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一章 电话线里的邂逅

(2021-06-29 05:19:24) 下一个

壮壮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睡懒觉,他皮肤白白的,头发黑黑的,鼻子翘翘的,眼睛又细又长。

当妈妈拉开小房间的窗帘时,已是上午十点五十分了,初夏的阳光穿过玻璃窗打在壮壮脸上,他立刻从小床上爬起来,到卫生间撒尿、洗手、洗脸和刷牙,然后坐在客厅餐桌前的木椅上,独自吃迟到的早餐,有妈妈自制的牛肉鸡蛋三明治,还有牛奶。

当壮壮喝下最后一口牛奶时,座机电话的铃声响了,他对着空气喊道:“妈妈,你的电话,星期天也不让你休息?”

然而妈妈却没有回答,这太不同寻常,他只好拿下餐桌旁花梨木装饰柱上的壁挂电话,电话里没有任何声音,他扔下壁挂电话,慌乱地蹬掉脚上的拖鞋,光着脚丫子跑进铺着水曲柳木地板的大房间,跪在长沙发上,气喘吁吁地拿起小茶几上的座机电话,只听妈妈在电话那边问:“宝宝,你吃完饭了吗?”

壮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紧张兮兮地问:“妈妈,你刚才不是还在家吗?怎么突然跑到电话里了?”

妈妈笑着问:“你相不相信妈妈失踪了?”

他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妈妈,你为什么要失踪?”

“别哭,妈妈逗你呢。我儿子不是男子汉大丈夫吗?怎么说哭就哭,也不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

“妈妈,我不是男子汉大丈夫,我是小男人,我不想控制自己的情绪。”

妈妈在电话那边故作惊讶地:“宝宝,你不能为了哭,就甘心做小男人吧?”

“我就要做小男人。”

“为什么?”

“小男人想哭就哭……”

妈妈在电话那边咯咯笑了起来:“妈妈不要你做小男人,妈妈希望你做个堂堂正正的大男人。”

“等我长大了再做大男人,现在我只想做小男人。”

“听妈妈话,不要告诉别人你想做小男人,好不好?”

“为什么?”

“因为这个世界对每个词汇都有固定的解释,对小男人的解释不是太好。”妈妈用他能够听懂的语言解释着。

“哪里不太好了?”

“等你长大以后就知道了,不过现在你想哭就哭吧,不是因为你是小男人,而是因为你还是个小男孩,——你才六岁半,做不了男人的。”

壮壮用自己的手背抹了抹眼泪:“好吧妈妈,我不哭,我是男子汉,你快点回来吧,别吓我……”

“你要乖乖的,妈妈在办公室赶个重要的稿子,明天一早要见报的……”

“你不会在家里赶?”

“妈妈还要和凌佳阿姨商量的,在家赶稿就不方便了。爱你宝宝,再见了,让妈妈亲一下。”妈妈说完,对着话筒发出很响的亲吻。

听到妈妈亲吻的声音,壮壮的情绪立刻阴转晴天,——情绪一旦放松,他这才听到一旁的电视机正在发出很小的音量:“妈妈,你在电话那边亲不到我,你还是过来吧,过来就能亲到我了。”

“宝宝对不起,妈妈现在真的过不去……”

“妈妈,你真笨,你从电话里过来就行了。”

“从电话里怎么过去呢?你想把妈妈挤成一条电话线吗?”妈妈在电话那边笑个不停,半真半假地说,“不行,妈妈太大了,过不去的,要过你过来,妈妈在办公室等你。”

“好吧,妈妈,我过去了,你等着我啊!”

壮壮话音刚落,就眼睁睁地看见自己顺着手中电话话筒的小孔,从容地钻进电话线里,然而电话线里宽敞明亮,因此他并没有被挤成电话线,只是他非常害怕,一时不敢站起来,只能跪着向前爬,想尽快地爬到妈妈办公室,然后把妈妈也拉进电话线里……

身后突然响起了劈裂的笑声,壮壮吓坏了,他停止了爬行,撅起小屁股,大脑袋贴着地面向后扭了过去,只见一块支在两根树枝上的米黄色木板站在身后,木板的胳膊是由两根更细的树枝组成,四根树枝上挂满了水灵灵的绿叶。

壮壮感觉眼前的木板什么地方有些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因为这块木板不仅有眼睛和嘴巴,而且还有鼻子,和传说中的妖怪差不了多少:木板的眼睛和嘴巴都是由木板本身木纹形成的,所以左眼正方,右眼却是滚圆的,看起来很不规则;木板的嘴巴是竖起来的椭圆形,鼻子则是用黑色油画棒画上去的一截线条。

“壮壮,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你家木地板啊,——是一棵水曲柳树,加工成现在这副德性的木地板。”

木板开始说话了,发出的声音似乎也是劈裂着的,听起来虽然像是成年人,却又有点童声童气的感觉。

壮壮紧绷的心顿时舒缓下来,他站了起来,习惯性地拍了拍膝盖,下意识地试图拍掉裤子上的灰尘,其实他的牛仔七分裤刚好遮住膝盖,他在地上爬,灰尘根本就沾不到裤子上。

“你真是我家木地板吗?”

