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二十一章 归心似箭

(2021-07-19 04:59:32) 下一个

他们不敢回头,手牵手一口气跑出了城堡路,沿着灰色公路七拐八绕地一直朝前跑,不知跑了多久,迎面一幢幢欧式风格的二层小楼鳞次栉比,当他们跑到一幢小楼侧面的时候,才停下了脚步,发现已经甩掉了风先生和雅太太。

壮壮累得呼哧呼哧直喘粗气,阿板没有肺,也没有呼吸系统,自然用不着喘气:“壮壮,看来这些经过自我改良的倒立人,还真跑不过我们。”

一个小男孩倒立人来到他们面前,绿莹莹的大眼睛犹如两颗绿宝石,比雅太太的绿眼睛还要魅力十足。

阿板把壮壮拉过来藏在自己身后。

小男孩走到阿板的侧面,看了看阿板身后的壮壮,问:“壮壮,阿板,真是你们吗?”

阿板提防地望着小男孩:“名字不过是代号,我们叫不叫壮壮和阿板,跟你好像关系不大吧?”

小男孩笑着说:“我家有你们的图画书,把你们画得还挺像的。早就听说你们已经过来了,现在能见到你们,我好开心。”

壮壮从阿板身后跳出来:“你家的图画书,怎么画的我们?”

“你们去我家吧,我拿给你们看。”

阿板问:“你还是个小朋友吧?”

小男孩点了点头:“我叫帅帅,今年五岁了。”

阿板倾斜着木板身体,问:“帅帅,你不会是个告密者吧?”

帅帅反问:“我告谁的密?”

阿板直起腰:“假如,——我说的是假如,假如有人想杀我们,你会不会把我们交给想杀我们的人?”

帅帅回答:“我会把你们藏起来。”

壮壮问:“帅帅,你们这个地方是别墅区吗?”

“是,这栋就是我家,刚才看见你们从我家门口跑过去,我就出来找你们了。”

壮壮和阿板跟着帅帅走进他的家,只有帅帅的奶奶在家。帅帅奶奶是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年长女人,她不胖也不瘦,留着短发,短发黑白相间,有一双浅褐色眼睛,笑眯眯地看着壮壮和阿板:“我知道你们是壮壮和阿板,帅帅一直念叨着你们,今天总算见到了。”

帅帅对壮壮和阿板介绍说:“这是我奶奶。”

壮壮和阿板齐声说:“奶奶好。”

帅帅奶奶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好,好,你们这两个孩子,看起来一点都不野蛮嘛,跟书上说的一点都不一样。”

阿板问:“奶奶,书上说我们野蛮吗?”

帅帅奶奶笑着说:“你们自己去看书,就知道了。”

壮壮早就迫不及待了:“帅帅,我们现在就想看你家的图画书。”

帅帅带他们踏上楼梯来到二楼,指着一个房间说:“到我房间去看吧。”

阿板一个箭步冲进帅帅的房间。

壮壮站在门口,看见帅帅房间的木地板上摆放着很多玩具,还有不少书,他脱掉自己的黑皮鞋和白袜子,走进去一屁股坐在木地板上,一时找到了回家的感觉,只是他没有注意到帅帅的房间里,铺的也是水曲柳地板。

阿板却一下子发现了自己的同类,他趴在地板上,两只小手撑在地板上,仿佛在做俯卧撑,一方一圆的眼睛凝视着水曲柳木地板,神情庄严而肃穆。

帅帅也坐在木地板上,拿起一本精装大书让壮壮和阿板看,硬质封面上画着壮壮和阿板驾着白云飞翔,蓝天的颜色非常、非常、非常地鲜艳,书名是《壮壮和阿板大闹灵、魔两界》,虽然全是壮壮认识的汉字,但那些字全是倒立着的,图画也同样是倒立着的,因此壮壮只好把书倒立着看汉字和图画。

壮壮想要和阿板一起翻看这本图画书,阿板此刻却在观看着水曲柳地板,壮壮只好独自翻开了这本书,书中以图画为主,配有少量的文字,第一页画了一个赤裸裸的男婴,男婴展开翅膀在一个女人的头顶上飞翔,女人的前额正中有个金光闪闪的圆点,空白的书页上,写着这样的彩色文字:

 

                    一个晴朗的早晨,

                    有个男孩从他妈妈的前额生了出来,

                    他就是壮壮。

                                        

壮壮指着“额”字叫道:“这是什么字?我不认识。”

帅帅凑过头来,说:“这个字是前额的额,读鹅。”

“鹅鹅鹅,曲颈向天歌,——嗯,我知道了。”壮壮指着图画书女人头上的那个金色圆点,“这也太离奇了,我不是从我妈妈前额生出来的,我是从我妈妈肚子里生出来的。”

帅帅好奇地问:“谁告诉你的?”

