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风猎

冷眼观世界,静心坐井中
正文

官官之事

(2022-06-17 00:12:52) 下一个

趁着还能走得动,辞职下海了,彻彻底底地告别了体制,算是赶上了末班车,要是再晚几年,恐怕就只能去看大门了。前几天,回老东家处理一些善后,与曾经的大老板促膝而谈,他一面咬牙切齿地骂我,一面给我泡好碧螺春,因为少了上上下下的“官系”,我惬意地听着老兄骂,享受着端到了面前的新茶。

一生中,最美好的17个年头留在了这里。即便离去,也是依依不舍。办辞职手续,要一把手签字。两年前的今天,寒冷的冬夜,我在这位享有签字权的老兄楼下,整整站了两个小时,任凭朔风吹打着,挂满了泪花的脸颊。眼泪竟然是能够被冻住的,冻成了冰,再被新落下了泪水融化,再结冰,生疼。

他终于忍不住,从楼上跑下来,接过我的辞职报告,大笔一挥,字透纸背,大吼一声:“滚!”

我不走,要目送他。他不走,要目送我,一向君子般谦谦的他,竟暴粗口:“赶紧滚,滚了就不要再回来,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那晚,我们对酒当歌,酣湑夜半。

他一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我一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碰怀,共饮。从没见到,他的气势如此恢宏,心境又如此悲凉。

他喜军事,我亦毕业于军校,颇多相同癖好。他好酒,且量大,尝与手下,轮番作东,街头练摊。20多年前,我在南方读书时,曾专程去黄埔军校旧址参观,尚记得黄埔的校训为“亲爱精诚”。亲爱,即是要所有的革命同志能相亲相爱;精诚,乃是一定诚心诚意。与他练摊,总想起这个校训。大快朵颐,便想起黄埔军校餐训,那是吃饭前的训律:

“军井未掘,将不言渴;军灶未开,将不言饿;雨不穿蓑,雪不穿裘;将士冷暖,永记我心。”

一把手如此做派,常令多年浸淫于官场的其他官员无所适从。

历历往事,过往烟云。每见一次,他必揭我短,以此取乐,乐此不疲。我并不恼,我说:“你愿意揭就揭,谁让你当哥呢?”

我敬他,是因为他的身上,没有官气。而在所谓的体制内,像他这样没有官气的人实在太少。

古人云:“居官,无官官之事;处事,无事事之心。”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做官,没有那些官场上摆臭架子的事;做事,没有那些处心积虑的心思,“当官不作秀,不把当官当回事,做事讲率真,保持人格之独立。”

有一年的“三一五”前日,星期五,上班时间。一市民去区工商局投诉,买到了假货。工商局接待的人说:“今天不办公,明天是3月15日,你去设立在博物馆广场的三一五现场投诉吧。”

市民把事情反映到我这里。我当天去见这位工商局的官员。官员说:“你也看到了,我们都在忙着布置明天的活动会场,哪有时间受理投诉。”我大怒:“工作日不接待老百姓,让老百姓再跑一趟腿,到现场去给你们作秀吗?”

官场上的一些人,不是怎么琢磨着为老百姓办些实事,总是想着怎么往自己身上揽些政绩;不是想着怎么去帮助老百姓解决些困难,总是想着怎么往自己脸上涂抹些金粉。如果他整日里想的是怎么处理好自己的“官官之事”,就一定不会怀着一颗为老百姓办好事、办实事的“事事之心”。就像是一只下蛋的老母鸡,下什么蛋无所谓,但只要下一颗蛋,必定叫得呱呱响:“个个大!个个大!”

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我作为媒体一员陪着市里某领导去辖区县里山区的希望小学送温暖。驶出高速公路时,县里主要领导,早已将一辆辆黑色的专属坐骑,依照级别顺序,排列在出口处。原本简约的一行,立马就成了一条浩浩荡荡的车水马龙。

赶到希望小学,正值上课时间,全校师生早已经列好队伍,夹道欢迎。领导们迎着摄像机、照相机的镜头,昂首阔步穿过师生组成的人墙,俨然一副救世主作派。

受助的孩子30多个,每人获赠一个书包,一套文具,真心地感到幸福,真心地笑逐颜开。

中午,县委接待处早已摆好洗尘宴,一瓶瓶价格不菲的进口干红,用来招待从市里来的贵宾。地主殷勤致祝酒词:“各位领导不远百里,到我们这个贫困县来送温暖,我们县再穷,吃饭的钱还是有的,干杯。”

客人热情致答谢词:“关心下一代,是我们共同的职责,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让我们为了孩子,干杯。”

一瓶酒,倒六杯;一杯酒,就是一个孩子的书包;一顿午饭,便喝掉了150个书包。如非亲历,绝不会料想“官官之事”,竟能做到如此冠冕,如此堂皇,如此登峰造极。我想,他们之所以如此热衷“官官之事”,无非是因为花着老百姓的税钱,不心疼,维护好“官官之事”,才能办好自己进步的“个人之事”。

1949年3月23日,毛泽东在前往北平的路上对周恩来说:“今天是‘赶考’的日子,进京‘赶考’去。”周恩来回答:“我们应当都能考试及格,不要退回来。”毛泽东说:“退回来就失败了。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

赶考,用什么?用行动。及格和不及格的标准是什么?是老百姓满意不满意、赞成不赞成、拥护不拥护。沉湎于酒杯的“官官之事”,一心只想着自己的“个人之事”,便会忘记进京的“赶考之事”,这样的官员,又怎能经得起考试?怎能考得了及格?

写于2017年12月27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