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楔子 蓦然回首

(2021-06-28 06:34:25) 下一个

摘掉蓝色医用外科口罩,男主与大学同班同学高登,面对面坐在星期七咖啡馆临窗的卡座上,脸上捂着同样蓝色医用外科口罩的服务生,立刻送上两杯柠檬水。

窗外那条宽阔的公路上依旧车来车往,西洋古典音乐在斜对面墙角上似有若无,不仔细听,几乎就听不到。

高登不满地说:“这都折腾一年多了,现在又到处都在打疫苗,这破口罩还是摘不掉,也不知道啥时候才是个头?”

服务生这时又给他们送来菜单,男主盯着菜单对高登说:“要说你婚也结了,你那个公司又弄得风生水起的,我想不出还有什么能烦到你?”

高登回答:“那个烂公司每天都在重复作业,枯燥且无聊,给我造成的感觉好像直到今天,我也没逃出恐怖的学生时代,——我每天都在写作业,你说我烦不烦?从前上个学只单纯为了高考,总有结束的时候,现在对未来的担忧,就复杂太多了。”

男主点了卡布奇诺和榴莲慕斯,高登则点了焦糖玛奇朵和杏仁芝士蛋糕,男主说够了,高登说够了就够了吧,男主说:“遇到这么大的灾难,我还真产生那么一点忧国忧民的情绪,——别笑,我真不是装,因为我早就把装的模式关闭了。”

服务生耐心地等待男主发完牢骚,才开始复述他们刚点过的餐点,并问他们的咖啡要热还是要冰,高登的嘴唇蹦出一个“冰”字,接着男主刚才的话题:“你这个嘛,装的还有点规格哈,总之我没往这方面去想,大概谁都没料到这种病毒一直在变,先是在印度变了一阵子,前段时间听说又跑到英国和日本去变了,——熬这么长时间,再忧国忧民也被熬糊了。”

男主望着服务生远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我是真感到累了。”

“等你吃喝的时候,就不累了。”

男主扭过头来,懒洋洋地瞥了高登一眼:“我吃喝的时候也照样累,我现在只想做个躺平主义者。”

“你懒得吃喝,就相当于躺平了?”

男主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夏日正午的阳光欢快地趴在玻璃窗上,咖啡馆一楼几乎座无虚席,通往二楼的木制楼梯不时地有顾客上去,高登颇有感触地说:“看来再大的天灾人祸,也挡不住人对吃喝玩乐的热情,我不得不想起这么一句话,——叫坐下吃喝,起来玩耍。”

男主正要说什么,玻璃窗外陡然幽暗下来,咖啡馆里的顾客纷纷朝外望去,原本明晃晃的太阳正被一大团黑云飞速地遮挡着,如同一团凝固的血迹黑里透红,最后当太阳完全被黑云覆盖之时,大地陷入了黑暗。

这时候咖啡馆里的灯接连亮了起来,公路上的车灯也亮了,人行道的行人停下脚步,按亮自己手机上的手电筒,仰起脸望着那轮不再灿烂夺目的黑色太阳。

男主和高登随着工作人员以及顾客走出咖啡馆,盯着乌黑的太阳看,看着看着,男主突然看见半空中出现一个造型古朴的楼阁,他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海市蜃楼吗?可我们是个内陆城市,周边没有海的……男主正疑虑重重地思索着,就感到自己的身体在轻飘飘地上升,吓得他大声向地面求救,并且大叫高登,然而无论是高登还是地面上的其他人,都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似乎根本就没有看见一个大活人正在升天。

当男主升到一个不能再升的高度时,天色暗淡下楼,一条弯弯曲曲的灰色鹅卵石小径呈现在脚下,他踏上去踉踉跄跄地站稳了,发现头顶是熠熠生辉的满天星斗,小径的尽头就是那座空中楼阁,星光照亮了小径和楼阁,似乎在暗示男主走过去。

男主于是就沿着小径走到楼阁前,那所谓的空中楼阁不过是一座有着楼阁形状的石山,面对石山有一个圆形洞口,洞内是一个既开阔又密封的大堂,挨着墙壁摆放了许多将近两米高的红色巨型蜡烛,蜡烛上的火焰又明又亮,把山洞映照得如同晴朗的早晨。

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旋风一般地来到洞口,只见他蓬松的齐肩黑发如同漆黑的夜晚,两只收拢的翅膀长满漆黑的羽毛,两片厚厚的嘴唇更是漆黑无比,而一对漆黑发亮的眼珠,在亮晶晶的眼白衬托下显得格外锐利。

 “我亲爱的朋友,谢谢你如约而至。”

“如约而至?我和你之前有过约吗?”男主听见这个非人类的生物体,发出自己所熟悉的人类男性声音时,心一下子就安定下来,何况他的汉语普通话相当地道,“先生,我并不认识你,如约而至又从何谈起呢?”