“我问我妈妈我是从哪里来的,我妈妈告诉我的。”

帅帅说:“哪天回到我自己家,我也问问我妈妈,——她从前告诉我,说我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阿板问帅帅:“这儿不是你自己家吗?”

“这是我爷爷奶奶家?”

“你好阔气,你爷爷奶奶家也有你自己的房间?”

帅帅点了点头:“我爷爷奶奶很爱我,所以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给我准备了这个房间。”

阿板说:“帅帅,你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怎么还会有出生这一说呢?这不是很矛盾吗?”

帅帅瞪着晶莹碧绿的大眼睛:“所以,我才要问我妈妈呀。”

壮壮翻开第二页,上面画着一个女人拿起一块没有四肢的木地板,文字这样说明:

 

                    壮壮的妈妈又从一个木匠那里,

                    救出了将要被抛弃的一块地板,

                    起名阿板。

 

“阿板,你过来看一下,书上是这样写你的。”

阿板凑到壮壮身边,看了之后笑着说:“这连画带写的,越来越离谱了。”

他们继续翻看着这本图画书,接下来的内容是:阿板教土地奶奶学电脑的时候,壮壮骑着那只高大的白鸽来到了怪兽山,给怪兽的四个儿子传授语文、数学、物理、化学、天文等知识;再接下来,壮壮告别了大白鸽,来到无名A星上,把老寿星身上的羽毛拔得一干二净,——与此同时,阿板独自来到苍蝇国,与苍蝇王后接吻并表示想和王后一起私奔……

“颠倒黑白,面目全非,——如果成名是这样的,我宁愿不成名!”阿板伸出双手,抢过壮壮手中的图画书,“让我看看他们还会怎么瞎编?”

接下去的内容是壮壮和猫咪国女王娇娇举办了盛大的婚礼,为了心爱的女王,壮壮和阿板一起来到恐龙国,把企图谋害女王的狐狸大卸八块,——图画书的这一页,是壮壮和阿板坐在乱石滩上,嘴角和双手鲜血淋淋,正在活吃狐狸的肉;再接下去是灰蒙蒙的魔鬼镇,壮壮和阿板拿着那条双头蛇,正要毒死魔鬼镇最坏的孩子大能,大能跪在地上求饶,发誓从此以后再也不作恶了……

阿板忍不住笑了起来,用他的小手拍了拍帅帅:“这书哪儿弄的?送我们一本做个纪念吧。”

帅帅回答:“这是我们倒立城出版社出的,书店里到处都有,到时候我去拿两本新的,送给你们一人一本。”

阿板说:“你们动作真够神速的,要知道我们刚刚离开魔鬼镇,你们就已经把书编出来了。”

壮壮说:“阿板,你发现没有,他们把我们的脸画得很像。”

阿板说:“不过我们所有的经历,不是被他们美化了,就是被他们歪曲了。”

壮壮问:“帅帅,这书能不能吃?”

“能吃。”

壮壮对着画有他和阿板的硬质封面吃了起来,还真有一股书香的味道。

帅帅也用脚趾撕下书的一张内页吃着。

被吃过的封面和内页立刻就恢复了本来面貌,色彩依然鲜艳,仿佛没有被损坏过一样。

阿板羡慕地说:“我要是能吃一口就好了,自己吃自己,挺有意思的。”

帅帅说:“你们把书带出我们倒立城,就不要再吃了,因为在倒立城以外,一切东西都不会重新长出来,你们就等于把书撕坏了。”

壮壮不免有些惆怅:“我还以为把书带回家以后,就永远吃不完了呢。”

中午,一个满头白发的倒立人老人,带着两个倒立人青年回来了,老人是帅帅的爷爷,是倒立城大学的物理学教授,有一对深绿色眼睛。

帅帅的爷爷用脚爱抚地摸了摸壮壮和阿板的头,和蔼地说:“谢谢你们的到来,你们是我小孙子心中的偶像。”

两个青年是倒立城大学的学生,他们称帅帅的爷爷为“丁教授”,同时热情而友好地伸出他们的右脚,与壮壮和阿板握了握手。

丁教授对壮壮和阿板点了点头,带着两个学生走进他的书房。

壮壮和帅帅玩起了电动遥控车,从一个房间转到另一个房间,当转到书房门外时,壮壮看见帅帅的爷爷也就是丁教授,从书桌上拍出三杯咖啡来,与他两个学生聊起地球上新近发生的事件,咖啡的醇香飘出书房。

午饭之后,丁教授和他的两个学生回到大学里了。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傍晚很快就到来了,丁教授也下班回家了,一进门就对壮壮和阿板说:“倒立城到处通缉你们,你们跟爷爷说实话,到底发生了什么?”

