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十二章 出使恐龙国

(2021-07-10 05:19:03) 下一个

在壮壮和阿板出使恐龙国之前,猫咪国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

娇娇女王、莫莉老师以及六个大臣,他们与壮壮和阿板一起,连续两天一夜讨论了到恐龙国之后,所能遇到所有问题的应对办法。

接着就开始为壮壮和阿板印制名片,名片上他们的名字后面都有头衔,阿板是猫咪国外交部部长,壮壮则是大象国公爵。由于壮壮同时又是猫咪国女王的未婚夫,号称亲王,因此阿板要时刻牢记在公开场合叫壮壮“殿下”。

娇娇说:“我感觉这样不好吧?”

莫莉老师信心满满地:“我感觉这样再好不过了!要说公爵配女王是有点勉强了,但终究还是可以配得上的,我们又不能把王子的身份扣在壮壮头上,因为假扮王子很容易露馅的。女王现在只需通知一下令尊和令堂,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假如恐龙国起了疑心,派间谍到大象国打探,也好有个统一口径,——令尊和令堂在大象国找个可靠的公爵,来做壮壮的家庭背景,我想不是一件难事。”

侯爵说:“壮壮和阿板这次前往恐龙国,我总有一种让他们两个去送死的不安,尤其是壮壮,他在我们猫咪国的媒体报道中,似乎是个无所不能的巫师,但实际上他一点巫术都不会,到了恐龙国之后,这将对他很不利,——尤其是恐龙国的外交部长,那是只狐狸,我一直怀疑我们的外交部长,就是被狐狸给暗算了。”

壮壮说:“我不怕,我喜欢恐龙,我一直都想看看他们真实的样子。”

莫莉老师说:“恐龙应该知道人类对他们始终抱有神秘的好感,这种好感对壮壮来说就是一把保护伞。另外,恐龙国究竟会怎样对待壮壮和阿板,我们在这里只是盲目猜测,他们实际上会怎样做,我们并不知道,所以不要提前给自己制造压力。”

猫咪国专为王宫君臣设计服装的顶尖裁缝,这时开始为壮壮和阿板量体裁衣,壮壮嫌麻烦,说:“我们男人只喜欢吃喝玩乐和游山玩水,不爱穿衣打扮,做这么多衣服简直就是浪费。”

“你们算是出国了,没几身像样的衣服怎么可以?”如今娇娇说话的态度已经温婉了许多,她的脸被莫莉老师解除魔咒之后,光滑如初。

经过反复研究与商议,壮壮和阿板在恐龙国最初亮相的服装别具一格:由于阿板没有脖子也没有腰身,他穿了一件方格子夏季风衣,由土黄色、浅褐色和墨绿色组成,半遮半掩了他的黑色破洞牛仔裤,黑色眼球双脚也套上了特制的黑色中跟皮鞋;而壮壮则身穿宝石蓝西服套装,并在淡紫色衬衫的领子上,打一条以大地色调为主的亮灰色点点领带,裁缝说壮壮的服饰虽然颜色繁复了一些,但刚好与年轻亲王的身份相称。

壮壮和阿板还各自配置了一只很大的真皮黑色皮箱,皮箱同样是特制的,只有他们自己的指纹才可以打开,箱盖上分别印有他们的头像,箱内除了他们各式各样的衣物鞋袜,还各有一袋金币,莫莉老师说地球人都知道穷家富路这个原理,金币是超越国界的,在任何国家都花得出去。

除了皮箱,壮壮和阿板还拥有一只属于他们自己的男士真皮手拿包,壮壮是深紫色的,阿板则是原木色的,里面装有少量金币,还有他们的手机和名片。

侯爵以女王的名义,起草了一封给恐龙国总统霸王龙的亲笔信,同时为了表达诚意,侯爵还要求女王一笔一画地抄写在印有猫咪国王宫外景的信笺上。

娇娇一把抢过侯爵手中的A4纸,一边草草地扫视了几眼,一边气恼地说:“这太不公平了,为什么侯爵可以用电脑打字,我就必须要用手写?”

