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美国 Moshang USA

独立快捷的时评和美国生活信息咨询
个人资料
归档
正文

佩罗西在佛州购千万海景豪宅,恰好背书了NYT爆富裕左慷他人之慨的报道

(2021-11-23 18:35:01) 下一个

南希·佩罗西在佛罗里达州购入2500多万美元的海景豪宅,准备去FL养老。位置在Jupiter岛,重点线来了,离川普住的地方才20分钟左右????目前该消息虽然还没有大媒体广泛报道,不过推特上已经有多个大V在爆料。

https://twitter.com/MoshangUsa/status/1463313842784686086?s=20

 

这位喊了一辈子反右口号的老革命,却选择去自己各种看不上的红州养老。好一个革命、生活两不误。

 

阿佩嫂最近自我放飞有点急,本月初还参加了一个巨富千金的婚礼,做主婚人。遭遇众网友质疑,这像是要给超富加税滴人么?

 

 

该如何评价阿佩嫂的行为?答案么,连NYT都门儿清。完美应景了不久前《纽约时报》大火的视频,“延安左”曝光富裕左慷他人之慨的虚伪。

 

(以下是视频的文稿整理)

 

纽约时报这几天突然出了一期视频节目,特别火,难得地得到了左中右的共同肯定。

 

我们知道NYT是个日益woke化的左派意识形态的主流媒体平台。如果还有不知道什么是woke的朋友,这里解释一下,中文翻译叫做警醒主义,是种带有统一思想、集权色彩的意识形态,遇到不同的观点立场就cancel你,取消你的发言权。纽约时报此前就把他们几个温和的中间派甚至中左编辑给解雇了,包括知名度很高的Bari Weiss(巴里·维斯)。她是反CRT的主力之一。

 

但是纽约时报这个被几百万人热追的节目里,却主动自爆了左派家丑。总结一下里面说了啥。

 

全美有18个民主党占据绝对优势的州,在州一级层面,立法和行政权都是由左派主导。

 

美国是三权分立,同时由宪法和权利法案确立了州权,每个州有很大的自治能力。举个例子,去年疫情刚刚爆发的阶段,当时美国总统川普建议纽约州州长库默临时封城,这位事事反川的州长就怼总统说,那是中国的搞法,美国不能为了病毒搞禁足令、社会停摆这一套。当然现在回看,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了。

 

那么对于这些民主党绝对主导的州,就无法把社会分配不均、贫富差异极大的现象,把锅甩给右派了,因为共和党在这些地方处于绝对劣势没有发言权。

 

这个报道很坦诚地承认了,现在美国不少大蓝州,在制造社会不均、贫富差异上,其实比他们一直鄙视的保守派主导的红州,反而走在了前头。

 

纽约时报的记者发现,这些蓝州在住房、税务和教育上,其实呈现一个惊人的现象,那就是富有的左派progressive,也就是左翼激进派,他们平常是最为强调低房价、给富人加税、教育平等这些理念的。但可惜只是“口号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实际操作结果上,却恰好是最会保卫自己利益的同一批人。

 

节目针对的不是普通的左派群众,而是特别点名左派里面最富有的那一小撮人。纽约时报说他们最擅长的是举牌子上街喊口号,但是到了具体要动自己利益时候,就显露出来终极虚伪。本质上只是支持分别人的饼,但是当事情追到自己后院的时候,就开始避之不及。

 

这都有具体例子来背书。

 

加州是个房价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州。原因之一,就是加州那些生活在几百万美元豪宅的富人区居民,平常他们是“平价房是基本人权”的口号拥护者,但是每逢遇到地产开发划区的法案,他们就会坚决反对在自己的独立别墅小区附近建立任何居住密度高一点的房屋。

 

这些住户绝大多数都是几十年前就买好房的old money,老钱,他们年复一年反对加建,导致房屋供应越来越紧张,自己小区的房价日趋高不可攀,而穷人区则越来越穷,还聚集大量的流民。

 

以加州深蓝城市San Francisco,旧金山为例,这是美国最富裕的城市之一,也是个最liberal的城市之一。一年增加的就业机会大概60多万,但是增加的住房单位却只有17万。这样大的缺口,自然无法满足新增人口的住房需求。关键是这些progressive平常喜欢把“没有哪个移民是非法”的这些形式主义口号挂嘴上,对边境危机大开国门涌入非法移民、难民这些遥远的事情,无动于衷甚至拿着展示大爱,结果到了近在身边的具体实例上,却是寸土必争。

 

这就是典型的只有在免费的时候才是慷慨的。 但是这种现象在加州极为普遍,尤其是越富裕越liberal的小区,越善于慷他人之慨。

 

接着他们谈到税收问题,发现,在美国,穷人比富人税率倒挂,越是低收入交税越多、越是富有交税越少的州,排名第一位的不是被左派时常爱攻击的红州,却是很蓝的华盛顿州。这个州,是比尔·盖茨,杰夫·贝佐斯前后两任世界首富的老家,结果超富的税率只有3%,工资最低一档的人群的税率最高,接近20%。

