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三章 母子童年面对面

(2021-07-01 05:19:12) 下一个

阿板调整着自己树枝胳膊的角度,让如同石头一样结实的眼球,准确地滚落到石头电话的话筒里,没想到从听筒和话筒的深处,突然各自伸出一只细长的手,分别去抓壮壮和阿板。

见此情形他们慌忙跑开了,然而那两只手无限地延长和长大,一只手抓住了壮壮,另一只手则抓住阿板,把他们拽进听筒和话筒的里面,当他们找到彼此时,发现已经来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依然是夏季,不同的是时间一下子跳到了清晨,不宽不窄的公路是柏油铺成的,每一幢红砖砌成的楼房都只有三层高,川流不息的人流中有成年人,也有不同年龄的学生。

一个相貌清秀的老奶奶闯入壮壮眼帘,她留着齐肩短发,形体消瘦且脸色苍白,穿着白色短袖上衣和黑色长裤,她和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女孩手牵着手,小女孩穿着一条胸前绣着红花的白色连衣裙。

“阿板,我看见我太奶奶了,你看那个就是。”壮壮指了指那个清秀而消瘦的老奶奶,“我妈妈说我太奶奶在天堂里,——我们现在,是不是也到天堂了?”

“这个城市烟火味这么浓,看起来旧了吧唧的,不可能是天堂。”阿板举目四望,最后定睛在老奶奶身上,“既然你说那是你太奶奶,咱们这就过去一下,看她认不认识你。”

“阿板,我在我家老照片的影集里见过她,她是我妈妈的奶奶,我妈妈让我管她叫太奶奶。”壮壮拍了拍阿板的树枝胳膊,“你看那个小女孩,她好像是我妈妈哎,跟我妈妈小时候的照片一模一样。”

“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你妈妈了,还不快走?跟上她们。”

壮壮和阿板跟着太奶奶来到一个幼儿园的铁门外,铁门由一个个竖立的栏杆组成,里面是三排平房,以左中右方位呈现出半圆形状,平房和围墙也是红砖砌成的。

一个身穿白色大褂的阿姨走出铁门,领着小女孩的手就要往幼儿园里走,小女孩突然发疯似的哭叫起来,她一把推开阿姨,抱住太奶奶的腿死死不放手。阿姨过来再度拉起小女孩,又要往幼儿园里走,被小女孩拳打脚踢地挣脱了,阿姨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太奶奶赶紧向阿姨道歉,阿姨说没关系。

阿板笑得嘴巴在他的木板上到处乱窜:“壮壮,你看你妈妈小时候的样子,也太疯狂了吧?笑死我了……”

壮壮正在为小女孩的举动震惊不已,听阿板这么一说,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时,阿姨蹲下来对小女孩说:“夏风,你要是不想进去,阿姨就回去了。”

小女孩倔强地说:“你回去吧,我不去幼儿园。”

阿姨走进幼儿园的铁门,太奶奶则攥着小女孩的手,转身默默地离开幼儿园。

阿板笑嘻嘻地说:“壮壮,你妈妈不也叫夏风吗?”

“对呀,所以这个小女孩,肯定就是我小时候的妈妈。”

阿板不无嘲弄地:“拿你妈妈小时候跟你小时候比一下,还真是差远了,——我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就这水平还当你妈妈呢……”

“阿板,你烦不烦人?你再说我不理你了!”

“可以,我不烦你了,你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妈妈,还不快追上去叫妈妈?”

“太奶奶,太奶奶……”

壮壮自然叫不出妈妈,因为那个小女孩比他的年龄还要小,他实在叫不出口,只能奔跑着追上太奶奶,指着小女孩问:“太奶奶,她是不是我妈妈?”

太奶奶摸了摸壮壮的脸颊,慈祥地笑着:“我的小重孙子,太奶奶知道你去幼儿园从来都没有哭闹过,你是世界上最懂事的孩子。”

小女孩白了壮壮一眼:“去去去,你谁啊?少跟我奶奶说话!”

太奶奶摸着小女孩的头发:“你不认识他了?”

“谁认识他?”小女孩的口气非常蛮横。

壮壮并没有把眼前的小女孩当成自己的妈妈,他心中的妈妈永远是那个成熟的大女人,于是他仰起脸看着太奶奶,深情地说:“太奶奶,我妈妈好想你。”

“我也是,我想你妈妈,想我还活在世上的所有亲人。”

壮壮抓住太奶奶冰冷的手:“太奶奶,你带我和阿板去找我妈妈,不是这个小妈妈,是那个已经长大的大妈妈。”

“我带不走你和阿板,我和你们不在一个世界里,你们只能自己去找妈妈了。”

太奶奶指着远处一个十字路口:“过了那条马路,就能找到你们要去的地方,——注意,过马路要小心,先看看左右两边有没有车,没有车了再过去。”

壮壮抓紧太奶奶的手:“太奶奶,你不要跟我们分开好吗?”

