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十八章 魔塔上的神珠

(2021-07-16 05:03:43) 下一个

第二天上午,太阳出来了,被践踏过的白雪,在金色阳光照射下默默地融化着,屋檐下的冰溜子滴着水,一个接一个地往下掉,壮壮和小龙等在屋檐下,举起双手接住掉下来的冰溜子吃了起来,小龙问壮壮好不好吃,壮壮咬了一口冰溜子:“好吃,就是太凉了。”

然而两个男孩的日子依然不好过,因为只要离开小龙妈妈的视线,大能就找机会欺负壮壮和小龙,不过壮壮和小龙会齐心协力地回击大能,大能也无法像以往欺负小龙那样随心所欲了。

吃过午饭之后,小龙妈妈又到集贸市场买菜去了,大能拿着他妈妈洗衣服用的洗衣板,追着壮壮和小龙没头没脑地打来打去,没想到阿板突然破门而入,他依然穿着那件由土黄色、浅褐色和墨绿色组成的方格子夏季风衣,黑色破洞牛仔裤,只是眼球双脚是赤裸着,因为那双特制的黑色皮鞋不见了。

壮壮呆呆地望着阿板,半天说不出话来;阿板也楞头楞脑地看着壮壮,仿佛不认识他似的。

大能则不问青红皂白,举起洗衣板就打阿板,木板碰木板,发出了结实的响声,打得阿板嗷嗷直叫,阿板一边躲闪着,一边指着壮壮:“我是阿板,我是他的朋友,你别误会,——我是朋友,不是敌人……”

“我没误会,我打的就是他朋友,——他的敌人,才是我的朋友!”

壮壮和小龙这时也缓过神来,一涌而上扑向大能,壮壮抱着大能的右臂,以此禁止大能用洗衣板殴打阿板。

大家正打成一团,小龙妈妈买菜回来了,像以往一样,夺过洗衣板,狠狠地把大能打出了家门。

壮壮向小龙妈妈和小龙介绍了阿板,小龙妈妈问阿板能不能吃喝,阿板说不能。小龙妈妈突然发现阿板光着脚,就想给阿板手工做一双鞋,原因是阿板的脚型买不到现成的鞋,而现在又是寒冷的冬天,阿板礼貌地说:“阿姨不用为我操心了,我的脚完全感觉不到温度,我一点都不怕冷。”

小龙妈妈摸了摸阿板坚硬的黑眼球脚,没有再说什么,到厨房里做午饭去了。

壮壮问阿板:“你怎么知道我在小龙家?”

“我不知道。那天我在你妈妈小时候的学校里没找到你,就到校长办公室去找,校长让学校的广播喇叭找你,还是找不到。然后我又在学校附近找了你一天一夜,还是没找到你,没办法我只好狂喊我曾曾曾祖父,——我一直喊,一直喊,然后我曾曾曾祖父就把我送到这儿的,我也没想到会一下子就能见到你。”

“曾曾曾祖父太好了!当时学校地震你不知道吗?”

“知道,只是震几下子就没事了,——对了,我还跟你妈妈说话了呢。”

壮壮满脸问号,心想:我当时明明看见学校的教室全都塌了,阿板怎么会说只震几下子就没事了呢?

阿板接着说:“我对你妈妈说嗨,你好,我是阿板,我知道你是壮壮的妈妈。结果你妈妈瞪了我一眼,说:你是个疯子啊!”

“我妈妈也骂我是个疯子,——可能她一个小女孩,对她说有我这么大的儿子,她会很害怕的。”

“是啊,我们都太急于求成,当时就没想那么多嘛,也真难为你那个小女孩妈妈了。”阿板这次也不再嘲笑壮壮的妈妈了,他看着小龙问,“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魔鬼镇。”壮壮指了指小龙,一只胳膊搭在小龙的肩上,“小龙是我新交的朋友,他很好,他哥哥很坏,——刚才打你的那个,就是他哥哥。”

“你好小龙,壮壮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

小龙打量着阿板:“你穿这么少不冷吗?我让我妈妈给你买棉衣棉裤还有棉帽吧。”

