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十四章 恐怖的乱石滩

(2021-07-12 05:29:39) 下一个

出租车很快就离开了市区,驶向一条树荫浓密的公路。

壮壮抓紧赫赫左胸上那只兜兜的边缘,终于可以望见玻璃窗外的景色了,只是车窗的玻璃似乎有些厚,壮壮感觉窗外的景物不是很清晰,就问赫赫:“玻璃太厚了,窗外的东西你能看清楚吗?”

赫赫回答:“看得很清楚啊,我感觉玻璃很正常,一点都不厚。”

壮壮只好说:“可能恐龙的眼睛和人的眼睛不一样。”

“不是眼睛不一样,是视网膜不一样好不好?”站在赫赫腿上的阿板接话了,“我看窗外的东西就非常清楚,我想,可能我们树木和恐龙的视网膜,跟人类的视网膜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吧。”

出租车开到一片乱石滩附近,司机说:“这个地方是国界,不能再往前走了,过去就是狮子国。”

赫赫看了看计价器,从裤兜里拿出钱包,抽出三张印有霸王龙头像的红色龙元递给司机,司机找出几枚硬币给赫赫,赫赫摆了摆手没有接,说:“刚才你表打晚了,这算是补那段没打表的钱。”

司机收回硬币,对赫赫说:“我不会出卖你们的,谁问都不说,打死都不说。”

赫赫一听,又从钱包里掏出几张红色龙元塞给司机,司机说:“赫赫,你这么做就等于在侮辱我的好意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仗义执言,公开反对那个狐狸企图架空总统和操控我们国家,电视和报纸上都有报道,谁会不认识你呢?要说我应该免费送你们,以表达我致敬爱国英雄,但你非让我打表不可,我也没办法……”

“哥们儿,那就谢谢你了。”

司机把刚才的钱重新还给赫赫:“你别给我钱,才是真的在谢谢我。”

赫赫只好把钞票装回自己的钱包,和司机握了握手,拿起阿板下了车。

司机的头伸出车窗,对赫赫说你们多保重,然后调转车头绝尘而去。

赫赫望着远去的出租车,让壮壮和阿板站在自己的胳膊上,阿板说:“刚才我好像听司机大哥说,对面就是狮子国,我们可以过去请求政治避难。”

“你拉倒吧!”赫赫抓起阿板,举到自己脸前,“狮子国是弱国,我们去了,准给遣送回来,——到时候直接送到狐狸手里,再想逃就难了。”

阿板说:“那你就用手机给剑龙副总统打个电话,请他帮帮我们。”

赫赫把阿板放回自己的胳膊上:“我手机昨天不小心弄丢了,今天要不是遇见你们,我下班就去买新手机了,你没看见我钱包吗?装那么厚一摞钱,就是买手机用的,——刚才司机大哥没要我们钱,不然我买手机时还得再补钱。”

“你看看这荒郊野外的,我不吃不喝的不会受任何影响,你和壮壮饿也饿死了。赫赫,不是我挑拨你们家庭关系,你那个姨父真够呛,刚才你打电话求助他,他不帮就算了,还让你把我和壮壮交给狐狸,这不是摆明了要我们去送死吗?”

“也不能怪我姨父,我已经给他添很多麻烦了,他是恐龙国组织部部长,看起来和狐狸是平级,但我姨父他们有任免建议权,狐狸为了保住他自己的地位,看我姨父的面子不敢太刁难我,不然我早就蹲监狱了,——就拿今天的事情来说吧,如果不是我跟你们在一起,你们早就被狐狸下令格杀勿论了。”

壮壮和阿板一听,不禁有些后怕,阿板说:“这么说你姨父表面上骂你,实际上是在保护你,——如果不是你和你姨父,我和壮壮就已经死了?”

“也不能这么说吧。要说我姨父也挺为难的,比如说今天,他马上就知道你和壮壮跟我在一起,还不是狐狸先向他告的状?你让他怎么处理呢?”赫赫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又抓起了壮壮,“你把刚才偷听到的,讲给我和阿板听听。”

壮壮于是就把狐狸和雷龙的对话,学了一遍给赫赫和阿板听。

落日的余晖正逐渐隐退,蓝天和白云也正在黯淡下去,壮壮已经把自己偷听来的话讲完了,赫赫说:“等我把你们送到安全的地方,回去就把狐狸和雷总的事情,报告给我姨父和剑副总统,现在趁着天还没黑,我们先找个地方歇歇,天亮了再找出路。”

阿板说他想自己在地上走一走,因为他刚刚穿上新皮鞋,总想感觉一下穿鞋走路的乐趣,壮壮却依然赖在赫赫的胳膊上不动。

他们在乱石滩上盲目地走着,乱石滩上的小石头有褐色、灰色和白色,他们走着走着,壮壮和赫赫闻到了一股血腥的臭味,阿板没有嗅觉,继续朝前走着。

“赫赫,壮壮,你们过来看这个,——这是什么呀?好可怕!”阿板指着乱石滩上的一块骨头,挥舞着两只小手,叫了起来。

赫赫蹲下来捡起骨头,举到眼前看着:“看不出这是什么骨头。”

阿板问:“是不是人骨?”

