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正文

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后记 变成小孩子样式

(2021-07-21 04:55:22) 下一个

男主的目光定格在手机上最后一句话:枕巾湿了一大片。

是的,枕巾湿了一大片,男主的眼睛这时也湿润了,他隐约想起自己即将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好像曾经为类似的冒险故事魂牵梦绕过,何况自己的奶名就叫壮壮,虽然叫壮壮的男孩有千千万万……

然而不管怎样,毕竟整整二十年过去了,——二十年的春夏秋冬,他已经从小男孩,长成一个大男人了。

太阳收起耀眼的光芒,一个金色大圆盘矗立在男主眼前,一朵朵明亮的白云先是暗淡下来,然后西边那片天仿佛忽地一下被点燃了,接着火势迅速蔓延开来,那些被燃烧的云朵呈现出浅褐、紫、青、黄等色调,既壮观又绚丽多彩。

男主有些恍惚,这从未见过的傍晚风景令他心旷神怡,他猛然从椅子上站立起来,想起那个守护自己的黑天使,——当初,守护天使用了几朵白云,快捷地为他制作了这把椅子,此时此刻白云椅演变成了彩云椅,无奈由于坐得太久,他的双腿竟有些麻木了……

一头凌乱的黑发从美丽的晚霞中缓缓升了上来,那个黑黑的守护天使回来了,他脸上挂着抑制不住的笑容,向男主伸出了一只手,男主抓住他的手,暗暗说服自己从壮壮历险记的思绪中抽离出来。

守护天使笑着说:“一切都结束了!你在这里阅读壮壮历险记的过程中,壮壮的那些历险化为一层又一层保护膜,保护了那些孩子们,——魔鬼一时间找不到破口,去抓孩子们的灵魂,只好暂时离开了你们城市……”

“为什么是暂时,而不是永远离开?”

“因为灵界的争战,建立在超自然的层面上,这是一场无形的战争,所以你们要洁净自己的心思意念,不能再让你们的童心昏睡下去了。”

“童心昏睡?我不太理解……”

“魔鬼最感兴趣的就是你们人的灵魂,之所以想要拿走你们孩子的灵魂,无非就是釜底抽薪,因为你们人类的肉眼看不见灵魂,你们的良知也是虚无飘渺的,你们就是把这些东西丢失了也不知道……”

“有这么严重吗?”

“比你能够想到的,要严重得更多。”

“我还需要做些什么呢?”

“你已经做完了,并且你做得很好,——你很认真地在阅读。”

“这也太草率了吧?我只不过看了一个冒险故事……”

“你是在亲近一颗清洁的童心,这就够了!”

“要说我的奶名也叫壮壮,刚才看到的历险记中有些细节,我感觉自己小时候好像近接触过,——不知道是曾经做过的梦,还是真实发生过。”

“要知道二十年前,你也只有六岁半,你愿不愿意承认,那个历险记里的壮壮,其实就是你自己?”

男主笑了:“中国人这么多,奶名叫壮壮的男孩遍地都是,再说动不动就当自己是主角,有点自恋狂吧?”

“你的这种态度,实际上正是一种自恋狂的表现,——你是否以为只要选择遗忘,就可以逃避某种责任了?”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们地球上的人一代又一代,从出生到死亡,——当你们长大以后,就会把最可贵的童心丢掉,似乎你们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童年,然后你们把正处在童年阶段的孩子,教育得像成年人一样冷漠和自私。”

“嗯,我有点同意你这种说法。”

守护天使突然有些垂头丧气,他的语调降了下来:“请你理解我,我不是喜欢说教,而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非常有限,我只想尽可能地告诉你一些真相,因为你们的科技虽然发展到可以把卫星送到太空,但你们的精神世界却越来越荒凉了,——你们已经放弃了最宝贵的,还以为自己抓住了最宝贵的……”

“我们之所以放弃,是因为在你看为宝贵的那些东西,在我们看来,是越来越不值钱了……”

“壮壮,我不希望我守护的人如此颓废。”守护天使说到这里,黑白分明的眼睛泪光闪闪,“请原谅,我不小心叫了你的奶名,——这奶名在你看来,也许不算什么,对于我来说,却意义重大。”

这时,一朵锈红色云朵飘到他们脚前,守护天使搂着男主的肩膀,踏上那朵锈红色云朵,于是锈红色云朵犹如传说中的飞毯,稳稳当当地穿行在一朵朵不同颜色的彩云之间,男主问自己的守护天使:“你这是要送我回家吗?”