“别让你妈妈浪费你家钱了,我脱光了都不冷。要知道我本来是棵树,有谁见过树穿棉衣棉裤,还有戴棉帽的?我后来变成了壮壮家的一块木地板,再后来我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小龙笑着说:“阿板,和你比起来,我们魔鬼镇不算稀奇了。”

“我并不认为自己稀奇,刚才无缘无故打我的那个坏家伙,才叫稀奇呢。”

“他是我哥,我们镇有名的坏孩子。”

此时此刻,魔鬼镇有名的坏孩子大能,正在井边诱骗一个男孩坐在木桶里,他摇着辘轳,把男孩送到井水里,摇上来之后再送下去,送下去再摇上来,直到男孩浑身湿透了才肯罢休。

男孩哭着回到家中告状,男孩的妈妈领着男孩找上门来,小龙妈妈一边道歉,一边表示会惩罚大能。

男孩妈妈说:“你家那个坏孩子太缺德了,你再不管他,他将来连你都敢打。”

小龙妈妈说:“他现在已经敢打我了。”

男孩妈妈说:“我知道找你也没用,——我这么对你说吧,他再敢欺负我儿子,我就叫我老公打他。”

小龙妈妈说:“可以,你让你老公随便打,因为我打他已经没用了。”

男孩妈妈牵着男孩的手走了以后,壮壮对阿板说:“听说镇外魔塔里有颗神珠,坏孩子吃了会变好,我们去把神珠拿过来,让大能吃了。”

阿板说:“你去把人家神珠拿过来,说白了就是偷,你不是不让我偷东西吗?”

小龙妈妈接道:“你们千万别去,有条双头蛇守着,你们会送命。”

当小龙妈妈回到厨房接着做午饭的时候,壮壮又对阿板说:“为自己拿东西那叫偷,为了帮助别人,可以叫拿。”

“我当时也是为了帮助你,你不是说我偷吗?”阿板说着,抬起双手揉搓着壮壮的脸颊,口吻里充满了宠溺,“什么理都被你占了,就听你的吧,谁让我是你大哥的?”

小龙说:“壮壮,你大哥真好。”

阿板对小龙说:“你是壮壮的朋友,所以我也是你大哥。”

小龙点了点头:“我愿意你当我大哥,你们就住在我家,永远别走了。”

阿板说:“这可不行,我们还要去找壮壮妈妈。”

小龙的脸立刻就沉了下来,壮壮说:“我们三个还是悄悄去拿神珠吧,不让小龙妈妈知道,她会担心的,不让我们去。”

阿板问小龙:“小龙,你知不知道魔塔在什么地方?”

小龙摇摇头:“不知道,只听说双头蛇一直守着神珠,过去我们镇有好几个坏孩子的爸爸去拿神珠,有的被那条蛇咬伤,有的被咬死了。”

阿板说:“你不知道也无所谓,我们鼻子下面有嘴,可以去问,——现在,我们出发吧。”

于是壮壮、阿板和小龙,蹑手蹑脚地离开小龙的家,溜到了镇上。

在镇上,他们遇到许多两颗大门牙长到嘴唇外的男人,小龙照例给阿板解释了一番。

镇上的杂货铺一家紧挨一家,他们沿着杂货铺挨个问魔塔在什么地方,被问到的魔鬼摇头都说不知道,最后问到一个卖剪刀的老奶奶,老奶奶的红发夹杂着白发,由于年老,脸和手背的坑坑洼洼更深了,她指着前方说:“走出镇外,穿过一片树林,翻过一座山,再穿过一片树林,然后再过一条河,那条河叫魔塔河,——你们过了魔塔河,就能找到魔塔了。”

他们谢过老奶奶正要离开,老奶奶又说:“那颗神珠,要放在酒里喝才有效。”

离开老奶奶之后,小龙说:“我想起来了,大能经常偷我妈的钱,有时候就拿着钱到酒馆里喝酒。”

壮壮说:“太好了,这样我们给他吃神珠的时候,就不用费力气了。”

阿板说:“你们先别高兴得太早了,等拿到那颗神珠再说下一步。”

他们按照老奶奶的指点来到镇外,的确找到了那片树林,小龙说:“我和小伙伴们来这个地方玩过,只是从来没走到那边过。”