赫赫看了一眼壮壮,摇了摇头:“我看不像。”

壮壮说:“赫赫,让我下去吧,你太高了,地上的小东西你看不见,我也看不见。”

他们继续往前走着,然而越往前走,臭味就越发浓烈以至于扑鼻,跑在最前面的壮壮发现地上有一张动物皮,就停在原地,不敢再往前走了。

阿板和赫赫也停下脚步,赫赫过去弯腰捡起动物皮展开看了看,又铺在了地上,说:“我认出来了,这是狮子皮,你们都过来认识一下。”

壮壮说:“狮子那么勇猛,狐狸打不过他们。”

赫赫说:“但是当狮子碰到活了快一千年的狐狸,就不一定了。”

壮壮问:“狐狸真的活了这么长时间吗?”

赫赫回答:“他不活这么长时间,一个小小的狐狸,怎么去做恐龙国的外交部长?”

阿板壮起胆子,用他的绿色小手摸了摸地上的狮子皮:“我猜呀,这个千年老狐狸,大概是利用自己的职权和坏心眼,指使他手下的恐龙杀掉这些狮子的。”

赫赫赞许地点了点头:“阿板,你说的没错,趁着现在天没黑透,我们再摸一下周围的情况。”

结果他们这边看看,那边也看看,又发现更多的狮子皮和狮子骨头,甚至还有恐龙皮和恐龙骨头,赫赫悲哀地说:“怪不得恐龙国总有孩子失踪,媒体一直报道说,是被龙贩子拐跑卖掉了,原来是拐到这个地方给吃掉了。”

阿板说:“赫赫,猫咪国去年派他们外交部长还有十二个卫兵,一共十三只猫咪,来到你们恐龙国访问,到现在一年过去了,他们还没回到猫咪国,是不是也死在这儿了?”

赫赫回答:“那就趁着天还没黑,我们再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们。”

不久他们果然找到了比狮子小很多的皮和头骨,赫赫又拿起头骨仔细端详一阵,说:“这个头骨,看样子真的跟猫头差不多。”

壮壮吓得腿都软了,他拖着软绵绵的双腿躲在一旁,不敢看地上的那些尸骨,仰望即将被夜色吞没的天空,心里蓦然升起一缕无端伤感,泪水瞬间涌上眼眶。

赫赫丢下猫的头骨,用手指捏起一根很小的骨头:“看样子这个就是那些猫,阿板你过来看看,这好像是猫腿。”

阿板把自己的小手背到身后,用眼睛谨慎地观察着赫赫手上的骨头,点了点头。

赫赫从裤兜里掏出金属烟盒和打火机,拿出一支雪茄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之后,说:“我这是背着我老爸抽的,你们别学我,好孩子没娶媳妇儿之前,最好别抽烟。”

壮壮感到自己的腿肚子在抽筋,他说:“赫赫,你刚抓过尸体,能不能洗洗手再抽烟?”

赫赫满不在乎地看着壮壮:“你帮我去找水啊,你水找来了,我就洗手。”

倘若在平常,阿板会趁机拿“媳妇儿”这个话题开赫赫的玩笑,可眼下尸横遍野的悲惨景象,他没有这种心思:“赫赫,你今年几岁了?”

“我今年应该十七……十七八岁了吧。”赫赫停顿了一下,眨了眨眼睛,“我们恐龙体型小的,可以活到人类老年人的寿命;像我这么大块头的恐龙,大概能活两三百岁吧,——所以按照人类的算法,我应该……”

“不用算,如果算的话,你可能就跟壮壮一样是个儿童了,我都比大好多。”阿板说。

“所以你比壮壮要成熟嘛,我能看出壮壮只是个人类儿童,不然我也不会把他揣进我兜里了,他这个年龄贪玩……”

“赫赫,阿板,你们,——你们两个,”不知什么时候独自跑到远处的壮壮,此刻在对他们大喊大叫,“你们两个快过来。”

