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十七章 独闯魔鬼镇

(2021-07-15 04:30:34) 下一个

一股彻骨的寒冷,从头到脚包围了穿着夏装的壮壮,他感到自己脸和脖子上的热汗已经变得异常冰冷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只是转眼之间,自己就从夏天来到了冬季,这种凛冽而残酷的气候变化,犹如遇到一个想要威胁自己的坏蛋。

壮壮跺着脚,无奈单薄的皮鞋越跺,他的脚就越冷,加上他浑身不停地打着冷战,整个胃都在剧烈地抽搐着,失去温度的身体似乎随时都有被冻僵的可能,他想应该找个什么人家进去躲一下,不然非被冻死不可,然而周围既没有楼房也没有柏油公路,这种环境令他感到陌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才对。

为了不让自己冻死,他跑了起来,终于找到一条被踩出来的光滑小路,小路窄窄的,两边是倒下的枯黄而干涩的野草,他沿着这条小路向前又跑了一阵,前面出现了一座座低矮的房屋,房屋的上空飘着袅袅炊烟。

当壮壮跑到那一座座的房屋附近时,发现每一座房屋都是用干枯的黄草与黄土搅拌在一起砌成的,并且每一座房屋的木门都没有涂上油漆或者是颜料,也没有安装任何暗锁或者是明锁。

他走到一扇虚掩的木门前,听见里面传出一个男孩压抑的哭泣声,于是就轻轻地敲了敲门。

门被拉开了,屋内的热浪迎面扑来,一个眼含泪水的男孩站在壮壮面前,男孩满头红发,一张脸如同黄土地的颜色并且坑坑洼洼的,脸和两只胳膊以及手上的皮肤,也同样坑坑洼洼的,一眼望上去,这个男孩很像是核桃的外壳。

壮壮说:“你好!”

红发男孩没有说话,只是身体往门的一旁靠了靠,让出走进房屋的路来,示意壮壮进去。

壮壮感觉到了红发男孩无声的友善,他一头扎进屋内,一股暖流顿时流遍了他的全身,他回头对红发男孩说:“谢谢你让我进来。”

泪汪汪的红发男孩依然没有说话,他的个头比壮壮稍微高出了一点,穿着土黄色短袖单衣和垂到脚腕的单裤,棉拖鞋也是土黄色的。

这是一个很大的屋子,没有玻璃窗,屋顶吊着一只大大的白炽灯,透明玻璃罩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而在最里面的墙角位置有一张黄土砌成的大床,大床下掏了一个大洞,大洞里烧着木炭,热量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客厅和卧室就这样融为一体了,没有中间的过渡地带。

大床上站着一个蓝发男孩,他同样穿着土黄色单衣和单裤,光着肥硕的坑坑洼洼的脚丫子,相比之下,这个蓝发男孩看起来很健壮和高大,红发男孩就显得比较瘦弱了。

壮壮对蓝发男孩挥了挥手:“你好。”

蓝发男孩满脸凶横地看着壮壮,下床穿上他的土黄色棉拖鞋,用手推了一把壮壮的头,正要进一步动作,一个女人从屋内的一个门洞走了进来,门洞上没有门,用绣着红花绿叶的白布门帘遮挡着,女人同样是坑坑洼洼的土黄色皮肤,不过比两个男孩的皮肤更为凹凸不平,她一眼看见壮壮,就咧开腥红的嘴唇笑了,嗓门很大地说:“长成你这样子的都是文明人,还站着干什么?快坐下,快坐吧孩子。”

蓝发男孩趁女人转过身的时候,故意撞了壮壮一下,壮壮险些跌倒的同时,估量着蓝发男孩比自己高出一个头,心想:他可能和阿板一样高。

红发男孩听女人这么一说,就让壮壮坐在一只也是黄土砌成的圆凳上,他自己坐在另一只圆凳上,两只胳膊支在圆凳前同样是黄土砌成的圆桌上。

女人有些胖,胸脯很大,一头长长的蓝发梳成两根长辫子垂在腰上,一身红、黄、蓝飞舞的碎花单衣和单裤,脚上的棉拖鞋与她的衣裤是同一款花色,她问蓝发男孩:“大能,你刚才欺负弟弟没?我好像听见他哭了。”

被称为大能的蓝发男孩回答:“我没欺负他,不信你让他自己说。”

红发男孩并没有与女人以及蓝发男孩互动,而是指着女人,对壮壮介绍道:“这是我妈。”

壮壮立刻说:“阿姨好。”

“这孩子真有礼貌,一看就是体面人家的孩子。”女人满脸慈祥的笑容,她哈着腰,手指爱抚地捏了捏壮壮的小胳膊,“这么瘦小的一个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我叫壮壮,今年六岁半了。阿姨,我其实很胖的,我们班很多小朋友都叫我小胖子。”

女人笑了,爱抚地摸着红发男孩的头:“孩子,你跟小龙差不多一样大,小龙已经七岁了,今年该上小学一年级了。”

“阿姨,你们这里也是九月份开学吗?”

