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十九章 鲜艳的倒立城

(2021-07-17 05:05:56) 下一个

大能吃了神珠的第二天早晨,很早他就醒来了,并且没有像以往那样,先欺负一下身边的小龙、壮壮和阿板再说,而是一声不响地出去挑了两桶井水回来,倒进厨房的大水缸里。

小龙妈妈这时也醒来了,望着儿子大能的明显变化,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阿板受不了火炕的热度,小龙妈妈于是就在远离火炕的墙角地上铺了一床被子,阿板躺在被子上睡了一夜。

壮壮和小龙昨天因为神珠而消耗了大量的体力,继续酣睡没有醒来。

小龙妈妈做好了早饭,等待着壮壮和小龙睡到自然醒,一家三口加上壮壮一道吃了早饭,然后在大家心照不宣的偷窥之下,大能又主动去厨房刷锅和洗碗。

小龙妈妈开始笑逐颜开,母爱的目光时刻追随着大能的身影,而大能似乎把自己以往的斑斑劣迹全都忘光了,于是小龙就把他们拿到神珠的过程讲给大能听,小龙十分厚道,他把功劳全部归给了壮壮和阿板,他自己仅仅充当了一个见证者。

一家人终于能够和睦相处了,自然而然地就有了想要了解壮壮和阿板的想法,于是壮壮和阿板就把他们在电话线里的种种奇特经历,讲给小龙一家听,小龙妈妈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魔鬼镇在你们电话线里?你们电话线长什么样子?镇上老一辈没讲过这个。”

可是壮壮和阿板都坚决表示想要走出电话线,壮壮说想继续找妈妈,阿板说想陪壮壮找到妈妈之后,再考虑自己下一步的发展,阿板还说:“原本我是想做木地板老大的,但经历了这一路的漫游,我知道老大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你们帮了我们家这么大的忙,我就相信你们一次吧,我这就到镇上找老一辈打听打听,向他们讨讨主意,看怎样能帮助壮壮找妈妈。”

小龙妈妈说完,就拉开屋门走了出去。

大能说他很想去看一下魔塔,壮壮摸了摸火炕上的棉衣、棉裤和棉鞋,暖暖的早已被烤干了,只是他依旧感冒,不停地流着清鼻涕。

他们一起走到镇上的杂货铺,阿板对壮壮说:“你发现没有?他们用的钱跟你们人民币差不多。”

壮壮回答:“我早就发现了,所以我相信,我们离回家的路不远了。”

他们走过喧闹熙攘的杂货铺,穿过那片树林,翻过那座山,然后再穿过一片树林,就来到了魔塔河边。

冬日冰冷的太阳给魔塔河镀上一层虚弱的白光,魔塔河上的冰已经完全解冻了,只有一些小小的冰块在水面上漂浮,对岸的魔塔由于失去了神珠与双头蛇,已经坍塌成了一片废墟,那种神秘感也不复存在了。

壮壮蹲下身把手伸进河水里,凉冰冰的河水顿时令他的手指发麻,他想当初为了得到那颗神珠,居然跳进如此寒冷的河水里游了过去,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小伙子们,你们正在这里欢聚一堂吗?”

大家回头一看,是那个帮助他们拿到神珠的红发夹杂着白发的老奶奶,老奶奶摸了摸大能的头,说:“小伙子,你是上天眷顾的孩子,将来要肩负改写魔鬼镇历史的使命。”

大能彬彬有礼地说:“奶奶,我还有很多事情不懂。”

老奶奶亲切地说:“没问题,等我送走他们两个,回来就去你家,我会慢慢教你去懂很多事情。”

阿板问:“奶奶,你是那条双头蛇的主人吗?”

