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二章 幻境无涯

(2021-06-30 06:08:25) 下一个

壮壮和阿板向前走了一段路程,草坪上出现了一条用金砖铺成的路,阿板说:“我们恐怕离你妈妈越来越远了。”

“为什么?”

“这些金砖没被人撬起来偷走,毫发无伤地躺在这儿,很显然这个地方不再是人类世界了。”

“刚才我妈妈一下子就不见了,很显然也不是人类世界可以发生的,所以我妈妈有可能就在这附近,是吧?”

“你这话听起来好像无懈可击,不过也帮不了你找妈妈。”

壮壮蹲下去敲着一块金砖:“这是不是真的金子?”

阿板也蹲了下去,他的树枝腿比刚才灵活了许多,居然可以稍微打弯了,只见他用作为胳膊的树枝敲了敲这块金砖,说:“我敢肯定,这绝对是真的金子。”

“要是给我妈妈打成项链和手链,这么一大块金砖能打很多的,我真想给我妈妈搬一块回去……”

话没说完,被壮壮和阿板敲击过的那块金砖裂开了一个口子,口子越裂越大,他们看见一溜台阶向下直通地底,台阶尽头是一个大大的“M”金色招牌。

“阿板,想不到电话线里也有麦当劳?我最喜欢吃麦当劳了。”

“可惜我的嘴巴没有进口,我也没有这样或那样的内脏器官,再好吃的东西,我也享受不了。”

“你不是吃过我掉在你身上的东西吗?”

“那不是吃,那是汲取,——汲取不是吃,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当然,我现在脱离了你家的那个环境,我已经独立了,再也用不着汲取什么营养了。”

“我也吃不成,我又没有钱,好在我刚吃过早餐,肚子也不饿。”

“你那也叫早餐?都快变成中餐了,——话说你真能睡懒觉。”

“你别说了,我们下去看看吧。”

他们一步一步地走下台阶,台阶下有一条铺着七彩小石子的小路,找不到麦当劳的店铺,连那个金色“M”的招牌也消失不见了。

“阿板,这里会不会有鬼?”

“你说我是不是鬼?”

“你是我们家木地板,当然不是鬼。”

“那是因为你熟悉我,所以才不会把我当成鬼。走吧,有我在你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

他们踩着七彩小路没走多远,就看见一个用布满绿叶的树枝围成栅栏的农家小院,小院里有一只庞大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白色鸽子,如同一个成年男人那么高,黑色眼睛仿佛亮晶晶的珍珠。

壮壮很害怕这只庞大的鸽子,马上躲在了阿板身后。

大白鸽昂起头,黑珍珠般似的眼睛俯视他们一番,然后扑扇着翅膀,走进小院内一幢白色大理石砌成的二层小楼里。

小楼的旁边还有一间茅草屋,一个老婆婆这时从里面走出来,倚在茅草屋的门框上,只见她身穿深蓝色古代长衫,面色焦黄,脸上的皱纹纵横交错,花白的头发梳在头顶盘成一个圆圆的鬏。

阿板问:“老奶奶,这里是什么地方?”

老婆婆没有回答阿板的问话,而是说:“你最好什么也别问,你们先进来再说。”

他们跟在老婆婆身后走进茅草屋,里面只有一个红砖垒成的大床,大床铺着一张破旧的凉席,凉席上面有一张低矮的长桌,长桌上放着电脑显示器和键盘,一旁是笨重的电脑机箱,还有两个音箱,这些东西几乎占据了大床一半的面积,双人床变成了单人床。

老婆婆板着脸说:“阿板,不许你叫我老奶奶,我有你叫的这么老吗?”

阿板笑嘻嘻地:“你一点都不老,我也是出于尊敬,才叫你老奶奶的,只是我不能明白的是,你怎么知道我叫阿板?”

“一块成了精的水曲柳木板,还会给自己起名字,灵界谁个不知,哪个不晓呢?”