“是,时间已经到了。”守护天使笑着,他的眼睛里已经没有闪闪泪光了。

男主的内心涌起一种说不出的留恋:“我们什么时候还能再见面?”

“在你离开这个凡尘世界以前,我们恐怕不会见面了,除非在天堂里,——不过你能否进天堂,还是个未知数。”

“你不是我的守护天使吗?我们感情这么好,你一定会带我进天堂的,什么叫还是个未知数呢?”

守护天使的神情变得严峻起来:“你能不能进天堂,不是我可以决定的,我们天使只是服役的灵,奉差遣为那将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我们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那么,我怎样才能进天堂呢?”

“变成小孩子的样式,——当然,变成小孩子,只是你朝天堂方向迈出去的第一步……”

“怎样才会变成小孩子?”

“首先,你至少要找回童心吧,只有这样,你才能看清生命的本质,因为小孩子的特质就是单纯,不会把简单的事物往复杂里去看,这样很容易就会明白一些真理,——我这么问你一句吧:在见到我之前,你相信天使的存在吗?”

“这之前我不相信,现在和你面对面聊了这么多,我当然相信这个世界是有天使的。”

“你是看见了,才愿意相信吗?”

“当然喽,我至少应该相信自己的眼睛吧?假如我什么都没看见,怎么会相信呢?”

“你是看见了才相信,那些没看见就相信的人,有福了!”

“你这句话是格言吗?”

“不是格言,是真理。”

“这个世界,真的有真理吗?”

“有,并且只有一个。”

“真理只有一个这种说法,应该是我们人类的认知吧,没想到你们天使也认同这个。”

守护天使推开环绕在他腰间的一朵蓝紫色云朵:“这是因为真理确实只有一个。”

“我怎样才能真正认识真理呢?”

“变成小孩子的样式。”

“可是到了我这个年龄,要想变成小孩子,——很难。”

“你还不到二十七岁,怎么可以如此不思进取呢?”

“因为你说的实在有点离谱。”

这时,男主和他的守护天使脚下的锈红色云朵,已经穿过多姿多彩的暖色调云层,正朝着地面降落下去,男主俯瞰着地面上的山川河流,还有一座座渺小的高楼大厦,以及如同蚂蚁一般的车辆和人流,问守护天使:“地上的人看见我们,会不会感到怪异?”

“不会。”

“为什么?”

“因为你我已经和周边的苍穹融为一体,他们看到的,只是一抹夕阳而已。”

当他们一同脚踏实地踩在人行道上之后,行人果然目不斜视,完全没有发现从天而降的男主与黑色天使。

男主问他的守护天使:“我这么跟你说话的时候,别人看到的,是我在跟空气说话吗?”

“是这样。”

“你可以跟我一起回家吗?”

守护天使摇了摇头:“现在只有你可以看见我,过不了多久,别人也可以看到我了,——作为一名天使,我没有权利扰乱地球上的人心。”

“可是我的心已经被你扰乱了,——你一旦离开我,我会惶恐不安,我会怀疑现在看到的你,不过只是想像……”

“抱歉了兄弟,不管你怎样惶恐不安,我该离开你,还是要离开你的。”守护天使拥抱了一下男主,“你赶紧回家去,先睡个好觉……”

“我现在不想回家,我想去咖啡馆找高登……”

“高登刚才找不到你,他已经回家了。”

“你怎么知道?”

“我刚才上去之前,亲眼看见高登回家了。”

守护天使后退几步,极具绅士风度地向他所守护的男主浅浅鞠了一躬,毅然决然地飞上了天空。

男主望着冉冉上升的守护天使,大声问:“天使,疫情怎么办?”

守护天使听见了,他飞回来无声地绕了男主一圈,翅膀拂过男主的肩膀,然后重新飞回到天空上,越飞越高,逐渐地越变越小,直到彻底看不见了。

 

                                                                                                                                            (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