太奶奶用恋恋不舍的眼光定定地看了看壮壮,又看了看阿板,轻轻从壮壮手中抽出自己的手,拉着小女孩就走,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在壮壮和阿板眼皮底下蒸发了,壮壮鼻子发酸,一时产生想要哭的感觉,阿板为了缓和气氛,把他的树枝胳膊搭在壮壮肩上,说:“你妈妈小时候的马路,还没有红绿灯呢。”

壮壮望着马路对面低矮老旧的红砖楼房,猛然想起眼前的这一切,就是妈妈童年时的街景,这条不宽不窄的柏油公路,妈妈也曾牵着他的手走过,因为妈妈曾经带他去看过一幢幢只有三层高的红砖老楼房,妈妈指着其中一幢楼房的某个门洞,说这是她童年时代住过的地方,还说这种楼顶呈梯形并铺满红瓦的风格,是新中国成立初期,苏联专家颠颠跑过来设计的……

“壮壮,你没生气吧?”

“我没生气,可是我不想要这个小女孩妈妈,我只想要那个当了我妈妈的……大妈妈。”

“是呀,正常人谁会要那种小女孩当妈妈?还不够她闹的呢,你还得去哄她,刚脱掉开裆裤就当上了爸爸……”

“阿板,我现在又渴又饿,很想吃东西,可是我兜里又没有钱……”

“这好办,我帮你去偷点……”

“不许你偷东西!”壮壮慌忙摆了摆手,“我不渴了,我也不饿!”

“要说我去偷东西还不是为了你?总之我不渴也不饿,你给我的那些营养,够我吃喝一辈子了……”

壮壮坚决地说:“我不让你偷东西,你偷了我也不吃!”

“好好好,我不偷。”

在饥饿感的引诱之下,壮壮闻到炸油条的香味从附近店铺飘了出来,他拼命咽着口水,越咽越渴,越咽越饿,咽到最后,连口水也咽不出来了,嗓子干到冒烟。

突然,大街上的人流狂奔起来,公共汽车、大卡车、自行车以及行人横冲直撞,不少人都在大喊:“怪兽来了,快跑吧……”

一团灰色浓雾从天空翻滚过来,模糊了这座城市的原有色调,浓雾渐渐淡去,一个大约三四米高的灰色怪兽显现出来,他有着大象一样质地的厚皮肤,两只硕大的圆眼睛突出眼眶,嘴唇厚墩墩的,头不大,脖子细长,头顶长着两只毛烘烘的耳朵。

怪兽降下灰色云朵,肥大的脚掌踏在公路上,拖着沉重的身躯阔步走了起来。

阿板说:“壮壮,我们快点往红绿灯那儿跑吧,你太奶奶指的路不会有错。”

壮壮更渴也更饿了,他跟在阿板身后,跑着跑着就跟不上了,奔跑的人群迅速隔断了他们,他慌乱之中不小心拽下阿板树枝胳膊一片绿叶,有人踩到他的脚,还有人不时地冲撞他幼小的身体,他被撞得踉踉跄跄的。

只听怪兽瓮声瓮气地说:“你们别跑,我样子可怕,心肠不坏,我不会伤害你们任何人,只想给我的孩子们找个老师……”

人们根本就不想听怪兽在说什么,继续拥挤着乱跑一通。

怪兽急了,弯下腰一只手伸在人群中拨拉着,结果硕大的手指碰到了壮壮,怪兽顺手抓起壮壮,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壮壮两条腿叉开坐在怪兽的肩膀上, 搂紧怪兽的脖子,充满恐惧地大喊:“怪兽,你不要吃我,我要去找我妈妈,你不要吃我……”

“别叫,我不吃人,——我从来都没有吃过人。”

怪兽的声音听起来宛若炸雷,壮壮不再说什么了,低下头寻找着阿板,却连阿板的影子都看不到。

“你抱紧我的脖子,我要起飞了。”

怪兽话音未落,裹着灰色浓雾腾空而起。

壮壮感到自己的心一下子被揪到嗓子眼里,可是当怪兽不再上升,而是站立着平稳地向前飞行时,他被揪到嗓子眼里的那颗心,就逐渐地舒展开来。

怪兽踩着的云朵虽然是灰色的,但头顶和周边的云朵却依然浓白浓白的,灼热的太阳感觉离他们很近,阳光打在脸上火辣辣的。

怪兽举起大手挡在阳光和壮壮的脸之间,一边为壮壮遮阳,一边和气地说:“你别怕,我真的不吃人,不骗你。”

壮壮把攥在手心里的阿板胳膊上的绿叶展开,谨慎地放进自己牛仔裤的裤兜里,刚才他太惶恐了,把绿叶攥得皱巴巴的。

怪兽问:“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壮壮。”

“你这个小家伙和我的性格倒挺像,一点都不怯生,我那四个儿子呀,他们个个都不像我。”

“我可不可以问你的四个儿子,他们都叫什么名字?”