“你不认识我,并不妨碍我认识你,何况我们岂是随便拉人上来的吗?”

“你们除了你,还包括有谁?”

“还包括有他们。”男人的目光越过男主头顶望过去,“不过,不仅仅有他们。”

男主回头一看,大约有三四十个白色天使排成一列纵队走了过来,他立刻朝一旁让了让,那些天使走过狭窄洞口的一瞬间,原本下垂的翅膀会双双张开,洁白无瑕的长衣长裤质地柔软而飘逸,随着他们的走动甩出迷离的波纹,露出好看的脚趾和脚后跟,而他们那洁白的标致脸庞所散发的和平气息,以及那垂在腰间柔顺的白色长发,都完全符合男主对天使已有的认知。

白色天使们全然没有那种旁若无人的傲慢,他们每一个从男主身边走过时,都会微微转过脸来,友好地向男主点了点头。

男主也走进洞内,问身旁漆黑一团的男人:“我想,他们应该是天使吧?

“是。”

“你同样长了一对翅膀,该不会也是天使吧?”

“我也是。”

男主大吃一惊:“不会吧?”

“撒这种谎是不是很无聊?”

“如果你真是天使,——不得不说,你彻底刷新了我对天使的传统观念。”

“但我依然是天使,不会是别的,这跟你刷不刷新观念没有关系。”

“刚才遮住太阳的那片黑云,是你吗?”

“是我,——为了避免你上来的时候被烧死,我不得不暂时遮蔽一下阳光。”

男主笑了起来:“你说话好直白,——的确,如果你不遮挡太阳的话,我百分之百会被太阳肢解,烧得连骨头都不剩。”

“对不起,我不太会说话。”

“你这种说话方式很对我胃口,我喜欢。”

“我非常高兴我们之间可以相互欣赏,也谢谢你没有被我吓得大呼小叫。”

男主一本正经地说:“我是个男人,吓得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黑天使也笑了,露出健康整齐的白牙,然而笑容挂在这张黑得宛若煤炭的脸上,形成一种魑魅魍魉的视觉效果,男主于是想看来一白遮百丑是个颠扑不破的真理,甚至包括天使在内,——他实在太黑了,因此就连他的笑,也显得有些狰狞。”

这时那些白晃晃的天使又鱼贯而行地出了洞口,男主跟在最后一个白天使身后也走出山洞,满天星斗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黑夜变成了白天,云海浩瀚无垠,一朵朵浓厚的白云在四周飘浮。

白天使们一个接一个地纵身跃下云层,男主问身边的黑天使:“他们这是要到地面上去吗?”

“是的,他们要去你们城市。”

男主顺手抓了一下在自己腰间盘旋的白云,整个手顿时被一股凉丝丝的柔软包裹了:“刚才我上来的时候,地面上的人好像全都看不见我,包括我的好基友高登也看不见我,这是为什么?”

“不为什么。可以说地球上每天都在发生类似的神迹,遗憾地是人心的贪婪,蒙蔽了人自己的眼睛,这导致你们很难看见各式各样的神迹,今天你上来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明明你在好基友眼皮底下上来的,你的好基友却死活看不见你。”

“我们人……凡人吧,——我们凡人既然看不见我上来,是不是也看不见刚才飞下去的那些天使?”

“这是一定的。”

“那……为什么,——为什么我能看见你呢?”

“因为我是你的守护天使。”

“啊?你……你真是我的守护天使?”

“你不满意吗?”

“我太满意了!”男主的心花在怒放,这种感觉实在妙不可言,“简直了,——你是我的守护天使,这太棒了!”

守护天使垂头望着云层的下方:“我的那些同僚们,他们正在拯救你们城市,已经在大街小巷开始行动了。”

男主也朝着云层望下去,可是白云挡住了他的视线,他转向自己的守护天使:“你们天使都有透视功能吧?虽然我什么都看不见,但我相信你们天使,正在把我们城市从新冠肺炎的危难中拯救出来……”

“你未免太自私了!”

“你是不是想说,我未免太大公无私了?因为我至少想到了我的城市……”

“你只想自己的城市被拯救,全世界其他城市的安危你想都不想,这不是自私又是什么呢?”

“算了,就不麻烦你们去拯救我们城市了,你们还是歇歇吧,因为这病毒传染得厉害,即便我们被拯救了,到时候还是会被传染上……”

“你太让我失望了,我说的不是病毒,是灵魂!身体就像衣服,早晚都会穿旧,或者是穿破的,但灵魂是不朽的,如果不及时抢救灵魂,后果将不堪设想,——可以说,你们城市所有孩子的灵魂,都将要沦为魔鬼的奴隶……”

男主颇为自傲地说:“我们孩子的灵魂应该没什么问题吧?重点是他们的肺,当前有可能会沦为新冠肺炎的奴隶。”