他们三个穿过树林,果然就看见了那座山,那座山不大也不高,他们并没有用多长时间就翻了过去,又穿过一片面积不大的树林之后,就看到了那条魔塔河,魔塔河上结的冰有些正在解冻,那座魔塔呈现在对岸不远不近的地方。

他们选择一片没有解冻的河面,踮着脚如履薄冰地走过魔塔河,很快就来到了魔塔的附近,他们认真数了数,魔塔一共有九层。

阿板说:“你们等在这儿别动,我先过去探探路,那双头蛇就是想吃我,我身上也没肉。”

壮壮和小龙目送阿板大大咧咧地走向魔塔,当阿板快要接近魔塔时,突然转身朝他们这边跑来,对着他们大喊:“你们快跑,双头蛇追来了。”

阿板看见壮壮和小龙转身跑了,马上就朝相反的方向跑去。

壮壮和小龙并不知道阿板已经把双头蛇引到了另一个方向,只是没命地往前跑着,再度跑到魔塔河上的时候,河面上的冰被他们剧烈的运动震裂了,结果他们全都掉进了河里,不过他们很快就连滚带爬地上了岸,被冻得直哆嗦。

小龙问壮壮:“我们怎么办?”

壮壮的上下牙齿在打架:“我们要去找阿板,我不能再把他弄丢了。”

“阿板现在连个影子都没有,怎么找他?”

“那蛇现在可能不在塔里了,要不我们先过去给大能拿神珠。”

“这是个好主意。”

小龙摘掉自己头上潮湿的棉帽,又拿掉壮壮头上的湿棉帽,统统扔在河岸上,说:“帽子湿了,不能再戴了,会感冒的。”

两个孩子只好又从附近结冰的河面上走了过去,直接来到魔塔下,他们拖着沈甸甸的棉衣棉裤,沿着旋转的木制楼梯向上跑,一边跑一边留意着周围是不是有神珠的痕迹,塔梯被他踩得咯吱咯吱直响。

当他们跑上魔塔的最顶层时,已经累得喘不过气来,一个高大的木架上面放着一只正方形银色小盒,只有男人拳头那么大,只是他们无论如何踮脚跳跃,也够不到那只银色方盒。

小龙蹲下来,让壮壮叉开双腿坐在他的肩膀上,然后他慢慢地站了起来,壮壮高举双手,一下子抱住了银色方盒,然而当小龙试图要放下壮壮时,不慎把壮壮摔到地上,壮壮怀抱着方盒不敢松手,因此腾不出手来抓住什么东西卡住自己的身体,只好随着惯性滚下塔梯,不过滚到一个拐角处还是停下了。

壮壮坐在塔梯上,让小龙过来坐在他身旁,两个孩子怀着朝圣般的心情打开银色方盒,神珠果然躺在里面,如同跳棋弹珠那么大,滚圆滚圆的,晶莹剔透,闪闪发光。

小龙赶紧合上银盒的盖子,壮壮把银盒递给小龙,小龙紧紧地抱在怀里,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到了神珠,他激动得眼泪差一点就流了出来。

他们跑下魔塔,北风呼呼地从他们脸颊上刮来刮去,湿透了的棉衣、棉裤还有棉鞋渐渐地被冻硬了,而刚才已然消耗了大量体力,他们此时此刻饿得要命,也冻得要死。

那个红发里有着白发的卖剪子老奶奶,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魔塔河的对岸,她从黑色棉衣的袖口里拽出一条一米左右的双头蛇,双头蛇冲着壮壮和小龙不停地摇摆着头和身体,老奶奶问:“你们猜这是真蛇,还是假蛇?”

壮壮的玩具中有一条木制假蛇,拿着蛇的尾部时,蛇的头和身体也会这样摆动,于是他说:“是假蛇。”

老奶奶笑了:“既然你说是假蛇,你敢不敢摸一下?”

壮壮和小龙相互对望了一眼,两个孩子谁都没有说话。

老奶奶依然笑着,又向壮壮招了招手:“小伙子,你只有过来摸一摸,这条蛇的魔力才会消失,才不会继续纠缠你们,那颗神珠你们才可以带走。”

壮壮冻得浑身发抖,上下牙齿不停地碰撞着:“真……真的?”