“他们叫老大,老二,老三,老四。”

“你为什么不给他们起名字?”

“我已经给他们起名字了:老大,老二,老三,老四。”

壮壮鼓了鼓勇气,问:“连奥特曼都有名字,我可不可以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怪兽吧,你没听见大家都叫我怪兽吗?”

“那我叫你怪兽叔叔好不好?”

“这……太好了!”

壮壮顿时理解了怪兽为什么不给自己的儿子起名字,因为怪兽自己就没有名字。

怪兽脚下的灰色云朵仿佛藏有无形的方向盘,准确地降落在一座孤零零的灰色大山上,这座大山高到望不见地面的任何东西,即没有草,也没有树,更没有鲜花,整个光秃秃的。

也许是受奥特曼到处打怪兽的影响,壮壮曾经一直渴望可以见到怪兽,现在终于见到一个和蔼可亲的怪兽,他感到自己很幸运,——倘若遇到那种残暴的怪兽,他又不是奥特曼,一定必死无疑了。

怪兽把壮壮从自己的肩上拿了下来,捧在手心上,对着一个宽大的山洞喊道:“孩子们,出来吧,我给你带回一个老师来。”

四个小怪兽排着队走出山洞,按照个头的高低呈阶梯形状站成一排,他们和怪兽长得一模一样,最大的身高只达到怪兽的肚子部位,最小的则和壮壮一样高。

“老大、老二、老三、老四,”怪兽指了指自己手中的壮壮,“这就是你们的老师,他叫壮壮,以后你们可以叫他壮老师了。”

四个儿子都望着壮壮,谁都没有说话。

“老大、老二、老三、老四,你们好,我还没上学呢,没资格做你们老师,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壮老师,”怪兽把壮壮捧在自己的脸前,“你就教教我这四个儿子吧,让他们像你一样就行了,不然他们一天到晚总是不说话,闷死我了。”

“可是我认字太少了。”

“不用教他们认字,教他们像你一样活蹦乱跳的就行了,该说话时就说话,该打架时就打架。”

“可是怪兽叔叔,他们如果不认字,将来长大了会很可怕的,至少他们也要学学武功吧?可是我一点武功都不会。”

“他们长大了会像我一样,走出去人见人怕,不用学武功。”

怪兽蹲下身,轻手轻脚地把壮壮放在了地上,壮壮望着四个小怪兽,说:“我现在又渴又饿,嗓子都快冒烟了。”

怪兽对个头最高的儿子说:“老大,你带着壮老师到后山喝点水去。”

那个被喊到的老大怪兽站出来,领着壮壮绕到山洞的后面,来到一个凉气习习的瀑布前。

壮壮说:“我妈妈不让我喝生水。”

老大毫无反应,仿佛没有听见壮壮的话。

壮壮只好乖乖地走到瀑布前,他太渴了,感到眼前哗啦啦的水声实在太有诱惑力了。他把牛仔裤卷到膝盖上,穿着沙滩凉鞋踩在水中,伸着脖子对着瀑布喝了起来,瀑布的水又凉又甜,非常好喝,等他喝饱了,他的浅蓝色体恤衫和深蓝色牛仔裤也湿透了。

老大也踩在水中,伸着脖子对着瀑布喝了起来。

壮壮用手背抹干嘴边的水,看着一丝不挂的老大问:“你们从来都不穿衣服吗?”

老大愣愣地看着壮壮,没有回答。

壮壮跟着老大回到洞前,听见怪兽在里面说:“你们进来吃饭吧。”

洞里什么东西都没有,洞壁上凿开了几个洞口,外面的自然光透过这些洞口照射进来。

怪兽像天下所有的慈父一样,踏踏实实地坐在地上,抠掉洞壁上的石块递给他的老二、老三和老四吃。

壮壮和老大也接过怪兽递给他们的石块,老大放在嘴里就吃了起来,如同吃巧克力那样轻松甜蜜,然而壮壮咬了咬石块,太硬了,他完全咬不动。

怪兽若有所思地望着壮壮,似乎丧失了食欲。

壮壮问:“怪兽叔叔,还有其他吃的没有?”

怪兽耷拉着脑袋:“没其他吃的了,让你这个小老师受委屈了。”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