莫莉老师拿过侯爵创作的女王亲笔信,阅读之后赞不绝口:“女王,这是外交礼仪,等一下我要翻译候爵的信,你在汉字下面再手抄一遍英文,也彰显我们女王好有学识。”

“莫莉老师,为什么又要抄写英文?你欺负我!”娇娇再度抢过莫莉老师手中的那封信,相对用心地又了看一遍,然后大叫,“侯爵,你写的这叫什么呀?这不是我的说话习惯,我是想骂霸王龙的!”

莫莉老师对侯爵竖起了大拇指:“好文采!这封信既有小女孩的纯真烂漫,又不失女王的尊贵风范,同时也没有刻意去引经据典,看起来不像是代笔的。侯爵,你堪称我们国家不可多得的人……猫才,有着所罗门一样的智慧,感恩上帝透过你,来坚固我们猫咪国。”

侯爵登时面色羞赧:“惭愧,莫莉老师过奖了。”

娇娇说:“肥仔,你过来帮我抄一下!”

肥仔慌忙摆了摆手,一声不响地躲到一旁。

莫莉老师说:“女王,你的亲笔信,是壮壮和阿板在恐龙国平安无事的保证。”

娇娇问:“真是这样吗?”

莫莉老师点了点头。

“如果真是这样,我抄,我写。”

“女王,我也会为壮壮和阿板祈祷的,虽然上帝有可能不再垂听我的祈祷,但我只有祈祷这条路可以走了,因为我的巫术毕竟有限,上帝的作为才是无限的。”莫莉老师走近候爵,弯下腰来问,“侯爵,请对我讲真话,你认为我是个谦卑的人吗?”

“总是欠点火候吧。我最近拜读了你们的圣经,有一句话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上帝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

“感谢候爵和我一起重温经上的宝贵话语,我的上帝也是你的上帝。”莫莉老师从侯爵面前直起身来,对壮壮和阿板说,“我们会派十二个王宫卫兵,一起去恐龙国保护你们。恐龙国这是第二次给我们下战书了,第一次好像是去年吧?”

“是去年,也同样是夏季。”侯爵接过莫莉老师的话,对壮壮和阿板接着说,“当时我们派出了猫咪国外交部长,还有十二个王宫卫兵,结果他们直到现在全都没有回来,但根据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情报来看,那些恐龙是不吃猫的,所以他们的失踪,至今还是个谜。”

“侯爵,我和壮壮这次去恐龙国,是去跟他们说好话的对吧?因为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猫咪国都打不过恐龙国的。”阿板颇为卖弄地在胸前揉搓着自己的两只绿色小手,“还有一点就是,不管我们是否完成任务,我们下一步终究是要回来的,是吗?”

壮壮赶紧说:“阿板,我们不要回来了,我们还要去找我妈妈呢。”

肥仔不无揶揄地笑着说:“壮壮,你不是哭着喊着,想要和我们女王陛下结婚吗?”

娇娇大骂:“肥仔,看来我要给猫咪国建一所精神病院了,到时候第一个把你送进去,给你电击治疗。”

肥仔慌忙对娇娇道歉:“女王陛下,请你万万不可生气,我只是想开开壮壮的玩笑,一时老糊涂,忘记女王威武了……”

莫莉老师看了看肥仔,肥仔立刻闭上自己的嘴,然后莫莉老师的两只手,分别搭在壮壮和阿板的肩上:“你们不回来也可以,因为在如此不确定的大环境里,我们是没有办法掌控自己命运的。还好你们名片上有我们的电话,在恐龙国期间,你们要和我们保持密切联络,报告你们在那边的进程,也好让女王知道你们是安全的,免得她为你们担忧。”

壮壮说:“不要那十二个卫兵跟着我们了,到时候我和阿板去找我妈妈了,他们回不来怎么办?”

“对,我赞同壮壮的意见。”阿板摊开他两只小小的绿手,他已经在为自己的两只手感到自豪了,“十二卫兵看似保护我们,其实是给我们添乱的,到时候我们不把他们安全带回来,好像丧失了最起码的道义;带他们回来吧,我们还要去找壮壮的妈妈。”

莫莉老师和侯爵大臣彼此看了对方一眼,侯爵说:“这样也好,不带卫兵就不带吧,你们也好轻装上阵,只是你们要记住,任何时候生命都是第一位的,遇到危险,你们能躲就躲,能逃就逃,——要知道送你们去恐龙国访问,目的就是不想和他们发生战争,并不是要你们去送命的。”

阿板问:“你们不想跟恐龙国建交吗?”

