江涛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小宝贝,小甜心,小心肝!”清河县广播电视局党委书记张天贵,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脱得精光,恶虎扑食般猛地扑到了床上。“张书记,您轻着点。”女记者马小莉往旁边一闪,却没能躲过张天贵肥胖的身躯,被张天贵结结实实地压在了身子下面。张天贵一把扯下马小莉的胸罩,张口就咬向马小莉左边的那只奶子,一边吸吮,一边发出砸吧砸吧的声音,另外一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罗成清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市中心医院的ICU病房里。当他睁开眼睛,就见到一个女子俏丽的脸庞,朦朦胧胧,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罗成想要坐起来,刚一用力,却感到刺骨的疼痛,忍不住叫出声来。女子轻声说:“不要动。”罗成问:“我这是在哪里?我怎么了?”女子说:“这里是市中心医院,你受了点伤。”“市中心医院,受伤…&h[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县里面的政风行风热线第一次播出,听众就“点名表扬了交通局”,全县重视起来了,县长节目里发话要为百姓做主解决问题,也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小组抓这件事。交通局的领导就急了眼,如坐针毡。局长和纪检书记都找武秀忠谈了话,生怕真查出什么事情来,叫武秀忠赶紧想办法,叫那些违法运营的黑出租赶紧停运。 谈话归谈话,武秀忠的想法却是,拿人钱财,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清河县整治交通及公路三乱工作取得了阶段性进展。7月10日,清河县纪律检查委员会发布公开信息:县交通运输局交通稽查大队大队长武秀忠、教导员胡志国涉嫌严重违纪和职务违法,目前,已对二人依法采取双规措施。关于武、胡二人落马的过程颇具戏剧性。清河县整治交通及公路三乱工作领导小组成立以后,多部门联合开展上路执法行动,重点对非法运营的黑出租进行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唐旭既已向林姗表明了心迹,心中再无羁绊,坦然地拍了拍林姗的肩头,下意识地扫视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柔声说:“好了,好了,让人家看到会误会的。”林姗说:“我知道,可是我怕以后再也不能拥抱您了。”唐旭轻轻移开林姗的手臂,见林姗的眼角处挂着一串泪花,唐旭感慨地说:“林姗,有一次,哦,就是团县委召开大会那天中午,我喝得有些高了,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唐旭默默地坐起身来,光着脚下地,绕开坐在地上抽泣的程雨,没有哄她,也没有抱她起来,径直来到洗漱间。唐旭从里面插上门,打开灯,照照镜子里的自己,左脸已经微微肿胀起来。他用冷水湿了一块毛巾,擦了擦刚才被鞋底抽打过的地方,然后坐在马桶上,又用湿毛巾捂着脸冷敷了一会儿。肿胀疼痛稍稍褪去一些了,才从洗漱间里出来,回到卧室里穿好衣服。程雨已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七章 唐旭在内心深处,是一个极其骄傲而又自负的人。他思路清晰,志向远大,自律自尊,看淡身外之财物,唯一渴求的只是能够获得认可和欣赏。他平时爱观察,勤思考,脑子活,行动快,常常能在工作中轻而易举地出风头,占先机,赢得周围的人的尊重、夸赞和羡慕,可是内心的意气风发却无人分享,无处诉说。一想到要在家里面住上几天,心里不免沉重压抑又隐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