壮壮和阿板于是就把与风先生打交道的过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丁教授说:“你们先安心在我家住下,我会想办法送你们出去,——另外也请你们放心,中午过来的是我两个最得意的学生,他们不会把你们说出去的。”

阿板说:“爷爷,你们倒立城出版的书,为什么把我和壮壮的冒险经历,讲得跟真实发生过的不一样呢?”

丁教授回答:“这是因为人们想看到的不是事实,而是自己脑子里的产物,所以就诞生了以迎合大众趣味为主的媒体,还有形形色色的文化机构。”

阿板对壮壮说:“听了爷爷的话,我突然明白,什么叫学识渊博了。”

帅帅奶奶原本想把壮壮和阿板安排在另外两个空房间居住,但壮壮和阿板想挤在帅帅的房间里睡觉,而帅帅也巴不得和他们住在一起,于是当晚壮壮和帅帅睡在帅帅的小床上,而阿板则躺在木地板上,说:“壮壮,你发现没有,帅帅的地板,也是我们水曲柳。”

“真的吗?”壮壮下床摸着木地板,“这些木地板比你小,比我家的要大。”

第二天上午,壮壮和帅帅睡到太阳照到屁股才走出梦乡,阿板却早早就醒来了,在丁教授的书房里,与丁教授促膝谈心。

帅帅奶奶照顾壮壮和帅帅洗漱完毕之后,又陪伴他们到饭厅吃过餐点,然后让他们到丁教授书房里,丁教授和阿板正坐在写字台前的椅子上聊着什么,望见刚走进来的壮壮和帅帅,丁教授说:“风先生始终想挤进灵界或者是魔界,你们来了给他一个绝好机会,想不到你们不配合,所以不管他如何愤怒,都是可以理解的。”

壮壮说:“风先生好像不喜欢人界,可是我觉得我们人界,比灵界和魔界好多了。”

丁教授说:“这是因为你已经习惯了人界,我跟你的观点正好相反。”

壮壮问:“为什么?”

“因为人界的寿命太过短暂,灵界和魔界的生命周期就长了很多;不过,短命的人类还有一个途径,那就是让自己的灵魂得到拯救,这样就可以获得永恒的生命,永远不死。”

壮壮又问:“爷爷,人真可以永远不死吗?”

丁教授语重心长地:“也只有人,才能获得永远活着的机会,因为只有人是有灵魂的。”

阿板说:“爷爷,我感到你说的这个问题非常深奥,以后再明白也不晚,现在最关键的,是我和壮壮怎样才能走出电话线。”

丁教授低下头轻声说:“昨天晚上我彻夜不眠,我在思考多年以来我研究的电脑方程式,不知道可否通过电脑和壮壮的妈妈联系上,因为你们在倒立城多待一天,就多一分危险。”

“爷爷,谢谢你,你现在就联系我妈妈吧。”壮壮一听,立刻开启了激动万分的模式,又蹦又跳地笑个不停。

丁教授说:“假如成功不了,壮壮,你不要失望。”

“我不失望,爷爷,你先联系吧。”

“你可否把你妈妈的生日告诉我,我用这种方式试试。”

“我妈妈生日?我……我不知道,说年龄可不可以?”

“年龄?你倒是无意中激发了我的灵感,可以试一下,告诉我你妈妈多大了?”

“我妈妈十八岁。”

丁教授笑了,他的头仰在椅背上,打开了写字台上的电脑:“你妈妈十一二岁就怀了你吗?这从理论上行不通。”

“我每次问我妈妈年龄,我妈妈都说她十八岁。”

丁教授说:“小孩子不知道自己父母的生日和年龄,也是常有的事,——这样吧,我可以试着输入你的生日。”

“爷爷,我连我自己的生日都不知道。”

“壮壮,我算服气你了,连自己的生日你都记不住,——好在我到你家的时候,你还没出生,我是把你出生的日子记住了。”阿板一字一顿地说出了壮壮出生的年月日,然后用调侃的口气问壮壮,“我说的对不对?”

壮壮连连点头:“对,我现在也想起来了。”

丁教授把壮壮的生日输进电脑程序里,双脚的脚趾在键盘上快速地敲出一串串数据,搜索一番没有任何反应,他于是就再敲出另一些数据接着搜索……

帅帅奶奶也来到了书房。

电脑屏幕上这时闪出了雪花点,壮壮问:“爷爷,电脑坏了吗?”