“真的。如果你不想摸蛇,你们手中的那颗神珠就作废了,我的双头蛇将重新夺回属于自己的宝贝。”

壮壮顿时不明白老奶奶想要说什么了:“可是老奶奶,这蛇不是假的吗?再说我们已经拿到神珠了。”

老奶奶没有回答壮壮,只是把手中的木制双头蛇,重新塞进自己的棉衣袖口里。

壮壮虽然非常害怕,但他想到小龙妈妈哀怨的眼神和大能的恶劣行径,就说:“老奶奶,请把蛇拿出来吧,我……我愿意摸。”

小龙把壮壮拽到自己身后,向对岸的老奶奶说:“老奶奶,那是我哥,我不能让壮壮送命。”

“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更大的了,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的罪。小龙,在此之前,都是自己的亲人来索取神珠,没见过壮壮这种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如此拼命,所以你这个弟弟摸蛇是无效的,因为亲情是你牺牲的理由,——壮壮是没有理由的,何况大能之前一直在打骂他,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他摸双头蛇,才会有效。”

壮壮听懂了,他绕过来站在小龙身前:“老奶奶,我说过我愿意,我现在就想摸。”

老奶奶把手中的双头蛇,从魔塔河的对面扔了过来,那蛇的两只头突然活了过来,不停地吐着信子,信子的顶端呈V型,发出咝咝的声音。

壮壮吓得跌倒在地,大喊:“奶奶,蛇活了。”

“小伙子,相信奶奶,你只要摸一下蛇的一只头,——只摸一下,就可以救那个坏小子大能了,因为那颗绝世神珠,只有绝对勇敢,才配得到!”

壮壮伸出右手摸向那条双头蛇,心想:我就要死了,我就要被蛇咬死了……

小龙这时很想把壮壮拉过来,他自己去摸蛇,但他的身体仿佛被钉子牢牢钉在了地上,无论如何也动弹不得。

就在壮壮的手放在蛇头上的同时,那条双头蛇迅速地把壮壮和小龙卷了起来,轻柔地跳到魔塔河的对岸,随即那蛇变成一架有两只蛇头的木制雪橇,壮壮和小龙坐在雪橇上,壮壮搂着一只蛇的脖子,小龙则一手抱着装有神珠的正方形银盒,一手搂着另一只蛇的脖子。

老奶奶笑容满面地说:“你们要记住:三个小时之内必须吃下这颗神珠,因为三小时之后,神珠就会化成水了,——神珠化成了水,就等于一切都化为乌有了。”

小龙说:“我们记住了,谢谢奶奶。”

老奶奶说:“不客气,你们现在可以回家了。”

壮壮问:“奶奶,我们想先去找阿板,可以吗?”

老奶奶回答:“在我拿到双头蛇的时候,阿板就被我送回小龙家了。”

壮壮笑了起来:“谢谢奶奶,你太好了!”

雪橇在雪地上平稳地滑行着,小龙对壮壮说:“这雪橇不用拉就会跑,还会自己寻找雪地,好像长了眼睛似的。”

天已经黑了下来,沿路有一根根电线杆上的路灯,也是那种被透明玻璃罩着的白炽灯,把大地照得亮堂堂的。

雪橇不久就停在小龙家的门前,壮壮和小龙下了雪橇之后,雪橇立刻径直向前滑行,很快就不知去向了。

壮壮和小龙推门走进屋内,小龙妈妈正焦灼地等待他们回家吃饭,看见他们浑身湿透了,马上让他们脱下湿透的棉衣、棉裤和棉鞋,放在火炕上烤干;壮壮和小龙换上那套土黄色全棉单衣和单裤,阿板则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穿,他对壮壮说:“阿姨把我的衣服都洗干净了,阿姨说干净的衣服穿在身上,我会感觉更舒服一些。”

小龙把那只银盒捧给妈妈:“妈,这是神珠,给我哥吃的。”

小龙妈妈一把接过银盒,打开盒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颗神珠,眼泪如同关不上的水龙头哗哗流着,她一把搂着小龙:“你是好孩子,做了这么大的事……”

“妈,这是壮壮拿到的,壮壮还摸了蛇头,奶奶说我有血缘关系摸了不算,只能朋友摸,为朋友舍命才有爱心。”

小龙妈妈又一把搂过壮壮,在他脸颊上亲吻着:“孩子,我的好孩子,你救了大能,就等于救了我全家!”