守护天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你们城市早就充满了罪恶,——你们在善上愚拙,在恶上聪明,把撒谎当成美德传承给下一代,导致你们的孩子只看重金钱,丧失了最起码的道德追求,震碎三观的事时有发生……”

“我们人类是不好,但也不至于像你说的这么不堪吧?”男主不客气地打断守护天使的话,口气也变得有些冷淡起来。

“那我就换个角度说吧,——你一定看过《浮士德》那部黑白电影,当天使问魔鬼,你知道浮士德吗?魔鬼这样回答天使:像其他流氓一样,他鼓吹善良,却无恶不作。魔鬼对浮士德的评价,可以说是你们全人类的真实写照。”

男主想了想,说:“你说的这部电影还有歌德的《浮士德》那本书,从前我应该都看过吧,我不记得有没有这种对话,当然你是我的守护天使,我相信你不会对我说谎的,但那毕竟是艺术作品……”

“艺术作品也是有土壤的,不会无中生有,不过我今天不跟你讨论艺术作品,我要说的是你们城市的未来走向:原本我们奉命要灭掉你们城市一半的人口,也就是说取去一个的同时撇下一个,但是就在你上来之前,我们又接到新的命令,要你和我们联手,去拯救你们城市。”

“你实在让我受宠若惊了,——我何德何能,怎能担得起如此大业?”

守护天使没有正面回答,他指了指男主工装裤上的腿兜说:“请拿出你的手机,看一下里面有没有让你感到意外的内容。”

男主哈腰掏出腿兜里的手机,解锁密码之后,看见一个年轻小伙子的半身背影出现在屏幕上,小伙子缓慢地向远方走去,满屏的大长腿可以判断出他个子高高的,一双旅游鞋踩在无限放大的黑灰色电路板上,脚底闪烁着微弱的电火花。

守护天使的头也凑了过来,他指着手机屏幕说:“你能认出他是谁吗?”

“这……这个,该不会是我吧?”

“你以为呢?”

“我感觉那背影,真心挺像我的。”

守护天使的一只手搭在男主肩膀上,男主以自己一百八十八公分的身高,与守护天使相比,守护天使比男主高出大半个头。

“二十年前,你手机里的这个男孩,在他六岁半那年的夏季,经历了一场远离罪恶的冒险,可他的母亲也许是为了保护他,不断地在他耳边说那些冒险全是想像,再三叮嘱他不要把想象当成现实,直到这个男孩被说服,以为自己的真实经历不过是虚惊一场,他母亲这才放弃对他的催眠。”

“今年是2021年,你说的二十年前,应该是2001年吧?”

“你数学一向不是很好,不过这道题你是算对了,好在那段被尘封的记忆,在男孩二十六岁半的今天,居然可以拯救一个面临浩劫的城市了。”

“世上还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我刚好也二十六岁半了,不过我就那么普普通通的一个人,我不认为自己这一生能有什么成就。”

“成不成就的暂且放到一边,至少你不希望自己的城市遭到毁灭吧?”

“我当然不希望了,那里有我很多记忆,还有我的亲朋好友。”

“这就简单了,你只需要安安静静地待在这里,把你手机里的故事读完。”守护天使拽过身旁几朵厚实的白云,用手折叠成一把没有四条腿的靠椅,拍了拍放在男主脚前,“你坐下来会比较不累,我要下去拯救你们城市了……”

“别走!我们今天第一次见面,很高兴我们聊的这么开心……”

“我相信你明白拯救你的城市,比我们聊天重要很多,——如果我下去晚了,有些孩子将会遭到难以想象的伤害。”

“我现在也很想回家,你带我一起下去吧。”

“你们地球上的Wi-Fi,接收不到和拯救有关的信息,只有在这里,你才能和我们一起,共同完成拯救你们城市的使命。”

“我只是看一下手机里的信息,就算是完成使命了吗?”

“可以这么说吧。其实伟大这个概念,在很多情况下往往特别简单,只是人心太复杂了,经常连最简单的事都做不好。”

“我争取把最简单的事做好吧,——不就是看一下手机里的东西吗?”

守护天使点了点头,拍了拍男主的肩膀,展开他那无与伦比的漆黑翅膀,穿过白云飞了下去。

男主慌忙对着云层喊:“这里不是天堂吧?”

云层下守护天使回答:“当然不是!”

男主心想这里当然不是什么天堂喽,是某个时空裂开的缝隙可能性很大……突然,他的手机震动起来,屏幕从下往上滑出这样的字幕:这是一个沉淀了二十年的记忆盛宴,里面有爱、勇敢、好奇心和冒险精神等元素。

他忍不住笑了,接着想:这种看似高大上的毒鸡汤,你装不装啊?我看几眼手机就能拯救世界……不,拯救一个城市,更是把装做到了极致,——装就装吧,毕竟滑手机是我们这代人最佳娱乐方式,不用装就能做好。

男主坐在守护天使为他准备的白云座椅上,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文字,一行接一行地认真看了下去……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