“是啊。孩子,你是跟父母出来玩,跟他们走散了吧?”

“不是,我是跟我妈妈通电话时,不小心来到了电话线里,我要去找我妈妈,还要找到阿板。”

小龙妈妈直起腰,没有追问电话线和妈妈以及阿板的事情,而是嘱咐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大能,小龙,你们好好跟壮壮玩,我这就到厨房给你们做饭去。”

“谢谢阿姨。”壮壮说着,从圆凳上站起来,走到大床前摸了摸暖烘烘的床沿,对红发小龙说:“你们家的床真好,比我家冬天的暖气热很多倍呢。”

蓝发大能粗鲁地说:“笨蛋,这不叫床,这叫炕,——这叫火炕!”

已经掀起绣花门帘的小龙妈妈跑了过来,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大能的头:“壮壮现在是我们家客人,对客人说话连个规矩都没有,你不嫌丢脸,我和小龙还嫌丢脸呢。”

大能瞪了自己的母亲一眼,一副内行的口吻:“这本来就叫炕,他们睡觉用的那种东西,才叫床。”

小龙妈妈也回瞪了大能一眼:“你天上知道一半,地上全知道是吧?在客人面前,你最好老实点,不准再欺负小龙……”

“我没欺负他,是他欺负我的!”

“他欺负你?”小龙妈妈的大嗓门立刻抬高了八度,“他什么时候欺负过你?大能,你一天不欺负弟弟,就活不下去是吧?”

“我能活下去,是他欺负我,——是你们两个合伙欺负我……”

“你再跟我犟嘴?”小龙妈妈冲到大能面前,用手拧住他的耳朵,“这一笔笔账,我都给你记着呢,等你爸回来,看不揍扁你!”

“你偏向他!”

“我偏向他?我偏向你!我要是不偏向你,你天天欺负他,我早就不要你了……”

“我早就不想在你这个家待了!”

大能换上放在墙边地上的布棉鞋,从火炕上拿起一件蓝色棉大衣,气哼哼地摔上木门走了。

小龙妈妈追出门外喊:“大能,你又想跑到大头鬼家吃饭去了,他家的饭就那么香?”

大能的话在远处响了起来:“他家的饭就是香,比你做的香多了!”

小龙妈妈满怀忧愁地关上木门,看了看壮壮和小龙,什么也没有再说,就掀开那个绣花布门帘走了过去。

小龙拿了跳棋放在圆桌上,有些怯生生地问壮壮:“你会不会下跳棋?”

壮壮赶紧说:“会,我会。”

小龙打开盒盖,里面是彩色玻璃弹珠,他挑选了蓝色。

“太神奇了,你家跳棋居然跟我家一样。”壮壮挑选了紫色玻璃弹珠,一边摆放着一边问小龙,“刚才那个大能,他真是你哥哥?”

小龙点了点头。

“我小时候一直都想有个哥哥陪我玩,但如果是你哥哥那样的哥哥来当我哥哥,我不如没有哥哥,还不如阿板来当我哥哥呢……”

“壮壮,你现在就是小时候。”小龙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壮壮概念性的错误,“你以为我想让我哥当我哥吗?我也不想,他是我们魔鬼镇有名的坏孩子……”

“你们镇……小龙,你们这个地方真的叫魔鬼镇?”

“对,真的叫魔鬼镇。”

“你们这里有魔鬼吗?”

“我们这里没有魔鬼,人们把我们比喻成魔鬼。”小龙的脸上弥漫着无限惆怅,“可能是我们长得太难看了吧。”

“你们不难看啊,只是你们的皮肤不平,让人感觉不习惯,——习惯就好了。”壮壮看小龙跳了一步棋之后,他也跳了一步,“你爸爸去找奥特曼打怪兽了吗?”

