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周滨游记之三十五:厄瓜多尔游(2013年12月24至31日)

(2022-06-21 16:20:17) 下一个

厄瓜多尔游

 

厄瓜多尔是南美洲西北部的一个小国,比起与之毗邻的哥伦比亚和秘鲁来是个小国,但领土面积与英国相当,人口只有二千二百万。厄瓜多尔(Ecuador)的西班牙名字的意思就是赤道,赤道横贯东西,安第斯山脉纵穿南北,东边是热带雨林,亚马逊河的发源地,西边是漫长的太平洋海岸线和众多的岛屿,中间的安第斯山脉座拥众多的火山,火山平均五六千米高,峰峦终年积雪覆盖。赤道、热带雨林、雪山、和海滨这几组形容不同地理环境的词,在厄瓜多尔可以用在一个地区、一个城市、甚至一天。多元化的地理环境、气候、和人种,这就是厄瓜多尔的特点。

 

我们这次旅行一改过去每到一个国家都要开车转一个星期的惯例,没有租车;就在首都基多(Quito)市旅馆住,以基多为中心,一天去一个地方,放射式地旅行。从华盛顿杜勒斯机场登上南美航空公司的飞机,就感觉是到了外国,西班牙语成了主要语言,英语其次。到了圣萨尔瓦多再转机到基多,就听不到英语了。这也是我们带丫丫来旅行的原因之一,有机会多接触西班牙语。

 

基多是世界上第二高的首都,海拔2850米。第一高的是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海拔3800米。基多市区东西两边都是五、六千米高的山,所以市区建在山谷里,呈狭长状,东西最宽只有2.2公里,南北长到22公里。以前机场在市区,因为地势高,两边又都是山,飞机起飞降落都受限制,载客率不能超过百分之六十。2013年启用的新机场在市区东部二十多英里较低的地方,给基多市的旅游业打开了方便之门。我们到达机场时是圣诞节的凌晨,出租车25美元送到旅馆。夜深人静,路上没有什么车辆,出租车司机毫无顾忌地一路闯红灯过来,我们精神高度紧张,旅途疲劳烟消云散。

 

我们住的旅馆在市中心,离老城区不远。第一天来到城市,要熟悉环境,地图在手,徒步向老城方向走去。天气是典型的高原气候,碧蓝的天空,白云像是从山顶冒出来的烟,总与山峰缠绕着,没有太阳的地方有点冷,但太阳底下又热得燎人。街上穿什么季节衣服的人都有,有披羽绒服大衣的,也有穿吊带背心的。我们穿过集市,人们正忙着为当天的演出搭舞台。街心公园里有溜狗的,踢球的,锻炼身体的,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

 

蓝天白云萦绕着仓山

 

第一站来到大教堂。和其他拉美国家一样,厄瓜多尔多数人信奉天主教。天主教堂都是气派很大,花费三百多年的时间才建好,又历经地震和火山爆发的考验。这座教堂除了礼拜堂不开其他地方都对参观者开放,只要你有力气,有胆量,所有的尖顶都让你爬上去,爬到你脚软为止。从来不知道教堂顶部还有那么大的空间,登高望远,可以鸟瞰老城全景。书上说这是拉美国家中保存最好的老城,街道窄而陡峭,依着山势高低起伏;路旁的房子看得出来是经过返修的,但是外表仍保持老样子,没有高楼大厦。

 

大教堂外观

 

大教堂内

 

大教堂外的街道

 

天马行空的印第安小女孩

 

来到城中心独立广场,一下子感觉置身于人海中,就像中国春节赶庙会。人流从不同的方向汇集而来,又流散出去,旅游客夹杂其中数量不多,都是当地人。小商贩提着爆米花、薯片、刨冰叫卖。我们一问价,一包顶多值三十分的麦芽糖就变成三美元了。糖可以不吃,但是水不能不喝,一瓶水一美元和美国一样。是圣诞假日,但是没有什么宗教气氛,更多的是合家欢乐享受户外温暖的阳光。

 

赶庙会的人潮

 

我们饱餐了一顿当地快餐以后,随波逐流来到公共汽车中转站。我们的旅馆只要往北走三站路,于是就登上了往北走的汽车。谁知它往北走了两站之后一拐弯,径直向南驶去。看到车里一位学生模样的小伙子,丫丫用极其有限的西班牙文和他有限的英文交流,再加上用手机向别人请教,最后他帮人帮到底,陪我们一直坐到终点站,也就是城市的最南端,再转乘另一路能回到旅馆的车才离开,真是一个纯朴的人。我们本来只要十分钟的车程,结果用两个小时才到达旅馆。两个小时中我们从北到南转了大半个城市,看到普通市民的生活区,体会到公共交通的方便,只花了75分钱(一张车票25分,65岁以上和12岁以下的还减半)。回到旅馆,柜台上摆着广告说,参加旅游车带你在城里几个景点转一圈,一个人15美元。我们心里暗自庆幸今天走的冤枉路。