“真是,不然我怎么会知道你家铺着木地板呢?你家大房间和小房间里,都铺着木地板,对吧?”

壮壮点了点头,他放眼四处张望,天很高很蓝,奶白色的云朵飘得很快,绿绒绒的草坪一望无际,他用力吸了一口气,清香扑鼻,于是他对自己家的木地板说:“这个地方的天空好美丽,我们那个城市里的天,一年四季总是灰蒙蒙的,我妈妈说,那都是重工业废气污染的结果。”

木地板说:“从前我在森林里长大的过程中,看到的天也是这么蓝,云也是这么白。”

壮壮围着木地板绕了一圈,发现木地板除了尺寸放大了不少之外,色调和花纹依然保持着他家木地板的原貌,他还发现木地板说话时,竖起来的椭圆形嘴巴,会根据他的发音,不时地变圆或者是变得扁平。

“我家真正的木地板如果站起来,才到我这个地方。”壮壮弯下腰晃动着小手,比了比自己的膝盖下方,然后又直起腰来,举起小手和木地板比了一下个头,木地板竟然比他高出了半个头,“但是你现在变大了,也变胖了,你站在树枝上,比我高了很多。”

“这不是树枝,这是我的两条腿你知道吗?可惜我没有脚。”

壮壮刚才低头比划自己的膝盖时,发现脚边躺着他那双沙滩凉鞋,此刻他的两只小脚踩进凉鞋里,立刻在心理上找到了一种安全感,之前和妈妈通电话时他是光着脚的,这双凉鞋就在门外客厅的地板砖上,想不到竟然也跟着他一起钻进电话线里,实在太体贴入微了,——如果光着脚丫子走路,他会陷入某种莫名其妙的恐惧之中。

“我猜,你可能是我小房间里的木地板。”

“你这么猜的理由是什么?”

“你看看你的鼻子就知道了,——你的鼻子,是我趴在小房间的地板上画画时,不小心给你画上去的,不过我不是故意的,我本来是在纸上画的,没想到我力气太大了,纸就被我划破了,因为为了当大力水手,我吃了很多菠菜。”

木地板抬起没有手的树枝胳膊,扫了一下自己没有下巴的脸:“听你这么一说,我对自己很好奇,只是这儿没镜子,我看不见自己的长相。”

“没关系,总会找到镜子的,想问你几岁了?”

“如果不算被加工成地板的这些年,被你们人类砍伐的时候,我差不多快到二十岁的样子。”

“不会吧?你看起来这么小,很脆弱的。”

“我脆弱?实话告诉你吧,我就是再脆弱,也比你们人类坚强多了!还有,是你妈妈邀请我们水曲柳去做你家木地板的,因为你妈妈喜欢我们漂亮又张扬的花纹,所以壮壮,不管你长到多少岁,即便是你将来当了爷爷,我也永远都是你大哥。”

“你出来也是去找你妈妈吗?”

木地板不禁笑出声来,站起来的椭圆形嘴巴躺了下去:“这就是为什么你是个儿童,而我已经变成一个愤世嫉俗的青年了,——你出来,仅仅是为了找你妈妈,而我出来不找什么妈妈,我是去寻找我的价值。”

“你的什么价值?”

“我为什么存在的价值。”木地板的两只胳膊上下左右大幅度地甩着,似乎在检验着树枝胳膊的结实与灵活程度,“首先,你能不能猜出,我是你家的哪块木地板?”

“我猜,你好像是我小房间里,靠近玩具箱的一块木地板,我经常趴在那个地方画画。”

“恭喜你,你猜错了!”木地板很有些自鸣得意,“我不是你小房间的木地板,我是你父母大房间的木地板。虽然你有自己的小房间,但你经常不用自己的小房间,你总是跑到大房间去骚扰你父母,晚上还躺在他们中间睡觉……”

“我睡觉都被你看见了?”

“你家大房间用屏风分成两个区域,屏风里面是卧室,屏风外面是你们主要的活动空间,和客厅仅有一门之隔,这个空间里有个很长的大沙发,大沙发正面是个大茶几,上面放着果盘和装有各种小食品的玻璃器皿,大茶几对面有台电视机,旁边还有个单人沙发,可是你们一家人很奇怪,谁都不去坐那个单人沙发,偏偏都要挤在大沙发上。”

壮壮皱了皱眉头,不得不承认木地板说的全是事实,同时他也明白这块木地板之所以跟着他过来了,是因为他打电话的时候,木地板就在旁边听着。

“还有,你妈妈是个电话迷,你家大沙发和单人沙发之间有个小茶几,小茶几上放着一部座机电话,你妈妈煲起电话粥来两三个小时不松手,她每个月的薪水,要支出不少做她废话的投资,我直到此刻也依然百思不解:你妈妈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壮壮严肃地说:“我妈妈是女人,女人就是比男人爱说话,你连这个都不懂吗?”