 

最后一个例子,来自伊利诺伊州的芝加哥市。芝加哥有着sin city的外号,其实隔着一条河,城市的南北制安状况天差地别。我们知道几天前芝加哥大学刚刚发生了今年的第三起学生被犯罪分子意外杀害的悲剧。遇难的是位年仅24岁的年轻学生。叫Dennis郑(Shaoxiong)。这是位学霸,他就读过成都七中和香港大学,刚刚从芝加哥大学统计研究生毕业的年轻学生,在芝大附近被劫杀。非常让人痛心,本来是阳光朝气前程似锦的生命,却化成一段冰凉的文字,来跟世界谢幕。非常为他的家人难过。

 

但是其实芝加哥作为美国传统的金融中心之一,也有极为富裕的社区,而且是高度支持民主党政策的地方。结果,他们在地方政策上,与自己利益挂钩的时候,比如教育上,大力推行学区的gerrymandering。也就是说如果把芝加哥当成一个大的学区,那么收到的税本是大学区统筹划分,这样那些落后学区也可以被带上来一些,分到一杯羹。

 

但是,这个一边倒支持民主党的地方,却分了140个小的学区,这样超富学区肥水不外流。私立学校富得流油,而穷人区的学校,落魄得需要靠透明胶来破败的窗户。真就成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鲜明对照。

 

一次次的事实证明,这些巨富超富的左派,完全背离自己的理念,在切身利益上,寸土不让。

 

对于纽约时报自爆左派内部的这种言行不一的现象,我们欢迎。毕竟这样的媒体能触及到的人群,是很多自媒体以及早就看穿这些本质问题的保守派鞭长莫及的。只能靠左派自己echo chamber内部经行反思,如果是右派指出这种问题,恐怕只会招来反噬攻击,所以大大欢迎。

 

但是也要看清楚,根本上左派理念的立足点是靠平权,打土豪分田,走到极致会是绞杀meritocracy(任人唯贤)。 只有多去鼓励自强自立,改变命运,激发人的自治精神,才能有持续的未来。这点上,觉得就是liberal与保守派理念的极大区别之一。

 

这个纽约时报的节目,相当于曝光了“延安左”与富裕左的矛盾。延安左就是一类真正理念上的极左人士,他们确实有股子粉身碎骨要把英特纳雄纳尔实现的干劲。有点像AOC那几个人投票反对基建法案,出发点可不是觉得政府权力太大,反而是因为觉得政府福利工程和环保内容还远远不够。

 

这次是NYT的理念型左派看不惯这些口头革命左派的虚伪,才会有这样的爆料。

 

这里也提出一个对每个人灵魂拷问的问题,面对人性的自私和贪婪,与扶贫照顾弱势群体之间,该如何划线找平衡点?

 

解决方式一味地追求结果平等也不是出路,还是要鼓励人自立。而且扶贫也不是只能依靠政府大福利工程,那样容易被一个党派绑架成自己的政治利益交换。民间从来不缺各种善举行为,教会、慈善组织、NGO等等都可以做善事。

 

最后再多说两句“延安左”,他们坚持理念,很多也是在不拥有权力的时候。掌权前可以在延安种鸦片换钱,自己有定力抵御毒品,意气风发革命精神万丈。上台后么,就呵呵了。

 

至于“虚伪”这个人性的弱点,也适合诘问每个人,一生之中,能否坚持理想不随波逐流?考验总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小到在华人群里,有极端分子带风向的时候,你是否愿意面对bully,不以善小而不为,冒着被人网络语言毒打的风险,发出维护理性和正义的声音;大到你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界领军人或者教育界的学霸,当遇到诱惑的时候,你是否能坚守法律的底线,不违背入籍宣誓。

 

看到这里的朋友,愿纯净和原则与您同在,相守一生。

 

Contact/联系方式:

陌上YouTube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陌上美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ugustsun' 的评论 : 有两种可能,一个是左派良心发泄,另一个是极左要夺权,上台以后可能更加狠,更加极端。解决方式还是要警惕政府规模膨胀,要鼓励个人的自治和精神独立,而不要依赖政府的家长制。一定程度的调控和再分配大部分人都是支持的,保证社会有个强大的中产阶级的必须,但是像极左那样的追求结果平等的马克思主义,是反美国精神的。
augustsun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NYT的文章让人看到左媒里也有正义的一派,不完全是为慷别人之慨的虚伪左派做掩护的招牌。佩洛西之流的左派让很多有正义感的左派和中间派倒向右派,成为共和党和川普的支持者,虽然后者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至少不会让大众觉得像傻瓜一样被欺骗。虚伪左派其实就是一群自私自利,惟利是图的狼披着理想主义的左派羊皮招摇过市的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