 

我们在网上订旅馆时只知道旅馆的地点安全,没有想到这么方便,书上推荐的几个餐馆就在附近,博物馆也是步行距离。第二天早晨来到国家博物馆,展览室并不大,多数介绍使用西班牙文和英文。厄瓜多尔的历史很简单,就分两个时期,西班牙占领前和占领后。占领前一直追溯到石器时代,大约不超过二十个家族部落的印第安人,逐渐繁衍开来。从发掘的石器,陶器,到金属制品的金银首饰来看,印第安人已经很发达了。一具保存完好的木乃伊女尸,衣服上的装饰纹路清晰美观,放在今天也是一件上乘的纺织品。展品中有些金器,都是近年出土的,才能得到保护。印第安人信奉太阳和月亮,认为金子象征太阳,银子象征月亮,死后脸上盖一张金面罩,表示身后仍然得到太阳的保护,采金炼金都是为了做这种饰品。只有西班牙人来到以后,金银本身才有了价值。西班牙人疯狂掠夺当地的金银,把印第安人制作精美的金银饰品放在火里熔化成锭,带回西班牙。今天能保存下来的展品堪称凤毛麟角。从展品上看,到十六世纪印第安人有国家,有疆土,有农业,有手工业,就是没有文字,没有文字记录下来的历史。同时期墨西哥的玛雅文化,秘鲁库斯科的英卡文化也是缺少文字遗产,考古学家对那些文化怎么研究都是猜想。可见文字对人类历史的发展是多么重要。中文虽然学起来很困难,但是我们民族从中受益是不可估量的。

 

接着来到了新城市中心公园,其中有个热带的植物园,各种花卉草木争奇斗妍,更有一块农产品地,里面种的各种土豆和玉米。玉米是印第安人对人类的巨大贡献,玉米从美洲传播出去以后。解决了世界上多少人的饥饿问题。土豆也是一样,传到美国以后变成了巨大型的,但是这里的土豆种类繁多,有的很小像我们见过的山药豆,有的细长,吃在嘴里味道像水果。走出公园就是一家超市,和美国的超市没有两样,但是有很多我们没有见过的水果,我们借此机会把每种水果都买两个,回到旅馆一一品尝。得到的结论是,好吃的水果就那么几种,没有流传推广出去的肯定不好吃,要么太酸,要么籽多。

 

奇珍异果

 

晚上乘出租车去城市北郊的长途汽车站探路。出租车司机乔治很会拉生意,他问知我们是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要去什么地方后,就要我们包他的车。我们不知道行情,要了他的名片,答应和他联系。讨价还价的过程都靠丫丫有限的西班牙语。回到旅馆问过旅行社后,知道乔治给的价钱还是合理的,于是第三天由乔治带我们去基多市西北部的民都(Mindo)地区一日游。

 

A: Quito; B: Mindo; C: Pululahua; and D: Mitad del Mundo

 

乘缆车穿过热带云林的顶端

 

和你们说了多少次了,这里是云林不是雨林。在路上丫丫有些不耐烦地和我们说,但是我们仍然不知所。热带雨林我们见过,热带云林这个词却是第一次听到。车子出了城以后,走了一段高速公路,然后就沿着盘山公路转,好在不是往上转,是往下转。从海拔3000米降低到1500米,有高原反应的梦华和丫丫都感觉轻松多了。两个多小时到达民都。这是一块占地四万五千公顷的自然保护区,藏在高山中的丛林。乔治直接把我们送到缆车旁,省了我们走十公里的上山路。缆车将我们送抵对面的山头,下面分两条路,一条要走50分钟,看一个瀑布;另一条看几个瀑布稍远一点。我们决定先走50分钟的。

 

路是沿着山崖开凿出来的,山崖壁长满了青苔,青苔上又长草开花,全然看不见土和岩石。另一边树木参天,树皮上也长满了青苔,青苔上缠着草和藤,藤的根须从树梢挂下来像天然的帷幕,阳光只能从它的缝隙中钻进来,万籁俱寂只闻鸟声。

 

茂密的热带云林

 

寻找云林里的一个大瀑布

 

云林中没见过的果子

 

这周围的景致和热带雨林一样,只是没有雨。说到雨,我们在波多黎各雨林行走时就被瓢泼大雨浇过。所以来之前,看天气预报说基多天天都有雨,我们特地买了三件雨衣,每天都背在包里以防万一。走了有一个多小时了还是没有看见瀑布,丫丫一个人走在前面也心慌了,等我们一起走。终于听到水声,看到人影,瀑布就在眼前,我们是今天第二批来参观的人,前面来的人正在换衣服。通向瀑布的独木桥正在修,几个当地人搀扶着我们过桥。这块处女地之所以能保持都因为来参观的人少,等我们乘缆车回去时参观的人不超过十人。

