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随笔集《愿我所爱的信我所信》 第一卷 初信时光(2)

(2021-09-08 08:00:08) 下一个

六、小朋友的信仰(2010-06-12)

昨晚从烧鹅仔出来之后,与W姐妹在她的车内聊了很久,然而直到我回到家并冲完了澡,在旺角雅间里诞生的那种无法表达的莫名喜悦,也依然包围着我,——我迫切地想要倾诉,不是想对哪个人倾诉,而是只想单单地向上帝倾诉……

于是我洗漱完毕,又和W姐妹通过电话之后,大概在今天的零点30分左右,我跪在自己的小床上,有生以来第一次,向上帝做了真诚的忏悔,不过,只有简短的几句话。

下午,接到同行L友的电话,她是个才女,读过很多书,写得一手好文章,我开门见山地跟她谈耶和华上帝和耶稣基督,并热切地告诉她我已经信耶稣了,希望她也能相信上帝,没想到她一拒到底,并质问我:“你是不是有任务啊?”

我一时语塞,不好意思说自己其实没有任务,——我们果然是好朋友,所以彼此说话才会如此直率,然而鉴于我自己面对上帝时也曾是类似的反应,我非常理解L友,因为我始终认为她人品和素养都很不错的。

L友告诉我,她一个关系亲密的女同学的妈妈信耶稣,曾经给她的女同学以及她自己带来不少困扰,她因此对基督徒很是反感。

不久,曾经的一个同事在办公室给我打来电话,说自己闲来无事,很想聊聊天,我于是就把跟L友讲过的一切,重新又对这个同事讲了一遍。

同事认真地跟我探讨了一番基督教和天主教的区别,最后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我虽然是个无神论者,但我是尊重宗教的。”

我说:“上帝不是宗教,上帝是神,——祂真的是神!”

同事不置可否。

此刻想来,我好像在无意之间传了福音。

今天也是我告别偶像的日子……不,不是告别,是永别,——永别了,偶像。

晚上,我对正在台灯下写作业的儿子说:“宝宝,如果妈妈没有记错的话,你前段时间好像问过我,你需要信仰什么,是吗?”

儿子回答是的。

大概一个多月以前,某天初中三年级的儿子放学回家,说今天上课的时候,班主任老师突然问同学们都有什么信仰,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回家问我,他到底应该有什么信仰。

出于一个做母亲的责任,我沉吟片刻,才谨慎地对儿子说:“信仰这个问题不是开玩笑的,你现在还小,先不要考虑自己的信仰,等你长大以后再说吧。”

当时,已经信了将近十一年佛教的我,在最近两个多月以来,正承受着来自基督教的冲击,我自己尚在彷徨当中,如何胆敢为儿子选择信仰呢?!万一选择错了,会伤害他一生的……

然而就在今天晚上,我坚定地对儿子说:“现在,妈妈可以替你做选择了,——你信耶稣基督吧,还有上帝耶和华……”

在圣灵的光照下,儿子的态度明朗而顺从:“好吧,你让我信什么,我就信什么。妈妈,你教教我怎么祷告吧。”

我一时有点手足无措,因为我也不会祷告,而今天凌晨刚刚向上帝做过的认罪祷告,是我今生今世的第一次,完全没有任何经验的,于是我翻开自己正在读的《圣经》,翻到那篇世界通用的著名主祷文让儿子看,并告诉他妈妈会背,随即对他背诵了一遍。

儿子安安静静地听我背完了主祷文,说:“到时候我要用英文祷告,像周杰伦那样。妈妈,哪天你去给我买个十字架吧,要精致的,我以后戴在脖子上,——我上学也会戴着它的。”

周杰伦在他的《以父之名》中,首尾都以英文向仁慈的父上帝祷告;这首歌的旋律、歌词以及故事意境堪称一流,我和儿子只听了一耳朵,就同时受到了震动,并且儿子也被JAY的英文祷告迷住了,想不到今天成了他信上帝的后盾。

教友们曾经告诉我说,我们人类所生的儿女,都是上帝赐予的产业。

我感谢上帝赐给我的这份美好产业,——我的儿子,他宛若一个天使陪伴在我的身旁,给我留下数不清的温暖记忆。

是的,人与人之间首先要有理解,有了理解才会有信任,而有了信任之后,爱就产生了。

儿子理解并信任我,他也非常爱我,所以我说要他信上帝,他想也不想地就信了,——就是这么简单。

但更为重要的,是上帝在此之前兴起的一些环境,比如儿子的老师针对信仰的发问,这绝然不是巧合……可以说,身处我们无神论国家的中小学教师,基本上不可能在课堂上问到同学们的信仰问题,然而上帝借着老师的口这么一问,犹如润物细无声,悄然地唤醒了儿子昏睡的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