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六章 神秘的老寿星

(2021-07-04 05:34:37) 下一个

走到河的对面,迎面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树林。

这时,黎明牵着曙光的手,托起夏日清晨的太阳冉冉升起,大地彻底挣脱了睡眠,树林里各种声音也多了起来,到处都是生命的气息。

壮壮问展开双翅悬在他眼前的老寿星:“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你想去什么地方?”

“我想去找我妈妈。”

“你认为你妈妈是在我们无名A星上,还是在地球上?”

“我妈妈现在要是也在无名A星就好了。”

“问题是你妈妈不在这里。”

“我知道。如果我妈妈在这里,你肯定会告诉我的。”

“你这么相信我?”

“嗯。”

“谢谢你信任我。”老寿星从空中落到地面,举起手中的拐杖,指向树林呼叫着,“孩子们,迎客。”

“遵命!”

所有的树都异口同声地答应着,仿佛受过严格训练的士兵,整齐地闪到了两旁,闪出一条绿荫遮蔽的通道。

壮壮这才发现,通道两旁的树……也就是树林里的树,长得全是一个模样:雪白的树干上,有宛若白杨树似的眼睛,但又绝对不是白杨树,因为这些树远远没有白杨树那么高,并且树枝上的翠绿树叶居然是圆形的,同时有着一片饼干似的厚度。

老寿星与壮壮默默地走在通道上,两旁那些叫不出名的树,似乎在接受他们的检阅,而当他们终于穿过通道,眼前出现了只有在卡通片里,才能看到的宏伟壮丽的景象:

色彩斑斓的城墙是由巨大积木垒成的,城门的两旁各自悬着一只浅蓝色半透明浑圆球体,可以看到里面有大大小小的星球在运转,并且这些球体没有头和四肢,只有三根触须,触须也是浅蓝色的。

一个球体发出成年男性的声音:“老寿星,早晨好!”

另一个球体同样发出成年男性的声音:“地球人,早晨好!”

老寿星向两个球体问好:“早晨好!”

壮壮也同样向两个球体问好:“早晨好!”

走进城门之后,壮壮问老寿星:“他们是外星人吗?”

“你很有悟性,他们就是我们这个星球上的外星人。”

“可是他们看起来,好像没什么战斗力。”

“你是个好战分子吗?”

“我不是好战分子,我一直希望全世界和平,没有战争。”

公路上车流滚滚,却没有卷起半点灰尘,而一幢幢颜色各异的高楼大厦,也是由积木垒成的。

“老寿星,这里的楼全是用积木盖的,结实吗?”

“比地球上的钢筋水泥都要结实。”

“我不相信。”

“那边有个小楼,你可以推推看。”

不远处果然有一座挂着“糕点铺”招牌的小楼,小楼同样是积木垒成的,只有一层的高度,壮壮跑过去用力推着,却无论如何也推不动,他忍不住跳起来踹了两脚,小楼纹丝不动。

“别淘气了,跟我进去吃点东西。”

壮壮跟着老寿星走进糕点铺,两个粉红色半透明浑圆球体的外星人,发出女性柔美的声音:“欢迎二位光临。”

老寿星对两个女性外星人说:“谢谢,你们辛苦了。”

糕点铺里没有其他顾客,老寿星带着壮壮走到一张黑色羽毛制成的长方形餐桌前,还有一只黑色羽毛单人沙发,完全是按照壮壮的身高定做的,老寿星用拐杖指了指沙发:“壮壮,这是你的专座,请坐。”

壮壮坐在沙发上,双脚踏踏实实地踩着地上而不是悬空,他靠着椅背仰望一下天花板,笑着说:“从前我爸爸妈妈带我到外面吃饭,我两只脚都是吊在空中的,从来没坐过这么合适的座位,好舒服啊。”

老寿星笑着说:“我的小朋友,我为你的快乐而感到快乐。”