莫莉老师回答:“他们是强者,建不建交,我们没有话语权,只能看他们高不高兴了。不过,我们也不想讨好他们,——他们爱建不建,不建拉倒,就这样一直僵持到现在。”

欢送壮壮和阿板的那天早晨,火红的太阳高挂在天空上,猫咪国猫山猫海,猫们争先目睹着他们心目中的救国英雄,不少年轻女猫不时地尖叫,并频频向壮壮和阿板送着飞吻。

猫咪国有几家重要的电视台出动了转播车,现场直播了这场隆重的欢送仪式。

女王娇娇身穿粉红色长裙,亲自来到机场,她用国际上通用的外交礼节,与壮壮和阿板拥吻告别。

壮壮和阿板乘坐的是猫咪国空军一号专机,机身上涂着红、黄、蓝三原色色块,一个男猫驾驶员关上机门,随即就在机场的跑道上滑翔。

当专机平稳地在空中飞行之后,壮壮躲过阿板的目光,伸出舌头舔了舔前面的椅背,依然是一股甜甜的味道。

猫咪国空军一号专机,终于在恐龙国机场上降落了,壮壮面前的椅背,已经被他舔出了一个小小的缺口,他想如果妈妈知道这个细节会不高兴的,会骂他把细菌全都吃进肚子里了。

壮壮和阿板一手拿着自己的手拿包,另一只手提着各自的皮箱,并肩走下飞机旋梯,壮壮发现在恐龙国机场里的飞机衬托下,猫咪国的飞机简直就像一只小玩具,随便哪个恐龙一脚踩下去就会粉碎。

手握长笛的翼手龙一边飞着,一边吹奏着欢快的迎宾曲;这些翼手龙有着雄鹰一样的身躯,展开的翅膀却比雄鹰长了两三倍。

壮壮和阿板拉着各自的皮箱拉杆,踏上红色地毯朝前走着,恐龙国的狐狸外交部长迎了上来,热烈地拥抱了壮壮和阿板,然后指挥两个高大的恐龙,替壮壮和阿板拿他们手中的皮箱和手拿包。

那些身形魁伟的恐龙无法与壮壮和阿板拥抱,只好站在一旁不动,而狐狸的身高虽然只能达到他周围恐龙的腿部,举手投足却极具权威性。

这时,猫咪国空军一号专机,朝着高空徐徐起飞。

壮壮望着越飞越高的猫咪国专机,又看了一眼比自己高出不少的狐狸,不知为什么他暗暗松了一口气。

狐狸的身旁跟随着十多个恐龙政府官员,——无论是矮小的狐狸还是庞大的恐龙们,一律穿着浅灰色西服套装和深灰色皮鞋,领带则是五颜六色的。而那些电视台和报社的恐龙记者们则穿着休闲装,为了拍好壮壮、阿板和狐狸的近景镜头和全身照片,几乎都是趴在地上,把摄像机和照相机对准他们。

一个美颌龙女记者长发飘飘,在壮壮、阿板和狐狸身旁跑来跑去地拍照,她个头和壮壮差不多一样高,因此壮壮不时地盯着这个美颌龙看,甚至还为她转过身去,阿板只好用他的小手狠狠地拧了壮壮胳膊一把,同时附在壮壮耳边小声说:“注意你的形象,不要总是色迷迷地看着人家小恐龙,小心都给你拍下来了……”

“可是那个美颌龙真的好漂亮!从前我只是在书上见过她,我的恐龙玩具里都没有她……”

“你闭嘴吧,别看了,能不能不要太丢脸?”