“哇,我刚给自己起的名字,只告诉过壮壮一个人,老奶奶,你是怎么知道的?”

“住口,不许再叫我老奶奶!我今年才十八岁,你叫我老奶奶,不觉得很过分吗?”

阿板依然笑嘻嘻地问:“你说应该叫你什么?”

“叫我小姑娘!阿板,当年你曾曾曾祖父就是这么油嘴滑舌的,到了你祖父那一辈就差了很多,你父亲他们兄弟几个一个比一个木讷,想不到轮到你,比你的曾曾曾祖父还要油嘴滑舌。”

“我们树的长辈跟人类长辈不同,他们从来都不抚养我们,所以我们跟什么父亲,还有母亲什么的基本上没多少瓜葛,更不要说曾曾曾祖父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阿板不笑了,严肃地说,“对了,你不是才十八岁吗?怎么会认识我曾曾曾祖父?”

老婆婆狠狠地瞪了阿板一眼:“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卖了!现在你们来到我这里,我有责任给你们讲一下就要失传的古老故事,这个故事是从前,从前……”

“从前有个孙悟空,”壮壮心想老人家是中国人,她要讲的古老故事,肯定都跑不出中国的范围,“孙悟空和猪八戒,还有沙和尚一起保护唐僧,他们去西天取经,经历了八十一难……”

“我要讲的不是这个。”

老婆婆果断地打断壮壮的话,侧身坐在红砖大床上,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不停地移动长桌上的鼠标搜索着信息,壮壮看见鼠标垫上的图案,是一只展翅飞翔的老鹰。

“让我从网上给你查一个,——算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还是长话短说吧: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讲的是什么?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讲的是什么?从前有座山……”

“奶奶……喔,对不起!”壮壮慌忙捂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我不想叫你奶奶的,但我叫不出小姑娘。”

“你不是已经叫出小姑娘了吗?”

“我不是故意的。你刚才讲从前有座山,这个故事我也会讲,——我们幼儿园的小朋友都会讲。”

“从前有座山不假,从前有许多山;山里有座庙不假,山里有许多座庙;庙里有个和尚不假,庙里有许多和尚,但是,”老婆婆的眼睛凝视着远方什么地方,用强调的语气说,“但是,那个老和尚不是在讲故事,而是在念经,——念经,你们懂不懂?”

阿板问:“老奶奶,那个老和尚念的是什么经?”

“你——”老婆婆收回投向远方的目光,落在阿板脸上,“你不说话不行吗?”

“我也没说什么啊,我只是问一下……”

老婆婆右手食指对阿板一指,只见一道红光闪过,阿板变成一幅年画风格的纸张,缓缓地飘出了茅草屋的门外。

壮壮追出门去,看见年画飘到那幢二层小楼前,理所当然地贴在小楼的木门上,年画的边沿红白相间,阿板站在年画正中张着嘴,仿佛想要接着说刚才没有说完的话。

壮壮踮起脚尖,只能摸到年画最下面的边沿,他只好跑回茅草屋,急得哭出声来:“奶奶……对不起,可是我叫不出来你小姑娘,请你原谅阿板吧……”

“我知道阿板是你们家的木地板,我还知道你叫壮壮。”看见壮壮吞回了自己的哭声,老婆婆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你千万别问我为什么知道你叫壮壮,凡事皆有前因后果,你们到我这里来是果,我知道你们是谁,是因。”

“我别的什么都不问了,我只想问:你能帮助我们走出电话线,去找我妈妈吗?”

“你去问那只鸽子。”

“我不敢。”

“不敢?”