“我懂,我懂你很爱你妈妈,我要是再说你妈妈坏话,估计你就要打我了,不过你可能打不过我,——我是你大哥。”

“我不打你,你别再说我妈妈坏话了,我听了心烦。”

“可以,我不说了。”

“那……我,我再问你个问题:我哭的时候,你也看见了?”

“我当然看见了,不过无所谓的,要知道你还不到七岁,你这个年龄段的哭哭啼啼,基本上都没什么痛苦……”

“你说的不对,我哭的时候挺痛苦的。”

“你的这种痛苦,很有点游戏人生的味道,不信过个二三十年,你再哭几下子试试?”木地板抬起自己右边的树枝胳膊,轻轻拂了一下壮壮的肩膀。

壮壮盯着木地板不断变换形状的嘴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好好好,言归正传,我还是介绍我的来历吧:你回忆一下,平时你们总喜欢坐在大沙发的哪个位置?”

壮壮略微想了一下,说:“我妈妈喜欢打电话,她总是坐在挨着小茶几的那个位置,因为小茶几上放着电话。”

“这就对了嘛。而你呢,就总是坐在你妈妈身边蹭来蹭去的,你总是一边看电视一边吃东西,你妈妈也帮着你吃,而你总会把所有吃的东西都掉在地板上,你妈妈就总是说你连吃东西都管理不好,将来怎么管理你自己的人生?而你就用有限的知识反击你妈妈,你说你妈妈这种联想很夸张,可以打破吉尼斯纪录了,——总之你们母子每一次吵架,在我听来都像演小品,笑死我了……”

“你不是在介绍自己的来历吗?怎么又在嘲笑我和我妈妈了?”

“这只能充分证明我喜欢你们……”

“你这种喜欢挺恐怖的,我不要!”

“好好好,我不恐怖了,我想说的是,我是你家大房间里的木地板,就是你脚下经常踩来踩去的那一块,你不但踩我,你还把牛肉干、烤鱼片、巧克力、苹果、荔枝等等,统统掉在我的身上,你还往我身上浇水和果汁,还有牛奶什么的……”

“那是因为我妈妈不让我吃掉在地上的东西,我们幼儿园老师不让我们小朋友浪费掉在地上的东西。我妈妈不让我吃幼儿园地上的东西,但我在幼儿园的时候,不敢不吃掉在地上的东西,我怕老师骂我,我也不敢告诉我妈妈,我吃过幼儿园地上的东西……”

“你在说绕口令吗?总之我不想评论你妈妈和你老师,我只想告诉你,我汲取了你掉在我身上的大量养料,变得比你家任何木地板都有头脑,我有了头脑以后就有了志向,我的志向就是出来见见世面,然后回去做你们全家木地板的老大。”

“我们全家的木地板才有几块?要做,你就做全世界木地板的老大!”

“你这话我爱听,我会认真考虑你这个建议。”

木地板说着,眨了眨没有眼珠的眼睛,他的正方形眼睛眨起来会显得很吃力,只能把那只滚圆的眼睛眯一条线,有点像女人抛媚眼。

壮壮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我应该叫个什么名字呢?”木地板抬起一只树枝胳膊,挠着自己最顶端的位置,“要不,你叫我阿板怎么样?”

“嗯,这个名字挺好听的,以后你不用做我家木地板了,你就做我的朋友吧,——你这么聪明,我以后就当你是一个人了。”

“可是我不想当人啊。”

“为什么?”

“因为我不喜欢人类,——当然喽,我是喜欢你的,但是喜欢你,并不等于我喜欢人类。”

“为什么?”

“因为人类对我们这些树,从古到今都很不好,但是你对我一直都很好。不过,我感觉你妈妈对你不是太好……”

“我妈妈哪里对我不是太好了?”

“你妈妈不过就是一个市日报社的小记者,又不是某个国家的大总统,她有那么忙吗?不至于在你才两岁多的时候,就把你送到幼儿园全托去,有时候星期六和星期天也不接你回家,要知道你家的电视机,还有你家书柜里那些属于你的书,各种给你看的卡通片光盘,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能和你妈妈的陪伴相比,——你看今天不是星期天吗?她不陪你,又跑了……”

“你别再说我妈妈坏话了,是我自己喜欢去幼儿园的,——幼儿园里有小朋友跟我玩,我自己在家没人跟我玩……”

“壮壮,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总是把我妈妈这三个字挂在嘴边,现在听起来好像没什么问题,等你长大以后还是动不动就我妈妈,别人听了会有反应的。”

壮壮郑重地说:“我知道,别人听了,会骂我是娘娘腔。”

“你太可爱了!”阿板笑得格外忘我,发出劈里啪啦的干裂响声,“等你长大了,假如听到别人骂你娘娘腔,你就没有现在这么风轻云淡了……”

“你别笑了,我们快去找我妈妈吧。”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