壮壮的目光只好从美颌龙身上移开,望着身边恐龙的巨型大脚,他猛然想起曾经看过的电影侏罗纪公园,依稀记得电影里的暴龙和迅猛龙是吃人的,只是眼下他判断不出哪个是暴龙,哪个又是迅猛龙。

狐狸的专车比人类世界里的轿车略小一些,就停在红地毯的尽头,阿板拉开狐狸专车的右侧后门,抬起自己的小绿手挡住车门上沿,恭恭敬敬地对壮壮说:“亲王殿下,请。”

由于壮壮是假亲王,阿板是故意只想做给狐狸看的,所以他的表情和腔调难免有些做作。

壮壮忍住笑坐进车内,阿板这才绕过去拉开前面副驾驶座的车门,对着驾驶座上亲自开车的狐狸点了一下头,狐狸说:“两位,系好你们的安全带。”

那些恐龙记者们昂首阔步地走在专车的两旁,高大的身躯遮住了灿烂的阳光。

不久就到达了大楼高耸入云的总统府,大门差不多有四五层楼那么高。

狐狸吩咐站在大门两旁三个不同种类的恐龙士兵,分别抱着壮壮、阿板和自己,乘坐电梯上楼。

壮壮原本感到自己这次出门西装革履的,很有点堂堂大男人的形象,此刻被身穿军装的恐龙这么一抱,他立刻被打回到儿童心态,看见抱着自己的恐龙尾巴上有个尾锤拖在地上,就把之前在猫咪国学到的外交礼仪全部丢到脑后,完全忘了这是国际场所不可随便讲话,他问:“我猜你是背甲龙,对不对?”

背甲龙似乎有些意外,不过马上就开心地笑了,并立刻点了点头。

壮壮乖乖地坐在背甲龙的胳膊上,来到总统办公室门外,记者们对着在恐龙怀抱中的壮壮和阿板还有狐狸拍照了一通,就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阿板问狐狸:“请问部长先生,他们不拍总统,就这样走了吗?”

狐狸回答:“我们恐龙国宪法有明确规定,为了不泄漏国家机密,在任总统永远不上电视镜头,报纸也不能刊登总统照片。”

总统是一只霸王龙,显得十分苍老,他穿着深灰色西装,半躺在巨大的逍遥椅上,戴着老花镜,正在阅读一本精装版的《霸王龙传奇》,——这几个字,壮壮还是认识的。

三个恐龙士兵把狐狸、壮壮和阿板,一一放在霸王龙总统巨大的红松木办公桌上,随后恐龙士兵们就退到墙角,背朝着墙壁站立着,默默地望着他们。

狐狸攀上霸王龙的胳膊,贴在霸王龙的耳朵上耳语了一些什么,接着就敏捷地跳到办公桌上。

霸王龙按了按逍遥椅扶手上的按钮,逍遥椅的椅背缓缓地竖了起来,霸王龙直立着坐着,他背靠逍遥椅的椅背,把手上的书扣在办公桌上,又摘下老花镜放在书的旁边,先是咳嗽了一阵,然后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两位,两位猫咪国……使者,一位是亲王先生,还有……一位部长先生,我首先呢,要谢谢……谢谢你们猫咪国女王,先行送来的亲笔信,我已经拜读了,——真是个谜一样……的小女孩,因着她这封信里……所释放的友善,我将更加友善地……款待你们,你们到龙腾宾馆……先住下,有……什么要求,可以和我的……狐部长讲,他全权代表我,再见。”

霸王龙精疲力竭地说完,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狐狸快步爬上霸王龙的肩头,伸出双手殷勤地给霸王龙的喉咙按摩,一边按摩一边对壮壮和阿板说:“我们总统有严重哮喘,不方便和你们多说话,这些天由我陪同你们,先游览一下恐龙国的名胜古迹……”

“总统先生,我们不是来游览的。”阿板炫耀地挥舞着自己的两只绿色小手,“我们希望恐龙国和猫咪国之间,能够建立友好的外交关系;另外,我想请教总统先生,上次访问贵国的猫咪国外交部长……”

“阿板部长,请你体谅我们总统的身体,不要说一些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狐狸打断了阿板的话,一口气说完之后,一个箭步跳到阿板面前,“部长先生,你们还是先领略一下我国的大好河山。”

霸王龙说:“部长先生,至于……缔结……你我两国,两国的友好关系,好说,——这个好说,我们恐龙国……尽管是个……是个大国,对任何……小国家,从没有……没有歧视过。”

狐狸用心疼地目光望着霸王龙:“总统,赶紧休息吧,健康第一,不用操心这些小事了。”

霸王龙点了点头,朝他们挥了挥手。

狐狸对壮壮和阿板说:“我们总统的这个手势,就代表会晤结束了,我们可以离开了。”

阿板问:“这是要我们马上滚出恐龙国的意思吗?”