老奶奶没有回答,她爽朗地笑着,跳进魔塔河,立刻变成了一只木制小船靠在岸边,只有她的头部还保持着原有面貌。

小龙首先反应过来,他拉着壮壮的手说:“壮壮,我不想让你走,我想让你永远住在我家……”

老奶奶在船身的前面侧过脸来,看着壮壮和阿板说:“你们两个如果不想在魔鬼镇待到老,现在就上来吧。”

壮壮听老奶奶说要在魔鬼镇待到老,正要一脚跨上小船,小龙哇哇大哭起来,壮壮只好缩回自己的脚,伸出手擦小龙脸上的眼泪:“小龙不哭,我把我家地址告诉你,你以后可以去我家找我玩……”

阿板这时已经与大能做了告别式的拥抱,此刻又过来拥抱小龙。

然而壮壮对自己家的住址记得不是很清楚,就问阿板,阿板于是就把壮壮家的住址告诉了小龙,壮壮也和小龙以及大能一一拥抱,跟着阿板也上了小船。

老奶奶甩了甩自己的头,脑后的发髻散开了,她头也不回地说:“你们两个抓紧我的头发,我就要开船了。”

壮壮右手抓住老奶奶的头发,左手对小龙挥舞着:“再见,小龙,记得去我家,我等着你。”

小龙和大能在岸边上跟着小船跑,小龙不停地喊:“壮壮,你什么时间来我家……”

小船犹如火箭一般向前直飞,很快就把魔鬼镇甩在身后,由于速度实在太快,壮壮简直无法看清沿途的风景,耳旁只有哗哗的水声在响,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

“奶奶,你是要把我和阿板送回到我家吗?”

壮壮说话的时候,寒风灌满了他的嘴巴。

“小伙子,我非常有限,只能把你们送到魔界的边缘,方便你们回家。”

他们的声音被极高的速度和强风刮得支离破碎,但还是可以听明白彼此要说的内容。

不知过了多久,木船开始逐渐地减速,没等壮壮和阿板反应过来,老奶奶就跳到岸上,放下壮壮和阿板,接着她一声不响地毅然跳进河里,潜进水中不见了。

岸上已不再是魔鬼镇,河水也由灰白色变成了草绿色,暖洋洋的阳光给大地披上了一层金纱,树木、鲜花和小草的颜色都非常、非常、非常地鲜艳,这里显然不再是冬天了。

壮壮揉了揉眼睛,他以为自己刚刚离开以昏暗为基调的魔鬼镇,看到别的颜色会产生视觉冲击,从而产生错误的认知,没想到阿板已经在一旁惊叹:“哇,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鲜艳的色彩,鲜艳得让人想哭,壮壮,你替我哭一把吧,因为我没有眼泪。”

的确,甚至连沿街那些楼房的色彩也非常、非常、非常地鲜艳,——壮壮又揉了揉眼睛,感到眼前的色彩,和以往自己所认识的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不过壮壮并不想哭,他很想笑,因为这种非常、非常、非常鲜艳的色彩,给他造成的感觉十分混乱:有点感动,有点惊喜,甚至还有点想飞上天空翱翔……

然而棉帽、棉衣、棉裤和棉鞋,正在把壮壮捂得浑身是汗,他只好摘掉棉帽,脱下棉衣、棉裤和棉鞋,穿着白色体恤衫和白色小裤头,脚上是一双白色绵袜。

“壮壮,你热得受不了吧?你看我多自在,——冷的时候我不冷,热的时候我也不热。”阿板还是那件由土黄色、浅褐色和墨绿色组成的方格子风衣,黑色破洞牛仔裤,他抬起一只脚,望着自己没有穿鞋的眼球脚,“我的脚穿不穿鞋都无所谓,你光着脚走路会不会难受?”

“没事,我脚上还有袜子呢。”壮壮一脚踩在草坪上,立刻又抬了起来,“阿板,这草软得像面包,一点都不扎脚,好舒服。”

“可惜我的脚是没感觉的,让我用手试一下。”阿板无法弯腰,只好向前扑倒仿佛在做俯卧撑,他的两只小手按在了草坪上,“真是太奇特了,用柔若无骨来形容这个地方的草坪,一点都不过分。”

这时,有十几个人朝他们这边走过来,他们的走路姿势彻底颠覆了壮壮和阿板的固有观念,因为他们双手着地倒立着行走,双脚和双手一律暴露在外,既不穿鞋也不戴手套。

壮壮赶紧跑到阿板身边,阿板这时也站了起来,对壮壮说:“没关系,我保护你。”

那些倒立人距离他们越来越近了,他们的身高宛若地球上正常的男人,两只胳膊和两条腿也与正常男人比例一样,只是脖子比正常男人长了许多,并且弯成了一个圆圈,导致倒立人的后脑紧贴背部,结果倒立人的一张脸,就如同正常人那样,可以正面观看这个世界了。

壮壮随着倒立人的移动,也移动着藏在阿板的身后,阿板说:“壮壮,你不用怕,你看他们都懒得搭理我们,还是我跟他们打个招呼吧,——嗨,你们好!”