丁教授摇摇头没有回答,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屏幕。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电脑屏幕上的雪花点始终在闪动,丁教授则一动也不动地盯着电脑屏幕,书房里的气氛一时异常紧张。

突然,电脑闪出被划伤的图像,最初看不出图像是什么,闪了一阵之后稳定下来,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礼堂,礼堂里大概有几十排椅子,椅子上坐了一多半地球上的成年人,是黄皮肤黑头发的黄种人。

丁教授移动着光标,点击着舞台上一个像芝麻一样大小的圆点,圆点逐渐推近并变大,一个脖子上挂着一只小巧玲珑的翻盖式手机,身穿一套黑底白点点时装的女郎,清晰地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女郎短袖上衣短短的,长裤裤腰低低的。

“妈妈,她是我妈妈!”壮壮一下子就认出了妈妈,立刻对着电脑大喊,“妈妈,妈妈,我是壮壮……”

“壮壮你别叫了,你妈妈听不见的。”阿板凑近电脑屏幕看了看,“这还真是你妈妈,她看起来好年轻呀。”

丁教授轻声说:“你们安静一下,让我看看这个年轻的母亲下一步要做什么。”

这时候,电脑里壮壮的年轻妈妈站在舞台的正中,对着嘴巴前方的长杆麦克风说:“我将要给大家朗诵的,是亚伯拉罕•林肯的《世界,我儿子今天上学!》。”

 

“世界,请用手接过我的儿子,——今天他要去上学!刚开始,一切对他都是陌生而新奇的,因此我希望你对他温和一点。你看,到目前为止,他一直是家里的国王,我总是在他身边,当他跌伤时为他包扎伤口,当他哭泣时为他擦干泪水。

“但现在不同了,今天早上,他将第一次从楼梯上走下去,向我们挥手告别,开始一次可能充满斗争、挫折和痛苦的伟大冒险。

“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需要信念、爱心和勇气,因此,世界,我希望你轻轻握住他稚嫩的手,教给他那些他必须学会的事情,教会他,——但请一定要温和一点……”

 

壮壮热泪盈眶,他的内心充满了感动,他想自己今年九月份就要上学了,鼻子不禁有些酸溜溜的,但他忍着没让眼泪流出来,他认为自己听懂了,既然听懂了,就一定不能流泪。

最后,壮壮的妈妈这样朗诵:

 

“……世界,尽管这个任务很艰巨,仍希望你尽力去完成,——因为,他是这么好的一个孩子!”

 

妈妈朗诵完,匆匆鞠了一个躬就快步走下舞台,丁教授的光标一直跟在她身上,只见她拿起胸前的手机,翻开银灰色手机盖和什么人通着话,她的周围被嘈杂声覆盖了,听不见她在说什么。

丁教授一边盯着电脑一边问:“壮壮,你知不知道你妈妈的手机号?”

“我知道,我经常打我妈妈的手机。”

丁教授对写字台上的座机电话扬了扬下巴:“你妈妈结束通话时,你立刻拨号,试一下能不能拨通你妈妈的手机。”

阿板说:“壮壮,记得按免提键,让我们大家都听听。”

壮壮走到写字台前等在电话旁,看到电脑里的妈妈合上小巧的手机盖,他按下免提键,用颤抖的手点击妈妈的手机号,心里不停地说:妈妈,你快点听见吧,我是壮壮,你快点接电话……

妈妈大概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她再度翻开手机盖,这边的电话传出妈妈的声音:“喂,哪位?”

“妈妈,是我,我是壮壮!”

妈妈在电话那边问:“宝宝,你在家做什么呢?”

壮壮彻底糊涂了,一时不知怎样和妈妈对话了,他原以为妈妈会问他跑到哪里去了……妈妈又说:“妈妈今天会晚一点回家,——宝宝,你说话呀?”

“妈妈,我想你……”

“妈妈也想你,你很乖的,在家好好等着妈妈。”

壮壮想到倒立城距离自己家一定特别、特别、特别地遥远,忍不住哭出声来:“妈妈,我只能从电话线钻过去……”

妈妈笑了起来:“你说过要钻电话线的,——你现在就钻过来吧,妈妈在这边等你。”

“妈妈,我真的现在就钻过去了。”

壮壮感到自己不过是一句戏言,没想到却嗖地一下,果然钻进了电话线里,眼前顿时漆黑一片,与他上一次的明亮体验完全相反……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