“哪里哪里?”狐狸搂着阿板的肩膀,“总统只是要我们离开他的办公室。”

三个站在墙角的恐龙,这时过来一一抱起了壮壮、阿板和狐狸,抱壮壮的依然是背甲龙,他们告别了霸王龙,被恐龙抱出了总统办公室。

在电梯门口,他们遇见了剑龙,剑龙一个箭步跨上前,向壮壮和阿板伸出了大手,壮壮和阿板握了握剑龙的一根手指,握手仪式算是完成了。

剑龙说:“亲王陛下,阿板部长,我是剑龙,现任恐龙国副总统,从猫咪国的电视直播还有我国的电视新闻里,我已经认识了你们,你们如此隆重地来到恐龙国,肩负的责任和使命想必不轻。”

剑龙的声音浑厚,是那种非常动听的男中音,壮壮始终喜欢成熟男人发出的这种声音,如此近距离地面对自己喜爱的剑龙,尤其是又比霸王龙总统身体健康,壮壮不免有些激动:“剑龙副总统,我们猫咪国可不可以跟你们恐龙国建交?”

嘭的一声,壮壮的整张脸被飞来的狐狸猛地撞了一下,疼痛令他以为自己的鼻子被撞掉了,摸了摸鼻子,还在。

跳过来的狐狸与壮壮并肩站在背甲龙的手臂上,他扭头对壮壮笑着说:“殿下,我们不要打扰剑龙总统了。”

剑龙警觉地看着狐狸:“狐部长,你这是要带他们到什么地方去?”

狐狸说:“剑总统,我送贵宾到龙腾宾馆去,这是霸总统一手安排的。”

“噢,也好。”剑龙从自己的男士手拿包内掏出两张名片,递给了壮壮和阿板,“这是我的名片。”

壮壮和阿板分别伸出双手接过一张剑龙的名片,名片竖起来和他们一样高,阿板猛然高抬小手拍了拍自己的头,也就是木板的最顶端,说:“剑龙副总统,实在不好意思,我和亲王殿下的名片没带在身上,都放在跟你一样的随身小皮包里了。”

剑龙皱了皱眉头:“我在午间新闻的电视里,看到你们包被拿走的镜头,——作为男人,这种包怎么能离身呢?”

壮壮对剑龙说:“对不起,我们不懂,以后就知道了。”

剑龙说:“我主要是担心,这会给你们自己造成诸多不便。”

狐狸说:“哪里就造成不便了?他们的东西还是他们的。”

这时,电梯门再一次敞开了,狐狸礼貌地对剑龙说:“剑总统,你不进来吗?”

“狐部长,请不要省去前面那个副字,——叫我副总统。”剑龙站在电梯外,向壮壮和阿板挥了挥手,“亲王殿下,阿板部长,回头我会去看望你们的。”

电梯的门关上了,狐狸跳回到之前抱着他的恐龙胳膊上,看着壮壮说,“亲王殿下,你知道刚才我为什么跳过去不让你说话吗?”

壮壮摇摇头。

狐狸说:“你在明处,他在暗处,你知道他要对你们搞什么阴谋?”

壮壮说:“在恐龙家族里,我最喜欢的,就是剑龙了,我相信他不会搞什么阴谋的。”

狐狸说:“你喜欢他,他不一定喜欢你。为了防止你们在恐龙国这段时间里不出意外,我郑重提醒你们,剑龙在总统府十分孤立,没有谁愿意接近他,——你们看剑龙的头最小,霸王龙的头最大,真不明白他是怎么爬上副总统的。”

一时间电梯内集体沉默。

当电梯在一楼停下时,三只恐龙走出电梯,抱着壮壮、阿板和狐狸,乘坐一辆专为恐龙打造的巨型轿车。

抱着狐狸的恐龙坐在驾驶座上,他把狐狸放在副驾驶座上,开车驶向龙腾宾馆。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