倒立人们听见阿板打招呼的声音,就停下了双手的走动,纷纷向他们问好:

“你们好!”

“你们好!”

“你们好……”

倒立人们众口不一地向他们问着好,声音参差不齐;一个倒立人走到阿板面前,又伸长脖子看了一眼阿板身后的壮壮,笑着问:“看你们有点眼熟嘛,你们是从哪里过来的?”

壮壮突然想起了无名A星,就从阿板身后闪了出来,说:“我们是从地球上过来的,我们刚才那一站是魔鬼镇。”

另一个倒立人笑出声来:“这并不奇怪,我们就在地球上,也许魔鬼离我们并不远。”

壮壮说:“可是,地球上并没有你们这样走路的人。”

第一个开口说话的那个倒立人回答:“我们祖先曾经也像你们这样正着走路,但随着长年累月的更新换代,我们祖先看到了一个痛心疾首的现象,这就是人类明明离真理越来越远,却以为自己真理在握,——为了防止这种愚蠢继续下去,我们祖先开始大头朝下地生活,不过在我们历史博物馆里,收藏着我们很多祖先,都是像你们这样站立着的照片。”

阿板对壮壮说:“他们除了用手走路,还有脖子可以绕成一个圆圈之外,别的方面跟你们人类相比,好像没什么两样。”

壮壮点了点头,他发现这些倒立人的双腿、屁股以及腰的位置穿着上衣,上衣的下摆垂在后腰上,屁股和肚子的正中有一排纽扣,从肩膀的上方到两只胳膊的部分穿着裤子,裤腰上系有皮带,——尽管整体穿戴全然颠倒了,但他们的上衣和长裤裁剪得很有技巧,看上去非常合体,然而与人类通常的款式还是很不一样。另外,他们的上衣和长裤无论什么颜色,看起来也都非常、非常、非常地鲜艳。

阿板问:“你们这么走路累不累?”

“我们天生就是这样,——如果你们不累,我们也不累。”

壮壮观察到眼前这些倒立人长得很像中国人,但很像是画上的中国人,因为他们的脸型和五官精美如画,五光十色的眼睛也同样非常、非常、非常地鲜艳……于是,壮壮问:“你们是中国人吗?”

红眼睛倒立人说:“我们哪个国家的人都不是,我们是倒立城人,——我们这里,是倒立城。”

壮壮又问:“你们都讲中国话了,为什么不是中国人呢?”

黑眼睛倒立人回答:“我们倒立人的大脑更接近地球引力,所以我们不用学习,就可以掌握全世界各种语言。”

“我在幼儿园最害怕学英语了,单词我总是记不住,可不可以我也倒立,然后我回去不用学英文,就什么全都会了。”

壮壮说着,就双手撑地,在草坪上尝试着倒立,结果一次又一次地栽倒了,惹得倒立人们哈哈大笑,黑眼睛倒立人说:“我们倒立人是经过一次次基因改造,才成为今天这个样子的,估计你是学不来的,这要天生的才行。”

一个褐色眼睛倒立人仿佛杂技演员,把自己的双腿向脸前弯曲下来,小腿跨过肩膀,脚趾灵活地揪下草坪边缘的鲜花,放在嘴巴里吃掉了。

还有两个倒立人用同样的动作,掰下鲜花的枝叶吃了起来,而那些被吃掉的鲜花和枝叶,顷刻之间又长了出来,没有留下任何被破坏过的痕迹。

壮壮和阿板在一旁看得眼睛发直,不过壮壮已经在小龙家吃饱喝足了,此刻肚子一点都不饿,因此就没有产生想要吃几口的欲望。

有个黄眼睛倒立人对壮壮和阿板说:“你们跟我们去见城主风先生吧,他是个少有的好人,为人十分谦虚。”

壮壮不甘心,又做了几个失败的倒立动作,看到草坪上自己的棉帽、棉衣、棉裤和棉鞋格外抢眼,就问倒立人们:“我的衣帽和鞋会破坏你们的美好环境,是不是应该扔到垃圾桶里?”