“没有,他出去打工了,再说我们这里也不流行奥特曼。”

两个孩子下了两盘棋,全是壮壮输了,小龙妈妈在门帘那边喊吃饭喽,很快就端出三只制作粗糙的大木碗,还有三个小木勺,放在一旁的长桌上。

小龙收好跳棋放在炕上,小龙妈妈这才把三只大木碗放在圆桌上,又把三个小木勺分别插在碗中的食物里,她笑得十分开朗,仿佛忘了刚才与大能之间的不愉快。

木碗里的食物浓香扑鼻,像是用水煮熟的,煮得干干的,几乎没有水分,食物有四种颜色:黑的是木耳,红的是花生,白的是松仁,还有一种叫不上名的与鹌鹑蛋一样大的绿色果子,非常甜腻,口感软糯,好吃极了。

晚上睡觉之前,小龙妈妈又给小龙和壮壮各喝了一木杯奶白色饮料,这种饮料既具有薄荷的清香,又带点蜂蜜的味道。

“这是健齿汤,喝了不会有蛀牙。”

小龙让壮壮用漱口的方式喝了下去,然后张开他自己的牙齿让壮壮看,结实的白牙有亮晶晶的白光在闪烁。

小龙妈妈拿出一套土黄色单衣和单裤,对壮壮说:“孩子,这是小龙的睡衣睡裤,洗过了,干干净净的。”

“谢谢阿姨。”壮壮接过衣服,用手摸了摸,又用鼻子闻了闻,“好香。”

小龙妈妈说:“这是全棉的,旧是旧了点,睡觉穿着舒服。”

“阿姨,你家能洗澡吗?”

“我家用大木盆洗,我要先给你烧水。”

“那……我不洗了,太麻烦了。”

“不麻烦孩子,你想洗澡,我这就给你烧水去。”

两个同龄男孩趴在热烘烘的火炕上,壮壮仔细观察着小龙的眼睛,说:“你的眼睛,其实跟我的眼睛长得一样。”

“是不是?”小龙坐了起来,从不同的角度打量着壮壮的眼睛,“有点像,又有点不像。”

“哪里不像了?我们都是黑眼珠,只是你的眼睛,要比我的眼睛大很多。”

两个孩子不知聊了多久,小龙妈妈在门帘那边喊他们两个一起过去洗澡,壮壮跟着小龙掀起那个门帘走过去,里面的空间也不小,有一个黄土砌成的火炉,还有一只两扇玻璃门的木柜,木柜的里里外外都整齐地摆放着锅碗瓢盆,墙角的位置放着一口储存水的大缸。

小龙妈妈已经给两个大木盆里分别倒了大半盆温水,壮壮和小龙脱光衣服,坐进自己的木盆开始洗澡,站在一旁的小龙妈妈打着哈欠说:“小龙,你和壮壮洗完澡就关灯睡觉吧,明天我还要带你到镇上的集贸市场,去给壮壮买棉衣棉裤,还有棉帽棉鞋和棉袜一类的东西,小心你们睡晚了,你早晨醒不来。”

小龙问:“我要壮壮跟我们一起去。”

“壮壮没有棉衣棉裤,出去会冻坏的,带你去是要帮他试一下衣服,不然就让你在家陪他了。”

小龙很听妈妈的话,他和壮壮躺到那个火炕上之后,立刻拉了一下垂在墙壁上的灯绳,屋顶的那只亮黄色白炽灯就灭掉了。

当壮壮和小龙迷迷糊糊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大能才回来,他跳上火炕对着他们两个各踹了几脚,把他们踹醒之后,又把他们踢到火炕的边缘,他自己睡在火炕的正中央,仰躺着摆出大字的形状,没过多久就发出了呼噜声。

第二天,屋外居然下起了鹅毛大雪,小龙妈妈又改变了主意,她用尺子量了量壮壮的身体,又看了看小龙棉衣和棉裤的尺码,还让壮壮戴了戴小龙的棉帽,说:“你们在家玩吧,我自己去就行了。”

小龙妈妈一走,大能就皮笑肉不笑地对壮壮和小龙说:“老虎走了,该我这只猴子称霸王了,你们都给我跪下。”

壮壮问:“为什么?”

“不为什么,跪下给我磕头。”

壮壮回答:“不跪!”

“不跪就滚出去!”

大能踢了壮壮的屁股一脚,又照着小龙的屁股也踢了一脚,随即就把两个穿着睡衣和睡裤的男孩推到屋外的雪地上。

皑皑白雪埋没了壮壮的膝盖,壮壮抓起地上的白雪想要堆雪人,小龙过来抓住壮壮的手:“快跑,不跑真会冻死的,都零下好几十度了。”

两个男孩在小龙家的屋前转着圈跑,跑出了一圈平坦的雪路,当他们身上堆满雪花时,小龙妈妈肩上挎着一个大布包,里面装着壮壮的衣物和一些吃的东西回来了,她不紧不慢地让他们进到屋内,把肩上的大布包往火炕上一撂,跑到门帘后面拿出一根木棒就打大能,大能尽管躲闪着,身上还是挨了几棒子,他恼怒地夺过木棒,朝着自己妈妈的屁股狠狠打了一下,然后拿着木棒就跑出门去。