通往瀑布的最后一关

 

走了两小时终于见到了瀑布

 

和司机在镇子里吃了顿饭,人人都吃当地的鱼。这个地方有三条河,很多人来这里住,爬山,观鸟,漂流,是年轻背包族喜欢的地方。离开时抬头远望,上午还在山顶缭绕的云层变厚了,沉下来,已经遮盖了大部分山头。回去的盘山路是向上走,穿过云层时仿佛在下雨,车窗需要不停地刷。我们停到一个著名的火山口,据说这是世界上最深的火山口,人称地球的肚脐眼。可当时云层笼罩,就像站在大雾之中,十几米外的人都看不清,更别提肚脐眼了。终于悟出云林的道理,早晨海风把湿冷空气吹到山顶变成云,云层里的湿度很大,但没有大到形成雨,年年如此,天天如此,山林就在云的眷恋下成为云林。

 

停在赤道公园我们进去转了一圈,在零纬度线的标记前照相。据说当年建这个标记时没有GPS,所以标准点离这个标记差了一点点:240米。

 

赤道公园

 

第四天星期六,我们去基多市北一百多公里的奥塔瓦洛(Otavalo)集市。这是厄瓜多尔最大的集市,我们一早赶到长途汽车站时等车的队伍已经有上百人了,每十分钟一辆车,井然有序。绝大多数是当地人,像我们一样旅游客不到百分之一,相当比重的印第安人,他们长相没有什么特别,但是穿着很漂亮,女的都是白底绣花的上衣,黑色长裙,黑头平底鞋,脖子、耳朵、手腕上戴满了金色饰品,排在我们前后的都是印第安姑娘。车票极便宜,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只要2.5美元。

 

排队买票人山人海,但秩序很好

 

A: Quito; B: Otavalo; and Lago Cuicocha

 

到了奥塔瓦洛之后先去看附近的火山湖(Cuicocha)。大火山爆发后形成的大火山口变成了大天池,其后小火山爆发的岩浆继续喷发,在湖的中心形成小山岛。整个水面的形状像荷兰猪,所以这个湖就称为荷兰猪湖。不少人到这里参观。我们乘游艇环绕荷兰猪一周,湖水清澈见底,岛的周围栖息着各种水鸟,这是自然保护区,不能捕鱼狩猎,是动物的天堂。

 

荷兰猪天池边留影

 

回到集市就淹没在人海之中,横竖几条街都摆满了售货摊。到午饭时间了,丫丫决定和我们分开,她坐在一个摊子旁吃猪血炖土豆,我们在另一个摊子吃猪蹄炖土豆。烤玉米、烤鸡很吸引诱人,但我们最中意的是煮蚕豆,四十分一包,还给点肉酱似的调料,吃着就想起鲁迅家乡的五香蚕豆。市场中纺织品占主要地位,当地出羊毛,从最二十年前的一家毛线店,到现在大集市交易,逛集市的主要是当地人,还真大包小包的买东西,我们这样的外国人多数是看热闹。

 

丫丫在吃她自己买的猪血炖土豆

 

在基多我们有了乘出租车和长途车的经历,还没有乘火车的经历。1908年厄瓜多尔就有了火车,使基多到海边第二大城市的路程从十二天缩短到十二个小时。但是泥石流和洪水冲毁了多段铁轨,政府没有资金修复,现在长途的商业铁路运输基本停止,只有几段短途运行供旅游用。第五天要去的南面的俄伯利彻(El Bolichi)有火车直达。我们没有预定车票,一早就来到火车站碰碰运气。结果运气不好,因为是节假日期间,四节车厢的票都售完了。运气好的是我们遇上了好人。在我们前面排队的先生主动问我们是否需要帮助,他是旅游学校的老师,说一口好英文,很懂这方面的事。他陪我们与售票员说情,有的乘客会在中途下车,由于火车开得很慢,我们可以乘汽车赶到中途站再上火车。这位先生帮我们写下地名,画好地图,最后目送我们上了汽车。

 

A: Quito; B: Machachi; and C: El Boliche

 

为了乘这班火车,我们得换三次汽车,第一次是城区公交车,第二次是郊区长途车。这两次是公共汽车比较顺利。第三次是卡车。我们旅游了这么多地方还没有乘过卡车,会不会把我们放在后面的拖斗里,心里没底。公交车司机把车停在一个十字路口,往后一指,卡车就在路边等着,私家车和公交车衔接得挺默契。这卡车是有两排座位的高级卡车,送到中途火车站只要2美元。这三班车换下来我们对自己的旅游能力感到自豪。提前到达火车站,站台上还有很多印第安的孩子们,他们浓妆艳抹身着民族服装像去参加盛典,当火车缓缓进站时,音乐声骤起,孩子们闻声起舞。原来这些都是火车旅游的一部分。