“那只鸽子太大了,有点像怪物。”

“你要是怕那只鸽子,这世上就没有什么你不怕的了。”

“奶奶,你就原谅阿板吧,把他变回来……”

“他废话太多……”

“我废话也多……”

“你废话没有他废话多。”

“奶奶,你就把阿板变回来吧……”

“不要再叫我奶奶!你去问那只鸽子,——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欠你的。”

壮壮不明白老婆婆的话是什么意思,只好走了出去在小楼的外面徘徊,却无论如何也不敢走进小楼,最后他只好又返回茅草屋。

“为什么……为什么你住草屋,那只鸽子住别墅?”

“凡事不能只看外表,你进去看看,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我……”

“壮壮,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还是不敢进去吗?”

壮壮摇了摇头:“不敢。”

老婆婆下了她的大床,走出茅草屋,右手食指对年画阿板又是那么一指,一道绿光闪过之后,阿板就从年画上飘了下来,老婆婆惋惜地说:“壮壮,你真是个没经过风雨的孩子,——事实上,只要你过去和那只鸽子打个招呼,也许不久就能见到你妈妈了……”

壮壮一听勇气倍增,立刻就往小楼走去,老婆婆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孩子,已经晚了,——有些事情错过,就不会再来。”

“壮壮,你真是有眼不识泰山。”阿板舒展着自己的树枝胳膊和树枝腿,笑着说,“我刚才都快站到四肢麻木了。”

老婆婆没有笑,面无表情地对阿板说:“你这张嘴我算是服气了,远远超过了你的曾曾曾祖父。”

阿板说:“我无所谓。”

“什么叫你无所谓?”

阿板没有说话,壮壮说:“奶奶,我们可以走了吗?”

“你们快点走吧。”老婆婆看了小楼一眼,拍了拍壮壮的脸颊,“这是你最后一次叫我奶奶,再听你叫一次,我打你屁股。”

壮壮和阿板正要离开,大白鸽走出小楼来到院子里,整个头用力甩了又甩,把两颗和乒乓球一样大的眼球甩在地上,然后用又长又尖的暗黄色硬嘴拨动两颗白中有黑的眼球,声音响亮地说:“拿去吧,你们拿去吧……”

壮壮一下子跳到阿板身后,小声说:“阿板,鸽子没有眼睛怎么办?”

大白鸽用嘴巴夹起一颗眼球,走到阿板和壮壮面前,说:“你们拿去用吧,拿去吧。”

阿板毫不胆怯地伸出胳膊,把眼球抱在怀里,如今他的胳膊和腿一样,也可以略微打弯了。

大白鸽又叼起另一颗眼球,放进阿板的怀抱,说:“你们走吧。”

壮壮边走边对大白鸽和老婆婆挥着手:“大鸽子再见,小姑娘再见!”

老婆婆听到阿板的一声“小姑娘”,立刻眉开眼笑:“壮壮,祝你和阿板一路顺风!”

大白鸽这时突然扑了过来,用两只大大的翅膀抱起壮壮,在壮壮左右脸蛋上一边啄了一下,黑洞洞的眼眶看起来十分可怕。

壮壮吓得魂飞魄散,他声嘶力竭地大叫起来,大白鸽放他在地上之后,他连滚带爬地跑出小院。

阿板抱着大白鸽的两颗眼球,也走出了小院。

他们顺着原路走上台阶,那个口子合上的同时,地上所有的金砖都不见了,周围绿绒绒的草坪还在,西天已经挂满烈焰一般的晚霞。

被大白鸽抱过的壮壮仍旧惊魂未定,他两只小手用力搓着脸颊。

阿板颇有感触地说:“我发现这个世界有些人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老了,有些人虽然八十岁了,却照样有一颗十八岁的心,——那个老奶奶身体老了,她好像真有一颗小姑娘的心。”

壮壮对阿板的这番议论找不到感觉,他尚未走出刚才的惊吓:“阿板,你看我脸上有什么东西没有?”

阿板凑近壮壮的脸前仔细看着:“什么东西都没有。”

“那只大鸽子好可怕。”

“你不是喜欢鸽子吗?我记得去年你和你妈妈买过一只鸽子回家,现在你又怕鸽子,你叶公好龙啊?”