“唉,老寿星,真的谢谢你,我好快乐。”壮壮愉快地叹息着,他的心被老寿星这句话,感动得一塌糊涂。

老寿星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他飞起来跳到餐桌上,在餐桌的一角也就是壮壮的斜对面,有一只专供啄木鸟坐的黑色羽毛单人小沙发,他也坐下了。

两个粉红色外星人同样没有头和四肢,只有星球运转的浑圆球体,此刻那三根粉红色触须正全方位地运动着,其中一根触须肆意延长的同时,又生出许多股分叉,这些分叉的灵活程度远远超过了人的手指,而分叉每做一个漂亮的动作,就会有一个造型精美的小点心弹到半空,小点心旋转着跳跃几下之后,就跳到壮壮和老寿星面前的餐桌上散步,有的在单独行走,也有一对一对的。

壮壮傻傻地望着不停走动的小点心们,一时不敢动手。

老寿星看穿了壮壮的心思,说:“这些东西和你们地球上做熟的食物一样,是没有任何生命力的。”

壮壮用手指碰了一块橙色方型小点心,小点心立刻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他小心地拿起小点心放在鼻孔下闻了闻,美妙的气味无与伦比,他不敢吃下去,又把小点心放回餐桌上,没想到小点心无力地躺倒了,再也没有站起来。

“如果你不吃的话,它很快就会枯萎,相当于你在浪费粮食了,——地球上很多人没有饭吃,不是饭不够吃,而是浪费造成的。”老寿星离开沙发,双手抓起一块正在独自散步的紫色三角形小点心,一口接着一口地吃着,“这些没有生命力的小东西之所以活蹦乱跳,完全是外星人的意念在控制他们。”

壮壮拿起那块躺着不动的橙色小点心,犹豫地咬了一小口,一股奇异的香甜味道,霎那间浸透他的五脏六腑。

老寿星又笑了,不再吃自己手中的那块紫色小点心。

一朵盛开的浅绿色花朵,唱着歌跳到壮壮面前,花瓣严密地簇拥在一起,留出中间足够的空间,里面盛着巧克力颜色的饮料。

“老寿星,这是可乐吗?”

“可乐你们地球人的招牌饮料,这里是无名A星,没有那种东西。”

“我妈妈最近这两年才允许我喝可乐,我觉得可乐特别好喝。”

壮壮端起绿色花朵喝了起来,味道丰富而复杂,辨别不出是哪一种花香、哪一种果香或者是哪一种树木的馨香,只感到比他喝过的任何饮料都要好喝。

“壮壮,感觉如何?”

“好喝得难以形容。”

一朵红花满载着蓝色饮料,在餐桌上以溜冰的姿态滑到壮壮面前,壮壮端起来喝了一口,说:“嗯,好像有一股阳光和海洋的味道。”

“地球上一定没有这种味道的饮料吧?”

“没有。”壮壮笑了,拿起一对正在聊天的黑色圆形小点心,吃完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老寿星,我忘记洗手了,我妈妈不让我用脏手抓东西吃。”

“我们星球的东西,干净得……就像你刚才所说的,——干净得难以形容。”老寿星模仿着壮壮的口气,“我们星球不管是吃的还是喝的,在你触碰的一瞬间,就已经为你消过毒了,不信你可以检查一下你的手,看看是否卫生?”

壮壮翻看着自己的十根手指,又闻了闻手心,说我的手好像挺干净的,接着就抓起餐桌上其他点心,毫无顾忌地继续吃着,当吃到他拍着自己的肚皮说我吃饱了,老寿星就从沙发上站起来说我们可以走了,壮壮问你有没有带钱?老寿星说:“钱那种东西,已经激发了你们地球人的贪欲,我们这里没有。”

他们没有付款,就大摇大摆地走出糕点铺。

“谢谢二位光临。”

两个粉红色外星人说完这句话,点心铺和周围所有的高楼大厦以及公路上的车辆全都不见了,只有一辆四轮木制马车停在他们面前,马车前方的两匹马也是木制的,木马的身上没有缰绳,自然也就没有赶车人。

壮壮望着两个逐渐远去的外星人,并没有因城市景观突然消失而感到凄凉,他已经被浅蓝色与粉红色外星人迷住了,老寿星说:“壮壮,为了不让你对环境感到陌生,这一切全是为了迎接你而产生和存在的。”

“所以外星人就用积木搭楼房?”