 

 

马查持火车站和当地欢迎游客的舞蹈队

 

往南去的火车行驶在火山之间,泛美公路这一段又叫火山大道,左右两边排列着十几个火山。我们的目的地在第一座火山寇头帕希(Cotopachi)脚下。火车不紧不慢向前晃动着,六千米高的火山顶躲在云层中,导游说她害羞,轻易不揭开她的面纱。火山下的土地应该特别肥沃,又加上四季如春的气候,到处都是绿茵茵,不是庄稼就是草,牛羊满山坡。从农家的住房最能看出生活水平。书上说厄瓜多过去是南美国家中政治最不稳定的国家,从1830年独立以后更换了一百多个总统,但是她不富有也不贫困,避免了其他拉美国家发生的内战。现任总统实行的新经济政策,货币以美元结算,效果是明显的,首都基多外围新建很多住宅,远郊的农宅也很整齐。

 

在小火车上

 

火山脚下的终点站是国家公园,有饭店,旅馆和野营地。公园里长满了松树,而这些树都是从北美移栽过去的,松树容易生长,高大挺拔,但是吸收地下水快,不易水土保持。真正当地原始树只剩几棵,原始树形同灌木,不成材,但是耐寒耐旱耐涝,有利于水土保持。从长远的眼光来看,不应该砍伐原始树种植外来树。我们在南非参观森林时,他们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且开始逆转,种植原始树,砍伐松林。以此类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对人类的发展是利还是弊,如果没有欧洲人移民美洲,今天印第安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世界是什么样子。厄瓜多尔是美洲国家里印第安人比例最高的,占人口比例的百分之三十四。

 

俄伯利彻公园里一棵当地的老树

 

回程路经小镇马查持(Machachi),正赶上镇上的大集市。整个集市上我们是唯一的外来客。丰富多彩的水果和蔬菜,而且便宜。二十个芒果一美元;从树上砍下来的一串香蕉一美元,我们拿不动,找一串最小的也有二十个香蕉只要50分;一杯现榨出来的甘蔗汁60分,要喝还可以加。人们扛着大包的土豆,大捆的葱回家。这反映了当地人真正的生活水平,幸福指数相对比较高。

 

香蕉是按串卖的:一美元一串

 

马查持集市

 

最后一天是新年前夕,不准备远行,先去参观一个私人美术馆。这是厄瓜多尔最有名的现代画家,有毕加索的风格,属于左派,有一副画把希特勒和美国CIA放在一起,为此美国参议员还提议要对厄瓜多尔禁运。地图上看美术馆离车站不远,但是没想到平面的距离不等于实际距离,美术馆建在山顶上,沿着山路好不容易爬上来,又吃了闭门羹,今天休息。这里一看就是基多的富人区,紧闭的大门里面有游泳池、网球场,房子盖得像迪斯尼乐园。从山顶俯瞰山谷底的基多城很美,还是不虚此行。

 

基多的富人区

 

乘出租车再次去老城,大街小巷人和车辆挤得水泄不通,原来是每年的最后一天,都要在独立广场举行升旗仪式。上午十一点开始,马队、军乐队,仪仗队依次入场,绕场一周,然后奏国歌,升国旗。在这个过程中,小商小贩都停止工作,喧哗的广场顿时肃静。好在仪式不长,广场不大,很快又恢复了热闹的常态。我们参观了据说是拉美国家中最漂亮的教堂,里面是金碧辉煌。还转了老城中另外两座广场:圣番西斯可和圣托多明哥。

 

独立广场上的庆典

 

由圣番西斯可广场遥望圣母像

 

街上到处都在卖黄色的裤衩和女人的头饰等物品,说是穿了黄裤衩过夜新年可以保平安。而新年那天,男孩子打扮成女人招摇过市,路人见了要给他钱,这也是厄瓜多尔的民俗。晚上我们去一家餐馆吃饭,路过居民区,看见一堆人正在烧火,到处都是一堆堆烧过火的灰烬,这也是当地的民俗。他们用面粉和纸做成真人大小的假人,在新年前夜烧假人,人从燃烧的火堆上跳过去,可以把身上的晦气都烧掉。新年凌晨我们离开厄瓜多尔机场,只见机场营业员个个头戴饰物,喜气洋洋。过安检时,两位男扮女装的人手里捧着纸盒要钱,我们当然凑兴给了钱。这个国家给人的感觉就是虽然不富有,但是幸福指数挺高。

 

厄瓜多尔过新年要穿黄裤衩、吃葡萄、烧假人、还有男扮女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