一个果绿色眼睛的倒立人接道:“我们有个民俗博物馆,可以送到那里做展览用。”

阿板问:“你们这里的冬天不会很冷吧?”

一个深绿色眼睛倒立人回答:“我们倒立城四季如春,我们知道地球上很多国家,一年有春夏秋冬四个季节,但我们除了春天,从来都没有体验过夏秋冬。”

那个黑眼睛倒立人用两只脚拿起壮壮的棉衣和棉裤,抱在自己的背前而不是胸前;而深绿色眼睛倒立人则用一只脚抓起棉帽,另一只脚拿起壮壮的棉鞋,壮壮伸出双手:“我自己拿鞋吧。”

深绿色眼睛倒立人说:“还是我替你拿吧,我们要送到民俗博物馆。”

壮壮和阿板跟着这十几个倒立人,走到一个公交车站牌下等车,宽阔的公路上不断有公交车和轿车驶过,壮壮突然发现眼前这些倒立人统统都是男人,就问身旁一个紫红色眼睛倒立人:“你们倒立城没有女人吗?”

紫红色眼睛倒立人回答:“有男人的地方就一定有女人,不然怎么繁衍后代呢?”

灰色的公路看起来居然也是那么地鲜艳,一个蓝眼睛倒立人用双脚挖起一块路面吃了起来,那个凹陷的路面马上突起了一块,公路依旧平坦如初。

阿板小声对壮壮耳语道:“如果你吃这些东西,我相信你妈妈知道了一定会骂你,等见到他们城主时,我们让他给你弄点好吃的。”

那个紫红色眼睛倒立人伸长脖子,听见了阿板的话,不过他看起来并不介意,只是笑着说:“我们城主也吃这些,倒立城没有灰尘,更没有细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一天都是恒温,你们在这里住几天就知道了。”

一辆公交车到站了,车厢内是空的,他们这些人上去之后,几乎坐满了车厢,倒立人把身体卷成圆圈,他们的肚子坐在座位上,两只胳膊像腿那样垂下来,双脚犹如两只手,或扶着或搭在座椅旁边的扶手上,有些倒立人的头转向窗玻璃,观看车外的风景。

开车的是一个女倒立人,她的肚子坐在驾驶座上,双脚熟练地驾驶着方向盘。

红眼睛倒立人对女司机说:“我们到城堡路。”

车上没有售票员,也没有钱箱,一个橙色眼睛的倒立人抓掉他面前一块椅背,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不久民俗博物馆就到了,黑眼睛和深绿色眼睛的倒立人与众人道别,拿着壮壮的衣物下车了。

壮壮突然想起曾在猫咪国吃糖轿车和糖飞机的经验,就毫不犹豫地把自己前面的椅背抓下一小块,放在嘴里吃了起来,当然倒立城椅背不像猫咪国的轿车和飞机那样,会留下无法弥补的缺口,而是立刻恢复到完美无缺的状态。

站在壮壮的座位旁边,右手拉着头顶吊环扶手的阿板说:“壮壮,你为什么走到哪儿,非要吃到哪儿呢?”

壮壮一边吃一边回答:“好吃,真的很好吃。阿板,这个味道有点像面包干,不是普通的那种,是抹了上等黄油的面包干,——从前,我妈妈经常带我去一家面包房买这种面包干,我记得挺贵的。”

阿板问壮壮:“你能不能控制一下自己的食欲?”

壮壮咽下一口上等黄油面包干,回答阿板:“不能。”

公交车在城堡路的路口停下了,十几个倒立人下了车,大家下车之后,壮壮才反应过来:“你们好像没交钱,也没刷月票卡。”

蓝眼睛倒立人说:“我们知道钱是一种特殊的纸,我们也知道各种卡是什么东西,但为了保护我们心灵的纯洁,我们尽量避免任何外在的污染。”

壮壮锁起双眉,蓦然想起在无名A星上,老寿星曾经说钱是用来激发地球人的贪婪,于是他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