“不错。”

“这辆马车也是吗?”

“不错,你可以坐上去了。”

这辆马车完全符合壮壮的尺寸,他坐上去感到非常惬意。

老寿星飞到空中,举起手中的拐杖指了一下木马的头,木马立刻扬起四蹄向前小跑,拉着壮壮来到一个山峦连绵起伏的地方就停下了,这里有很多浅蓝色和粉红色外星人在空中飘来荡去,同时还有缭绕的白云迅速变换着形状。

老寿星指着外星人说:“壮壮,你看他们表面逍遥自在的,看起来像婴儿一样单纯和无助,但他们的强大独一无二,——相比之下飞碟不算什么,地球人一眼就能认出他们,可如果这些外星人哪一天心血来潮跑到地球上,就会变得无声、无色、无味,地球上任何先进仪器,都侦测不到他们。”

壮壮惊叹:“这是因为整个宇宙都在他们里面吗?”

老寿星点了点头,对外星人招了招手,一个浅蓝色外星人飘了过来,老寿星说:“我们这位小朋友非常讲卫生,我们帮他洗干净地球上的腥味。”

壮壮抓住自己的浅蓝色体恤衫闻了闻,那股难闻的汗臭味不知什么时候消散了。

那个外星人的左右两根触须一下子就拉长了,他伸出长长的触须环绕着壮壮,很快就盘结出一个有护栏的座位;壮壮坐在触须座位上,贴着外星人浑圆的球体,稳健地向前飘移着,只是他突然发现自己体恤衫怯生生的浅蓝色,在外星人明快的浅蓝色衬托下,显得格外难看,他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浅蓝色,却有如此大的差距。

老寿星扇动着翅膀,飞在外星人的旁边,不久就到达一棵枝叶茂密的老树面前,外星人展开他的触须,把壮壮轻轻地放在地上,说了一声再见,就飘远了。

壮壮目测那棵老树大概有十几个自己那么粗,他深知自己无法怀抱这棵树,然而他还是伸开双臂抱了抱老树,因为他想起曾经也是一棵树的阿板。

老寿星从空中降落下来,面朝老树低声念叨着什么,随着老寿星的声音,树身慢慢地裂开了,现出一个树洞。

“老寿星,你刚才是在说芝麻开门的咒语吗?”

“我不说咒语,我在祈祷。壮壮,里面是个磁场,你进去洗一下。”

“磁场要怎样洗?”

“我一直都是这么洗的,那些外星人比我们高级,他们不需要洗。”

在老寿星亲切的眼神示意下,壮壮走进老树,树洞内绿火辉煌,绿火是从有着饼干厚度的圆形绿叶里发出来的,与他早晨在那片树林里看到的圆形厚绿叶一样,这些绿火树叶有的贴在树壁上,有些则在不同的高度飘浮。

这时数不清的树叶闪耀着绿火,从壮壮头顶和身边呼啸而过,把树洞严严实实地堵住了。

接下来无数片绿火树叶包围着壮壮,从叶内喷射出犹如蜘蛛网似的绿火,细若游丝地缠绕着壮壮全身,尽管绿火纤弱得完全丧失了触碰感,却凝聚了一股强大而温柔的力量,把壮壮团团围住并高高地举起,半空中的壮壮缓慢地旋转着,无论是躺着、坐着还是站着,他感到自己的每一寸肌肤甚至包括头发丝和指甲盖,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洗涤。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