赫赫向前跨了几步,就看见一片凌乱的小石头下面,铺着一块非常大的圆石板,圆石板的周围几乎没有尸骨。

阿板也跑了过去,两只小手扶在圆石板的边沿,身体呈现出梯形,做出要推开圆石板的姿态,圆石板纹丝不动。

赫赫围着圆石板慢慢地转了一圈,不时地用脚踢一下圆石板,突然发现一个位置的小石头有些松动,他跪下去用手去扒那个位置的小石头,很快就在圆石板与小石头之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缝隙。

壮壮也顾不上讲卫生了,他趴在小石头上,脸贴着石板的缝隙朝里面张望,嘟囔了一句:“这里面好像有凉气。”

这时,天完全黑了下来,天上没有星星,只有缺了一块的月亮,向大地吐着幽暗的光。

赫赫说:“你们站远一点,到时候别伤了你们。”

阿板的小手抓住壮壮的胳膊,向后退了几步。

赫赫的双腿大大地叉开,双手抓住圆石板的两端,只听他突然“嘿”了一声,圆石板被他搬开了,整个洞口露了出来。

壮壮说:“里边不会有魔鬼吧?”

阿板说:“说不定有金银财宝,我们的金币被狐狸拿走了,身上一点钱也没有,如果这个时候不发点小财,到时候你饿了,我怎么办?”

壮壮说:“不用到时候,我现在就饿了,我还非常渴。”

赫赫到附近找到一张狮子皮,用打火机点燃,然后他拎着被点燃的狮子皮往洞里面照了照,发现有一个垂下去的绳索软梯。

壮壮捂着鼻子:“赫赫好臭,我都快被熏死了。”

赫赫说:“你们等着,我先下去看看。”

壮壮马上不捂鼻子了:“赫赫,你自己下去危险,我们一起下去吧!”

赫赫笑了:“壮壮,你真够哥们儿,我先去捡几张狮子皮带上,洞里肯定比上面还要黑,到时候可以当火把用,——所以有时候,这坏事也可能会变成好事,比如我抽烟本来是坏事,但我的打火机现在能帮助我们照亮脚下的路,又变成好事了。”

阿板接话:“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哲学吧。”

赫赫在自己的肩上搭了几张狮子皮,对壮壮和阿板说:“这几张皮我想足够用了,你们等我一下,我先下去看看。”

壮壮说:“赫赫,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赫赫点了点头,一脚蹬上绳索软梯就要走下去,没想到绳索软体被他踩断了,他一下子掉下洞去,吓得壮壮和阿板拼命地大呼小叫,却没有想到赫赫双脚踩在地上的时候,他举起胳膊居然可以摸到洞口,于是他让壮壮和阿板贴在他的手掌上,他抓住他们两个之后,轻手轻脚地放在自己两只脚的旁边,为了避免不小心踩到他们,赫赫弯下腰去,拿起自己肩上的一张狮子皮,用打火机点燃,照亮了黑漆漆的地洞:“壮壮,阿板,你们两个往前跑,跑到前面了就叫我一声,不然我会踩死你们的。”

壮壮忍着恶臭,和阿板一起借着赫赫手上的光,在洞底朝着前方跑去,他们既没有看见魔鬼,也没有发现金银财宝,只有一条光秃秃的宽阔通道。

洞内通道的高度只达到赫赫的胸部,因此赫赫只好趴下,右手拎著有火光的狮子皮,双腿和左手着地,缓慢地向前爬行着,当手中的狮子皮就要燃尽时,他们发现一扇高大的木门,赫赫有些累了,就坐在了地上,背上的狮子皮掉了下来,他把燃烧的小块狮子皮放在一只大狮子皮上面,星星之火继续燎原著。

壮壮和阿板用自己的双手去推木门,没有推开。

坐在一旁的赫赫到底有在宾馆工作的经验,说:“这扇门别是从那边朝这边关上的,往这边拽几下试试。”

壮壮发现有个木制把手就在自己的眼前,他双手握着把手向后拉着,门却没有任何反应。

赫赫伸出一只有力的大手,这扇高大的木门立刻被他拽开了,赫赫于是说:“这扇门的主人力气不小。”

借着狮子皮发出的亮光,他们发现还有一块木板挡在前面,赫赫让扁平的阿板侧着身体先进去,阿板侧身进去之后,掀开那块木板,壮壮也跟着进去了,然后与阿板齐心协力,把那块不轻不重的木板掀起来举过头顶,壮壮说:“赫赫,你进来吧。”

赫赫踩灭狮子皮的火花,勉强朝里面爬着,木板剐蹭着他的后背,当他快要进去的时候,木板掉了下来。

壮壮摸了摸赫赫:“你没事吧?”

赫赫说我没事,立刻按亮了打火机,喀嚓一声,火光从他的手指之间冒了出来。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