小龙妈妈坐在圆凳上欲哭无泪,小龙站在一旁,一副对大能愤怒的样子。

壮壮走上前去,把自己的手放在小龙妈妈的手上,说:“阿姨,你别生气了,我们想想办法,看怎样可以把大能教育成好孩子。”

小龙妈妈叹了一口气:“这孩子头顶上长疮,脚底下流脓,——教育不好了,除非镇外那座魔塔里的神珠,听说再坏的孩子吃了那颗神珠,也能变好的……”

“阿姨,我们去把那颗神珠拿来,给大能吃……”

“哪有那么容易拿到的?塔上有条双头蛇守着,谁上去谁就会没命的。”小龙妈妈搂了一下壮壮,“你是个好孩子,去把你的棉衣、棉裤还有棉鞋都试一试,——要穿上棉袜试鞋,看看合不合适?”

壮壮手舞足蹈地穿上棉衣、棉裤和棉鞋,笑着扑到小龙妈妈的怀里,一时感觉就像扑进自己妈妈的怀抱:“阿姨,谢谢你,非常合适,好暖啊。”

小龙也换上自己的棉衣、棉裤和棉鞋,对妈妈说想和壮壮到外面堆雪人,小龙妈妈说刚才在集贸市场买了一些好吃的,嘱咐他们早点回家吃饭。

壮壮戴上厚厚的棉帽,对小龙说:“我从来都没有戴过这么厚的帽子,我们家那边没你们这边冷,我们冬天都是戴那种毛线织的薄帽子。”

两个男孩走在雪花漫天飞舞的雪地上,远远就望见大能正挥舞着那根打过他自己妈妈屁股的木棒,不时地敲打着几个男孩,督促他们堆雪人。

小龙说:“壮壮,你看那个剃光头发的男孩,他外号叫大头鬼,也是个坏孩子,但他坏不过我哥大能。”

壮壮看见一个头颅很大却没有一丝头发的男孩,这么冷的天也不戴棉帽,正跟在大能身旁,指指点点那些堆雪人的男孩,无论大能用木棒打到谁,他都会在一旁哈哈大笑。

壮壮问:“他为什么不戴帽子?”

小龙回答:“穷显摆呗。”

“什么叫穷显摆?”

“就是……就是显摆呗。”

“就是怕别人看不到自己的意思,对吧?”

小龙笑了:“就是这个意思!”

大能这时看见了壮壮和小龙,招手让他们过去,壮壮对小龙说:“我们不理他们。”

小龙说:“不理他们不行,大能会过来打我们。”

壮壮一时不知该怎样面对这种局面,只好跟在小龙身后走了过去,大能拿着那根木棒,指着那个堆好的雪人,又指了指壮壮:“看,这就是你。”

雪人堆得比壮壮高,也比壮壮胖,没有鼻子,眼睛和嘴巴用树上的枯枝做成。

“谁有尿?快过来尿他。”大能说着,自己先对着雪人壮壮浇起了尿。

有两个之前堆这个雪人的男孩,也对着雪人壮壮尿了起来。

大头鬼拍着手笑个不停,指着雪人对壮壮说:“你看,尿到头了,尿到嘴了,你喝尿了,喝尿了,哈哈哈……”

小龙抓起一把雪捏成雪团,对着大头鬼扔过去,正好打中了大头鬼的脑袋。

大能指着小龙和壮壮,命令那些男孩:“去,——你们去打他们,往死里打,打死了我偿命。”

趁着男孩们弯腰抓地上的雪捏成雪团的时候,壮壮和小龙拼命跑了起来,中途壮壮还摔了一交,好在跑着跑着就甩掉了那些追他们的男孩,然后壮壮和小龙跟着一辆铲雪车跑,不知不觉就跑到了镇上最热闹的集贸市场。

镇上的杂货铺一个接着一个,各式各样的日用品都有卖的,魔鬼镇的魔鬼们走来走去,显得悠闲自得,他们无论男女,只有红和蓝两种颜色的头发。

壮壮发现魔鬼们购买东西所用的魔币,与自己以往用的人民币有些相似;他还发现所有魔鬼男人正中间的两颗门牙又长又尖,有的甚至都垂到了下巴上,露出的白牙依然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小龙发现壮壮尤其留心观看魔鬼男人的大牙,没等壮壮问他就主动说:“我长大了也会长出那样两颗大牙的,到时候也露到外面来。”

“为什么?”

“不知道。反正魔鬼镇的男人都要长大牙的,这样人家叫我们魔鬼,就有根有据了。”

“你什么时间会长出那样的大牙?”

“好像二十岁左右吧,——就像婴孩长牙一样,有的早一点,有的会晚一点。”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