“我们去年买的,是一只小鸽子。”

“小鸽子和大鸽子,又有什么区别呢?”

“小鸽子是宠物,大鸽子是怪物。”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小区里有个小朋友的爷爷,他想要那只小鸽子,回家杀了当下酒菜,但你们最终还把那只小鸽子放生了。”

“嗯,那只小鸽子是我和我妈妈到菜市场买菜时,那个卖鸽子的人说他的鸽子肉好吃,我和我妈妈看见一只小鸽子在流眼泪,我对我妈妈说小鸽子好可怜,我妈妈说小鸽子哭了,应该有灵性,我们就买下了那只流泪的小鸽子,我妈妈说带回家喂养几天,等小鸽子恢复体力了再放生,后来就……”

“后来的事我知道:你们把鸽子放飞了,你妈妈痛心了好长时间,她说这是肉鸽,不是经过训练的信鸽,恐怕飞不到安全的地方,就被什么人抓走吃掉了。”

“嗯,我妈妈哭了,我也伤心了好长时间。”

阿板安慰壮壮:“你就别伤心了,说不定这只大鸽子,就是你们放飞的那只小鸽子……

“不可能!”壮壮瞪大一双细长的眼睛,“这只大鸽子太凶猛了,不可能是那只温柔的小鸽子。”

“我只是随便猜一下,这么巧的事,要说也挺难发生的。”

壮壮环顾一下杳无人烟的四周,说:“阿板,想不到电话线里,会有这么大的地方,你看往哪边走,才能找到我妈妈呢?”

“我想,我们应该先回家再说。你家在太阳的东南方向,现在是傍晚,红彤彤的那一片是西边,”阿板原地转动了一圈,抬手指着一个方向,“对,就是这边,这边是东南方向,我们朝这边走吧。”

他们走着走着,天就完全黑了下来,月亮出来了,只是这轮月亮看上去比以往的月亮大了好几倍,明晃晃的月光把大地照得亮堂堂的,感觉不像是在走夜路,直到一部巨大的石头电话横在面前,他们才停下了脚步。

壮壮说:“看样子这是个电话模型,因为没有电话线。”

阿板说:“这个电话模型趴在这儿,到底想说明什么问题呢?”

他们绕着石头电话转了一圈,架在机座上的电话这时突然轻盈地漂浮起来,仅仅在半空中移动片刻,就重重地跌落在草坪上,紧接着就围绕着壮壮和阿板旋转,他们很快发现石头电话两端的听筒和话筒正中,各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圆洞。

阿板看了看自己树枝胳膊上的两颗眼球,对壮壮说:“你看,这两颗眼睛,和石头电话上的那两个洞口,大小是不是刚好一样?”

壮壮歪着脑袋看了看阿板怀中的眼球,又看了看石头电话听筒和话筒的两只圆洞,点了点头:“嗯,差不多一样大吧。”

“我想大鸽子把自己最珍贵的眼睛给了我们,总会有一些善意在里面,所以我就一直抱着它们没有丢掉。壮壮你过来,拿一颗眼睛去堵那边的洞口,我在这边用这颗眼睛堵上这个洞,看下一步会有什么结果。”

壮壮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捏起一只眼球,不是那种软乎乎的肉质触觉,而是像石头一样地坚硬,他的心立刻恢复了平静,走到石头电话听筒的那一边,把硬邦邦的眼球放进听筒的洞口里,然后对站在话筒旁边的阿板喊:“阿板,我放好了。”

“我也放好了。”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难以忘怀文学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支持,的确是诺亚方舟。另外,菲儿的提醒让我发现这幅画居然找不到出处,回头会在此换一幅意大利画家雅各布巴萨诺1574年创作的《正踏上诺亚方舟的动物》,还请共赏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跟读小说。

突然感觉最后一张图片有点像诺亚方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