壮壮说:“阿姨,是我们三个联合起来拿到的,如果不是阿板把双头蛇引走,我和小龙也拿不到神珠。”

小龙妈妈松开他们两个,把阿板紧紧地搂在怀里:“可怜的孩子,但愿有一天你能享受美食。”

小龙说:“妈,我和壮壮都饿了。”

小龙妈妈松开阿板,立刻到厨房,把早已做好的晚饭一一端到圆桌上,壮壮和小龙一边狼吞虎咽地吃着,一边你一言我一语,把拿到神珠的经过,以及三个小时之内让大能吃下去的关键,全都讲得清清楚楚。

阿板问:“你们说的三个小时之内,范围和界限在哪里?”

“这是那个卖剪刀的老奶奶说的,她可能是双头蛇的主人,阿嚏,阿嚏,阿嚏……”壮壮打着喷嚏,清鼻涕流到嘴唇上,“阿姨,给我餐巾纸,我要擤鼻涕。”

小龙妈妈紧张起来:“这么说,应该从你们拿到神珠就开始计时了,——阿板回来的时候,我忘记看时间了;刚才你们回来时我也没注意几点了,现在恐怕都过去两个多小时了吧?我这去找大能,我知道他在哪个地方鬼混,刚好这神珠也需要用酒送下去。”

阿板说:“阿姨,我们跟你一起去。”

壮壮和小龙三下五除二地穿上半干半湿的棉衣、棉裤和棉鞋,阿板也穿上他已经烤干的风衣和破洞牛仔裤,他们三个跟着小龙妈妈,行走在寻找大能的路程上。

小龙妈妈怀抱着用两块手绢包好的银盒,带领他们直接来到鬼头酒馆,这是个二层小楼,同样也是用干枯的黄草搅拌着黄土砌成的,他们走进去,看到一层几乎坐满了,喝多了的男魔鬼们大声喧哗着,扯着嗓子在划拳,其中没有大能的影子。

酒馆里的年轻服务生似乎和小龙妈妈很熟,一副笑脸迎了过来:“阿姨,大能在二楼,我带你们上去。”

服务生领着他们登上同样是干枯的黄草搅拌着黄土砌成的楼梯,一同来到了二楼,只见大能和大头鬼等五六个男孩正围着黄土砌成的圆桌,坐在黄土砌成的圆凳上喝酒。

“伙计,再来两瓶白的,六盘下酒菜……”

大能醉醺醺地吩咐着服务生,一眼看见自己的妈妈,就闭上嘴巴,把脸扭到一边去。

小龙妈妈坐在一个男孩让开的圆凳上,慎重地剥开了两层手绢,打开那只银色小盒,朝大能亮出那颗神珠,大能正要伸手去拿,小龙妈妈啪地一下合上了盒盖,问大能:“你要怎样?”

“这……这是什么东西啊?”大能显然喝高了,他的舌头已经不会打弯了。

“这是让你吃了会变成好孩子的东西。”

“谁信……信这个?迷信,全是迷信!”

小龙妈妈说:“你先给我吃下去,再告诉我这是不是迷信……”

“不吃!要吃,你自己吃……”

“混帐东西,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小龙妈妈气急败坏地骂着,不容分说上前就粗暴地按到大能,已经烂醉的大能,如同一滩泥倒在了地上。

壮壮、小龙和阿板一拥而上,小龙坐在大能的胸脯上按住他的两个肩膀,壮壮则坐在大能的腿上按住他的两只脚。

阿板拿起圆桌上半瓶白酒,朝大能的嘴巴上倒着,大能张开嘴巴,继续贪婪地喝着酒。

小龙妈妈腾出自己的手,拿出银盒里的神珠,放进大能正在接酒喝的口中,然后双手粗暴地按住大能的双唇,久久不肯松开,她实在担心大能会把那颗神珠吐出来。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